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章:山中修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庙祝也跟我说过了,你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不然这一次也不会把他的计划给破坏了。”

    中年男子很是直白:“我们也是看中了先生这一点,这才诚心邀请先生过来和我们执行计划,哪怕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财仙王想起了当时的那一封信,开头就是“财仙王阁下”,难道这一件事情只是庙祝知道?

    亦或者是,这个中年男子特地跑来骗他的?

    “好了好了,酒也喝了,话也讲完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中年男子拍了拍自己的衣袍,“有天机封尘令在手,还加上先生如此狂暴的实力。”

    “听我一句劝,那些小渣渣,灭了也就灭了吧,你不动手,我们怎么布置呢。”中年男子大笑而去,财仙王则是在原地若有所思。

    如果中年男子不是敌方派来的话,这应该是庙祝的意思吧,他们觉得自己还是太过于“平稳”了,目前的混乱效果并不能够达到他们的预期。

    “啧,你们到底是想要本座闹到什么程度啊。”财仙王叹了口气,“本座的目标可不仅仅限于了这片阿林大陆,该有的底线还是有的。”

    他和庙祝他们一方的关系仅限于合作,更何况现在还有诸多的疑点,他怎么可能为了他么掏心掏肺。

    “先生,你们谈完了没有?”

    周惑歧冒出了脑袋:“你传给我的那个《天地开演法》好像和风无缺他们修炼的并不是一个系统啊,有些不懂的地方根本解释不清楚。”

    “嗯,我给你的那本功法并不是正统的修炼手段,这一点已经提醒过你了,这样吧,你跟我回竹楼一趟,我讲给你听。”

    财仙王摇了摇头,风无缺要是真的能够看懂这功法里面的一些关隘才真的是神了。

    “对了,叫上司徒小子,他那个侍女,应该要醒了。”财仙王掐指算了算,随后说道。

    “啧,看来司徒家的已经预定好了自己的媳妇了。”周惑歧大笑着转身而去。

    “那你呢,什么时候介绍一下你的未婚妻给我们认识认识?”财仙王眯了眯眼睛,“好歹本座也算是你的长辈吧。”

    周惑歧的身体一个踉跄,狼狈地跑了进去。

    一进到了他们的大庭院里面,他就暗道了一声“不出所料”。

    里面几个全部伸长了脖子,就快把自己的脑袋给顶在周惑歧的脸上了。

    “诶呀,有什么好藏的,领来给我们开开眼怎么样?”风无缺一脸不嫌事大地说道。

    “周惑歧,快把你的未婚妻带来让我看看,我想要学习一下那些贵族小姐的仪态风姿。”叶妖同样很兴奋。

    “说我坏话,接下里几天就等着被我的火符炸吧。”司徒守拙抱着自己的玉符冷飕飕地说道,但是脸上还残留着一丝丝红色。

    “来的时候鸟爷一定会去无人区找一点好东西来给她的,肯定不会给你掉面子。”某只铁翼鹰拍着胸膛说道。

    “带来吧带来吧......”周惑歧现在感觉到了自己的脑子里面飞的全部是这句话,都快把他给弄晕了。

    “少废话,给本少爷走,晚了耽误我修炼有你好看的!”周惑歧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切,头上都冒白烟了,还给我装,烤不熟你个白痴。”风无缺狠狠地比了一个不怎么正派的手势。

    “把他脑子烧熟了可就不好了。”司徒守拙笑呵呵地走了出去,怀中的玉符喷吐出了一道水流狠狠地浇在了周惑歧的身上。

    周惑歧在思考其他的问题,一时不查直接被水流给淋了一个透心凉。

    “混蛋,你居然用这种极寒的泉水浇我,感冒了你负责啊!”

    “一个圣者级别的肉身强者,会被这种东西弄了感冒?”司徒守拙慢腾腾地爬上了符云,“还有,你一个大男人,我负责你才怪了。”

    “本来还想载你一程,想想还是算了,自己慢慢地爬上来吧。”

    财仙王看着身前依旧处于灵魂沉睡状态的少女,轻轻地从自己的袖袍里面取出了一枚以前留下来的启灵丹,弹入了她的嘴里。

    “不要再逃避了,身不死,难不平,速速醒来。”财仙王只是淡淡地念了一句话,但是却仿佛是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直透少女的灵魂。

    司徒守拙刚刚进来,就看到了自己的侍女一脸震惊地弹了起来,吓得他还以为是出现了诈尸之类的问题。

    “来了,这是给这女娃子留下了药物。”财仙王慢慢地放下了几个白玉瓶,“上面留有了纸条,以后这一栋竹楼就留给你的侍女了。”

    “吃了药之后,还有一段调养期,你要好生照顾自己的恩人。”财仙王摸了摸司徒守拙的脑袋,“我去教周惑歧一些修炼上的诀窍了。”

    司徒守拙张了张嘴,也没有说出请自己的老师收回成命这句话,虽然相处的时间还不长,但是他已经了解了财仙王的一点脾气。

    一个说一不说二的老师,但是又能够为了他们几个细细考虑,一个护短的神经病老师。

    “老师真是霸气,这代表着一个黑衣教师身份的竹楼说拿出来就拿出来。”司徒守拙苦笑道,“算了,先看看药物到底是些什么吧。”

    “固体丹,养元丸......嗯,居然还有化顽消疾散。”司徒守拙翻了半天,最后才找到了一张小小的纸条——

    只要吃不死,就往死里吃!

    “这个......就算是想要弥补以前的根基还有身体缺陷也不能这样吃吧。”司徒守拙的眉头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开演天地,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看看周围的环境,你觉得自己处在一个什么环境里面?”财仙王问道。

    “回先生,我看到的是天地之中的东西,难道我看到的都是表面么?”

    “也差不多,你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量体悟一下最简单的天地,有一个片面的认知,太过于复杂的东西你的灵魂根本承受不起。”

    “呃,难道这本《天地开演法》还有什么奇怪的用处么?”

    财仙王瞪了周惑歧一眼:“奇怪的用处是什么玩意儿,那叫玄妙!”

    “以天地为天地,确实是这本功法的修炼之道,但是天地可不能局限于眼中的天地。”

    周惑歧眼睛一亮:“先生是说,其他的东西,也能看做一个天地用于推演?”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人心,洞天,人体,都能够被《天地开演法》所运用,当然这是到了你修炼到以后的事了。”

    财仙王抚了抚袖袍:“严格来说,无论是风无缺的《三奇论》还是叶妖那小家伙的《木煞三生一气诀》,都没有你这本功法包容性大。”

    “你的天分很好,就算是你不怎么承认我是你的老师,但是我可不忍心这么一个好苗子就坏在了我的手里。”财仙王笑呵呵地说道。

    他们这些站在了顶峰的道祖尊者们,那个不是为了大劫做准备,为了人族的未来寻找新鲜血液的,各个都是分神无量到诸天万界寻找中坚力量。

    在这一点上财仙王敢拍着胸脯说他绝对是那个最能够看得透的人。

    “当时的无缺小子对于我的行事方式有点疑惑,我同样传授给了他无上大法,我不求你们什么,我只是想要推动你们的成长与崛起。”

    周惑歧眉头一挑,不知道听进去多少:“听先生这个意思,只要我真心诚意地认你为师,还有更多的好处?”

    不等财仙王接话,他很是干脆地对着财仙王行了一个弟子礼:“老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滚蛋,今天给你的好处已经够多了。”财仙王笑骂道,“那枚紫火龙心果记得千万不要一次就吃完了,小心撑死你。”

    “是是是,本少爷溜了。”

    周惑歧十分光棍地跳了起来,打了一个响指就朝着他们居住的方向飞了下去。

    “哼,混账小子,性子跳脱,难成大气。”财仙王冷哼一声,“赤铁,你过来。”

    正在自己的洞穴里面舒舒服服地啃着一条魔兽后腿的赤铁兽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四蹄飞奔朝着财仙王的身边赶去。

    这一段时间里面,铁翼鹰对它进行了全方位的“虐待”,然后在财仙王的授意之下,将自己的功法传给了它,自身的修为很是见长。

    但是财仙王看见了赤铁兽厚实的皮毛下面因为奔跑而晃荡的一层肥油之后,狠狠地吐了一口气。

    “看来还是操练少了,居然这么胖了。”

    赤铁兽狰狞的大脸凑了过去亲昵地拱了拱财仙王的肩膀,就差吐舌头向财仙王卖萌装可爱了。

    一开始它确实是怕死了财仙王,但是后来铁翼鹰传了它功法之后,灵智渐开的它也明白了它从这位大佬那里得到了什么。

    “真的像是一个驯兽师了。”财仙王翻身骑上了赤铁兽,“走吧,我们出去逛逛,前面开路!”

    赤铁兽低吼了一声,四蹄轻快地朝着山下跑去。

    财仙王坐在了它宽阔的背上,任由自己的身体左右摇晃,很是有一番韵味。

    周围的魔兽都不敢过来打一个照面,本来在财仙王他们没来之前,赤铁兽就是这一片区域的兽王,谁吃了撑的敢过来找死。

    “出来吧你们,老实一点,破坏了这些后生晚辈的秘密幽会就不好了。”财仙王突然说道。

    “果然瞒不过第一先生。”阴影之中走出了几个人影,“不过那些孩子违反了我们山河庙堂的规矩,先生不管管么?”

    “本座办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个渣滓说三道四的。”

    不用财仙王出手,赤铁兽心领神会地一声闷吼,一股凶暴强悍的气势直接狠狠地将面前的几个人压倒在了地上。

    “而且庙祝不在,山河庙堂里面我说了算,你们顶多是本座手下的一条野狗罢了,还是那种会咬主人的畜生。”

    周围的魔兽在赤铁兽的召唤之下逐渐包拢了过来,有几头生性残暴一点的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几个人当作夜宵给饱餐一顿。

    兽王自己不敢惹,但是欺负一下弱小还是可以的嘛。

    “第一先生,我们的身份高贵,不是你一个小小的老师能够对抗的,就算是你有极强的实力,这片大陆上有的是......”一个人哆哆嗦嗦地说道。

    “不就是古老者之上的境界么?”财仙王冷眼打断了他们的威胁,“那个谁,给我去咬下一条胳膊,要见血!”

    一条铁头龙蜥蜴欢天喜地地爬了过去,恶狠狠地将男子的一条手臂给撕了下来。

    财仙王很熟练地打出了一道隔音符。

    等到男子的眼睛逐渐暗淡了下去,财仙王这才将隔音符的范围扩大,并且将中间的部位空了出来,他还有问题想要问一问呢。

    之所以还保留着隔音符的力量,是因为谁知道这个男子会不会只是虚晃一招,其实是等着财仙王放松了警惕的时候突然闹事。

    “啧,一看你们几个就是那种油水极多的货色。”财仙王看了看其余几个身材滚圆的胖子,拍了拍赤铁兽的肚皮。

    “看见没有,别学他们这种货色,唯一的用处就只有拿去烧火。”

    赤铁兽一脸认真地记了下来,下定决心回去减肥,它的大好未来就在前方,可不变成烧火的材料。

    “说吧,到底是谁想要你们来给本座添堵的。”财仙王拿出了天机封尘令晃了晃,“就算你们是东部帝国的皇室成员,我也有权利对你们动手,要不要试试?”

    “是,是周家。”

    男子咬了咬牙,说出了一个令财仙王稍微惊讶的消息。

    “周家,周惑歧?”

    “没错,我们被下了诅咒,能够透露他们的家族名字已经是极限了,还请第一先生放过我们吧,以后我们一定以您马首是瞻!”

    “逗我玩呢?”财仙王冷笑,随后一掌将他们几个拍成了死人。

    “拼尽了全力就能够说出背后主使者的名字了,还被下了诅咒?”

    “你当我是你的十八代祖宗么,居然对我那么好,舍己为人,嗯?”

    “就你们这些渣滓,死了也是活该。”财仙王拍了一下赤铁兽的大脑袋,“叫你的这些同类不准吃这些人肉,我有大用处。”

    赤铁兽点了点头,随后一脸不屑地看着自己的同类那种馋涎欲滴的模样。

    这几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还是有修为摆在了那里,一身的血肉蕴含的“营养”对于这些野生的魔兽来说还是很诱人的。

    哼,看看你们,我都已经......哼哼哼。

    赤铁兽高傲地一仰脑袋,驮着财仙王朝着山河庙堂的边缘走去。

    “第五教师,你的上司来了,还不出来?”财仙王传音入密,淡淡地说道。

    前一届的第五教师忙不迭地跑了出来:“原来是第一先生光临寒舍,快快请进。”

    “进去就不用了,我就来给你带一句话的,希望你能够听得进去,然后明哲保身,不然到时候就算是你和我并肩作战过,我也不会放过你。”

    财仙王眯起了眼睛:“我要杀人,你们前几届,识相的,给我坦白从宽,我可以既往不咎,给你们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如果还是想要负隅顽抗的话,那么抱歉了,就算是把你们剩下的人全部杀光,就算是东部大陆未来的天才出现了断层状态,我也是不会理会的。”

    第五教师目瞪口呆,他这次总算是见识到了这位第一天丑的“飞扬跋扈”,和他在极北之地还有霜重城里面表现出来的根本不是一个人好吧!

    “先生,您这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有人惹了你吗,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特意过来提醒我?”

    财仙王嗤笑一声:“是啊,有人惹了本座。”

    “提醒你,是看在你人不错,还有救。”

    “这件事情,可不是杀个把人能够解决的。”

    “我只是为了清净一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