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六章:史上最快的警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话音一落,天火也落到了各种刀具上面,熔化的一部分汁液顺着财仙王的神识指引包裹了上去,将那位神灵的分身给揪了出来。

    “不可能,这是什么东西,就算是那些该死的道士也不会这么奇怪的道法,你这个神敌,去死吧!”虚影也不说什么威胁的废话,直接召唤出了一柄长剑虚影刺向了财仙王。

    “好,不愧是神灵,居然不会求饶,真是符合我的要求。”财仙王向后暴退,然后挥了挥手。

    风无缺会意,手中的令信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天上的阵法化作了一柄柄火刀,直接插入了那个虚影的身体里面。

    “万刀刮骨!”

    明明是虚影,但是这些火刀落在他的身上是却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周惑歧他们有阵法的保护没怎么感觉到,但是其他的教师以及学员都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

    至于从璀璨教堂来的那些人,从那个虚影现身并且放出神威之后他们就已经跪倒在地了,疯狂地朝着那个神灵诉说自己的虔诚。

    “第二兽,带人把这些混蛋给我杀了,听着他们讲话嫌烦!”财仙王不耐烦地朝着地上跪倒了的人指了一下。

    他们吵闹是小事,但是他们所贡献出来的信仰之力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现在它还能够把这一点点信仰之力给阻隔掉,但是积少成多,放任他们不是长久之计。

    “好。”第二兽眼光一冷,带着一队甲士宛如饿虎扑食一般冲了上去,那个调度的红衣大主教死掉了,这些教堂的骑士也不会听从风老人的号令。

    于是乎,第二兽觉得杀了这么多人甚至比当年他割麦子轻松了无数倍。

    他只用拿着自己的武器,走过去,往那些人的脑袋上劈一下,好了。

    这些人跪着念诵着代表着他们虔诚的经文,就像是刑罚场上面一个个跪好了等着被砍头的犯人,把他们的头砍掉,根本就不带一丝抵抗。

    “或许在他们的心神世界里面,这是神在对他们的信仰进行考验吧。”第二兽摇了摇头,见此情况之下他也就不担心了,喊过了更多的甲士开始了“砍头大业”。

    “你敢伤害神的子民。”

    财仙王毫不犹豫地加大了阵法的力度:“本座还伤害神灵的分身呢,杀了你的信徒难道很奇怪么?”

    “不得不说你们这些神灵确实是好材料啊,这天火烧了你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死。”

    他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我猜猜,你的本体是不是正在隔空往这里传送力量?”

    双眼猛地睁大,财仙王看到了天空的某处,一道隐没于虚空的赤红色神力正在灌注力量到这个虚影里面,测一测方向,刚好是西方大陆。

    “这样的话,还是请你的本体省一省力量吧,不用那么破费了。”财仙王一掌拍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同时催动颠山倒影归末图遮盖了这一片天机。

    “天火化玄,真阳焚天!”

    炽烈的天火转化为了黑色和橙色,化作了一头巨兽的大嘴将虚影给吞了进去。

    “老老实实地被消化吧,你注定就是为了铁翼鹰的进化而出现的命。”

    财仙王将手放进了袖袍里面,冷冷地看着面前逐渐缩小的火球。

    他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引出了这个幕后的东西,就是为了铁翼鹰,他先前已经考量过了,既然他的感应告诉自己这里有一条大鱼,但是自己看不见。

    那么就很简单了,这个存在肯定是一条虚影之类的精神体,而且品质肯定不会低,这样的话炼化完之后得到的纯净精神体对提高铁翼鹰的灵智很有帮助。

    “还有,本座的东西,好像也有一件在这个虚影的体内。”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来最近好事做得多了,这运气也就好起来了。”

    “道士,死在自己的手段之下,会不会后悔呢。”虚影最后断断续续地传了一道信息出来,“你们挡不住我们神灵的步伐!”

    “死吧!”

    一道财仙王熟悉至极但又狂暴了十倍不止的剑气斩破了火焰飞了出来,直接锁定了他的灵魂。

    “星霄剑气?”财仙王一愣,“我记得当年放了几枚剑牌,原来是被你们给拿去了。”

    说归说,但是财仙王手上的动作也不慢,直接用肉掌架住了星霄剑气。

    但是这种剑气威力十分大,直接带动着他往后退了几步,周围的空气都因为他与剑气的对抗被撕裂了,发出了尖锐的响声。

    “呼,还好老师没有在下面开打,不然今天山河庙堂里面的山脉全都得被劈开。”

    司徒守拙看着天上的那种可怕的威势脸上冒汗:“这种锋利的剑气,估计能够直接切开大地直接打进了岩浆层吧。”

    “没事,这种东西老师对付起来很有门路的,我们看戏就好。”风无缺耸了耸肩,“先不要运转阵法为山河庙堂的那些人治疗。”

    这次就算是周惑歧也没有反对,现在最大的矛盾就是那个神灵分身能不能被干掉,如果他们调动阵法导致出现纰漏的话那可就是罪人了。

    财仙王的手用力一捏,直接将这一道星霄剑气给捏得粉碎。

    “搞笑么,就这么点威力就想弄死我,而且还是用我知根知底的手段。”他不屑地笑了笑,“接下来就是你了。”

    “炼!”

    火势再次加大,再加上这一次混天迷神符的力量加入了进来,财仙王再次召唤了浊众生的力量融入其中,直接泯灭了这个分身的一切灵智。

    “呼。”

    财仙王吐了一口气:“还好这次没有玩脱了,总算是把这些蠢材给全部留了下来。”

    他挥了挥手,凝聚了周边的灵气化作各类道纹为所有人疗伤。

    “所有人回去休息,一天之后,本座要通传天下,山河庙堂,容不得这种渣滓存在!”

    被山河庙堂的人活捉的犯人则是满脸死灰,他们知道现在已经难有翻盘的机会了,即将面对他们以及他们家族的绝对是这一个庞然大物的熊熊怒火。

    第一,惹怒了山河庙堂;第二,和神仙散有关;第三,负隅顽抗。

    “第四,居然敢惹先生。”风无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些人的家族肯定是得死一万次了吧。”

    “啧啧啧,这判决有点重。”中年男子把玩着手中的一卷黄色镶龙纹的卷章笑道,“八成的世家豪门满门抄斩,剩下的两成发配到极北之地去挖山,不错不错。”

    白姓老者一脸无奈地看着他随后就将这圣旨给扔到了一边:“那位第一先生过一天可是要通传天下呢,我就怕到时候又出什么幺蛾子。”

    中年男子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这个节骨眼上,谁还敢和这一届的山河庙堂乱来,神仙散的事情说揭发就揭发,而且还以雷霆之势将内部的势力肃清一空。”

    “威名摆在这里,谁敢去和第一天丑硬来?”

    “庙祝这一次人情欠大了。”

    事情干完,财仙王慢悠悠地带着那一小团精炼的灵魂元素返回了溯古山,铁翼鹰麻利地凑了过来,一脸殷勤地看着财仙王。

    “没忘记,这玩意儿就给你了,好好地炼化吧。”

    “一天之后,我要很多人过来观礼,周惑歧,你有什么门路没有?”

    “门路的话,倒不至于说没有,不过来的人估计都是太庙里的人。”周惑歧耸了耸肩,“这个的话应该有人帮你做了吧先生,那些在你身后的大佬们。”

    “聪明,但是不做一个样子出来,我怎么能让那些人放心呢。”财仙王很阴险地笑道,“现在还不是暴露我身后某些人的时候。”

    “所以呢,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了,通过传送阵,无论你送给谁,都给我往外送。”

    “我要让他们看到,第一天丑身后有很多很多的潜势力。”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经过财仙王的特意交代,昨天的战场并没有被清理和打扫,而到来观礼的人也是分别坐落在了各个没有血色的角落里。

    “反正等一下会更脏的。”周惑歧满脸无赖地看着他前方快气得冒烟的原者,“这是先生的原话,有本事你就去找先生争论一下啊,跟我说有用么?”

    “老老实实地呆着吧,等一下别说是杀那些叛乱者了,如果还有那些什么世家豪门想要闹事的话,估计先生也不会手软。”

    风无缺则是看着远处的人影默默地计算着财仙王交待他的事情。

    “全都来了,先生。”风无缺躬身行了一礼,“看来某些人还是知道先生的布置的。”

    “邀请来的势力都坐好了,先生你要怎么样?”

    “怎么样?”财仙王拿出了自己的令信,“当然是好好地警告一下他们。”

    这一次他一气呵成,溯古九阵之中的前六阵直接一次性打开,一时间观礼的地点变得灰蒙蒙的,各种道则显现,毁灭的波动充斥着这片天地。

    “这是,有人袭击么?”原者张大了嘴巴,发现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看着吧,这就是先生准备好的观礼,或者说是警告。”周惑歧笑了笑,“没你什么事情了,现在你只需要去准备一下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的食宿就可以了。”

    “我山河庙堂,乃是整一个东方大陆的未来基石之一,居然有神仙散这种东西,本座看不惯,掀了他们的布置,当通传天下人,如有来犯,定斩不饶。”

    七尊黄巾力士显化出了自己的真身,手持着由重锏变化而来的钢刀,下方是跪成了一片的犯人。

    “敢有来犯,就像他们一样。”财仙王的身影出现在了上空中,“不管是谁的门人,是哪个豪强的家族弟子,定要让其身死魂消!”

    “行刑!”

    前来观礼的人被黄巾力士的身形吓得面如土色,他们或许通过各种手段已经提前知道了这种巨人,但是亲眼看上去的时候,还是会由心底感受到浓浓的恐惧。

    四尊黄巾力士手上的钢刀落下,精准地斩下了面前所有人的脑袋,没有一丝多余的力量倾泻在地面上。

    其余三尊则是张开了大嘴,将那些想要逃窜的灵魂给吸进了嘴巴里面,嘎吱嘎吱地嚼碎吞进了肚子里面。

    经过他们身体之中道纹的过滤,这些人的灵魂已经转化为了最为纯正的“灵药”被黄巾力士体内刚刚萌生的一丝灵智给吸收了。

    前来观礼的人之中不乏那些对灵魂一道深有研究的存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皮狂跳,然后连忙和自己的同伴以及族人透露。

    这位第一天丑,说出来的身死魂消,可是真正的从世界上面将你抹去!

    “礼成。”财仙王拍了拍手,“看来有点让我失望,居然没有想要来捣乱的人,这次的观礼岂不是搞得大费周章了一点。”

    “好了,辛苦大家的到来,你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财仙王在众人呆滞的眼神之中淡去了身形,返回了溯古山。

    “该你喽,加油吧,作为周家未来的家主,我看好你哦。”周惑歧大笑着将自己的令信拿出来晃了晃,溯古山的方向传过来一道接引的光芒将他给送了回去。

    原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下了想要暴打周惑歧一顿的冲动:“还请各位友人跟我移步开法台,山河庙堂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食宿。”

    “啧,遇到我们也算是这位原者倒霉了。”司徒守拙摇了摇头,“老师,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

    “接下来?”财仙王想了想,“再过一段时间,好像就是一个全东部大陆的学院盛典,又是一场比试。”

    “不过呢,经过了这一次的洗礼,相信这些天才也能够知道在学院的生活里面自己失去了什么东西,那次盛典应该不用慌张。”

    “就是地点还没有定下来。”财仙王皱了皱眉头,“不过等再过几天,山河庙堂应该就会有通知了吧。”

    “周惑歧,你来说说,这种类型的活动有什么特点。”

    “很简单啊,就是给各个学院里的人做一个简单的成年礼。”周惑歧翻了个白眼,“盛典的样式很多,我可不知道今年的是什么。”

    “不过最后的结果倒是统一的,你会被送上战场,用真正的血与火给你戴上成年的礼冠。”

    “听起来很是血腥的样子。”司徒守拙评价道。

    “废话,上战场,不是让你去郊游。”周惑歧瞪了他一眼。

    “我们好像已经提前解决了血与火帮助成长这个问题,这什么见鬼的盛典能不去么?”风无缺插话道。

    一道亮光闪过,竹楼上面传下来了一封信件,财仙王两下将它给拆开,然后仔细看了起来。

    “好了,不用争了,看来我们非去不可。”

    他吐了一口气,幸灾乐祸地说道:“而且这一次,好像我们可以当一次大爷了。”

    “某些人撬动了他们安排在学院里的势力,据卧底密报,已经有超过了八成的学员准备和我们过不去了。”

    “啧啧啧,还真像是当年山河庙堂的情况呢。”

    这一招打得财仙王也有点晕乎乎的,他也没想到对方的谋算是如此的“歹毒”。

    我们确实打不过你,但是我们有人脉啊,我们有钱有权,照样能够在你的学生身上把场子给找回来。

    “我......”风无缺接过了信件之后表示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无耻的人。

    一般的人都是打了小的来老的,他们这边直接是肆无忌惮地以大欺小!

    “啧,盛典的时候是没有老师带队的啊。”周惑歧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罢了罢了,大不了欠他们一个人情。”

    “先生,你认不认识什么和我们同龄的超级天才,你把他带过来,我豁出自己这张脸不要了,去给他弄一个假的山河庙堂学员证明!”

    周惑歧脸上满是纠结,山河庙堂对于学员的身份认证可是很严格的,这条规矩本来就是他们山河庙堂内部立下的,现在轮到了内部人员自己想要来破坏这个规矩了。

    “同龄的,超级天才?”财仙王眼睛一亮,“本座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