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三章:骨骸巨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磨刀石?”面前的众位尊者脸色阴沉。

    他们好歹都是一方豪强级别的存在,就算是年少之时,也就只有他们把人当做了磨刀石这一种说法,怎么可能被人家当做了磨刀石。

    “看看吧,现在他们开始反击了,看来我的阵法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嘛,至少这心中的血气是出来了。”财仙王随手指了一座山。

    在溯古山阵法的帮助之下,所有的敌人都被压制了下来,一开始学员们自发反抗所集结的阵势也逐渐地稳定了下来。

    本来那些隐藏下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学员们一开始都被打得手忙脚乱的,甚至有人受了重伤。

    在学院里面的生活,虽然是一个更高的起点,但是同样也会消磨掉他们从小磨炼的血性,换而言之,如果不经历一些血与火的考验,他们会从狼变成羊。

    未来的东陆,并不需要一天只会吃草的羊群,不管他们最后会成为狮子还是孤狼,东陆需要的就是这种人才。

    财仙王看着逐渐显露出了狰狞一面的学员,财仙王满意地笑了:“看来我的计划不错,有了我布置的这一次蜕变,接下来就算是山河庙堂有什么其他的安排,我的学员也能够从容地应对。”

    “想多了,难道你就不会认为这些人会死在这里?”一位黑袍人问道。

    “那你们可以试试。”财仙王摸了摸下巴,“我不认为溯古山的阵法出了四座,你们还能够做出什么幺蛾子。”

    “不服的话,你们可以试试。”

    远处观察着这里的中年男子暗叹了一口气:“老白啊,你说这个人怎么喜欢乱来,按照我们的情报,这些年来就算是地下的势力都已经被他们侵蚀了。”

    “他们现在之所以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就是想给自己在山河庙堂里面留下一个后手,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

    “你应该也留意到了吧,那几座阵法之中,有一股并不属于阵法本身的力量,但是却有偏偏占了主导地位,效果还是最可怕的祸乱心神。”

    “有了颠山倒影归末图的帮助,先生留给我们的混天迷神符也能够发挥最大的力量,那些人的心智,应该也开始混乱了。”

    风无缺看向了那一张散发着巨量黄红色光芒的符篆:“我说司徒守拙,以你现在的水平,能不能弄出跟这个效果差不多的符文,就算是一次性的也行啊。”

    “你做梦没醒呢。”司徒守拙毫不犹豫,“你没有看出来么,这符篆上面所放的光芒正是已经凝练成了一条线的各种道纹,这么高的消耗我可承受不起。”

    “而且就品质而言,我能够理解里面的一道道纹就已经能够让我笑出声了。”司徒守拙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想要这玩意儿,你还是去找老师拿吧。”

    “拿?我还不想死。”

    风无缺不傻,他当时可是目睹了这一枚符篆的凝结过程,深知没有特定的条件的话这种东西是绝对不可能搞得出的。

    “先生把这枚符篆留在了溯古山上交给我们处理,未尝不是给你一个机会了解这枚符篆的意思在里面,你可以好好把握。”

    司徒守拙一道雷符砸了出去:“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开始观察这枚符篆了,但是我感觉和我修炼的东西根本就是两码事!”

    “《大梦篆》的修炼,能够让我感觉到一股出尘的飘忽气息,但是这枚混天迷神符,总给我一种混乱以及,厚重的感觉。”司徒守拙皱眉道。

    “厚重,让我感受到如果你要凝结出这枚符篆的话,就必须担负起难以想象的重量。”

    了解一小点财仙王底细的风无缺也不想往下问下去了,因为从他的功法之中来了解的话,再这样问下去,说不准涉及到的那些东西就足够他们身死道消一万次了。

    “欸,话说我们忘记问周惑歧了,这山河庙堂的地底到底有什么东西,听先生说地底才是我们应该注意的。”风无缺一拍脑袋,然后说道。

    “这,老师也不知道么?”司徒守拙诧异道,“老师身为这一届山河庙堂的大老板,居然不知道?”

    “地底,是另一套规则在进行运转,很不好意思的是,我们几个就兼职地底的负责人这个位置。”

    第一教师手中摸出了一个令牌:“就让你看看,我们的研究成果是什么样的。”

    “狗屁的研究成果,不就是你们这帮人调用公款搞出来的么,亮出来看看吧。”

    财仙王挥了挥手,将剩下来的三位黄巾力士召了过来,手中的重锏大放光明,定住了那几个人的身形。

    “别想搞什么奇怪的毒素之类的东西出来然后乘机逃跑,不然你们会死得很惨。”财仙王眼中杀气四溢,“那么,让我猜一猜,地底之下的世界,是一个大型的洞天?”

    “咔咔咔”的响声出现了,这次在开法台的方向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孔洞,一个黑色的球形物体直接升了起来。

    “地底,原来是一个科研机构?”

    周惑歧换了一把长刀,宰了一头被他们收服了的魔兽,他抹了抹自己身上的血迹,看着那个黑色球体愕然。

    “难道当时我问老爹的时候,他告诉我的是错的?”

    “老爹啊,这山河庙堂的地底到底有什么东西啊,告诉我一下呗,反正以后我都是要当家主的人嘛,你提前告诉我一下会死?”

    “哼,孽障,你就这么希望为父马上入土么。”老周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地底是一个很大的军事训练基地,平常你见到的那些出来维持秩序的黑甲士兵就是从里面冒出来的。”

    “里面实行的是军管制度,地表那一套可是行不通。”老周一巴掌把周惑歧给拍飞了出去,“现在就告诉你这么多,给我滚去修炼!”

    “军管制度,科研机构,地底......”周惑歧恍然大悟,“原来老爹并没有给我说完全,这地底不可能只有那些奇怪的东西。”

    “按先生的算法来说,如果仅是一个科研机构的话,这点花销太不值得了,地底下的东西,看来很复杂。”

    “地底,真是一个大杂烩的地方。”财仙王看着那个黑色的球体啧啧称奇,“周惑歧当时跟我说的,洞天的时代问题,我还当有多厉害呢,还给我沾沾自喜了一会儿。”

    “原来你们对于洞天的研究,就已经达到了灵气自给自足的程度了。”

    “哼,没想到你居然对洞天也有一定的研究,但是你绝对想不到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出来吧,万骨巨人!”

    黑色的球体洞天逐渐地打开,逐渐变成了一张类似于小贴纸一般的东西轻轻地“贴”在了天上。

    财仙王凝神看了过去,那个洞天逐渐打开了一个出口,一根根不同种类的骨头就掉了出来。

    “什么玩意。”

    他一道真阳火打了出去,在空中就把这几块骨头给烧得灰都不剩,从那个黑色洞天跑出来的骨头,他可不敢让它们落在地上,如果上面有什么奇怪的瘟疫之类的就麻烦了。

    一只由骨骼组成的大爪子将出口撕开了一个更大的出口,朝着财仙王就打了过去,但是也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财仙王也能够看到里面的内容了。

    里面当真的是一个完全由骨骼搭建起来的世界,一个身材比黄巾力士小了一号的白骨巨人在里面朝着财仙王打出了一击。

    骨骼在上面并不是凝固的,而是在不断地流动,由于上面所用的骨骼并不怎么一致,还有一些奇怪的效果。对于第二兽他们这种精神力强大的人来说看上一眼就会从心底感到十分的恶心。

    “该死的,这地底里面就是搞这些奇怪的东西?”第五锤还有第四藤同时皱起了眉头,“这样的东西宁愿让他不存在好了。”

    巨大的风压把从财仙王暗金色衣袍吹得向后不断摇摆,光看这种迹象就能够判断这白骨做成的巨人比那什么踏山突要厉害多了。

    “大胆,焉敢对上尊出手!”

    一尊黄巾力士将手中的重锏伸了出去,挡在了巨人的手臂面前。

    “哗啦”一声,白骨做成的大手出人意料地在面对重锏的时候就被打散了,无尽的白骨组成了一条庞大的白骨瀑布朝着财仙王的脑袋砸了过去。

    “不怕告诉你,第一天丑,这白骨里面就是有各种奇怪的毒素混合,我倒是要看你能不能把这些骨头全部给拦下来。”

    一位黑袍人大笑道:“难道你以为我们的研究就是为了研究出一个容易被攻击到的傻大个么,你太小看我们了!”

    “聒噪。”

    财仙王随手朝着他们划了一下,两尊黄巾力士的重锏横扫而出,连带着那位第五教师将他们全部打成了粉末。

    “不就是这种毫无章法的东西么,看我一把火烧了它们。”财仙王拍了拍自己的腹部,“不过,这么多东西,光我自己喷火的话恐怕会把脸都给吹成个茄子色吧。”

    “所以说,溯古九阵之五——天地开演,启。”

    “化生万火,焚山煮海!”

    第五道阵法的光芒亮了起来,甚至在一瞬间之内盖过了其余几道阵法的色彩。

    周惑歧本来在一旁没个正形地坐着,这是一下就站了起来,眼中满是震撼。

    “这,这是《天地开演法》,我感受到了那股相同的气息!”

    他突然抓住了叶妖:“叶妖姐姐,小的问你一个问题可好?”

    “不用问了,你比风无缺要聪明一点,这第五重的的阵法确实是为你准备的。”叶妖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九座阵法除了第一重奔龙腾转万剑杀阵之外,其余的八重阵法其实就是一个虚假的幌子罢了。”

    “除开了对于溯古山的守护,这些阵法其实都是给我们的修炼提供一些指导。”

    周惑歧苦笑道:“换而言之,无论我们修炼了什么功法,先生都能够在一瞬间之内更改了阵法的性质方便我们修炼对吧?”

    “对啊对啊,而且先生也真是懒惰,居然连名字都不改一下就搬了出来。”

    看见了叶妖点头,周惑歧的内心感觉被苦水给淹没了,这先生到底有多强。

    也许是财仙王的力量太过于强大,经过了阵法的加持之后,天空之中的火元素被他给聚集了起来,转化为了霸道的真阳火挡在了骨海的面前。

    “来者不拒,我还真不相信了你们能够冲得破这火海。”

    真阳火的力量霸道至极,如果要论纯粹的“烈”这一个档次的话,真阳火的力量很可能要比太危虚幽火要强。

    不说那些骨头落在火焰里面,一些本质稍弱一点的骨头距离这个阵法老远的距离就已经汽化了,就连上面附有的毒素都被烧成了虚无。

    “来。”

    财仙王一招手,将那一枚除魔天锥给隔空取了过来。

    “嗯,有一点那种气息,看来是那枚金光锥的仿冒品。”财仙王把玩着手中的“法器”,“靠你了,我可不想进去一个奇怪的空间里面。”

    “御使金光锥的法门,大概可以用于这除魔天锥吧。”财仙王摸了摸下巴,不确定地使用了自己熟悉的那种道纹。

    “就是这名字有一点霸气了,不太适合。”

    财仙王的道纹刚刚打了进去,通体紫色的锥体就裂开了几道裂缝,然后一道道狂暴的气息在他的手中不断地扩散,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断地挣扎跳跃,想要从破开锥体从里面跑出来一样。

    “呃,好像要炸了?”财仙王甩手将这个盗版法器给扔了出去,“送你进去探探路吧,这质量真的很成问题。”

    “看来以后在这里开个商会卖点什么低级法器之类的,应该能够大赚一笔。”

    财仙王看着法器爆炸后引起的光芒,突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好像,我是不是把那些病毒给变相地扩散了?”

    他看着逐渐飘散出来的骨尘烟雾,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山河庙堂上下听令,退后。”

    周惑歧现在顾不得骂财仙王了,只能够通过阵法传音让所有人马上从那里退开,那些人连神仙散这种东西都有,难保他们没有研究一下然后加一点类似的毒素进去,山河庙堂承受不住这种打击。

    “先试试吧,真阳火,去!”

    财仙王手印变幻,将弥漫在天空中的火阵给凝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大型的罩子将即将破碎的洞天给裹了起来。

    “这样不行。”风无缺看着还是有些毒素露了出来,控制着军伍煞气就朝着那边镇压了过去,迟缓了毒素的扩散速度。

    “风无缺,把周惑歧还有叶妖拉回去,我进去探一探,有什么的话不必留手,直接启动后面的阵法。”

    财仙王传音道:“就算是自称庙祝的人来了想要攻击我们溯古山,也给我干掉他!”

    说完,他运转遁法,直接跨入了火罩子里面。

    “先生!”

    “叫什么叫,难道是对本王没有信心么。”

    财仙王在那个洞天里面走着,但是还是能够听得到外面风无缺的叫喊。

    “看来这次玩脱了。”他看着周围还有一些白骨在散发着巨量的毒气,“看看还有没有翻盘的机会。”

    他的右手向前点出,想要直接拖动道则施展出一个强大的净化术,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反倒是他自己的身体受到了阿林大陆道则的反噬,身体颤了颤。

    “原来如此,这个洞天是依靠对阿林大陆的法则进行制作的,理论上来说并不属于一个外世界。”他轻轻地咳了两声,“受了点小伤,那么,你可以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