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五章:前往接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来自天外的魔鬼?”财仙王苦恼地挠了挠眉,“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知道这个事情,但我总有一种全世界都知道了我来自天外的感觉。”

    “你,不得好死,沉睡的诸神,总有一天会消灭你这个天外的邪魔!”物体没有管财仙王,或许它本来就没有对财仙王的存在有一个概念。

    “你是这里的后天香火神灵吧。”财仙王突然说道,“你只是一道神念附体而至,但是并没有对外界的感知力量,这才不会回答我。”

    “我是邪魔,那你又是什么东西?”财仙王讥笑道,“就我们两个这样子,你觉得谁才像邪魔?”

    这个倒是一句真话,就面前这个物体的尊容,再对比一下衣冠整齐浑身散发着一种高大气息的财仙王,会觉得他是一个邪魔才怪了。

    “世人就是这样,一般而言都会受到自己眼睛里看到的事物所干扰认知,在我的面前,你又算得了什么。”

    财仙王一掌盖了过去:“你虽然是香火神灵,但却是这种类型的神灵,我夺取了你们蛮族的人类身份,就是不能有你们这种祸害残留世间!”

    那个物体在财仙王的手掌面前剧烈地颤抖起来,身上的蛆虫不断地被抖落在地碎裂,散发出了那种刺鼻而令人难过的气味。

    “是你,是你毁了我们,是你毁了我的信徒,你这个该死的邪魔,是你夺走了属于我们的东西。”

    “这不是属于你的东西。”财仙王冷冷地说道,“这是人族的气运,并不属于你们这帮暗中腐蚀人族的蛀虫,你们才是邪魔,蛮魔!”

    他的手掌燃烧起了一道太危虚幽火,霸道至极的灵火直接摧毁了这个物体存在于这里的痕迹。

    财仙王顺手一抹,旁边的瓶瓶罐罐全部都被他一道火焰给烧没了,就连里面的那些东西都没有来得及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合!”

    他看了一眼上空中那几个还在和冰墙作斗争的男子,双手轻轻一合,直接将他们挤成了肉酱,没有了修炼所得的力量保护,很快就变成了一坨坨冰封的酱料。

    来到这里看到这种物体的时候,他就已经探查清楚了,那种奇怪的毒物就是由这种类似于香火神灵的东西所联系起来的,就像是上下级之间的联系一般。

    这种级别的物体只负责通过冥冥之中的某种联系将毒物之中的力量引爆,然后负责传递一些信息,仅此而已。

    “也就是说,我是一个天外邪魔这件事情已经暴露了?”财仙王一脸古怪之色,“原本以为只是庙祝等几个地位极高的人才会知道这件事情,这下可好了。”

    而在极北之地的中央,无数的蛮魔跪倒在了地上,满脸虔诚地看着面前的祭台上所发生的事情。

    今天出生的所有孩子正眼睛通红地在上面打来打去,每打出一丝血迹,就会被祭台上面的神秘符文所吸收。

    讲个道理,这些刚刚出生的孩子完全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但是在祭台上面某种神秘力量的催动之下,孩子们直接站了起来。

    遵循着他们生下来的时候先天骨骼肌肉的不同,有些人用牙咬,有些人用手抓,都拼命地想在对方的身体上面留下痕迹。

    在祭台力量的帮助之下,这些小孩子所拥有的力量堪比一个成年人,互相攻击的时候力量很惊人。

    虽然说他们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甚至还慢腾腾的,但是都能够在对方稚嫩的身体上留下伤痕。

    大股大股的鲜血泼洒而出,孩子们却一声不吭,直到他们到了死之前才会惨叫出声,小小的灵魂之中满是对于“痛苦”的领悟。

    “不够,不够!”祭台之中横扫出了一道道清晰的精神波动,某些存在告诉他们,这些小孩子的灵魂还有纯净的血肉不够。

    信徒们啊,如果想要更为强大的力量,那就去杀戮吧,去寻找更加强大的活体,用我很少享用的那种鲜血气息浇灌祭台吧。

    我们的家乡闯入了外来者,去猎杀他们,抢走他们的血肉,我会赐予你们无上的力量,只要时机一到,我们就可以进攻其他的地方,得到更多!

    一时间,蛮魔的欢呼声响彻了极北之地。

    “情况就是这样,第一先生你确定要这么做么?”前一届第五黑衣教师眼中满是担忧,“将所有人召集过来,虽然说是将力量凝结成了一股绳索,但是却暴露了目标。”

    财仙王返回的第一时间就找上了这名男子,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召集所有到来支援的人,集中力量和蛮魔们对拼一把,摧毁他们的有生力量,掩护友军撤退。

    我自有分寸,这个不用担心。

    财仙王强硬地拒绝了他,随后直接一道烟火令信打了出去,在天空之中炸开了一朵血红色的烟花。

    所有人看到了这多烟花毫不犹豫地掩护队友从战场上面脱离,以最快的速度朝着烟花炸开的方向跑去。

    这枚烟花是在传讯之中最为紧急的一种,除开那一队的人马需要极度紧急的支援之外,通常代表着的是一件足以左右这次行动的事件!

    “这次召集你们,就是因为我需要你们的力量,本座打算一次性解决这个问题。”财仙王看到所有人都集合起来了才说道。

    “我不管在场的人有多少是从山河庙堂里面出来的,反正你们既然能够被派过来执行任务,在你们的层面上就是精英级的的存在。”

    “东陆的各大军队已经成功地将那一万具尸骸全部带出来了,以他们的实力带上尸骸是绝对没有可能完整的逃出来的。”

    财仙王指着地图上面的一个山头说道:“这里,我需要一批人去引动雪灾,我会交给你们一些大威力的符咒,至少要给我吞下三分之一的蛮魔。”

    “这个任务很重要,第五教师,由你带队,你带上一般的人手去弄死他们。”周惑歧在财仙王讲话停顿的时候适当地递出了一个储物戒指。

    “里面装有着六十枚爆裂符文,足够你们在这个地方布下一个小型的符阵,就连你要把这座山头给炸掉都是没有问题的。”

    “另外里面还装着几瓶用来抵御寒毒的药物,火焰还有寒毒混杂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奇怪的反应。”

    财仙王道:“这里面分了两种药,一种是平常的药物,另一种是我结合环境配出来的另外一种药物,看着用吧,反正吃不死人。”

    “其他的人就跟我来,我们去掩护东陆的士兵,有想要退出的现在就可以滚蛋,我发誓绝对不会找他的麻烦。”

    众人看着周惑歧右手上面拿着的天机封尘令对着他们在那里不停地晃悠,一个个下意识地对着财仙王暗骂不止,这玩意儿一出,谁敢不听他的。

    “出发!”

    周惑歧在后面收起了地图,好奇地对着财仙王问道:“先生,要我说的话,你直接把那七尊黄巾力士放出来,整个极北之地的蛮魔都不够你杀的,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

    “我怎么知道,我总要照顾一下庙祝的安排吧。”财仙王摇了摇头,“庙祝说的是,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把那玩意儿弄出来,还要被很多人看见才行。”

    其实这个要求也是让财仙王有点犯嘀咕,他大概能够猜到庙祝的一部分行动,但是那个计划唯实来说太过于奇葩,他也不好得评判。

    “你安排了这些人的工作,那你自己呢,你不可能和他们一起在那里堵人吧。”周惑歧笑道,“这可不是我认识的第一先生。”

    “聪明的小鬼。”财仙王淡然,“这些蛮魔是绝对杀不完的,极北之地那么大一块地方,就我们这点人手,能够顺利的掩护他们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有人手杀人。”

    “我让第五教师过去那里引发雪崩,那里才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只要他们能够把那些人阻挡住,以他们的秉性,估计马上就会沦为一场盛宴。”

    周惑歧一惊,显然是想到了其中的关隘,以那些蛮魔的智商,估计活下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周围满是“食物”,就已经欣喜若狂地大口吞食了吧。

    得到了财仙王的“内部消息”的第五教师则是在心里暗暗地佩服财仙王的布置,因为他从山河庙堂出来的时候,同样有人告诉了他一点“内部消息”。

    这一次的特别掩护小队里面,人员的动机不纯!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财仙王能够用天机封尘令把这些人都逼迫到和自己去阻挡那些剩下来的蛮魔,这是一招虚的。

    他们也想不到那个符文的力量究竟有多强,计划是成功的。

    就算是他们能够猜到这件事情有蹊跷,想要去给某些人通风报信,那么就像周惑歧所说的一样,隐藏到了不知名处的财仙王绝对会好好地教他们做人。

    “我记得原者好像跟我们提过一句话。”财仙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好像是由于不知名的原因,整一个极北之地的蛮魔全部躁动了起来,同时也给我们的任务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看来这帮蛮魔的内部,有一些能人啊。”

    周惑歧皱眉道:“难道先生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后面操纵着这一切,故意要阻挠我们想要成就某些事情?”

    呃,财仙王略微有点尴尬,可惜周惑歧的修为太低了,并不能够感受得到财仙王刚刚那一句话到底有多强的效果。

    一句话出,整个极北之地的所有蛮子还有一些已经在这里长期居住的罪人都被财仙王剥离了“人类”这个身份。

    阿林大陆的人族十分昌盛,一个东陆的那种超强的气运能够给每一个人类带来的就不是能够用物质来衡量的。

    虽然说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国家或者大陆,但是除开一些不同国家之间的气运和摩擦争端,留下来最纯净的那一部分“人类气运”依旧可观。

    除开一般的人类能够从这种气运之中得到利益,和他们有关系的都能够获益,比如说家里的老母鸡出去找食都能够找到比较肥硕的大青虫之类的。

    更不用说——神灵了。

    那些神灵肯定是感受到了人类气运的流逝,这才暴怒地要求整一个极北之地全部出动,不说找出这个祸害的根源,至少要把财仙王他们这些来犯的敌人全部击溃泄愤。

    “可惜没有打神鞭之类的东西,不然的话我现在直接随便一鞭子挥出去就完事了。”财仙王琢磨了一下,自己现在还是没有能力搞出那玩意儿来。

    虽然说自己记得打神鞭的这种法宝的做法,但是目前,情况有一小点不对。

    “第一先生,我们已经到位了,请指示。”第五教师的声音从通讯的玉佩里面传出。

    “那些蛮魔到了没有?”

    “没有,但是已经能够看得见我们的军队了,他们的情况好像不是太好。”第五教师的语气有点古怪,“我把这边的影像同步给您吧。”

    通讯玉佩上面打出了一片光幕,第五教师看到了的景像已经同步到了财仙王这一边。

    周惑歧在一旁探头探脑地看着,然后呆滞了下来。

    这个情况确实有一点不太好。

    打头是一身蓝色甲胄的飞廉卫,他们的战场能力很糟糕,一身的功夫几乎有一半都是在练习逃跑,他们能够跑到最前面,是由来已久的传统还有战场法则,保留有生力量。

    但是后面军队就不怎么健康了。像是和财仙王有过联系的夯熊军,他们已经和一堆身着不同颜色铠甲的士兵混在了一起,显然是建制已经被打散了。

    第五教师那边心细如发,将传讯玉佩稍微往上放了放,变成了另一个角度,以便让财仙王看到更为后方的情况。

    而在一帮建制混乱的军队后面两三百米的地方就是如山如海的蛮魔们,里面夹杂了各种他们自己驯养出来的虫豸凶兽等物。

    “果然是气急败坏啊。”身为东陆“本地人”的周惑歧更为了解一点情况,“这些混蛋居然连这些东西都拿出来了。”

    “这些东西和我们大陆上的战争堡垒是一个级别的东西,一般的话都是在九级朝上的实力。”

    驾驭野兽么,有点像是无人区里面那些人的手段,但是极北之地这些虫豸野兽由于先天环境太烂了,长出来的样子有点对不起爹妈。

    但是就是这些面目狰狞的野兽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能力,哪怕是隔着几百米,和他们一并而来的蛮魔们都能够攻击到军队。

    就像是其中有一头长有两根臃肿肉翅的大虫子,每次都在几头浑身黑蓝色的猩猩用力之下飞到了空中,用自己的肉翅滑翔出去,站在了它身上的蛮魔们用着各种粗制滥造的弓箭朝着军队射去。

    但是东陆的军队也不是吃素长大的,这种箭矢虽然说力量很大,但是他们背着也能挥动自己的兵器将这些东西给打飞。

    最为恐怖的就是那些超越了平凡境界的攻击,那些野兽虫豸的体内都有各种奇怪的液体,有些时候尽力一喷就能够直接轰到了队伍中间。

    这个时候就是里面的队形最为混乱的时候,他们这次为了将尸骸带回去,每个人虽然说是武装到了牙齿,但也都没有什么大威力的魔导器之类的东西。

    财仙王和周惑歧看到有几个人感受到自己躲不过身后的攻击,只能奋力地将自己怀中的储物道具往前一抛,然后转过身去直面大军。

    就算是只有他一个人,只有几个人,他们也要履行自己的诺言,也要践行自己的道路,他们是军人,他们的牺牲不会白费!

    “周惑歧,改变计划,你跟着他们在后面赶过来,我先行一步了。”财仙王看着影像说道,“我架云把你送过去,然后我去跟第五教师汇合,是时候教训一下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