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二章:清扫垃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到了这一刻,无论是在外面观望的众人,还是山河庙堂里面的学员们,都知道了一个问题。

    今天,铁定是无法善了了。

    “阵法已破,你们最后逃命的本钱已经被我击碎了,现在总可以和我痛快一战了吧。”财仙王腰间的长剑还有全身上下腾起了红光。

    “我,要杀人,以杀止杀,以正山河庙堂!”

    “我知道里面有什么所谓的尊者是吧,都出来吧,我们解决一下。”财仙王冷笑道,“自称尊者,想必也是一方豪强吧,来,让本座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

    “难道你就以为,我们没有鱼死网破的勇气么?”

    一道道怒喝传到了财仙王的耳朵里,他转头看去,一根巨大的紫色锥子将奔龙腾转万剑杀阵的力量给洞穿了,目标直指正在施阵的风无缺等人。

    “哎呀,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风无缺笑了笑,“喂,周惑歧,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么?”

    “很简单啊,这是直到现在都无法研究通透的上古法宝——除魔天锥,呵呵,想必东部帝国的内部也有他们的人,居然连这种东西都能够拿到手。”

    周惑歧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奇怪的神色:“不过呢,他们还是把先生当个人看了。”

    “接下来就看我的吧,溯古九阵之二——颠山倒影归末图!”

    司徒守拙手中的令信大放光芒,被他背负在了身后的玉符同样亮起了刺眼的灰色光芒,打开了溯古山的第二重法阵。

    “开!”

    除魔天锥狠狠地落下,直接将这一座座山给碾平了,但是在场的人都有极强的修为在身,他们自然能够看到,那些被炸毁的东西之中,没有一丝人力的痕迹。

    没有亭台楼阁,没有台阶,更重要的是,没有竹楼!

    换而言之,这只是最为普通平凡的山脉!

    “啧啧啧,话都没有说完,怎么就开始动手了呢,看起来山河庙堂的素质也不怎么高。”

    财仙王大笑:“浪费了一枚珍贵的除魔天锥,居然连个屁都没有打到,哈哈哈哈!”

    而在更远一点的地方,风无缺解除了云遮雾绕的状态,显出了溯古山的真正位置。

    “一枚除魔天锥,值多少钱?”司徒守拙问道。

    “钱?这玩意儿能够值一个行省镇压气运的宝物,你说钱?”周惑歧随手把除魔天锥给扔到了一边。

    “这次赚大了。”

    “铁翼鹰,你负责第一重阵法,司徒你负责第二重倒影图,我,还有叶妖出去。”周惑歧指了指给他们。

    “别怪我分配任务,叶妖的身法足够他她能够在乱军之中跑掉,我的实力配合甲士自保有余,你们还是别出去的为好。”

    周惑歧面无表情:“风无缺,你什么时候能够踏入圣级的境界,就可以和我们一起,这是先生的命令。”

    “我们走。”周惑歧还有叶妖飞了出去,一人一妖带着几队甲士就朝着一个只有一座小型传送阵的地方杀去。

    这同样也是财仙王的命令,溯古山不需要只会纸上谈兵的废物。

    “我也来凑个热闹。”

    财仙王一剑斩下,浑身的红光也随着这一道剑芒给斩了出去。

    “蛮魔们,没想到吧,你们惹了什么样的存在,就算是你们死掉了,单凭你们的杀孽,就算是魂魄也不能让你们安生啊!”

    他抖手打出了一窍清风,将其融入了剑光里面。

    “要怪,你们就去诅咒本座的气运太过于强盛了吧。”

    “居然让本座,一下就找到了这件大杀器!”

    “孽火夺魄,戮魂灭神!”

    这一次打出去的一窍清风并没有再次变作像是在极北之地的那种铺天盖地的风暴,而是在剑光的引导之下分化成了一道道凝练的罡风。

    毕竟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要让整个山河庙堂的人全部给那些渣滓陪葬的地步,他们也不配!

    将身上的孽火还有怨魂全部打了出去,财仙王眼中的红光完全消失了下来。但是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这一次的极北之地的旅程,倒在了财仙王手下的蛮魔,比山河庙堂里面的叛乱者,数量不知要多出几倍!

    “可笑,区区一道灵魂层面上的剑光,能奈我和!”一个前几届的学员大喊,“居然还要分化力量,难道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么。”

    “就算你是第一天丑,但是我们可都是圣士级朝上的修炼者。”一位手持折扇的男子笑道,“一道剑光,躲还是能够躲得开的。”

    但是剑光的速度何其之快,等到靠近他们十丈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就变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了我,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你杀了我的孩子,那是下一个祭祀日要献给神灵的祭品,我要你的命!”

    “只要,只要我杀了家里那几个老不死,我就可以享受他们的一切了,为什么你要来阻碍我!”

    ......

    无穷无尽的怨念之力涌进了这些人的耳朵里面,几乎撑爆了他们的灵魂,而孽火同时也将他们身上的罪孽给引动了起来,化作了熊熊烈火灼烧着他们的肉体和灵魂。

    “对于你们这种人真的不能怜悯。”财仙王脸上没有同情的神色,就算他心系人族,但又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胡乱保护,他有自己的分寸。

    “比如说这种想要腐蚀人族自身的垃圾,灭了也就灭了吧。”

    “阁下当真是好魄力,居然想要和我们开战。”

    几个黑袍人从不同的位置包围了财仙王。

    财仙王一剑之下几乎让隐藏在人群之中的那些与神仙散有关的人显出了本来面目,这下这些所谓的尊者已经无法再隐藏了。

    山河庙堂是他们计划之中一个重要的部分,现在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单单是来自于他们组织的惩罚就能够让他们死一万次了。

    为了让自己死得痛快一点,他们还是决定来和财仙王决一死战。

    就算是战死,也要比组织给予他们的惩罚要来得轻松。

    “终于舍得出来了?”财仙王笑了笑,“你好啊,上两届的第一教师,还有,第五教师,我的好战友。”

    其中一个黑袍人将笼罩在自己脑袋上的袍服给拉开,露出了那张第五教师的脸。

    “居,居然连他都是贩卖神仙散那一边的人。”第三火神色惊讶,他们这些人可是了解黑衣教师的底细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位第五教师。

    “市井之中传闻一天一夜挑了三个郡里的所有盗贼势力,将贼首的头颅全部拿去做了京观的那位木刀侠?”

    第二兽叹了一口气:“连这种人都被神仙散幕后的人给拉去了,我不知道整一个东陆还有多少好人。”

    “不知道,现在只能看第一先生的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我们可参加不上去了。”

    第四藤看向了那几个尊者:“木刀侠,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古老者的巅峰境界,亏他隐藏了那么久还没有被发现。”

    “先生应该不感到奇怪吧。”他苦笑道,“我们只有一面之缘,您却不惜要暴露自己的计划也要来提醒我这件事情,请问是为什么?”

    “啊,我跟你说过了,只是看你这个人还不错而已。”财仙王歪了歪脑袋,“我的眼睛有一点点特殊,所以说能够看到一些很奇妙的东西。”

    “你的身上,并没有像他们那么严重的业火之力,你,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才加入他们的吧。”

    “废什么话,杀!”一位黑袍人忍不住了,抢先攻了过来,全身的法相之力凝聚在了黑袍之下隐而不出,生怕被认出来。

    也只有山河庙堂这么一个汇聚了全东部大陆人才的精英荟萃之地才能够如此奢华地召集足足三十位法相天人进行授课,其他的地方可没有这么大的底气。

    隐藏了自己的法相特质,这才是这些法相天人外出进行一些私事的时候进行的明智的做法。

    如果被人见到了,肯定能够认出来法相的特征,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一个法相,就算两个人修炼的是相同的功法,他们的经历不同,甚至可能是一天之中看过的花颜色的不同,都可能导致法相的变化。

    “所以说,你并不敢将自己的脸给露出来么。”财仙王身形一闪,躲开了他的攻击,随后一掌直接拍了过去,将他的头罩给打得粉碎。

    “啧,怎么还带了面具,你们这些人真的是一点都不真诚。”他笑了笑,“那我还偏要摘下你的面具!”

    一片沉重的拳影被财仙王给打了出来,呼啸而出淹没了那一个面具人影。

    但是对方身上的魔导器也不少,最终还是保住了自己的面具狼狈地跑了出来。

    “第一先生,住手吧,我们几个古老者联手,就算是你的黄金巨人齐至,也不可能留下我们的。”木刀侠抽出了自己的随身兵器,朝着财仙王斩了出去。

    一把通体散发着亮光的木刀,明显是被人经常拿在手里把玩才会有的亮光,但是这层光芒上面还有着一层墨绿色的刀光。

    刀光上面偶尔会闪过一层翠绿色的亮光,上面充满的是欣欣向荣的生机气息。

    “嗯,难怪有这么个称号,你这力量的运转用的倒是很熟练嘛。”

    “生死的力量,可没有那么简单。”财仙王一个侧身闪过了刀光,左手伸出轻轻地捏住了木刀。

    他心中一惊,右手的肌肉隆起,想要强行将自己的武器给抽回来。

    “没用的,就让你看看看我的力量吧。”财仙王冷不丁地一脚踹出去。

    浊众生的力量包裹住了财仙王的右腿,然后直接命中了他的胸膛。

    到了这时他的法相之力再也不能隐藏得住了,一个长相柔美的女子从他的头顶显出,双手轻轻地抱住了身躯“娇小”的第五教师。

    但是浊众生的力量从本质上来说是跟混天迷神符一个路数的,在表面上来说都是有一股极其堕落的性质,但是如果有大能深究其中的话,就会发现,里面的力量,是一股不容置疑的高大而至高的力量。

    “区区一点微末的法相之力,也能够挡得住我的锋芒?”

    浊众生的力量虽然很小,但是法相之力沾染上了之后,护佑着第五教师的两条手臂迅速转变成了黑色,一下就消融在了天地之间。

    “嗯?”财仙王眉头一挑,“好像有点不对?”

    第五教师失神地看着自己的法相消失掉的两条手臂,双眼留下了两条血泪。

    “你,把她复活的希望给泯灭了一半啊,第一天丑!”木刀上面爆发出了夺目的血光,杂乱无章地朝着财仙王砍了过去。

    “哦,原来,这就是你和他们合作的出发点么?”星辰之力降下,财仙王的法眼之下一切因果无处遁形,自然能够看到他们之间的因果线到底在哪里。

    “没错,神仙散背后的人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我就是为了复活我的爱人,这才加入了他们。”

    第五教师神色近乎疯狂:“我将她的灵魂并入了自己的法相之中好生保存,没想到被你的神通给破开了,你该死!”

    “为了一个女人么,有趣的答案,但是你的做法,同样使得有些人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最后横死无生。”

    因为这个木刀上面有着一丝丝极其明显的道则之力,财仙王现在也没什么办法能够有效地克制住阿林大陆的道则,只能闪躲一下。

    “啧,当时就应该和天道商量一下,把这一条该死的限制给去掉。”财仙王一仰头,躲开了劈斩而来的血刀。

    但是天道气息也不傻,就这么一种能够暂时压制住财仙王的大杀器,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地就交出去。

    “除魔天锥!”

    剩下的几个尊者一声大吼,原本在溯古山之中的紫色锥子猛地大放光明,一下子就突破了溯古山两重阵法的限制,狠厉地插向了财仙王的前胸。

    看这个架势,居然是想把陷入疯魔状态的第五教师也给杀了!

    “他不是你们的同伴么,怎么还要如此动手。”财仙王面露讥笑,“这就是你们的后手了吧,我还以为有多强悍的人会出现呢。”

    “我也就不留手了。”他淡然道,“风无缺,周惑歧。”

    “得令。”

    周惑歧拿出了另一块令牌:“周家死士,现身!”

    司徒守拙替风无缺用大梦篆的法门遮上了一层掩护,后者直接祭司真身全开,将磅礴的水火灵气直接注入了令牌之中。

    “溯古九阵之三——三奇大煞一气阵,开!”

    “溯古九阵之四——众志万山镇神法,动!”

    早已布置下去的阵法眼位被死士们执行得十分完美,两座大阵直接超越了溯古山的范围,逐渐地将山河庙堂原先的白色阵法给挤到了一边去,占据了主导地位。

    在阵法之中,原本被那些人的后手给拖住了的山河庙堂的甲士们发现自己的队伍所凝结的军伍煞气凭空暴涨了数倍。

    刚才对方打出来的一个能够对他们造成杀伤的道法,放在现在来说的话,顶多能够给他们挠个痒痒。

    “里应外合,再加上阵法布置,这就是你的后手对吧。”上两届的第一教师脸色阴沉,“不愧是第一教师,居然能够找得到这种奇妙的阵法。”

    “错,我才是最奇妙的。”财仙王嗤笑道,“没有本座的布局,没有本座这种类似于掀棋盘的动作,再怎么玄妙的阵法也不能对你们造成任何的伤害。”

    “但是,你就不怕这些学员出现什么损伤么。”第一教师眯起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没有了后手了呢?”

    “如果这些人死掉了的话,就算你是第一教师,那又能够怎么样呢,你终究,会被千夫所指,最后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财仙王挑了挑眉毛:“你们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情,本座,从来没有在乎过他们的死活。”

    “一个学院,所需要的并不只是纸上谈兵,我不知道后面山河庙堂还有什么布置,但是我会给学生们能够见血的实战。”

    “他们,急需一场蜕变。”财仙王淡然道,“学院的生活,会把他们磨练出来的血气给消磨了,但是东陆的未来不需要这种没有血气,没有能力的天才。”

    “这次把你们全部给揪了出来,除了要肃清一点垃圾之外。”财仙王看着节节败退的敌众冷笑道,“你们还光荣地担当了磨刀石的伟大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