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五章:溯古之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神灵的仆人不会欠谁的账,只有这个世界上的人亏欠我们的,我们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普通人的债主。”红衣大主教看着财仙王,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

    “像你这样对神不尊敬的渣滓,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对着财仙王指了指,虚空之中一道巨大的轰鸣声炸响,一队身着红色铠甲的教堂骑士高呼着神灵的训诫朝着财仙王杀了过来。

    “就你们也想杀我?”财仙王冷笑,身后出现了一道威武的狮子法相。

    “吼!”

    足以碎裂魂魄的精神力吼声直接打乱了骑士们的阵型,这已足够。

    “跟我们玩战阵,不知道我们东陆才是阵法的老祖宗么?”财仙王手中抛洒出了数量巨大的符文海洋。

    “所有甲士,站起来,给这些入侵者瞧瞧,我们东陆的阵法。”

    财仙王的五谷符当真好用,只不过才过去了几息,这些甲士一个个全部生龙活虎地跳了起来,拿住了自己的兵器就去帮前方依旧在作战的袍泽的忙。

    “结七星点将阵!”财仙王摇动令旗,命令着下面的甲士且战且退,然后在后退的过程之中慢慢地结成战阵。

    “高贵的骑士,你们为神灵献身的机会到了,燃烧你们的生命,阻止他们的阵法!”那位红衣大主教也急了,要求骑士们去阻止战阵的结成。

    “别以为你还能够有恃无恐地在这里指挥!”原者手持一杆缭绕着血色烟雾的大旗窜了出来,旗面一裹,带着一股巨大的劲力朝着这位主教打去。

    但是这位红衣大主教也不是什么只会动嘴的货色,他二话不说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双手重剑,用力朝着原者的旗面劈了过去。

    “代表着秩序的神,请赐予我力量,燃烧掉那有罪的物质吧。”

    高空中降下了一条赤红色的神力加持到了他的重剑上面,他所劈出的气劲同样有一股极强的神力紧随其后加持其身,散发着一股明显的毁灭波动。

    “找死,血气冲天万神起!”

    原者厉喝一声,浑身的气血暴涨,周身的区域都被翻滚的气血给扭曲了,一个个东方神灵的样子被血气给凝结出来,朝着刀芒扑了过去。

    “当真是个过来送菜的蠢货,你家大人没告诉你别和东方的武者近战么!”

    刀芒落在了那一片微型血海里面直接被淹没了,浑厚纯正的气血之力迅速消融了里面的神力。

    将气血收回了体内,里面蕴含的力量反馈到了原者的身体里面,有一股就算是血气神灵也没有办法消泯的破坏之力打得他身体颤抖了一下。

    但是不碍事,他和那位红衣大主教的距离已经被拉进了很大一截!

    东西方的武者在前期一般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理念不同,虽然近年来三个大陆的功法经过了进一步的交流之后互相之间取长补短。

    但是有一点是西部大陆还有中部大陆的人想破脑袋也学不会的东西——那就是东方人的武技。

    每次的武技交流都很让西方以及中部大陆的人抓狂无比,如果硬是要以体型来算的话,普通人的水准,西方大陆的人一个能够打东方大陆三四个。

    但是这个标准到了有些会几手把式的东陆人就不怎么合适了,换成了三四个西部大陆的人才能够打得过一个东陆人。

    正面格斗,擒拿术与关节技等等,每次都打得其他大陆上来的“友人”哭爹喊娘,据说在中部大陆一些部落里派人去交流的时候都会先举行一个盛大的葬礼送走勇士们。

    原因很简单,谁让中部大陆和东陆接壤,边境时有摩擦,不趁机讨点便宜真是对不起自己。

    红衣大主教看着冲过来的原者怪笑道:“我当然知道在这种距离之内你能有将我击杀的能力,但是我为什么要躲呢?”

    财仙王集合队伍完毕,超这原者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瞳孔一颤:“原者,退后!”

    不知什么时候从战场消失的风老人此时带着一个浑身枯瘦的老者返回了战场,两个人分开了不同的方位,和那位红衣大主教一起站成了一个简单的阵势围住了原者。

    “七星点将阵,起!”

    不能再等了,财仙王毫不犹豫地接引了天地之间的星辰之力,灌注在了阵法之中。

    而身处这个阵法中的甲士们则是感受到了一股股强大而干净的力量在他们的身上奔涌,这种畅快的感觉让他们纷纷大吼起来。

    “凝,持旗正国天王!”

    话音刚落,一位身穿着天庭制式战袍,手持一杆闪烁着银光的大旗,头顶一枚圆珠,脚踏皑皑祥云的男子出现在了战阵的上方。

    天空之中飞过来了一道青色的光芒注入到了这位天王虚影之中,使得它的身体更加的凝实了几分。

    “这是哪来的力量?”财仙王一惊,他可没有从谁的手中讨要力量,这见鬼的青色光芒是从哪个旮旯里面冒出来的。

    “不管了,给我上,救出原者,弄死那三个蠢货!”

    财仙王摇动令旗,战阵下方汇聚了数量众多的白云,直接将战阵托了起来,朝着原者的方向飞去。

    “哈哈哈,先生的战阵已经凝结完毕了,尔等猪狗必将伏诛!”

    原者周身的血气神灵嘶吼着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球将他吞了进去,而在这其中则是他大旗的旗面将他牢牢地裹了起来。

    “还在想着要打破我的防护,难道不想着跑么?”原者哈哈大笑,“老子消耗的这些气血,随便回去大吃一顿就回来了,你们小心把命给丢在这里。”

    “竖子休得猖狂。”风老人轻描淡写地一掌拍碎了一个血气神灵,将手中的定风珠交给了他旁边的老人,双手合力打出了一道极为凝练的风罡。

    “呸,风老人,原来是你居然是西方大陆的走狗,枉你曾经还来我山河庙堂讲学过,当真不知羞耻,你个投敌叛国的混账!”

    原者知道这位风老人的力量有多强大,当即将气血球调整了一下厚度,挡在了风罡的前面。

    “休想从另一边偷袭!”他甩出了一道道符文打向了气血球薄弱的那一边,挡住了想要趁虚而入红衣大主教。

    “大鱼来了,都给我去准备,他肯定就是先生所说的那个等级的人!”风无缺满脸兴奋,“一定是他,他的身上有一样和我们同源的东西!”

    “同源?”叶妖一愣,“你是说,《三奇论》?”

    “甲士听我号令,杀!”

    “杀!”

    战阵之中传来了声声怒吼,持旗正国天王的虚影则是握紧了手中的银色旗帜,朝着前面打了出去。

    旗面在飞掠的过程之中逐渐改变了形态,变作了一柄银色的钢刀直接劈飞了红衣大主教的重剑。

    “不准动,不然你们的原者就死掉了。”风老人身旁的老者不知什么时候破开了原者的防御将他抓在了手中。

    “阁下究竟是谁?”原者的双手用力地扳着老者的手腕,想要挣开老者的束缚。

    但就算是以自己全身的气血涌动灌注到了双手,也无法将老者的手给弄开。

    “有这种肉身的人,想必在东陆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你究竟是谁?”

    “不敢当不敢当,老朽乃是上一辈玉甲宗的宗主,被你们第一教师杀掉的那位小辈的爷爷罢了。”

    他淡然道:“本来呢,这是我们的家丑,我这小孙子也是该死,但没想到的是你们居然不把我玉甲宗放在眼里,说杀了就杀了,然后只是一封文件通知一下?”

    “嘿,这老不死的,想要来为孙子报仇就直说吧,干嘛说出这种牵强的理由。”周惑歧坐在了地上,“这老混蛋在当时可有名了,属于那种睚眦必报的人,你们可得小心一点。”

    “玉甲宗的老宗主么,看来确实是一条大鱼。”风无缺捏紧了令信,只要财仙王一个他信号,他保证这条鱼绝对不会脱钩。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山河庙堂的麻烦!”原者索性不挣扎了,“动手吧,第一先生,干掉他们,不用在意我的生死!”

    “不用,这种货色,很简单。”战阵的方向一变,持旗正国天王手中的钢刀再次变幻,凝结出了一柄散发着惨烈杀意的长剑。

    “斩!”

    财仙王看着面色巨变的老者:“我倒是要看看,你想要自己的手,还是要拼死把这原者给掐死。”

    选择很容易做出,老者的仇恨又和原者没有关系,而他又是山河庙堂里的代表性人物,杀了的话还可能给自己的玉甲宗平添一堆的麻烦。

    “哼,算你走运!”

    老者将原者扔向了斩过来的长剑,自己则是朝着另外的方向逃窜而去。

    “想去哪啊,当我们山河庙堂是什么地方了,区区一个玉甲宗,灭了也就灭了吧。”财仙王道纹变幻,长剑重新变回了大旗裹住了原者,将其抛给了下方的后勤人员。

    “风无缺,动手!”

    “早等着呢。”风无缺大笑一声,心神引动令信直接通过阵法调动了溯古山周边的天地灵气灌注到了阵法之中。

    “溯古九阵之六——主宰道途立天下!”

    “当有万刀刮骨,天火降世!”

    财仙王恰到时间地将一窍清风扔了出去,后者融入了溯古山的阵法里面,众人都觉得这片天地之间的气息仿佛都纯净了一点。

    “这,这是个人洞天的感觉!你居然立了一个领域!”玉甲老宗主瞪大了眼睛,满是惊恐之色:“这不是古老者之上的境界才能够使出来的高级技能么?”

    “收住力量,他还不是我说的那条大鱼。”风无缺听到了财仙王的传音,默默地收住了力量蓄势待发,等待着财仙王的下一步动作。

    “杀!”财仙王拔出了一把长剑,然后一个闪身冲了过去,然后朝着那个老宗主的一条手臂砍了下去。

    “就你一个小辈,也敢和老夫叫嚣!”

    老者也不甘示弱,全身亮起了纯白如玉的光芒,稍微调整了一下身形就一个正拳朝着财仙王打了过去。

    作为一个传统的武修,特别是专精于肉体的强大武修,他不认为一般的武器能够对他的身体造成多少伤害。

    果不其然,长剑因为他的闪身只是在他的肩膀部位划了一道细细的白痕,这点伤势就跟小孩子被蚂蚁咬了一般。

    “感觉被臭虫叮了一下啊。”老者的拳头也轰在了财仙王的身体上,但是下一秒就脸色大变,想要往后退去。

    “这句话,好像我也可以说给你听听。”财仙王抓住了他的手臂,用力一旋,一股庞大的力量直接将老者带动得旋转起来,然后被财仙王一脚给踢了出去。

    但是他的手臂还在财仙王的掌控之下,所以说,这人的一条手臂已经被撕了下来。

    不远处的风老人连忙使出了道法将老者接应了过去,如果再留在财仙王的周围说不定整个人都得碎成几块。

    财仙王看了看手臂里面的组织,其中玉色和血色的血肉还有骨头交相混杂在一起,看来这个老者的修为还没有到家。

    按照周惑歧跟他说的情况来看,玉甲宗的功法最高等级是由里到外全身上下都修炼成了白玉状态,做到真正的刀枪不入。

    “交出定风珠!”

    财仙王接着闪身追上了老者,伸手朝着他的胸口抓去,这个里面有那个风神的虚影,绝对是属于目前他急缺的一个信息来源。

    “以秩序之神的名义,请求神的力量降临我的身体,铲除面前的异端吧!”红衣大主教七窍流血,手持着另一柄重剑朝着自己的胸口戳了下去。

    “噗嗤”一声,虚空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吸收了这位大主教的鲜血,将他吸成了一条人干。

    “快来了吧。”财仙王抬头看去,“从刚才开始就有一股非常奇异的气息在窥探着这个地方,看来是有什么更高层次的‘神灵’。”

    玉甲老宗主怀中青光大放,定风珠飞快地从他的衣服里面窜了出来,停在了财仙王的面前,其中的虚影焦急地对着财仙王传音。

    “道士,道爷,我的大老爷,求求你了,我告诉你信息,你把这个惩戒大殿的神灵分身给干掉吧,我被抓回去就惨了,我不想和这些以前的同僚有交集!”

    “成交。”

    财仙王迅速地将定风珠给收进了自己的袖袍里面,然后很不客气地讨下了一层又一层的禁制。

    “凡人,在本神的面前,跪下。”虚空之中闪过了一丝红影,一个清晰而高傲的意识传到了财仙王的脑海中。

    “切,别逗了好吧,你看看,这个地方有谁跪下了?”财仙王没个正形地停在了空中,冷笑着对虚影传了一道神识意念。

    “动手!”

    整一片区域铿锵之声大作,除开财仙王之外,所有人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看着天空之中的景象。

    密密麻麻造型各异的刀具围住了财仙王神识感应到的那一个区域,天外更有着一枚枚散发着庞大波动的火球正在急速赶过来。

    “真的,就跟那个小子说的一样。”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天火降世,万刀刮骨!”

    “但是消耗好像很大的样子。”老白摇了摇头,“我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小家伙,这一次他好像聚集了很大一片的灵气才把这一招给用了出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要得到这一股力量!”中年男子握紧了拳头,“有了这股力量,办很多事情都会方便很多!”

    财仙王的神识附着在了阵法的力量上面,配合着锁定那个神灵分身,使他难以逃遁。

    “当以天威,以正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