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章:道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入风暴海,入眼之处便是接天连地的风柱。无尽的海水被席卷而上,被挪移到高空之中。

    等到风柱不堪重负,轰然崩溃之际。此方天空,便好似天漏一般,汹涌的海水,如天河一般,倾泻而下。

    如此周而复始,便是风暴海之中的常态。于是李沧海饶有兴趣的绕过一处处飞瀑,避开那一个个移动的风柱,不断向风暴海内部深入。

    果然风暴海不负其偌大的名声,李沧海一路行来,甚少看见有生灵存在。正当他以为,此处是否已然化作一片死域之际。

    忽然眉头一皱,而后轻轻迈出几步,便感觉到眼前一亮,一处浩大无边仙岛出现在其眼前。

    不对,与其说是仙岛,不如说是一处州陆更为恰当。李沧海粗略看去,几乎有不庭岛两倍大小。

    远远望去,只见其上山川如画,草木连荫。近处有湖泊如月,远望有山岳似龙。其间云起云舒,惊起一阵潜鱼飞鸟,走兔跳羚。

    须臾一阵凉风乍起,云烟幻灭,微雨撒落。渐渐山间大雾弥漫,遮掩无数奇花异草,湖色天光。

    李沧海见此美景,不由赞道:“好一处世外仙岛,避世洞天。”

    而后慢慢落于岛屿之上,朝着远方轻轻稽首道:“贫道李沧海,不亲自来,多有冒犯。还请道友现身一见!”

    半晌之后,李沧海眉头轻皱。他心中不禁怀疑道,难道此处并非那位大能的道场?

    不过转念之间,他便否定了。这处仙岛之上,处处皆有那位的气息浸染。明显是盘踞已久,怎么会不在此处。

    但是如今他已然找上门了,这位又何必垂死挣扎呢。李沧海看着远处的一处山头气势凌厉,位于众山之上,四周诸峰拱卫,好似匍匐朝拜一般。

    于是暗自揣测,彼处是否就是那位的山门所在。正欲前往一探之际,忽然赶到脚下一阵抖动。不由一惊,连忙升空俯视下方。

    只听得忽然之间,四下声如雷霆,腥风大作,海浪滔天。在一阵地动山摇之后,雪浪落下。云层之上,忽然有一个庞然大物垂下。转眼之间,穿过云层之后,李沧海便看见了一副熟悉的画面。

    一个硕大的上古巨鳌脑袋!

    不过这位的体型可就是要比李沧海大得多了,毕竟他还是修行元神之道,不是专修肉身之法,比不得眼前这位。

    只见这位道友大嘴缓缓张开,而后当真是声如洪雷一般:“老朽久居荒地,不识礼仪,道友莫怪!”

    李沧海仰着头着实费劲,索性将身一转,亦是化作原形,卧于云层之上。

    而后对这巨鳌道:“道友不必客气,你我同族,自当互相照拂,有话直言便是。”

    那老鳌见得李沧海的真身之后,双眸之中不由露出一阵欣慰之色。朝李沧海轻轻颔首道:“后生可畏!

    老朽当年亦不过只是孤身逃离洪荒,机缘巧合之下,方于海外化去煞气,开得灵智。但是已然错过了化形之机,故此到如今亦不过是一具兽身!”

    言及此处,他言语之间满是寂寥,尽是惆怅之意。

    李沧海闻言不由疑惑道:“道友,你如今已然灵智大开,又是大罗道行,为何不渡劫化形呢?”

    老鳌摆摆首,一脸萧瑟道:“天道之下,不允许大罗生灵度化形劫。我亦是在灵智开启之后,方才感应天机得知。但是彼时我的肉身已然步入大罗之境,便是后悔也晚了!”

    李沧海闻言嘴角不由一抽,这位前辈当真是一梦证大罗。能在混混沌沌之际,经历无尽岁月之后,仅凭肉身便自然而然步入大罗之境,这是得糟蹋了多少的天材地宝呀!

    想到这他都不禁隐隐地有些可惜,当真是暴殄天物,不过老鳌却是恍然未觉。

    不过谈到此处,李沧海忽然将话头一转,问道:“那群小家伙呢?”

    老鳌闻言轻轻笑道“便在此处!”说完轻轻吹了一口气,只见岛屿正中的灵山之上的云雾顿时散去。

    在山腰处有一处深潭灵气四溢,四周灵芝丛生,朱果遍布。只见九只巨鳌,个个皆化作原形,好似缩小了万倍一般,舒服的泡在池中。

    看着几个小的安然无恙,反倒是又有所进益一般,李沧海也是暗中松了一口气。

    于是转过头来双目炯炯的盯着老鳌道:“虽然你我乃是血脉族裔,但是道友不告而取,用着几个小家伙将我引来此处,到底是何用意?”

    “此事却是老朽无礼,还望道友赎罪则个。”老鳌并未辩解什么,反倒是先告起罪来了。

    而后老鳌双目微眯,似乎在回想什么。

    倏尔,方才幽幽说道:“道体不成,难闻大道!

    老朽自灵智大开之后,肉身之道已然走到尽头,修为再无寸进。大道之路已段,虽生若死矣!

    不过我侥幸得了大罗之身,也算是证得来半个不朽不灭。故此欲转劫洪荒,重新修行。

    一世不行,便三世,三世不行便十世、百世。便是花上万世岁月,我也定要重续道途!”

    说道最后,老鳌虽然仍然一脸淡然,但是他那铿锵有力的言辞,万劫难磨的道心,令李沧海不由心生敬意。

    但是他还是出声提醒道:“道友,虽然你此举令贫道敬佩,但是有一言却是不得不提醒你:虽然大罗号称一证永证、永享自在。不过却多为元神之道的修士。

    你虽是大罗道行,却是行走的肉身之道。能否如元神之道一般,有此玄妙,谁也无法保证。若是稍有不慎,未必可转劫归来。你,可要想清楚!”

    李沧海却是一眼便看出了老鳌这计划之中,最为凶险的漏洞。如今在洪荒之中,他是大罗金仙,肉身战力无双。

    但是若他转劫而去,来世未必可以重新归来。一着不慎,转劫便成了死劫。其中凶险,需其好好思量。

    老鳌闻言摇摇头道:“道友心意我领了,这无数年来,我早已思量过无数次。若是道途难以再续,倒不如死了干净。”

    李沧海闻言轻轻颔首,不再言语,这是对于一位求道者的尊重。老鳌虽然历经了无数岁月,已然道行高深,但是那颗道心却丝毫没有松懈。他,是一个真正的求道者。

    半晌之后。李沧海方才问道:“既然道友引我前来,可是有用得着贫道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老鳌笑了笑,洒脱的说道:“老朽若是转劫失败,这一身遗蜕,扔了倒是可惜,若是道友不嫌弃,留下当个别府便是。若是侥幸得成功,到时还请道友接引一二,老朽便感激不尽了。”

    李沧海闻言失笑道:“道友说笑了,这处仙岛经你这真身蕴养无数载,早已是一方绝顶的洞天福地,便是与我的不庭岛相比,也不遑多让。给贫道当别府?太过浪费!”

    说到此处,李沧海忽然灵光一闪,心中生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此法无论是对老鳌,还是对于上古巨鳌一脉,都有绝大的益处。想到这他立刻以先天八卦,将此处天机遮掩,轻声对老鳌耳语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