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四章:欲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别以为我没有感应到你那股恶心的气息。”财仙王冷哼一声,“一窍清风上面沾染了那种恶心的气息,居然费了我两个星期的时间去解决。”

    “那是本神的神息,才不是什么恶心的气息。”一个充满着傲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身为一个凡人,能够感受到这种无上的气息应该是你的荣幸。”

    “找到了!”

    财仙王手中浊众生的力量暴涨,直截了当地一掌拍向了一个白骨聚集的地方。

    “就你这种隐藏在白骨堆里的垃圾玩意儿也好意思跟我说什么无上的气息,拿命来吧!”

    浊众生的力量虽然是漆黑之色,但是被这股力量席卷过了的骨头都变成了代表着它们本身颜色的极致“纯净”。

    “这是道法!”

    那道声音变得愤怒无比:“居然还有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存在,难道当时东部大陆的神灵没有把你们的道统给灭绝干净么?”

    “灭道统?”财仙王一愣,“搞笑么,他们的本宗在本座走之前都还是气运比天高的存在,就你们这一个破地方的小神灵,也想要灭了他们的分支道统?”

    磅礴的黑气砸在了那一堆骨头上面,逼出了那一道青色的虚影。

    “看来是什么奇怪的残魂吧,就你这么一个废物,也想和我叫嚣?”

    一窍清风被财仙王从袖袍里面抓了出来,化作了狂风吹起了这个半残的洞天之内毒素以及爆炸之后所泄露的火焰等物,组成了一个微型的阵法包围了虚影。

    “这种神奇的东西,明明就是我给予厚望的重生之宝,把它还给我!”虚影感受到了一窍清风之中的那股纯净的气息,气得在阵法之中左冲右突,想要抓住它。

    “别想了,凭你现在的实力是打不开这个限制的,老实告诉我你的出处,你的这一缕残魂能够活下来。”

    财仙王手中的道纹变了一个样子,阵法之中的力量化作了一根根长长的尖刺戳进了那道虚影的各个魂窍之中,使其难以动弹。

    “再不说,我就引爆这个洞天,就算这个阵法没有了我的操纵,你也没有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跑出去,相信我。”

    他冷笑道:“再不告诉我你是谁,你会死得很惨。”

    “我招了!这位道爷,别杀我,你们这群修炼道法的心肠不都是很好的吗?”

    “谁骗你的,你属于被降妖除魔的范畴。”

    “我是神灵大陆,也就是现在的阿林大陆的风神,如假包换,我当时被打得很惨,偶然之间发现了这件宝物,于是就将自己的一缕残魂给附在了上面......”

    不等财仙王接着问话,这位风神的虚影已经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地就把自己的事情给全部讲了出来。

    就是自己想要再“活出另外的色彩”,而一窍清风上面的那股纯净而又至高的气息又散发着巨大的诱惑力。

    那就简单了,通过了一窍清风的滋养,这位风神逐渐能够把自己的意识给输送出去了,和很多人达成了合作,然后就找到了这些研究神仙散的怪物。

    风神的残魂之内有着各种极其高深的知识,那一具骨骸巨人就是依靠着风神的各种知识搭建出来的大模板。

    “原来如此,就是你这个混账搞得鬼,才让本座现在受苦受累跑过来解决麻烦是吧。”财仙王阴沉着脸,“那么我问你,你的真身是哪一边的风神。”

    古时候就算是一个大好的修炼时代,但是各种危险也是十分的恐怖,现在所谓无人区里面的霸主在当时顶多算是高级打手那个级别的,人们之间的交流还是不太频繁。

    到了现在,除开修炼一途上面的发展,魔导器一道的异军突起也使得人们的交通方式逐渐便利化和多样化,人们的联系也多了起来。

    然后,他们发现,自家的信仰好像和其他人差不多,就是神灵不是一家的。

    那么没什么说的了,直接开战吧,宗教战争爆发的一大原因也是为了各方的神灵为了争夺“正统”的地位而开始的。

    “谁告诉你的,按你们这些修炼道法的人的话来说,我就是天生地养的风神,只有一个!”那个青色的虚影跳脚,“别把我和那些低下的菜鸟相比!”

    “只有一个?”财仙王目露好奇之色,“意思就是,这三个大陆上的风神都是你?”

    “也不怎么正确了,我还是有一些手下的。”

    虚影突然变得有点扭扭捏捏的:“比如说中部大陆的风沙之神,北方的极寒风暴之神,南方的复苏风之神,都是我的分身,我平时就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神宫里面躺尸。”

    “你一个神灵,别告诉我整天就是无所事事地在阿林大陆上面闲逛。”财仙王感觉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什么见鬼的懒货。

    “那我能怎么办,自己的分身比较能干嘛,出去了还可能会被你们的同伴给打成碎片,我不闲着能干什么。”

    青色虚影摆了摆手,“特别是三片最大的大陆,我甚至把自己珍贵的神魂核心都分出去几块了,事实证明,他们做的确实不错。”

    “那我大概了解了,那你要不要冷静一点,不要反抗,然后被我一把火烧死?”财仙王手中燃烧起了太危虚幽火,满脸笑容地“商量”道。

    “啊,随便你啊,反正这里的又不是我的本体,你手上那一道风只是我布置的后手之中的其中之一。”

    青色虚影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当时跟你说的只是因为想要吓唬你罢了,你没有发现我现在十分的有恃无恐么?”

    “我告诉你啊,这么多年以来,这一道清风给我的帮助可不止这么一点,我的分身早就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了。”

    “我的理想早就变了,比起我一天到晚闲在神宫里面,我觉得还是自己跑到世界各地去寻找这种神奇的物品比较好。”

    财仙王面带微笑地一掌拍了过去,如果你都把我的东西给收掉了,那本座上哪找自己的那些后手。

    该死!

    狂暴的太危虚幽火席卷而去,动弹不得的青色虚影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色火焰。

    “别杀我,我有一个秘密情报要给你!”青色虚影尖叫道,“有神灵要归来了!”

    还好这件事没有超过他的预计,太危虚幽火停在了他的眼前。

    “谁,想要归来?”

    “有神灵要从另外一个世界重新返回阿林大陆,这件事情你应该不知道吧。”青色虚影勉强朝着后面扬了扬脑袋,“目前所有的宗教势力应该都收到了这个情报。”

    另一个世界,财仙王皱眉,想起了当时他跨界击杀的一个自称神灵的存在,他决定诈一诈面前这个风神的残魂。

    “当我不知道么,但是他们想从一个更加‘高级’的世界返回阿林大陆才是我不理解的事情,如果你能给我解释清楚,你就可以走了。”

    “你,你怎么知道另外一个世界!”虚影惊讶地大叫起来,“道爷啊,不是我说,难道你在哪一块大陆的宗教势力安插了自己的眼线?”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们这些修道的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比我们的灵活多了。”

    “我们所说的另外一个世界,其实就是现在的神灵大陆,相当于是从阿林大陆延伸出去的一个比较......高级的地方罢了。”

    虚影大笑道:“剩下的呢,就交给你自己去考虑了,这位道爷,小神不奉陪了!”

    财仙王一抬头,感应到了一枚青色的珠子砸穿了阵法的限制,继而砸穿了洞天的外膜冲了进来。

    虚影大笑着挣脱了火针的限制,身体化作了一条细长的青色光线融入了这枚珠子里。

    “定风珠!”

    他猛地一惊,这枚定风珠是当时在猫眼阁拍卖会那里拍卖的那一枚灵物。

    “璀璨教堂出手了?”

    外界则是一片狼藉,原本被溯古山上下好不容易维护好的环境被搞得一塌糊涂,第三火他们几个则是拼着命配合了溯古山的五重大阵救下了所有的学生。

    “神说,山河庙堂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地方,应该被扫落到历史的尘埃之中。”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这些所谓的教师,就是这个世界的毒瘤,就应该被神灵的光芒净化。”

    “哼,西方的狗,不就是想要把我们都干掉么,哪来那么多废话。”第二兽抹了一把自己的血液,“真是好算计,没想到那些混蛋连你们都勾结了。”

    “不是勾结,他们这叫弃暗投明。”

    一位身着鲜艳的红色袍服的老者眼神之中仿佛是在看一些蝼蚁:“东部大陆自诩强大,但是你们的人却没有一颗坚韧的灵魂,活该被我们攻破。”

    “风无缺,时间不够了,用那招,赶紧的!”周惑歧抓住了风无缺,神色狰狞:“赶紧用那招,不然我们全部都要死。”

    “不是我们都要死,是你在乎的山河庙堂的一切都要死。”风无缺一把拍掉了周惑歧的手,“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判断,我知道的就是服从先生的命令。”

    “赶紧的!”周惑歧一把狠狠地推了下他,“溯古山里面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山河庙堂里面的高端战力就是这些老师们,现在先生又不在,谁能够挡得住这些西方的混蛋!”

    “这是你们的调度问题,管我们什么屁事!”司徒守拙走了过来,站在了两人的中间。

    “如果东部大陆真的会在乎你们这些人的话,增援马上就能到了,如果没有增援,那么就听天由命吧。”

    “再说了,你们的人呢,那些所谓的原者呢,山河庙堂的本部人马难道全部被狗吃了?”司徒守拙用上了《大梦篆》的力量,大声吼道。

    周惑歧如梦方醒,干脆利落地一巴掌扇到了自己的脸上。

    冷静,姓周的,山河庙堂没事,不用你担心,以你这种级别的修炼者根本不用去担心这种级别的问题!

    “呼——”他的嘴中吐出了袅袅白气,强迫自己的心神稳定下来,随后对着司徒守拙拱了拱手,感谢他的帮助。

    “还好,我们没有先乱起来。”司徒守拙同样也是大大地喘了一口气,刚才他用《大梦篆》反向的力量将周惑歧从那种近乎心魔入体的状态揪了出来,其中的细微操作让他的灵魂宛若一个被榨干的柠檬一样干瘪。

    “吃了吧。”风无缺甩出了一枚丹药,“这是先生拿回来的复魂丹,现在吃下去你就可以有效地避免灵魂受损。”

    “无缺小弟,你真的不救一下他们?”叶妖指了指外面节节败退的山河庙堂甲士以及众位老师。

    就算是余下的二十九位全部都是法相天人,但是在刚才的一战之中既为了要保护学员,还要和与自己实力水平差不多的敌人干一架,他们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我不能作出判断,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演戏。”风无缺说道,“当时先生跟我说的是,就算是有自称庙祝的人过来,也一定要杀掉。”

    “注意了,先生所说的是‘自称庙祝的人’,面前这个级别最高的家伙也就是一个惩戒大殿的红衣主教,远远不够!”

    “他们,一定还有后手。”风无缺握紧了手中的令信,“别以为我不在乎这个地方,往小了说,溯古山是我们的;往大了说,这是先生的地盘,这可是我们的脸面啊。”

    “我现在很想抽死这些丫的。”他狠狠地挥了挥令信,“先生交给我的是第六重阵法的道纹开关,绝对能够把这些人给弄下来。”

    周惑歧眼中的神采逐渐丰富了起来:“有多强?”

    “你要什么类型的?”风无缺对他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就算是下一场陨石暴雨或者说倾倒一海之水都可以。”

    “如此天威在手,我就不信了他们还有活着的可能。”

    “那,那下面的那些学院还有老师呢?”周惑歧傻眼了,“总不能连着他们一起干掉了吧?”

    “没办法了,我回去跟先生说给他们留下一座丰碑的。”风无缺耸了耸肩,“比如说什么舍己为人之类的,碑体需要黄金的还是钻石之类的宝石随你挑。”

    看着即将脑袋生烟的周惑歧,风无缺无奈地摇了摇头:“得了得了,不逗你玩了,其实在我们说话的功夫,溯古山的阵法早就把他们的气息给记牢了。”

    “你这说话大喘气的技能是跟先生学的么?”

    “差不多,以前先生也这么耍我来着。”

    财仙王这边则是目送着那枚定风珠跑出了自己的限制,他现在没兴趣阻止,这种大方向上的问题还是交给那些个子高的人比较好,天塌下来就是他们顶着去。

    “合。”

    他的手中太危虚幽火的力量配合着霸道的真阳火将整一个洞天给消化了进去,然后打出了一道星霄剑气将爆炸给切割成了几块,分批处理了一下。

    “哈哈哈,风神的宝物现在已经回归,你们这些山河庙堂的混蛋们,受死吧。”

    惩戒大殿的大主教看见那枚青色的珠子之后大笑道,随后对着自己身后的一位老者躬身行礼:“风老人,您可以出手了吧。”

    “传说之中风神的宝物啊,没想到我一个老鬼居然还有触摸到这种神物的一天。”那位满头青色头发的老人颤抖着接过了那枚宝珠。

    “半神咒,风刀霜剑!”

    定风珠的光芒大放,先前和财仙王争斗的那位青色虚影站了出来,然后朝着前方洒下了一道道锐利如刀的风罡。

    但是若能够好好地观察一下那个一闪而逝的青色虚影,他们就能够发现这虚影的脸色绝对是苦巴巴的。

    好不容易从那个可怕的道士手中跑了出来,现在来到了定风珠之内安全倒是安全了,但是自己的自由却不能够把握了。

    那个道士快要出来了,能不能快跑啊!

    再不跑跟被困在那个洞天内的阵法有什么区别!

    “璀璨教堂啊,真是稀客,来我东部大陆有何贵干?”财仙王慢悠悠地从洞天之中钻了出来,随后一掌将那个洞天外壳拍成了虚无。

    “你们中间有人,欠了我的账,麻烦替他还一下。”

    “不然的话,拿命来抵押,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