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四章:逃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原者,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最新的消息?”财仙王打开了通讯装置询问道。

    “有,那几个蛮族的部落好像突然发疯了,我们山河庙堂派出去的人手全部被冲散,现在正在各自为战,但是情况并不怎么好。”

    原者的声音略微有点低沉:“最新的战报显示,前一届的第五黑衣教师被蛮族里面的某些存在打成了重伤,现在整队人隐藏在了一个他们自带的迷你洞天之中。”

    “情况危急,第一先生,这是他们的坐标,请你马上赶过去,这里是他们的主场,我们经不起消耗的。”

    财仙王点了点头:“我马上过去,还有,你说的那些某些存在到底是什么?”

    “目前不知道,但是应该有着黑衣教师的实力,第五教师一时不查直接被偷袭了,五脏六腑出现了一点小问题,被下了诅咒。”

    “蛮族的诅咒?”周惑歧一怔,“那可得小心了,绝对是有着某些有脑子的蛮族高层出手了。”

    “那些该死的蛮子有着他们自己的一套奇奇怪怪的法术,很多的边防将士都是栽到了这个上面,就算是从南方请来的咒术师还有蛊师也不能够看得懂。”

    周惑歧把玩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玉佩:“防不胜防。”

    说着说着他们抵达了目的地,财仙王打出了一道黑光,虚化了他和周惑歧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谁知道那些蛮子其中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法术能够找到他们的行踪。

    “孩儿们,听好了,这个地方好像有一个叫做什么洞天的地方,我们只要守住这里,把里面的人通通吃了,回去大人一定会奖赏我们的。”

    一个蛮子拿着自己的骨棒挥舞咆哮:“只要我们成功了,就算是香料,女人,什么都能有,还有里面香喷喷的人肉!”

    “肉,吃!”那些蛮族眼中闪烁着饥饿的光芒,同样大吼起来。

    带头的那个人眼中闪烁出了一丝嘲弄的光芒,他暗笑起来:“不愧是那些大人们推崇的地方,这些没有脑浆的傻子果然好糊弄。”

    如果放在了外面,放在了东部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只用这些东西就想蛊惑有实力的人去和东部帝国的官方人员对抗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愧是被称作罪地的大好地方,真是能够让他们这些无法无天的人肆意妄为的地方啊!

    “老师,现在我们怎么办?”

    洞天之中,几个浑身染血的人围着一位脸色发青的男子问道,担忧之意甚重。

    “洞天里面的灵气支持不了多久的,再没有援军的话我们被洞天强行送出去的一瞬间就会被围在外面蛮子给分尸了。”

    一想到跟着他们来的军队惨遭分食的样子,他们的心里就不禁打了个冷颤,他们可从没见过这么血腥的方式。

    就算是战场他们都经历过很多,但是好歹敌对双方都是有军纪约束的存在,还有这最为基本的底线,不会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别慌。”

    男子脸上的青气又浓重了几分,“这一届的原者已经跟我联络上了,第一教师亲至,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难道是那个传闻有着七尊巨大的黄金巨人的第一天丑。”一个人面露好奇之色,“听说这位第一教师可是一个神经极其不正常的人,他能来救我们?”

    “背后编排人可是一种不好的行为。”一个淡淡的戏谑声音从洞天外面传了出来,“别躲了,都出来吧,先生已经去追杀逃兵了,你们现在是安全的。”

    面色发青的男子精神一振:“外面可是学员周惑歧?”原者跟他说过,跟随着第一天丑而来的人只有一个叫做周惑歧的学员。

    “正是惑歧,周围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就是出来的时候你们注意好保暖设施。”周惑歧搓了搓手,“你们这个洞天真是有点破烂,我用秘法都能够听到你们在说什么。”

    保暖设施?

    男子面露古怪之色,随后转头对着他身边的几个人说道:“出去的时候注意一点,不保证外面有诈。”

    “好的。”其余的几个人全都握紧了自己的兵器,时刻准备应付一切的变化。

    洞天里的灵气支持不了多久,他们现在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希望。

    男子拿出了一块玉符,解除了洞天的出口封禁,带头满脸谨慎地走出了洞天。

    一走出去,所有的人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原本紧握武器的双手都因为寒冷而冻僵了,全身上下的热量感觉都在不断地流失。

    外面周惑歧坐在了一块巨大的冰块上面,笑吟吟地看着走出来的几位脸色的变化,感觉十分有趣。

    附近也没有什么山头之类的地形,于是财仙王直接动用法力将周围的寒冰气息给凝聚了起来,瞬间将这一片地区化作了冰刺地狱。

    蛮子们没有一点防备,直接被串成了葫芦一般,喷涌而出的鲜血因为量大都将极度凝实的冰块给蒸发了一层,散发出了淡淡的,带着血腥味的雾气。

    同样的,由于财仙王动用的是极北之地原本就含有的寒冰气息,所以这个地方的寒毒也是不出人意料的极为凝聚,如果是一般人过来直接会变成冰雕,然后身体慢慢地被风化。

    “嘿,早就知道了你们不会按照先生嘱咐的来干。”周惑歧抖手甩出了一道黄符,一条跃动的真阳火焰在周围旋转了一圈,迅速地将周围的寒毒一扫而空。

    “感谢小友的帮助。”有了这一道灼热无比的火焰祛除了周围的寒毒,就连男子脸上的青气仿佛都被压制了下去一般。

    “敢问第一先生现在在哪里,需不需要我们的帮忙?”男子很是客气,“虽然说我现在没有了战斗的能力,但是我的几个学员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不用了。”周惑歧摆了摆手,“先生来的时候就没有把你们的战斗力算在里面,他顶多是要让你们护送尸骸回去罢了。”

    传闻果然不错。

    他们几个莫名其妙地都在心里想到了这句话,这种随随便便就能够拉仇恨的话还真的就是传闻中那一位的作风。

    “比起这个,你需要把你体内的毒素给祛除了吧?”周惑歧满脸带笑,“来来来,把这枚药丸吞下去,无论是什么毒都能够给你逼出来。”

    男子毫不犹豫,道谢之后就从周惑歧的手上接过了药丸吞了下去。

    “嘶,好辣。”

    能够在山河庙堂里面担任教师的都是有着法相天人的超级天才,一身的修为也是极其强悍。

    就算是不像第五锤他那种注重着肉身的人,一般的肉体修为都是能够担起一座小山头这种存在。

    能够让这种人喊出“辣”这个字,周惑歧很好奇财仙王配置这种药物的时候到底是放了什么东西。

    男子的脸色一变,喉间鼓起了一块东西,然后猛地颤抖了一下,张口吐出了一块冰蓝色的凝固物。

    凝固物的里面是一小粒深蓝近黑色泽的圆形小球,周惑歧也不嫌脏,一把将它拿了起来,然后挠有兴趣地对着阳光仔细观察了起来。

    “嗯,果然不出先生所料。”周惑歧冷笑道,他已经看到了那粒圆形小球的里面闪烁着一丝丝淡淡的红光。

    “古老的诅咒之术以及某种失传的法器或者说蛊术组合而成的产物,果然,不是那些该死的蛮子能够做得出来的,里面有其他的人!”

    周惑歧将这个东西收了起来:“我们就在这里休整一下吧,刚才那一道火符已经用了,我可没有本事带着你们在极北之地乱窜,只有等先生了。”

    男子点了点头,他刚刚才把那种奇怪的毒物给吐了出来,目前身体还是处在了一个亏空的状态,也没有本事带着这么一帮人远行。

    而在财仙王这边则是一路半追赶半戏耍地赶着一帮逃兵来到了他们朝着他们认定的“安全”的地方逃跑。

    据刚才的观察,他已经将里面有几个看起来有点脑子的人用混天迷神符给迷惑了心智,现在他们已经像一群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了。

    “我倒是要看看,能够创造出这种玩意儿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刚刚飞到了极北之地里面就感觉到了有一丝的不对劲,天空之中老是有着一种奇怪的联系在四下纷飞,由于救人要紧,他也不好得追寻踪迹,到现在才分出心神来追查。

    就在他救了两个部分的人这短短的时间之中,他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奇怪的联系已经变化了不止一次,如果换做了其他人,根本找不到其中的规律。

    “面前就有最好的探雷器,我为什么还要费力去找呢。”财仙王冷眼盯着下方的蛮族,他们就是自己最好的引路老鼠。

    就算是找不到最重要的那一部分,他也可以通过这些人捣毁一个点,有了这个点的帮助,这次的“收尸计划”就能够轻松一点。

    极北之地,这个连各大陆的宗教势力都放弃了的地方,还有一个传说,这个地方大概是当时一个重要的战场。

    一些从其他世界来到的邪恶东西,就是在极北之地等几个地方与阿林大陆本土势力的人决一死战,为各族人民赢得了生存的机会。

    至少在财仙王看起来,这个传说的还是有着一定概率是真的,他不想去寻找那种联系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一小片天地之中有着极其混乱的各种法则盘踞。

    或许是因为那种联系是本土势力自己搞出来的,穿梭之间没有什么奇怪的限制,但是如果他冒险用自己的神念穿梭上去探查的话,很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

    “救命啊,大人,肉,肉在追我们!”蛮子看到了一处驻扎之地,脸上满是喜色。

    “什么,你么这帮该死的蠢货,居然把敌人给引过来了!”

    里面飞出了几个身穿着麻衣的男子,看到了天上的财仙王之后脸色大变,大骂出声。

    “哼,穿的那么好,看来并不是极北之地的原住民吧。”财仙王看着他们身上的麻衣冷哼。

    在他的眼睛里面,就算是这个麻衣里面所蕴含的某种隐藏力量再强,他也能够看到里面奢华的衣袍。

    就连周惑歧当时拿给他御寒的那种衣物,也没有面前这几个人身上穿的这种豪华!

    “杀!”

    蛮子们跑过来喊救命,就算是他们想要掩盖一点什么东西都没有办法了,只能够硬拼一把。

    “嗯,那种联系好像就在里面一个人的身上,把他交出来,你们可以少受一点苦。”财仙王看着他们说道。

    被发现了!

    他们脸色一变,随后二话不说直接往后跑,能够找到这种联系冲过来的人多半不是他们这种小角色能够抵挡的。

    为了掩盖一些既有事实,不可能在这种小地方安排过多的强者,不然只会是欲盖弥彰,但是现在好了,有一头完全来自于荒古的凶兽杀了过来。

    “跑,你们是跑不了的了。”财仙王双手朝着前面一伸,随后轻轻地一握。

    周围的寒冰气息疯狂地涌了过来,瞬间在四周立下了许许多多的冰墙。

    问题是这些冰墙并不是那种毫无灵活性可言的死物,这些人无论用什么方式朝着什么地方跑,这些冰墙都会陡然出现在他们的前面。

    财仙王用道法施展出来的冰墙,哪怕是再怎么薄,这些人一脑门撞上去也会撞得头晕眼花的。

    “别以为你们这样跑就能够调虎离山,你们玩的这些都是本座玩过的了。”财仙王落在了地上,一脚踹开了遮挡大风的阻碍物,看到了里面那东西的真容。

    “这,是什么东西?”

    眼前的这个东西硬是要说他是人的话,那么他有人的样子,但是浑身上下都被某种材质做成了线条给插入了身体里面,线条的另外一头则是在伸入了另外一边大大小小的罐子里面。

    问题是这些罐子的内容物里面大概不是什么相同的东西,那个人形“物体”一边身上爬满了蛆虫,蛆虫的身上还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液体状物体。

    另一边的身体则是像是一个干瘦的老头子一样,财仙王很怀疑骨头里面的骨髓等内容物已经被抽干了,就算是带出去都能被大风给吹碎了。

    就是这么奇怪的身体却达成了一个诡异的平衡,至少是这个物体还是能够感应到财仙王的到来。

    可能是感受到了大风,这个物体布满蛆虫的那一部分抖了抖,蛆虫哗啦啦地掉了一堆在地上,有些倒霉的被大风刮到了,掉落在了其他地方溅成了一团团恶心的汁液。

    “啧,什么玩意儿啊这是。”财仙王的肉体极其强大,闻到了汁液里面极其腥臭的味道,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玩意儿,难道那些从天外来的邪魔有那种叫做‘蛆虫魔鬼’的玩意儿?”

    这种东西一看就不是阿林大陆宣传的那种主流文化的神灵,无论是哪一块大陆,他们宣传的都是那种男俊女美的神,怎么可能像这种奇葩。

    “你,你不得好死。”那个物体突然说话了,说的还是不怎么标准的东部帝国语。

    “跟本座说这句话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财仙王讥笑道,“就你一个半残的垃圾,难道还能够把本座给杀了?”

    “你这个,混蛋。”物体现在的语气非常的明显,那种怨毒的语气财仙王都能够感受到快形成诅咒了。

    “你,不会有好后果的。”

    “你这个来自天外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