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4章:一场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九龙玺,水母并未准备留下自用。

    虽然此物是她所炼,但是她从心底厌恶此物。况且如今的龙族,有更合适的主人,那便是敖广四兄弟。

    水母经此一战,元气大伤,已然无力再出面主持龙宫事务。因此便于水母宫之中,分设四方御座,令他们四兄弟代为处理常务。以九龙玺为凭,若有不服者,皆可镇压。

    故此凭借着水母暴增的威势,与一干龙族对于九龙玺的畏惧,敖广四兄弟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这艰难的过渡期。

    水母本没想过这么早就将他们推到台前,但是为时势所逼,不得不如此。只希望他们能早日历练出来,为龙族多恢复一丝元气。

    于是四海生灵渐渐发现,本来日渐活跃的龙族,忽然又再次陷入沉寂。四海之中开始流传,龙族已然一蹶不起,再无复起之机。

    一时不少原来的龙族附属旁支,也开始另生心思。渐渐地不再听从龙族号令,自立门户。

    即便他们有很多本身便是有着龙族血脉,如龙鲸一族、海蟒一族、乃至于龙龟一族,都开始占地为王,互相征伐。

    转眼之间,四海之中无数水族自立而起。诸如龙鲸海、狂鲨海、万蛇海等等,一夜之间便出现在四海之中。

    可以说这一场内战,一举打断了龙族恢复的气势,使得龙族比以往更加艰难。而水母原先打算拜访不庭岛,效仿万宝城一事,也只好搁置下来。

    ……

    李沧海此时还没有发现龙族的变故,因为他正在一心的关注着凤栖山的动静。

    自从女娲自天外天回到洪荒之中后,便没有再去过大罗天一步,这让帝俊心中愈发难堪。

    他们兄弟因为一时贪念,竟然错过了最后的讲道。而伏羲兄妹却是一直待到了最后,这让帝俊一直觉得女娲如今不再将他放在眼里。

    感到权威受到挑战的帝俊,也没再向伏羲询问那最后的一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开始渐渐抑制女娲一系的发展。因此而异军突起的则是北冥一系,妖师此时在妖族的威望渐渐地超过了女娲。

    对此女娲虽然有所察觉,但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如今凤栖山一系妖族,俱都在伏羲麾下团结着。与北冥一系,势如水火。

    帝俊自然对这幅局面乐见其成,虽然女娲的疏远让他感到了背叛。但是伏羲一如既往的支持,还是让他满意的。况且帝王心术,本就如此。

    于是在安稳了妖族内部之后,帝俊开始要找一位老朋友算算旧账了!

    东海之上,只见在一望无际的浪涛之间,忽然有无数大军从天而降,将紫府仙庭的一州三岛牢牢围住。

    刹那之间,紫府州的大阵开启,无数散仙升起祥云,护卫在大阵之前。

    东王公带着一众金仙出现在大阵之上,看着气势汹汹的妖族大军,他不禁面色阴沉道:“帝俊,您竟敢带领大军围我紫府仙庭,就不怕老巢被巫族给灭了么!”

    帝俊此行只是带着伏羲,将太一与鲲鹏留在大罗天正是为了防止巫族铤而走险。

    若是当真有意外,有着大罗天为臂助,手持混沌钟的太一足以支持到他回来。故此对于东王公色厉内荏得恐吓,依然面不改色。

    东王公见此心中一沉,渐渐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帝俊漠然的看着东王公,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当初便是他趁妖族大意之时,将海外散仙一脉截走。当时的局势严峻,因此令他不得不吞下这份屈辱。

    但是他帝俊的东西,拿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此时帝俊不急着动手,而是淡淡说道:“陆压呢?你既然敢堂而皇之带着他进入紫霄宫,如今又何必把他藏起来!”

    东王公一脸疑惑,但是他也不傻。见帝俊这幅模样,显然是与陆压有着旧怨,说不定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陆压。

    想到这他心中反而略微松了一口气,不过面上却是义正言辞道:“陆压道友自紫霄宫归来,便一直闭关修炼,尚未出关。你若是寻他有事,便等他出关再来吧!”

    帝俊闻言眉头一皱,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忽然间一掌击出,一道太阳神雷化作一道电光,落于蓬莱岛之上,岛上顿时一阵地动山摇。

    看着仍然毫无动静的蓬莱岛,帝俊眉头紧皱,面色发黑道:“看来又给他跑了!”

    说完不屑得看着对面,神色也有些不对的东王公道:“当真是个废物,被那叛逆戏耍于鼓掌之间也就算了,竟然连他什么时候消失的都不知道,留你何用!”

    东王公闻言怒不可遏道:“帝俊,这里是紫府州,不是你的妖族。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既然陆压道友不在,你可以走了!”

    帝俊闻言轻轻笑道:“谁说我只找陆压算账了,你欠我的,也该还了!”说完他甚至懒得再和东王公啰嗦,既然陆压不在,他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主意的了。

    随着帝俊的轻轻一挥,五大妖神领着数位妖王并无数妖将,带头向着紫府州冲了上去。

    随着无数战阵凝结而出大法天象地的法身出现,紫府州的大阵渐渐地无法支持。而且不断有着周天星光被帝俊的河洛图书牵引过来,化作河洛混元大阵,将这一府三岛四面八方都牢牢地围着。

    不时地还有陨星飞火落在护岛大阵上,使得本就艰难的大阵更加雪上加霜。

    而伏羲却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动手,直到最后护岛大阵运转出现了一丝凝滞的时候,伏羲一指轻轻按下,顿时本就摇摇欲坠的大阵终于破开了。

    看着一脸轻描淡写的伏羲,帝俊不由赞道:“道友的阵道造诣是越来越高深了!”

    伏羲亦是没有自谦,只是淡然道:“只是此辈太弱罢了!”

    帝俊闻言不由哈哈一笑道:“也对!接下来也不用道友出手了,且为我掠阵便是!”

    说完便取出得自紫霄宫的上品先天灵宝天帝剑,一剑劈下,将大阵彻底劈开。领着一干妖族大军,瞬间冲了进去。

    东王公没想到帝俊的杀心如此之重,即使陆压不在也要杀他。想到这他不由有些明悟,陆压恐怕只是一个引子。自他将海外散仙一脉收入麾下之时,帝俊怕是已经起了杀心。

    想到这他满心的愤懑忽然消散一空,昨日因,今日果;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只是可叹他东王公辛辛苦苦经营至今,岛内大罗坐镇,麾下势力遍布四海,可是到头来竟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