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一章:发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求一个清净?”

    第五教师苦笑道:“难道求一个清净就为了杀很多人么?”

    “对啊,有人打扰我的清净,杀了他我不就能够清净了么?”

    财仙王理所当然地说道:“有些人就是想要找死,那我肯定要成全他们才是最好的。”

    “别拦我,不然的话你懂的。”

    财仙王深深地看了这位第五教师一眼,拍了拍赤铁兽的脑袋,后者摇头晃脑地朝着溯古山的方向返回而去。

    “唉,真要动手的话,我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第五教师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山河庙堂里面的某些状况,有些奇怪的东西他们这些老师怎么可能不知道。

    神仙散这件事情的牵扯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根本没有实力去戳破这件事情。

    “但愿这一次的第一教师能够力挽狂澜吧,神仙散,是真的不能再让它出现在山河庙堂里面了。”

    财仙王回去把那几具尸体给带上,这才返回了溯古山。

    “都别睡觉了,都给本座起来,有大事!”

    周惑歧等人睡眼惺忪地从自己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只有司徒守拙一脸淡然地抱着那一块玉符走了出来,显然是还在修炼状态。

    “看看你们这帮小混蛋,就不能学一下司徒小子么,睡觉睡觉,修炼不一样可以替代睡觉么?”财仙王恨铁不成钢。

    “这你就不知道了先生,一觉醒来的时候那种略微惺忪的感觉才是最美妙的啊。”周惑歧拉了拉自己的衣领,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正式。

    “本座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感受过了,不感兴趣。”财仙王硬生生地顶了回去,“我问你,你和你的那些狐朋狗友最多能够调集多少人。”

    “我要的是那种能够老实办事的忠心人,不要给我搞什么奇怪的人混杂在里面!”

    周惑歧的脸色瞬间就变得严肃了起来:“先生需要死士对吧,我能够调动的人呢,一共能有两三百人左右,不够的话我还能喊,保证都是能够撑得起场面的死士。”

    “几百人么,如果全部都是在七级以上的话就够了。”

    “嘿,七级么,先生您真是看不起我们周家。”周惑歧挺了挺胸膛,“我给你凑出来的全部实力保证都在八级以上圣级以下。”

    “如果真过来了,保证没有一丝纰漏的话,我们俩找到的东西分你百分之一。”

    钱财永远是最好的催化剂之一,周惑歧的眼睛亮了起来,前所未有的灿烂。

    “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保证完成任务!”

    他可是知道财仙王拿到的那一座珍宝山的价值到底有多少,以现在先生的浮财来说,真的是拔一根腿毛都能够粗过他们周家。

    “你们听好了,每个人那一枚令信,这一枚送去给那个小侍女,务必要随身带好。”

    财仙王面色凝重地分发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令信。

    “周惑歧,别乱玩。”司徒守拙看到周惑歧身上闪烁出了元气光泽,一火符就砸了过去。

    “诶,别,我只是想要试验一下罢了。”那道火符没有什么杀伤力,周惑歧很轻松地就把它给扑灭了。

    “这枚令信你们几个可以催动自如,甚至铁翼鹰还有赤铁兽都可以,但是你那个侍女可是没有我教的功法,只能用作防身。”

    财仙王眼中杀气四溢:“我要玩一票大的,听好了,我们如此这般......”

    周惑歧听后眼中闪烁出了兴奋的神色,随后急急忙忙地就去跟自己的班底联系去了。

    别看他像个纨绔浪荡子一样整天在溯古山上瞎晃悠,但是他是周家内定的家主还有领军人物这一点绝对是实打实的。

    “喂喂喂,都死了没有,没死就给我都来溯古山赚钱,隐秘一点,小心一点,要是有什么东西跟着过来了我拿你们是问。”

    “就这样吧,今天回去养精蓄锐,明天去库房里面拿东西,把自己给武装到牙齿。”

    财仙王拍了拍手:“别给我省,现在不是你们给我省钱的时候,该花的时候就要大手大脚。”

    “可能,会有一些突发情况出现。”

    他走出了门外,轻轻地沐浴着漫天的月光,身体在不断地吸收着太**华的力量。

    “既然嫌我脑的事情不够大,那我这次就把山河庙堂掀一个底朝天,他们总没话说了吧。”财仙王握了握拳头。

    次日清晨,财仙王看着应召集而来的其余四位黑衣教师笑道:“大家知道我的计划是什么了吧,还请各位将你们的令牌拿出来借我一用。”

    第二兽他们从善如流地将自己的令牌交给了财仙王,他们黑衣教师都是身兼数职的人物,虽然说平时会将自己的权力下放给其他人去处理。

    但是有需要的话,收回权力,只需要一个令牌。

    “该说的事情已经跟你们说了,剩下的就是各安天命了。”财仙王笑道,“把你们拖来了这个漩涡里面真的抱歉,这几枚玉简里面都是一些较为高深的功法。”

    “足够,给你们一些极好的建议,直通古老者之上。”

    财仙王将令牌合一,合成了一块四四方方的金属,输入了自己的元气。

    “呜——”

    一道响彻云霄的声音陡然从令牌之中炸起,山河庙堂的各个地方升起了一道道红色的烟火。

    听到声音之后,众人惊愕地抬头看去,看到了一道白色的阵法将整一片区域全部笼罩了起来。

    “所有人听令,山河庙堂里面存在贩卖神仙散的人员,经供认,各个区域仍有余党,现在令所有人原地待命,敢有违抗者格杀勿论。”

    “山河庙堂的甲士们,出!”

    随着一声声连成片了的机括声响起,一队队身着着全身黑甲的军士从各个地方跑了出来,默不作声地将所有地方给围了起来。

    有几个从自己的居所里面冲出来的人本来想朝天空飞过去找财仙王问个明白,但是想了想人家最后那一句威胁的话,硬是拿不出勇气来。

    人家都说了,格杀勿论,以这位第一教师的脾气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中年男子美滋滋地抿了一口老酒:“啧啧啧,开始了啊,我这位朋友真的是一点都不怕啊,就看他有没有什么底牌了。”

    另外一个地方,一位老者抬起了头看向了远方的财仙王:“阁下,希望你能够成功吧,隐藏在山河庙堂里面的渣滓,可是不少。”

    “整军,备战!”

    财仙王摸出了一杆令旗,狠狠地一摇,其中两队甲士结成了战阵慢慢地压上了其中的两座山。

    “其余的队伍就靠你们几位了,如果有什么的话符文联系,就他们的水平,是不可能阻碍我的符文联系的。”

    “是!”

    财仙王指了指他们四个,身后的黄巾力士将自己的身体缩小了一点,踏上了黄云就跟着他们去往了相同的地方。

    他怕这些人抵挡不过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混蛋,同时,也不放心这些人的内心。

    黄巾力士随行,是为了保护他们,同样是为了提防他们!

    “第一教师,请问为何无故将我的教学用地给围起来,难道您认为我们这里有哪些贩卖神仙散的罪人么?”

    一位白衣教师飞了出来,对着财仙王行礼道:“希望您能够给我一个面子,我会自己处理的,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说过了,谁敢挡我,格杀勿论!”财仙王眼睛一瞪,“你算老几,去死!”

    财仙王整个人拉成了一道金光冲了出去,一拳捣向了男子的胸口。

    “我也不是好惹的,同为教师,难道一点面子都不留么?”

    男子脸色一怒,身后一个浑身甲胄的法相就显现了出来:“同为法相天人,今天就让我看看我们的差距在哪里!”

    法相向下一低头,甲胄全部凝聚在了男子的面前形成了一块盾牌挡住了财仙王的拳头。

    “咚。”

    一声闷响,财仙王揉了揉自己的拳头,脸上疑惑之色一闪而过,自己的力量变弱了?

    但是那个白衣教师也不好受,虽然说财仙王这一拳确实是接下来了,但是自己的法相已经有了模糊化的态势,估计再来两三下自己的法相就会破裂了。

    “果然是黑衣级别的教师,这个力量果然是不同凡响。”白衣教师脸色充满了忌惮,单凭肉体一掌,这个黑衣教师的名号就能够坐实了。

    “既然是这样,先生请进吧,相信先生也不会给我的地方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这绝对是一个光棍的人。

    财仙王暗笑一声,这个人明显也是来自于某一个门阀势力,只不过是要仗着自己的身份来和自己过过手,现在发现了明显的差距,当然就罢手了。

    “本座既往不咎,但是为了处罚,你要随军跟着我们一起走,处理一些突发情况。”

    杀一个白衣教师,事情可大可小,但是兵贵神速,既然人家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财仙王自然乐得少一点麻烦。

    他挥了挥手,身后的甲士迅速地冲了上去,无比精细地朝着各个地方搜索了起来。

    “报告第一先生,发现疑似神仙散的东西!”

    一声军情报告,直接让站在一旁的白衣教师一张脸给僵了下来。

    “是,是哪一个混账!”

    白衣教师怒不可遏,直接一个闪身冲了过去。

    一个极高的位置,能够看到更远的风景,但是一时不慎摔下去的时候,更疼!

    两个甲士架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学员走了过来,正遇上满脸杀气的白衣教师。

    “居,居然是你!”他一巴掌扇了过去,“枉我对你极其看重,甚至还亲自给你开小灶,你就这么对待自己的未来,对待自己的老师!”

    “冤枉啊,老师,这个东西并不是我的,这是有人硬塞给我的。”

    甲士经过了严格的训练,直接拿捏住了这位学员的经脉,使得他只能够张嘴大喊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来,这是一张签订了灵魂诅咒的契约书。”财仙王笑眯眯地摸出了一张纸,“只要你在这张契约书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自然会放你走。”

    “当然了,如果是有什么问题的话,死到不至于,受点罪肯定是会的。”

    财仙王看他有点犹豫,心中越发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指,凝聚力量轻轻地在他的指尖刺了一下,逼出了一滴鲜血。

    “不要,尊者救我啊!”那个学员心中一狠,狠狠地合住了自己的嘴巴。

    “该死的,他有那种微型魔导器。”白衣教师一惊,随后两根手指直接戳进了那个学员的嘴巴里,将他的满口大牙给打得粉碎。

    就在牙齿的碎片之中,一枚散发着微弱蓝光的圆形魔导器十分明显。

    “看来真的有人在到处搞事情。”财仙王冷笑,“你以为你的尊者会来救你?”

    “就你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所有人注意,只要看到有的人修为或者说气息表现虚浮的,统统给我抓起来。”

    财仙王一声大吼:“宁可错抓一万,不能放过一个人,所有甲士听令,释放军伍煞气,压制修炼者!”

    “诺!”

    一股股灰色的气流逐渐缭绕在了甲士们的周身,很快就将一座座山给笼罩了起来,原本天地之间令人感到清爽的天地灵气逐渐被一种压抑的气息给镇压了下去。

    “该死的,第一天丑你欺人太甚!”一道道怒啸声传了出来,有几道光芒破开了军伍煞气的限制朝着溯古山飞了过去。

    “你敢来坏我们的好事,我们就把你的溯古山给拆了。”

    “周惑歧,风无缺,动手!”

    “奔龙腾转万剑杀阵,起!”

    五道声音同时响彻云霄,足足有四条剑气飞龙还有一头血色的巨鹰腾空,干脆利落地将眼前的几道光芒给拍落在了地上。

    “敢有顽抗,给我杀!”

    财仙王神色一冷:“看看他们是从哪座山跑出来的,全山封闭,一位黄巾力士给我去镇压了。”

    他跺了跺脚,手中拿起了一柄浑身缭绕着火焰的长剑:“乱吧,你们越乱,本座越有办法把你们一网打尽。”

    远处又有了几道光芒破空而起,但是都是在黄巾力士的范围之内,一把重锏直接个将人家打成了碎末。

    “啧啧啧,怎么就没有哪一个人有一点兵法教养啊。”财仙王随手将长剑放在了自己的腰部位置,“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不懂么。”

    “今日,就请你们来杀我!”

    “有本事的,就过来吧,不然,我就将你们的同伴全部杀光!”

    财仙王一掌朝着远处砸了过去,目标正是先前那位尊者布置传送阵的方向!

    轰!

    一声巨响,在财仙王力量精巧地控制之下,一股股细小但是凝实的力量顺着传送阵之中的联系引爆了一个个传送阵。

    有着这种响声的地方,有的人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而其他的地方,脸色变幻的,同样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