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九章:秘宝到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眼中的那一丝红光越来越强盛,逐渐发展到了浓郁近黑的地步之后又奇怪地和瞳孔转化为了同一个颜色,消失不见。

    “嗯,看来是造下的杀孽有点多了。”财仙王用法眼观看了一下自己的周身,发现了一大堆蛮魔的灵魂还有各种怨念缠绕在了他的身上难以消散。

    “不管了,应该不是什么大事,等回去后慢慢解决。”财仙王甩了甩手,和周惑歧一起进入了山谷的内部。

    一路走过来,入眼的全部都是肉酱,但是现在周惑歧现在也能够接受这种情况了,甚至还挠有兴趣地在肉酱里面挑挑拣拣,试图找出一些还有价值的东西。

    “别找了,里面的东西再怎么有价值,再怎么坚硬都被我一掌拍碎了。”财仙王目不斜视地朝前走去。

    “一个破烂的部落,能有什么好东西。”

    财仙王摇了摇头:“如果硬是要说有的话,估计就是供奉那个香火神灵的祭祀堂了吧。”

    他手掌向前伸了出去,轻轻地一握,顺着感应将远处的祭祀堂的碎片吸了过来。

    混天迷神符发出了淡淡的黄红色光芒,将碎片里的一些信仰之力通通吸了进去,黄色的符体都变得亮了几分。

    “先生啊,你这混天迷神符,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凝结啊?”周惑歧啧啧称奇,“要是我把这玩意儿送给那个死老头子,说不准又是一笔大大的进账。”

    “这个免谈。”

    财仙王站在了山谷的外面,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封禁气息。

    “飘忽乱法禁制,果然是我布下的后手。”他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希望里面的东西不要让我失望啊。”

    财仙王法眼运起,手掌朝着禁制的中心按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过后,山谷之内猛地爆发出了一阵汹涌无比的寒风浪潮涌向了财仙王。

    周惑歧在后面死死地抓住了财仙王衣袍的一角,另外一只手拔出了长剑,插入了地面,硬撑着自己不被狂风给吹跑了。

    “别怕别怕,只是因为里面的通路被堵住了而已,现在只是疏通后的一点后遗症,马上就好了。”

    一切就像财仙王所说的那样,寒风的力度逐渐地小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真容——一座珍宝组成的大山!

    “千年芝、万年参,深海蓝玉......”周惑歧一脸呆滞地念着这些珍宝的名号,感觉自己的脑子快不够用了。

    原来自己的家族能够猜测出这种“疑似神物”的气息,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不是神物,但是在价值上已经差不多了!

    “嗯,原来是当时的宝库之一,但好像只对周惑歧他们有用啊。”财仙王摇了摇头,显然是想起了当时布置的意思。

    他当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怕自己被那个老头子打成了残废一般,所以在布置后手的时候提前准备了大量的灵药以及各种有用的金属。

    如果是他从第七界调集物资的话,很可能就会让自己的对手有大把的机会逃出去,他不能够冒这个险。

    财仙王袖口一张,庞大的吸力将这一座珍宝大山给吸进了袖口里面。

    “我知道了!”

    周惑歧突然大叫了一声:“先生,你是不是将一个洞天给凝缩到了自己的袖口里面,你,你的这种技术已经领先了东部帝国几倍了!”

    “不是迷你洞天,只是原理差不多而已。”

    比你们的什么迷你洞天要高级多了。

    这句话在财仙王的心里狠狠地嘲笑了一万次,那种量产型的迷你洞天居然还要提前充能才能够使用,这多费力啊。

    “那算了,不纠结这个问题,这么多钱是不是要分我一点。”周惑歧眯着眼睛说道,“好歹也是我们家族探查出来的地方,给点辛苦费吧先生。”

    “你确定?”

    财仙王凝结出了一段花花绿绿的肠子冷冷地盯着周惑歧说道。

    “不了不了,我老老实实地待着,先生你开心就好。”一看到肠子,周惑歧就想到了当时那个奇怪的气体,胃部又抽搐了起来。

    算你识相。

    他抛出了一枚紫火龙心果扔给了周惑歧:“这就是给你的辛苦费,不用找了。”

    一座珍宝山花了财仙王半柱香的时间收集完毕,出来的时候他顺便将整一座山谷给全部弄塌,消除了那种神秘的气机。

    “差不多回去了吧。”财仙王看着远处急速冲过来的香火神灵们的分身,“现在开始逃命吧。”

    最后一句话是说给他们听的!

    财仙王再次打出了一窍清风,这次就没有像上次那么温柔了,一窍清风的“纯净”的特性将周围的寒风包裹了起来,然后化作了一片缠绕着金色道纹的风暴席卷而去。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以财仙王这个层次发出来的攻击都是能够直接蔓延到主体上面的,这些有胆子来试水,或者说被蛊惑过来当炮灰的倒霉蛋们自然就遭灾了。

    “溜了溜了。”

    财仙王笑了笑,一把抓出了周惑歧,几个闪身的时间内就冲出了极北之地,朝着山河庙堂的方向返回。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归功于东部大陆发达到了极点的基础设施,财仙王的“光辉事迹”差不多已经传到了整个东陆的大城市里面。

    强横无比的力量,高大神秘的七尊黄金巨人等等,都在刺激着一些大势力的神经。

    再加上谈判的结果也差不多出来了,在东部帝国的默许之下,整一个谈判的过程都被公开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以“第一天丑”为目标而努力。

    世人,第一次知道了这个名字。

    “啧,看来我这个朋友闹出了不少事情啊。”中年男子笑道,“老白啊,准备一下,我们去溯古山,找这个神经病喝酒。”

    老者摇了摇头,但也没有阻止,转身就去安排车马去了。

    所以说,风无缺现在扣着催动阵法的令信,满脸警惕地看着远道而来的主仆两人。

    “诶,小哥,要我跟你说几次你才会懂啊,我们真不是来找茬的,你就让我们进去怎么样?”中年人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不是找茬的,不然的话这个阵法早就有反应了。”风无缺冷笑道,“没有发现溯古山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变化么?”

    老者突然开口:“草木比我们来的时候更加的茂盛了,你们做了什么?”

    “你应该问问,那些人做了什么。”司徒守拙抱着一块巨大的灰色玉符,“不怕死的愣头青杀了一茬又一茬还是杀不完,不得不说东陆的强者数量真是多。”

    这个感触是风无缺告诉他们的,以“曾经跟随先生游历四方”这个理由做了一个小小的对比,彻底地让司徒守拙记住了这种令人心惊的差距。

    叶妖捂着嘴笑道:“所以呢,敢来溯古山找麻烦的,按照师尊的意思,全部都拿去回归天地了,反正我也知道一些秘法,能够让树木们快速地吸收营养。”

    “小家伙,你这句话就差说自己的会一些邪术了。”中年男子眼神一凝,语气加重了几分:“你家先生没有教过你么,这种东西是不能够外露的。”

    “有什么关系呢,先生可没有你们这么老土。”风无缺移了移位置,挡在了叶妖的前面:“有些人自诩正道,那怎么没有本事去把神仙散给摆平了呢。”

    “啧,或许还在里面获益了呢,怎么可能舍得去把那玩意儿摆平了。”司徒守拙阴恻恻地补刀。

    “你们这帮小鬼,怎么可能知道东部大陆的安排和......”老者走上前一步反驳道。

    “再多嘴一句,就算你是我这朋友的手下,我也送你去当肥料你信不信。”

    一道杀气四溢的声音响了起来。

    风无缺等人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他更是随手一抹,通过令信解除了阵法,敞开大门欢迎先生回家。

    “诶呀,朋友,哪来那么大火气呢,我不就是想要和你的这几个晚生后辈谈一谈,何必舞刀弄枪的。”

    中年男子看着财仙王一脸戒备的样子苦笑了起来:“呐,兄弟我这次来,可是把家里埋在土里的几坛好酒全给带来了,就等着给兄弟你庆功呢。”

    “谁是你兄弟啊,我们很熟么?”财仙王挥手打断了他接着说的欲望,“你怎么还没被砍头,到时候这酒留给你自己喝吧。”

    “诶呀呀,这不没被发现么,怕什么。”男子笑嘻嘻地跟在了财仙王的后面,走进了溯古山里面。

    “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就是来给你庆功的。”他翻手拿出了几个坛子随手就扔在了财仙王前方的草地上面。

    “老白啊,下酒菜呢?”

    老者默不作声地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碟碟制作精巧的美食,通过元气的操控整整齐齐地放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财仙王示意风无缺他们几个该干嘛干嘛去,自己则是拿起了一个坛子揭开了封口,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又抓起了几粒花生米扔进了嘴里。

    中年男子十分期待地看着财仙王:“怎么样怎么样,酒我就不说了,这花生米的浇灌可都是用了沾染过灵气的泉水以及各种灵物的边角料当做肥料培养的,味道不错吧。”

    “嗯,没毒。”

    短短的三个字让财仙王对面的主仆俩很想打这个神经病一顿。

    “哼,毒死你个混蛋,老子为什么要哪那么多的好菜,真是媚眼抛给了瞎子。”中年男子同样揭开了一个坛子的封口喝了两口酒。

    “好菜么,确实不错。”财仙王用玉筷夹起了一块清脆爽口的竹笋嚼了两口,“你来干什么,难道要和我一起锤爆那些卖神仙散的?”

    “滚。”

    中年男子报仇绝对不隔夜,直接找回了言语间的便宜。

    “老子还想多活两年了,才不跟着你去搞这么可怕的事情。”他夹起了一筷子炸好的猪皮咔嚓咔嚓地嚼着,“谁想和你去送死,我们很熟么。”

    “哼,看刚才你那做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多年老友呢。”财仙王冷笑着指了指外面,“你就不怕外面的人来找你的麻烦?”

    “我这溯古山,估计无时无刻都被人在外面监视着吧。”

    “没事,老白也跟你们这些教师一样,同样是法相天人级别的天才级高手,而且法相的能力就是隐藏,有他在,那些渣滓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老者的眼角跳了跳。

    眼观六路的财仙王看到这一幕反而放心了一点,老者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丝错愕的痕迹,代表着他也没有想到中年男子会把自己的法相能力说出去。

    就像是你遇到了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你会把自己在哪个钱庄存了多少钱提取口令是什么告诉他么。

    偏偏中年男子就这么做了。

    老者的错愕无疑就是一记定心丸,财仙王能够肯定中年男子身边的法相天人数量绝对没有能够随便告诉外人一个法相能力的地步。

    “那我怎么办,我可是怕他们参我一本,就说我不思进取,整天就是在搞这些奇怪的东西。”

    中年男子打了个哈哈:“你会怕这些么,怕了你就不是我认识的朋友了啊。”

    “你调查我?”

    财仙王一句话是整个场面冰冷了下来,他甚至能够感应到老者身上逐渐集中起来的元气,显然整个人的实力已经到了蓄势待发的地步了。

    “这可不算是调查啊,天丑先生。”中年男子笑了笑,“你大概也知道了我的身份不简单,你现在的事迹都已经传遍了整个东部大陆了,我不知道才怪了。”

    “这样么,但是还是不能解释你刚才的那句话,我们就见过两次而已,你能猜到那么多?”财仙王眯着眼睛,“不要告诉我你去找什么江湖上的‘铁口直断’之类的玩意儿算出来的。”

    “好吧好吧,其实我跟庙祝是一伙的,所以才会知道这些东西,行了吧。”

    中年男子翻了个白眼:“真是翻脸不认人的货色,你手上的那道天机封尘令还是我们一群人求爷爷告奶奶才帮你拿到手的。”

    “反正到了现在,你大概也知道了庙祝在打什么算盘了吧。”

    “差不多猜到了。”财仙王点点头,“以山河庙堂为跳板,为我铺平去往东部帝国权力顶层的道路。”

    庙祝处心积虑地让财仙王东跑西跑把这两件事情给解决了,多多少少有一些想要顺藤摸瓜解决一些不安定因素的意思在里面,但是更多的意图却是财仙王说的这个。

    世人都知道山河庙堂是能够让学生镀金的地方,但何尝不是一些出身并不怎么好的老师跻身上层社会的捷径之一呢。

    财仙王的位置就处在了这么一个尴尬的地方,论实力来说他绝对能够打爆东陆九成九的势力,但是他的出身就是一个“黑户”。

    一个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身份信息的超级黑户。

    出于此等考虑,庙祝这才决定让财仙王去忙这些看起来琐碎但是很容易在当地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

    通过了两个不同的地方,两件不尽相同但是影响力都很大的事情,再加上自己派一点人在后面推波助澜一下,结果就很明显了。

    一个实力强大,一心为了东陆的山河庙堂特招黑衣教师——“第一天丑”,这个形象就能够逐渐地深入民众的心里。

    换而言之,庙祝的做法是在为了财仙王拉一波粉丝。

    “很不错的做法,但是你不会觉得我去当个官什么的会把朝堂上的人全部给一刀宰了了事么?”

    老者的脸色微微一滞,以这位表现出来的模样,貌似,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