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八章:天丑之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

    城门外面的人们自然能够看到,也能够感受得出那三行字所带有的含义,再加上财仙王那道堪称惊天动地的攻击。

    在场的人都感到了热血沸腾!

    “这位先生,请问您叫什么名字,你是我们霜重城的恩人,请留下你的名字。”有人喊道。

    “我的名字,这是次要的。”财仙王问道,“诸位,可否由我代劳,送诸位英灵一程?”

    “如果第一先生没有资格,那谁有资格呢。”第五教师轻声笑道,“我没意见。”

    “善。”

    “一切就拜托先生了。”

    类似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财仙王暗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些人想要自己来的话,说不准庙祝这一次的计划就要全部泡汤了。

    “黄巾力士,显。”

    为了不“抢镜头”,或者说是不想打扰这些人缅怀英烈的过程,他在离霜重城很远的时候就已经给黄巾力士打下了一层障眼法。

    顶天立地的七尊黄金巨人矗立在了城门外不远处,隐隐将英灵台给围在了正中央。

    “起!”

    财仙王双手刻画道纹,然后往上一抬手,黄巾力士们手持重锏竖在了自己的胸前,刚毅英武的面孔上面闪烁着道纹的光泽。

    “王前塞外边城近,

    修持甲兵别故乡。

    凄寒刮骨身魂碎,

    待有归日浊酒笑。”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

    包括周惑歧他们在内,所有人都唱起了这首战歌,为英烈们送行。

    战死沙场,当以军伍之歌为战神送行,愿武道昌隆!

    “真阳火,出!”

    黄巾力士们双眼之中喷出了两道火线,耀眼至极的真阳火焰聚集到了英灵台上面,瞬间将那一万个小盒子给烧成了灰烬。

    恍惚之间,霜重城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之中道道虚幻的样貌,更有甚者激动地再次落泪,他们看到了他们恩人的面孔。

    恩人们,在笑。

    “你们,都是这么决定的么?”财仙王叹了口气。

    那些人看到的并非是假象,他们看到的是在此地凝而不散的英灵之愿,除了那一万名甲士,无数倒在了霜重城的将士们的意志都聚集了过来。

    “那,去吧,你们,都是我人族的好儿郎!”

    财仙王屈指打出了一道灿烂至极的金色光柱,瞬间淹没了英灵们,消泯了他们身上淡淡的阴气,为他们重塑了一道身躯。

    英灵们在灵魂层次长啸出声,纷纷投入了那道石碑之中。

    石碑大放光明,仿佛活过来一般,石碑之下的岩浆之海跳动得更加剧烈了起来。

    这是英灵们的意志,就算身死,他们还是要继续守护边疆,守护他们的亲人,守护他们的大陆!

    “给你们找一点小麻烦。”财仙王突然冷笑起来,随后一道符文打了过去。

    “本座......忝为守护者,今向天祈求一枚神灵法篆,望恩赐!”

    天空中一道雷霆炸响,一枚灰黑色泽的符文落到了石碑里面。

    极北之地的香火神灵纷纷怒吼起来,除了被剥夺了人族气运,他们现在又感受到了一道厚重的气息在镇压极北之地的气运,使它们修行的速度又慢了一截。

    财仙王求天封神,为石碑求到了一道极为简单的神位,只要有着神位在身,英灵们的意志也会得到逐步的加强,但是财仙王最终的目的却是很简单。

    以石碑为中转,调动东陆的气运,压制极北之地气运!

    区区一小块地方,怎么可能和强盛的东陆相比,就算是能够调动的气运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但也足够给那些东西造成麻烦了。

    英灵台上,真阳火还在继续灼烧,旁边的众人都低着头,默默地缅怀着过去的英烈,过去的战友。

    痛古,但是不能伤今,要做的,是为了强盛今朝!

    “礼成!”

    七尊黄巾力士大喝一声,手持重锏朝上一抬,天空之中响起了阵阵雷音,一道道香风混杂着滴滴甘露降了下来。

    天空中的云彩也被黄巾力士用重锏打出的气劲给震碎了,灿烂的阳光照射进来,打在了众人的脸上。

    一道道香风裹着英灵台上的灰烬慢慢地洒落在了霜重城的四周,滴滴甘露融入了骨灰之中,慢慢地与大地相融。

    周惑歧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传讯玉佩,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特地将家里面那几户人家给请了过来,让他们参加了这一次的缅怀。

    此情此景,他真的不愿意去提,也真的不想去说那句话。

    “战友之间不抛弃,不放弃,他们是一体的,我怎么能做出那种事呢。”

    还好那些人也明白了是什么情况,或许对于他们来说,亲人的骸骨不能归乡,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但是他们是亲人,他们尊重他们的决定!

    我来到此地,也将埋骨于此,何须裹尸还乡!

    “先生,还请告诉我们你的名字!”

    旧事重提,财仙王闭了闭眼睛,随后说道:“本座之名——天丑。”

    财仙王将黄巾力士收进了帕子之中,向着远处走去,每走出一步,身躯就虚幻一分,直到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周惑歧也默不作声地消失在了队伍之中,他们家族来的人自有人会去接应,正事已经办完了,现在应该处理的是就是他们的私事了。

    寻找神物!

    “来了,可曾觉得本座太过于冲动?”财仙王问道。

    “我不觉得。”周惑歧耸了耸肩,“本少爷会高兴,因为这让我看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第一先生,平常的先生就像是一个木讷的神经病。”

    “这样么。”财仙王轻笑,“那你可是要为我保密啊,毕竟风无缺他们也没见过我动用这么大的力量,我怕那几个小混蛋到时候就去欺男霸女了。”

    “行啊,这一叠符咒我就不还先生了。”周惑歧笑嘻嘻地在前面指路,“一直朝着这个方向,我们就可以抵达家族探查的那个地方了。”

    “到时候就是先生您发挥的时候了。”周惑歧好奇地问道,“先生,你那一招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怎么感觉那一招的力量不太强大,但是爆发的力量却堪比一个远超古老者级的法师爆发的超级道法。”

    “你学不来的,并不是不教你,能够使用这种力量的人还是有的,只是他们可能没有更高深的法门罢了。”

    财仙王摇头:“你老老实实地修炼我给你的那一本功法吧,什么时候能够做到身体能够同时容纳多种元素的时候,我再教你其他的。”

    “同时容纳各种元素?”周惑歧一愣,“这个我已经能够做到了啊。”

    他一说完双手轻轻地抬了一下,顿时各种元素的光芒在自己的身上闪烁。

    周惑歧随后一道烟花炸到了天空中,盛开了一道绚烂的红蓝二色的花朵,代表着他能够将水火的力量同时应用并且融会贯通。

    管中窥豹,财仙王捂着脑袋轻叹了一声,周惑歧的天赋真的是太高了,特别在他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没有多少大能注意到他,一切按照他的天赋发展提升,能够让他周围的同龄人绝望致死。

    “好,很好,那么接下来我给你的这个功法,你可要好好收着,千万不要拿出去被人看到了。”

    财仙王面色凝重地递出了一枚玉简:“就算是你家族的任何人,都不能看!”

    “放心了,先生,这点把握我还是能够拿捏得住的。”周惑歧轻松地接过了玉简,“那些是家里面花钱得来的,但是这个就是我的私有物了。”

    “不错,这卷功法就算是你的私有物了。”财仙王笑道,“我根据你的身体特殊性更改了一些东西,都是有益于你的部分,其他人修炼了只会疯掉。”

    “哇哦,量身定制么?”周惑歧拿着玉简左看右看,“这个后续的功法叫什么来着?”

    “《天地开演法》。”

    “也不算是什么正统的功法,但却是最适合你不过的。”财仙王淡然,“你的情况特殊,那么就特事特办,要不是遇到我,你估计一辈子也不能修炼到更高层次。”

    “更高层次,比古老者还要高么?”周惑歧皱了皱眉头,“貌似这一个境界在近年来根本没有传闻吧。”

    “有啊,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财仙王笑得很阴险,“你们的家族传承有几千年么?”

    周惑歧一惊,已经明白了财仙王在暗示着什么。

    他们家族当然没有传承了几千年那么恐怖,但是阿林大陆上面可是有着这种势力存在。

    例如,西方的璀璨教堂!

    这种几乎是和诸神时代一同传承下来并且强盛至今的地方,要是说找不到什么方法是能够突破到古老者之上的,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

    在神灵消失的那一段时间里面,不是没有古书记载出现了一些人力根本无法解决的东西,那么这些灾难是如何度过的呢?

    就算是有神灵现世解决了世间的灾难,那总不可能每一次都是神灵出手来解决那些灾难吧。

    什么时候神灵变得那么廉价了?

    所以综合来看,那些传承久远的宗教势力里面,一定有着超越古老者这个级别的存在。

    “原来是这样么,那有些事件就可以说得通了。”周惑歧狠狠地吐了一口气,“看来是因为我的实力太低了,这方面的消息家族并没有对我开放。”

    “当年边疆的升仙散事件,派过去的人之中除了一支古老者组成的豪华小队,肯定有着超越那个级别的存在!”

    “这样一来,那先生您要面对的东西那不就是更为可怕了么?”周惑歧突然想到这一点,“到时候他们估计也会想到对付黄巾力士的方法吧。”

    “我可没说过我怕他们,只是提前把这种事情告诉你罢了。”财仙王耸了耸肩,“古老者朝上的境界,或许对于一般的修炼者而言会很神秘。”

    “但是对于一些传承已久的大势力或者新晋豪门,已经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了。”

    “提前给你打一个预防针,不然到时候你怎么死了都不知道,最后还要我去给你收尸。”

    “不会的,本少爷天纵奇才外加处事圆滑,怎么可能会和那些大佬硬来。”周惑歧指着前面说道,“差不多就是前面这个山谷了,呃,好像有点变化。”

    面前的山谷入口之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部落就这么堵在了他们目标的前方,看着这个样子也不像是刚刚才搬过来的。

    “啧,难道这帮蠢材里面有那种先天对这种事情敏感的存在?”周惑歧感觉自己有点头痛,“就这么点时间,这里居然就给我聚集了一个部落?”

    “应该不是什么先天对某些东西敏感的蛮魔。”

    财仙王心里有自己的猜测,那就是有香火神灵在后面做推手!

    后天的神灵由于各种原因现世,多多少少都会沾上一点天道气息的感应,使得它们对某些东西的存在很是敏感,比如说一些能够让他们晋升的契机。

    不过这样也让财仙王略微放下心来,这样的话应该就能够确定一件事情了,这个地方有他留下来的后手的可能性正在暴涨。

    “不过呢,蛮魔这种东西,还是不用存在了比较好。”财仙王法眼看过去之后,确定了这一个部落里面全部都是蛮魔之后,语气陡然一变。

    “都去肥土吧。”

    话音刚落,财仙王一掌拍出,强横无比的力量直接在空中凝聚了一个白色气流组成的巨掌砸了下去。

    另外一只手则是打出了道纹,凝聚了周边的寒冰之气在那个部落的整一片区域竖起了一道道薄薄的但又坚不可摧的冰墙,挡住了他们逃跑的退路。

    “人类,你敢把我的信徒都杀了!”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浑身裹着一条条花花绿绿的肠子莫名气体冲了出来,狠狠地冲向了财仙王。

    周围的空气被它搅动,那些肠子被风吹得到处摇晃,一股股淡淡的血腥味凝而不散,却又牢牢地将这一片天空给封锁了起来。

    “真是恶心的玩意儿。”财仙王看了一眼大闹处于当机状态的周惑歧,“看见没有,这个世界还是有着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在等着你,世界是危险的。”

    财仙王的袖袍一挥,早就准备好的一窍清风直接冲了出来,上面缭绕着点点金色的道纹,轻轻地穿过了那个神灵的身体。

    明明是和其他地方一个性质的清风,刮过了它的身体之后却犹如被千斤重锤打在了普通人身上一般,直接炸成了最为细微的粒子。

    “果然哪个地方的神灵都逃不过这一招。”财仙王将一窍清风收了回来,抹去了上面的那些金色道纹,顺便将周围的血腥味一把真阳火给烧没了。

    “小子,别脸色发白了,再这样你信不信我把那些肠子给重新凝聚回来让你吃下去。”财仙王看了一眼周惑歧,无奈地说道。

    “看你平时杀人打架的时候也不含糊嘛,怎么看到这种玩意儿就犯恶心了呢。”

    “这不一样好吗,我杀的是人,是魔兽,不是这种玩意儿。”周惑歧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就像我平时吃的是牛类魔兽最嫩的那一部分,这次我吃的就是排泄物!”

    “这怎么能够算作一码事啊先生!”

    财仙王没有理周惑歧,他看着自己打出去的气劲就像是盖上了锅炉的盖子一般砸了下去,一掌将那一个部落的蛮魔全部给打成了肉酱,眼中闪过了一丝满意的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