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六章:以杀止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要去弄死这帮人,计划变更。”财仙王的脸色逐渐转冷,“帮他们跑路可不是什么好办法,既然这些蛮魔想要硬来那就回敬他们。”

    “啧,先生真是个好人呢。”周惑歧笑嘻嘻地说道。他明白财仙王是看到了那些军队中人的惨死这才决定更改计划的。

    “我不是好人,我只是看不惯这些东西的做法而已。”财仙王摇了摇头,“记住了,周惑歧,本座所作所为一切由心。”

    说完之后,财仙王将周惑歧一把丢向了第二梯队,自己则是加速赶向了第五教师那一边。

    “出自本心的行动啊,但是嘴上还是不怎么由心啊先生。”周惑歧笑着对财仙王的背影行了一礼,“一路顺风。”

    “等不到他们过来了,符文队听令,升空!给我砸,把手上这爆裂符文砸出去,掩护兄弟部队撤离!”

    第五教师眼睛泛红,按军队的速度,如果他们再不支援的话,没有冲到两山之间的时候就会接近全军覆没了,他不能够接受这种损失!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第一教师会理解我的做法的,给我砸!”第五教师的手狠狠地向下一挥,然后自己也从储物法器里面掏出了大威力的宝物砸了出去。

    向着他们这边撤离的士兵们看到了漫天的华光不惊反喜,这种纯净而散发着浓郁法力波动的东西一看就不是极北之地的居民能够搞出来的。

    他们的援军来了!

    “兄弟们,再坚持一下,我们的援军已经到了!”

    不管是有多少人到来救他们,领军的人现在也只能够这样激励着手下的斗志,有希望总比漫无目的地逃跑要来得好。

    既要拼尽全力奔跑,还要分神去防御后方蛮魔的突然袭击,偶尔还要精准地接住自己同伴抛过来的储物戒指,这些汉子的身体已经接近极限了。

    财仙王交给他们的爆裂符文在受到了元气的灌注之下马上就变得坚如钢铁,先行打出去的二十道符文发出了尖锐的破空声。

    符文上面有着自动校正方位的功能,符文队的人瞄准的是蛮魔队伍的正中央,哪怕极北之地的风再怎么狂暴频繁,符文也精准的落到了他们的中间。

    轰轰轰!

    远超过二十声爆炸传了出来,那些蛮魔身上携带着一些自己制作的劣质魔导器,被符文的力量扫到之后直接爆炸开来。

    之所以不说这些蛮魔有“阵型”,唯实是因为他们这个调度能力真的不能够结成阵法,只能用一般的“队伍”二字才能够形容。

    所以说,蛮魔们驯服的各种兽类虫豸也混杂杂地掺和在了里面。

    财仙王的符文都是他自己凝结出来的,其中的力量不容置疑,那些兽类被力量波及到了之后无一例外身体全部都炸裂开来,从里面喷泄出来的汁液让周围还没有死的蛮魔遭了灾。

    “哈哈,好,这个威力的符文果然能够把山头炸掉,第一先生诚不欺我!”第五教师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显然内心十分振奋。

    他这一次当机立断的进攻起到的效果很好,那些没什么见识的蛮魔全部呆呆傻傻地站在了原地,就连追击都忘记了。

    就算是这个里面掺杂了那些从各个地方跑过来的罪民,任他们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能够将那些蛮魔催得继续追击。

    天哪,我们的敌人真的是这种可怕的存在么,这种威力已经跟山神发怒没什么区别了啊,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点肉去拼死拼活。

    “你再怎么劝,他们那么多年来形成的观念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被打破。”以第五教师的能力,当然能够很轻松地看到那几个蹦跶的特别欢快的人。

    “你们这群贱种,忘记了我们的神灵是怎么吩咐的了嘛,难道你们想要在下一个祭祀的时候全族死绝吗!”

    蛮魔的脸色全部一变,随后眼神变得更加地凶狠起来,就算是一条腿被炸断了的蛮魔都嗷嗷叫着往前方追去。

    “该死,忘了这个茬,这种根种于他们灵魂之中的恐惧同样能够支撑他们继续前进。”

    第五教师脸色同样一变,威胁到了自己性命的东西无一例外都会激起他们内心中的凶狠,无论是哪一个种族。

    “不能再等了,给我出手,符文全给我扔出去!”第五教师吼道,“所有人原地待命,拿起自己的武器,准备近战!”

    符文队的人以更快的速度把手中的符文全部抛洒了出去,然后一言不发地落在了地上,拿出了恢复力量的宝石丹药等物默默地积蓄自己耗费的力量。

    而一旁精通近战的战士们则是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重装战士当仁不让地顶在了最前面,而刺客则是先行一步,前去找机会斩杀已经被指出来的蛮魔高层。

    飞廉卫的人此时已经是目无神光,双腿奔跑的时候都是处于大幅度的抖动状态,但是他们还是强逼着自己的双腿落地时稳健地朝着前方奔跑。

    他们知道自己不能停,哪怕现在难受,但是只有承受住了,奔跑到了援军的身边才会有得救的机会。

    归功于刚才第五教师的当机立断,蛮魔的队伍和军队的队伍再次拉开了一点距离,再加上他们的队伍之中再次出现了更多的混乱,一切都让他们能够成功逃跑的机会大增。

    “快跑啊兄弟们,都给我跑,谁敢停下来老子揍死他!”领军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嘶哑的,他也快接近油尽灯枯了。

    “都给我跑起来,你们兄弟托付你们的事情都要办了,你们的命已经不仅是你们自己的了。”

    领军也就讲了两句话的功夫,体内的力量就接不上了,慢慢地落到了队伍的尾端。

    有的军士艰难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臂想要挽住自己的将领一起跑,但是却被他一巴掌拨开了。

    “混账王八蛋,都给老子滚,我的那两坛好酒,便宜你们这些小混蛋了。”

    “照顾好自己兄弟的家属,照顾好我家里的亲属。”将领对着不断从他身旁跑过的甲士们小声说着,已经快没有力气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带上我的遗愿,跑!”

    以他的实力,如果不把队伍放在心里的话,拼命跑的话已经能够进入第五教师他们身后的安全地带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

    这些军士,是他一手带出来的,都是他的兄弟,哪怕他真的那样做了,以后心灵无尽的煎熬也会让他痛不欲生。

    宁愿没有全尸地战死,也绝对不苟活!

    “老子,是你们的大将啊!”

    他的储物戒指早已经递给身边的人,现在拿在手里的,也只有一把以前自己看不起的小匕首了。

    他的力量也只能够支撑自己站着拿起匕首了。

    看着一脸惊喜,一脸看到了食物一般的蛮魔,他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将手中的匕首刺了出去,戳进了对方的心脏部位狠狠地一搅。

    看到了对方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将领仿佛没有感受到其他的蛮魔三五成群地抱住了他的身体大力啃食所带来的痛苦,眼神反而亮了起来。

    回光返照!

    “杀了一个了,本将够本了!剩下的就是老子赚了!”

    将领闭上了眼睛,体内的力量在他的疯狂催动之下胡乱窜了起来。

    “轰!”

    军队里的炼体功法都是一等一的强悍,既然是军中的功法,就算是上面不愿意,但是也会有一些用来同归于尽的手段。

    在将领的催动之下,体内为数不多的力量混乱起来,直接炸开了自己的身体,带起了一股绝强的力量。

    那些兴奋地啃食将领的蛮魔的脑袋全部被这股力量摧毁,在队伍里面炸起了一朵朵小小的血花。

    军队没有停,他们知道自家老大的决断,他们尊重一个军人最后的决定!蛮魔们则是毫不在意这种已经算是家常便饭的损失,同样没有停下脚步。

    财仙王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

    他刚刚来到,看到的就是将领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整个身体已经爆炸了,带着几个蛮魔的命去到了另一个世界。

    哪怕无尽年间,他经历过了无数次这种场面,但是他还是感觉不能忍!

    “就算是本座欠你的,什么鬼计划老子不管了,尔等猪狗,都给老子死来!”

    盛怒之下财仙王直接爆了粗口,一脚跨出,右掌狠狠地推了出去。

    他的左手则是迅速地刻画了无数五谷符还有卷风揽云符丢到了幸存下来的军士身上,哪怕是再发怒他也没有忘记要救人。

    这一次财仙王动用的是他可怕的肉体力量,巨大的力量凝聚在了前方暴掠而去,沿途掀起了狂暴的寒冰风暴跟随在了后面冲了出去。

    符文的力量比风暴的速度还快,已经先一步地注入了他们的身体里面。

    “全部给本座低下头!”

    财仙王那一掌的力量来到飞廉卫的眼前的时候已经消耗殆尽,剩下的就全部是宛若蝴蝶效应一般掀起的大风暴。

    但是东部大陆的军队全部是刀尖抵在了眉心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好汉,甚至到了现在还有着财仙王符文帮助他们恢复到了巅峰时刻。

    将士们整齐划一地将安装在自己头盔上的面甲给拉了下来,飞廉卫们则是不约而同地降低了自己的速度。

    他们的身体已经恢复,再加上强援到来,以往的训练成果直接让他们迅速地结成了一个坚实的战阵。

    夯熊军等身体实力更胜一筹甲士直接默契地和飞廉卫换了位置,在前面直接顶住了风暴的威力,整一个战阵快速而平稳地向着第五教师的位置行去。

    “快快快!”

    第五教师运足了元气吼道,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利箭已经冲了出去,他要去帮财仙王的忙,为他们的友军挡住蛮魔。

    “别过来,本座今天要立威!”一道宛若天神的怒吼在第五教师的脑中响起,直接将第五教师震得退出了身法状态。

    “黄巾力士,出!”

    财仙王往前扔出了那块亮黄色的宛若丝绸一般的手帕:“给我杀,杀了多少都不管!”

    手帕迎风变化,七尊黄巾力士巨大的身躯从某一个空间里面出现,身躯一落地就开始暴涨,很快就变成了顶天立地的超级巨人。

    现场一片寂静,蛮魔们还有来援的强者手中的武器掉落的声音夹杂起来格外的刺耳。

    “力士听令,杀!”

    吼完这一句,财仙王拿出了自己从周惑歧的储物玉佩里面顺来的一把大斧,抢先落在了蛮魔的队伍之中,狠狠地朝着前面抡了过去。

    以他的肉体力量使用武器,能够起到最大杀伤力的反而不是武器了,大斧的作用就是劈开眼前的空气,然后在前方斩出一片最为可怕的尖利气劲。

    狂暴的气劲被财仙王斩了出去,但凡斧头抡过的范围前方很大一片地方的蛮魔都像是割麦子一样倒了下去,血流如注。

    黄巾力士们也都凝结了自己的力量,召唤出重锏来狠狠地砸向了地面上。

    他们的攻击才是最为可怕的,或许一些远离财仙王的蛮魔没有感受到那一斧之中蕴含的恐怖,但是天空之中那根巨大的重锏砸下来可是真真切切能够感受到的。

    财仙王跳了起来,落在了一个黄巾力士的肩膀上面,然后手中的道纹一转,洗掉了身上的血迹,冷冷地看着那些侥幸在重锏之下活下来的蛮魔。

    “当受天罚,雷来!”

    天空中的寒冰元素聚集了过来,在天空之中凝聚出了一片深蓝近黑的乌云,浩大的波动就连周惑歧那边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天哪,先生他究竟看到了什么东西发了这么大火。”周惑歧不留痕迹地扫了一眼震惊的众人,眼中的戒备从来没有消散。

    他留下来的原因不只是因为他去了会给财仙王添麻烦,他还负责看着这帮很可能会捣乱的人。

    周惑歧摸了摸自己的储物玉佩,里面躺着财仙王给他准备的一叠以“作为斧子的交换”这个借口留下的大威力符文,各种作用都有。

    “啧啧啧,先生还真的是‘心口不一’啊,担心我的安全就直说好吧。”周惑歧拍了拍手,升上天空,看着那一大片乌云,心情愉悦。

    “落!”

    财仙王手中的道纹朝着下方狠狠地一划,一道道筷子粗细的冰蓝色雷霆就砸了下去。

    “雷神发怒了!我们惹到天神了,快跑啊!”

    但是雷霆的速度比他们快多了,冰雷无差别地落在了他们的身体上面,经过了一瞬间的冷冻之后很快被雷霆直接打成了冰渣子。

    一般的天雷就是把人劈成一块黑炭,但是极北之地这里先天条件很好,寒冰的力量充斥在了这一片天地之中,天雷落下的时候带有着寒冰的特性。

    看着满地的冰渣,财仙王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凶狠的笑意。

    “本座,还没杀够,本座还要杀!”他的眼中一抹轻微的红色逐渐占了上风,显然这一次的事情让他想起了一些往事,处于一个不稳定的状态。

    但是很快一股汹涌的黑色光芒席卷了他的全身,其中夹杂着缕缕黄红色的气息,吸走了财仙王体内那股不断上涨的杀意。

    “嘶,还好本座有浊众生的力量,还有混天迷神符相助,不然这一次可就玩大了。”

    财仙王后怕地拍了拍胸口,显然被吓得不轻。

    “老了老了,果然是要有一个能够谈心的人好好地唠唠嗑。”财仙王吐了一口气,然后转过了头。

    “所有军队听令,回转,我们回城。”财仙王的声音响彻了这一片天地。

    “牢记住今天的痛苦,回去激励你们的后辈,告诉他们,和平,到底是谁打下来的,皑皑白骨造就了和平,若有外敌,杀!”

    “杀,杀,杀!”

    “东陆威武!”

    甲士们大声怒吼起来,不断地宣泄着自己内心的悲戚还有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