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5章:送货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黑岩峡谷,白骨宫。王座之上正在闭目修炼的血鲨王突然停下,半响只见他张开血红的双眼,嘶哑的喃喃道:“小九儿死了?”

    他在修行之中突然被一阵心血来潮惊醒,细细感应之下才发现竟然有人对自己子嗣出手。血鲨王本来便狰狞的面目突然咧嘴一笑,随手划开手臂,逼出一滴精血。半响,在血脉感应之下,他终于推算道敌人的所在。

    “不庭岛?”他有些迷茫的想了想,而后才反应过来是哪儿。心中一定,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妖王,占了座宝岛就得意忘形。不过这不知哪来的妖王竟然敢对小九儿出手,那就别怪他手段残忍了。

    想到这,血鲨王便不再耽搁。他本来就是性如烈火,狂躁易怒的性格。抬脚一跺,瞬间便如利剑一般冲出白骨宫。不过转眼之间,便离去千里。

    而在另一头,李沧海看着眼见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碧霄,不由呵呵一笑:“怎么,刚才不是很开心么?怎么不说话了?”

    碧霄远远地躲在角落里,低着头,肉肉的小手不停地拧着衣角,嘟囔着小嘴道:“人家,人家都知道错了。大不了,我不出去就是了!”

    云霄与赵公明好笑的看着碧霄这幅模样,哪还不知道她心里想得。现在说这样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又忘了,最是一个赖皮的小丫头。

    李沧海摇摇头,也是懒得拆穿她。无奈道:“罢了!公明,你最近不是要看顾鱼人一族么,就把她带在身边吧。她不是想看鱼人一族的生活么,就让她看上一百年,少一天也不准回来!”

    赵公明笑呵呵的上前道:“是,师尊。”

    看着碧霄瞬间耷拉下来的脸,云霄也是掩嘴轻笑,也觉得如此惩罚再好不过,正该磨磨她的性子。

    看着脸色惨白,法力尚未恢复的琼霄,李沧海挥挥手道:“行了,你既然元气未复,还是赶紧下去休息罢。”

    云霄本来想与师尊说一下血鲨王的事情,见此情形便住口不言,带着琼霄先回去调养。还未等几人下山,便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隆之声传来。护岛大阵之外,传来惊天巨响。

    几人神色一变,这是有人在攻击护岛大阵。能闹出如此动静,看来来者修为不敌。甚至不等几人探查外敌跟脚,便听见一声狂吼从阵外传来:“小辈,你竟然敢对本王的子嗣出手,本王必将你挫骨扬灰。若是识相的打开大阵,本王可以考虑放你真灵转世。”

    这闷如巨雷的嗓门瞬间传遍全岛,不只是山下的三霄,便是山上的李沧海也早已发现。

    不过对血鲨王的出现,他倒是毫不惊讶。甚至还嫌弃道:“嘿,这来的可真够慢的!”

    本来当他算出鲨翼的来头时,他就已经准备要斩草除根,杀鸡儆猴。可是为什么没有找上门去呢?很简单,反正血鲨王迟早要来的,何必麻烦自己再跑一趟呢!如此一想,他就心安理得的窝在不庭山上安逸的发呆。

    此时不庭岛外的血鲨王已经有些骑虎难下,本来他以为一个不知哪来的野妖都可以破解这处大阵,想必也高明不到哪去。于是上来便是盛气凌人,夸下海口。可是现在才发现,这护岛大阵太过诡异了,他以真仙初期的修为攻击力这么久,竟然一点都没反应。

    不过他本来就是一个残忍好杀、不折手段的性格,既然他进不去,那么想法子把岛上的人引诱出来也是一样的。

    他元神遍搜附近千里,发现那些奇奇怪怪的孱弱的鱼人数量甚多。想必是岛上的人可以放纵,故意为之。那么或许可以杀上一批试试?他们要是一直不出来,那么尽数杀了也没什么。

    想到这他便收手,转身便准备出手试探一下。突然大阵中传来一阵波动,血鲨王立刻回头,便看见一个玄衣道袍,发髻轻挽的青年,慢慢的从阵中踱步而处。而后淡淡开口道:“道友是在找我么?”

    血鲨王先是一愣,而后大喜的狞笑道:“好好好!果然是个识相的,既然你愿意出来受死,那本王就大发慈悲,送你真灵转世吧!”

    李沧海淡淡一笑,毫不在意道:“哦?正好吾也有一样东西想向阁下相借。”

    血鲨王看见李沧海这般淡定的反应,不由一愣,下意识道:“借什么?”

    “借阁下的头颅一用!”李沧海面带笑容和煦的说道。

    血鲨王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待其反应过来便怒火冲天,仿佛遭受奇耻大辱一般。提起一柄血刀迎面劈来,势若奔雷。在其周身盘绕的血云也如活体一般,蜿蜒的迅速向李沧海缠绕而来。

    李沧海静静一笑,右手轻轻一挥,定神桩便如一座大山一般,朝血鲨王落下。盘旋其上的银链仿若三首银蛇一般,盘踞了半个天际,朝血鲨王绞杀而去。至于朝李沧海袭来的血云,还未近身,便被其护体灵光镇散。

    血鲨王虽然大怒之下出手,但是理智尚在。头顶之上那遮天蔽日的铜桩银链,隐隐得传来一阵让人心惊的气息,让他甚至感觉到死亡的威胁。更别说自己的进攻,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被他化解了!此人绝非一般,瞬间便有了撤退的心思。

    李沧海见血鲨王一柄血刀,绕身狂舞,化作一道旋风一般,牢牢将自己护着,将银链挡在外面。而后一声狂喝,朝着落下的定神桩击出一道百丈拳印之后。便转身化作一道血雾,向远处窜去。

    李沧海没想到这个浓眉大眼的汉子,竟然这么狡诈,说逃就逃,毫不拘泥。不由一愣,便让其逃出百里。不由摇头失笑,方才还批评碧霄缺乏历练,同级相斗的经验自己又何尝不是浅薄。

    在修为超出,灵宝压制的情况下,还差一点让血鲨王逃了,让他不禁有些脸红。幸好李沧海还有后手,不然就丢人了。

    只见他这玄衣道袍的化身一转,显出一颗滴溜溜直转的碧绿色的灵珠。这灵珠仿若电光一般,瞬间冲破百里之距。血鲨王只来得及回头,便被一颗碧绿色的灵珠遮住了最后的视线。

    只听见“噗呲”一声,血鲨王的脑袋便如西瓜一般爆开,元神俱碎。瞬间显出近百丈的血鲨真身,浮尸海面。定海珠仿佛在思考一般,绕着此处海域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后,便将血鲨真身收入定海珠中,转眼便向不庭岛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