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七章:震慑极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经久不散的吼声响彻了这一片天地,财仙王背负着双手,冷眼看着不远处已经被血泊染红了的大片区域,心中的怒火还是没有完全消散。

    “如果给本座十万兵马,区区一个极北之地算得了什么。”财仙王冷哼一声,落到了地面上,去和众人汇合。

    此时在周惑歧的带领之下,另外一部分人也是来到了财仙王他们的接应地点,无论是谁,第一时间都是仰头看向了那七尊黄金巨人,眼中闪烁着敬畏之色。

    “第一教师,原来传闻是真的。”第五教师叹道,这种顶天立地的存在每看一次都会让人心生豪迈,然后就是恨不得占为己有。

    其他的人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财仙王彪悍的战绩不只是在山河庙堂里面流传,那些被怂恿而来的人或者说是其他家族里面的手下都死在了他手上不少。

    一个实力极其强大的神经病,这个神经病还有着天机封尘令!

    无论是哪一点都让他们面对财仙王的时候感受到了深深的敬畏,等到他的眼睛扫视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

    “任务完成,我们回去吧。”财仙王叹了口气,“庙祝也是,把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交给我来办,这次肯定要大出血了。”

    “区区十万两黄金,怎么可能让我出手呢,起码得翻十倍。”财仙王搓了搓手,“第五教师,如果庙祝的钱不够了,我就来找你的麻烦,你们得用自己的工资给我垫付了。”

    “是是是,绝对听从先生的安排。”第五教师苦笑,这一百万两黄金说不准庙祝还真的会用这种方法给解决了。

    “所有人,启程,目标,边防城霜重。”财仙王又打出了数量可观的符文,“哪里有等着你们的人,那里,有属于你们的荣耀!”

    “属于你们兄弟的,一定不要忘记;该履行的托付,一定要遵守自己的诺言,愿东陆长盛不衰!”

    “东陆,威武!”

    伴随着高呼声,队伍开拔,整齐划一的队伍朝着极北之地的出口行去。

    财仙王落到了最后面,转过身来,指了指天空,然后比了一个危险的割喉的手势,大笑着踏上了云光,带着周惑歧就飞上了半空中,监察着周围的环境。

    在他们的背后,一个个身形怪异的香火神灵显出了自己的样子,形态各异的脸部逐渐露出了一种怨毒的表情。

    他们能够认得出来,财仙王就是那个剥夺了极北之地人类气运的人,是他们的必杀目标,但是现在的他们却不敢上去杀了财仙王。

    它们之中有着不同的族群,并不是铁板一块的存在,再加上极北之地这种奇葩地方的“古老民风”,他们能放心自己的“同伴”才怪了。

    “人类的世界不是有一种叫做悬赏追杀的东西么,我们就用这个。”一位香火神灵怒吼,“有些人类不是想要极北之地的特产么,去和他们谈!”

    “谁能够将这个混蛋给杀了,我们就给他所需要的东西,命令我们的信徒,让那些从外面逃进来的人去想办法。”

    “他夺走了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也不能让他好过!”

    周惑歧看了一眼下面有序行军的队伍,满脸的无聊之色。

    “先生,你说里面那些有着小想法的人怎么就不敢动手呢,难道是怕了不成?”

    他掏出了财仙王给他的一叠符纸给自己扇了满脸冷风:“我还指望着他们出来闹一闹给我解解闷,这一下就被你的黄巾力士给吓成了缩头乌龟。”

    没有人是蠢货,就算是那些人有自己的小想法,但是被财仙王那七尊巨人一“恐吓”,敢出来闹腾的不是傻子就是蠢材。

    “就看看他们真的是不是那么愚蠢了。”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庙祝的主意之一就是想把这些人揪出来一部分,然后他那边顺藤摸瓜地杀过去。”

    “总的来说,庙祝就是在清理一些不安分因素咯?”

    周惑歧叹了口气:“清理了也好,省的一天家里面就是人心惶惶的,搞得本少爷连饭都吃不好,觉也睡不好。”

    “啧啧啧,你这个单身的人就不用说那么多了,这不是借口。”财仙王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啧啧啧。”

    强忍着一刀劈上去的冲动,周惑歧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这不对吧先生,我怎么觉得庙祝是把一个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请进了山河庙堂里啊!”

    “谁知道呢,或许你们的庙祝觉得他有着能够制衡我的办法吧。”财仙王耸了耸肩,很直接地承认了自己就是那个最大的变数。

    “哼,我告诉你啊,本少爷可是有婚约在身的,这才不搞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周惑歧突然得意地说道,“那小姑娘本少爷可是见过了,漂亮得很呢。”

    “唉,一个大家族的少爷,就算是有婚约在身,居然不敢出去乱搞,你们又没有结婚,只能说是你们家族的实力不如人家,还是说。”

    财仙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天生就是一个妻管严的性格?”

    “我!”

    周惑歧很想反驳一下财仙王的话,但是他突然悲哀地发现财仙王说的挺有道理的。

    如果他硬是要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妻管严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了——自己天生无能!

    “怎么样,姜还是老的辣吧。”财仙王笑道,“老老实实的也好,你看风无缺那小子,再长大一点,说不准天天出去浪。”

    “是啊,说不准再过不久溯古山下就有一帮年轻的女子抱着嗷嗷待哺的婴儿来认父亲了。”周惑歧阴恻恻地反击道。

    “嗯,好像不无道理。”财仙王呆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认真地思考起这个可能性。

    “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给我把风无缺给看死了,哪天我看见了有人带着婴儿到溯古山堵门,你们俩倒霉。”

    面对财仙王毫无责任心可言的甩锅,周惑歧只能够认命,谁叫他打不过这疯子呢。

    “闲扯了这些没用的,告诉我你家里面探寻的那件神物的位置吧,我先考量一番。”财仙王摸了摸躺在自己袖袍里面的一窍清风,很是期待。

    其实这次他的算盘可是打得噼里啪啦响,一窍清风早就在自己的袖袍里面蓄势待发了。

    只要那些香火神灵敢过来,早已被他铭刻一些对付香火神灵所用道纹的一窍清风绝对会暴起,财仙王敢保证一次就将来犯的神灵吹得身死道消。

    “大概是在我们接应军队的位置还要偏远一点。”周惑歧想了一下后说道,“当时我们家族的人跑过去寻找一些只有在极北之地才有的矿物时偶然发现的一个山谷。”

    “由于那个山谷散发出来的气息很是不同寻常,家里面的长辈也没敢进去,只是留了一个坐标给家里人参考一下。”

    “但这个地方是极北之地,外加家族里面也有一些杂事需要做,寻找神物这件事情就耽搁了下来。”

    周惑歧拍了拍手:“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先生,以前的很多次经验都告诉了我们,像这种地方最有可能出现神物,但是会出现什么就不知道了。”

    废话,我当然不放心。

    财仙王按下了自己想要一巴掌拍死周惑歧的冲动。

    他布局的时间太早了,而阿林大陆上有经历了数量足够多的战火,也是有代表着这个大陆上的“大神通者”在大陆上面相互争斗,地势早就变化无数次了。

    而这种地势的变换代表着的也是地脉的变幻,如果他不顾一切想要将地形还原成他当时所来的时候的样子,他所面对的绝对是一场灾难。

    现在的世界就算是各个大陆的神灵也都是降下一点神迹而已,并没有神灵行走世间的传闻,而一般的人类修炼者的攻击也不会对环境造成什么破坏。

    修炼不易,越修炼到高层次的人越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危,越不会轻易地引起争斗。

    阿林大陆的环境就在这种情况之下逐渐地稳定了下来。

    如果财仙王真的这么做了的话,光混乱地脉这一点就足以让和他有过良好的“生意往来”的天道意志彻底和他翻脸,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因为这就跟想要破坏自己的修炼根基没什么区别了。

    财仙王后来也没有再问周惑歧什么了,因为估计他的家族里面也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资料,两人在半空中神游天外,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很快,军队就来到了边防城“霜重”的附近,前来迎接他们的不是奏着凯歌的乐队,而是一身缟素的各界人士已经走出了城门外等待着他们。

    军队来到了城外三里的地方停了下来,慢慢地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了一个个小巧的盒子。

    那些蛮魔将拿回去的尸体用他们的土办法缩小了尸骸,并装在了一个个盒子里里面摆在了自己他们平时聚会的地方用于炫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幸亏这些蛮魔有这种奇怪的保存方式,让军队们过去的时候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尸骸。

    “所有人,听口令!”第五教师看着每一个士兵手中捧好了的盒子,红着眼睛吼道,“军中阵列,齐步,走!”

    “咚,咚,咚。”

    将士们的身上穿着的是铁甲,齐步的声音也十分的响亮,脚下都能够震起一层浮土,这样的声音就算是城门外的人也能够清晰地听到。

    军队里都是修炼有成的人,就算是处于齐步走的状态,他们的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很快就走到了城门的外面。

    浑身缟素的人群十分激动,但是都知道基本的规矩,没有贸然地冲上来。

    “停!”

    第五教师又是一声大吼,队伍整齐划一地停了下来,整整齐齐的方阵的前方,是一个巨大的石台。

    这是每一个边防城池的基本配备,叫做英灵台,祭奠的就是死在了极北之地的战士们。

    很多时候他们的尸骨都无法完整地带回来,一些战死的士兵很可能在战场上面就被蛮魔给玷污了尸体,能够抢回一条胳膊之类的就算是好事了。

    “放!”

    将士们整齐划一地将手中的盒子放下,将它们井然有序地列在了英灵台上面,然后默默地退了回来。

    这也是习俗的一种,周围的人都知道了,现在是给他们与盒子里面的英灵道别的时间,等一下,骨骸连带着这些盒子就会被烧成灰烬。

    战死沙场的将士们,不应该有这种屈辱的遭遇,异族人的盒子,不配容纳下东陆战士们的铮铮铁骨!

    首先走上前面的都是一些颤颤巍巍的老人,他们真正的经历过那一场几乎令他们绝望的灾难,就是这一万神兵义无反顾地挡在了他们前面,才有了他们活到了今天的机会。

    “老哥啊,我不知道你的骨头在哪一个盒子里面,当时我差点被一头蛮子给啃了,是你把手伸到了我前面,硬生生救了我一命。”

    “这是我存了几十年的老酒了,诸位恩人都喝一口再走吧,几十年了啊,我们没有忘记你们的事迹,你们会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就算我们死了,后辈也会来祭奠你们的。”

    “......”

    一帮老人哭得像一个孩子一样,他们操着相同的口音,絮絮叨叨地说着以前不同的绝望,仿佛英灵们都在他们面前。

    而这些尸骸的主人,带给他们的就是希望!

    人群逐渐围拢了过来,都在诉说着当时的苦难,有些情绪略微失控都痛哭出声,声音嘶哑地感谢当时那一万名甲士。

    财仙王转过头去,看向了不远处。

    “当真,找死么?”他的语气逐渐冷了下来,整个人慢慢地升上了高空。

    “同胞们,那些蛮魔,他们又来了,他们,想要重演当时的灾难,他想要你们的命!”

    事实才是最好的证据,财仙王一挥手,将远处的景象显现了出来——

    足足有几万名蛮魔正在高速朝着霜重城这边冲过来,周惑歧看到这影像的时候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杀意暴涨。

    蛮魔们没有这种脑子,肯定有人在后面支撑。

    理由无非是那几种,乘着这些人心神失守,混乱的时候过来放手大杀,肯定能够得到比以往更多的利益!

    “该死的蛮子,当我们霜重城是干什么的!”

    群情激愤,就算是老人们也热血上涌,恨不得提剑和蛮魔们决一死战。

    “我需要你们的力量。”财仙王大声说道,“我就问你们一句,可敢用你们的力量,和本座一起,灭了这帮杂碎!”

    “善!”

    “这位大人,要什么便拿去,我们不怕!”有年轻一点的人这样喊道。

    “犯我东陆,扰我边疆,当杀!”

    军队的人在看到影像的一瞬间已经迅速整理了队伍,结成了战阵,现在受到了周围民众的精神感染,同样怒吼出声。

    “犯我东陆者,必诛!”

    “杀!”

    财仙王看着天空之中汇聚而来的众生的力量,以及战阵之中凝结出来的血红色的煞气,右手大力一挥,直接将这股普通人眼里虚幻的力量凝结了起来。

    一柄黑红色泽的长枪凝聚在了他的手中,散发着庞大的波动。

    霜重城的居民们感受到的是一股堂堂正正的浩然之力,还能够在里面感受到自己的情绪,而正在奔跑过来的蛮魔们感受到的就是另一种了。

    一股足以让他们形神俱灭的可怕波动正在他们的目标处凝聚,他们要面对的,是人族众生的愤怒!

    以举城之力,众生之愿,沙场之煞,凝结力量,以人力抵抗天威!

    财仙王体内力量在呼啸,此时依靠着这些力量,他在短暂的时间之内规避了天道气息,能够使用自己一部分的力量,他长啸一声,将长枪投了出去。

    黑红色的利芒划破了天空,飞砸到了蛮魔们中间,引起了巨大的爆炸。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甚至将极北之地的那一部分地面给摧毁了,财仙王引动了地底的岩浆流,直接将这一片地区化作了岩浆海洋。

    长枪的力量凝而不散,物质转换化作了一块十几丈的石碑立在了上面。

    也许有一天,这岩浆的海洋会被寒冰的气息所熄灭,但是石碑是不会消散的,上面财仙王用上古文字镌刻的字体也不会消散。

    他用的上古文字,无论是哪一个种族看到,都会从心里理解这字体的意思。

    上面写着的是众生的愤怒,是英灵们的坚守,同时也是对极北之地蛮魔等敌人的警告。

    “勿谓言之不预也!”

    “敢有来犯,斩尽杀绝!”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