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三章:抵达极北之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行,随你吧,但是到了那里之后,一切都要听我指挥。”财仙王点了点头,“还有你,风无缺,这个令信你继续拿着,以后别玩了,谁敢来闹事就直接弄死。”

    “行,这不是要给司徒守拙一个练手的人选嘛,不然怎么会让他们活那么长的时间。”风无缺笑嘻嘻地应了下来。

    “我们现在出发,溯古山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几个了,修炼不要停下来,回来我会检测你们的修为。”财仙王从天空招来了一道云彩。

    “走吧,看来有一些人要来跟我澄清一些事情了。”财仙王看向了正在急速飞来的几道光芒,“记住了,一个人没有二十万两黄金打底,别让他们进山。”

    “本座的溯古山,被他们当成什么了,自己收下了好处就要有这个觉悟,真当我这地方是青楼么?”

    财仙王和周惑歧大笑起来,乘上了云彩朝着远处飞去,任那几道光芒在后面苦苦追赶,最后被风无缺一道剑气直接扫落在了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说吧,周惑歧,有什么理由是你一定要跟着我过去的,别用那种宣传忠义之道的假话来哄骗本座。”

    站在云彩上不断朝着下方张望的周惑歧闻言嘿嘿一笑:“这个呢,当然是有一部分的原因了,但是另一部分的原因或许对于你来说更为重要。”

    “先生啊,有没有兴趣去找一找我们家族探寻到的一个地点,里面可能有神物埋藏。”

    周惑歧道:“为了那些人的尸骸,我责无旁贷,但是既然有了先生这么一个强有力的打手,我为什么不去找一点藏有大利益的东西呢。”

    “神物么,可以一试。”财仙王点了点头,“你们家族有没有探寻过是什么类型的神物?”

    不得不说周惑歧所说的神物确实已经打动了他,袖袍里的一窍清风现在还安静地躺着,等待着它有所用处的时候。

    “没有,只是通过了一些类似于勘探地势以及灵脉走向的方法确定了几个位置而已,所以说我才会拉着先生来试试。”

    周惑歧摇了摇头:“我们就这么办吧,我们只要迎回了尸骨,如果有余力的话就去探索一番,如果那些蛮子追得有点狠,那就开溜。”

    “可。”

    财仙王的架云速度极快,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已经飞出了山河庙堂所在地,判断了一下方向之后朝着极北之地的位置冲了过去。

    “第一先生,能够听到么,已经有人先你们一步过去了,东部帝国的军队正在一批一批地朝着那边传送,接下来你们的战斗会很艰难。”

    愿者的声音传了出来:“庙祝让我带一句话给你,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那七尊巨大的黄金巨人,一定要保住尸骸,甚至你可以在普通人面前暴露七尊巨人。”

    “这样么。”财仙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他好像知道庙祝谋划的一部分了,以及他让自己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是不是我心里面想的这个问题,继续往下做不就得了。”

    财仙王感受到了空气之中越来越凝聚的寒冰元素,打了个响指,召唤出了一团太危虚幽火钻进了云彩里面,使得云彩的速度不会因为环境的变化而降低。

    “还好本少爷早有准备。”周惑歧得意洋洋地从自己的储物玉佩里面拿出了一件厚厚的棉袄,然后扔给了财仙王一件。

    “穿上这种特质的棉袄吧,先生,极北之地的寒冰之气有点古怪,就算是修炼有成的人长期经受这种气体都会遭到腐蚀,对自己日后的修炼造成影响。”

    “我就不用了。”财仙王从空中抓了一缕冷风放在自己的鼻子附近嗅了嗅,“这只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寒毒而已,不用大惊小怪的。”

    自从天地放开了对他的一部分限制之后,财仙王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一般,无论周遭事物是什么灵气构成的东西,他都能够吸收到体内修复自己的身体。

    “得,我这小身板可支撑不住。”周惑歧耸了耸肩,搓了搓手:“先生你可要小心了,说不住那些贩卖神仙散的人和这些蛮子勾结在一起想要搞你。”

    他扳着指头说道:“这种事情可是不少见,在东部帝国,很多世家豪门里面都蓄养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种族,用来背黑锅,这方面的业务可是门清。”

    “我知道,到时候把他们一起给灭掉不就得了。”

    “啧啧啧,煞气惊人呢第一先生。”

    极北之地的蛮子,或者在很多年以前,也有一部分是来自于东部大陆各地的罪民被流放,和当地人通婚之后的后裔。

    但是,一个环境总是能够很深刻地影响一个人,没过几代,他们就被当地的蛮子给同化了,或许他们还保留着一丝丝的知识或者其他,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个蛮族。

    不事生产,茹毛饮血,将整整一个极北之地当做了他们捕猎的兽场,他们羡慕东部大陆发达而繁华的文明,但是他们没有心思钻研。

    他们只会动用自己最为原始的方法,抢!

    人肉,女人,珠宝,绫罗绸缎等等都是他们劫掠的对象,东部大陆也只能够联合起来在极北之地驻扎了许许多多的边防城市用以抵挡入侵。

    但是世界上面的坏人总是没完没了的,有一些人总是喜欢在犯下了大事之后往极北之地一钻,随后靠着他们没有退化的智商去忽悠蛮族,助纣为虐。

    就像上一次的事件,背后如果说没有那些人的推动,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所以说,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最为基本的道德底线,碰到这些人,就放手大杀。”

    财仙王念完了信纸上面的内容:“看来东部大陆也不是一团和气嘛,里里外外都有一些隐患。”

    “不然呢,没有隐患,东部大陆的人早就被养成米虫了好吧。”周惑歧慢慢地舔着一罐蜂蜜,“东部大陆一年度生产的粮食就能够满足三年的需要。”

    “有了这么多的粮食,不说饱暖思**,他们会失去一些前进的基本动力。”他又拿出了一条鸡翅膀,往上面涂上了蜂蜜后啃了起来。

    “一潭死水的国家才是最为可怕的,某些东西与其说是有些人不满足现状想要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而搞出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说到底,还是人心乱了。”周惑歧往天空下面吐出了鸡骨头,“真换做了以前那一个年代,听说就连树皮都要啃,哪有时间思考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如果不自强,你要等着谁来拯救你,你死了,或许还会被某种存在拉过去变成鬼物残害你的亲属。”

    “还好当今的陛下英明神武,各种各样的政策下达,致力于将东陆打造成阿林大陆的中心,至少让大部分人都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

    “这个人确实不错。”财仙王难得附和了一句,如果站在了一个相同的角度来说,他挺佩服那位帝王的作法,并没有迷失于强大之中,有着一颗革新的心。

    就在两人谈论的时候,前方不远之处炸起了一团蓝色的烟火,这种类型的烟火财仙王并不陌生,是飞廉卫的专属求救配置。

    “前面好像有人出事了,去看看吧。”财仙王稍稍将云头按落了一点,向前方看去。

    一堆衣冠不整的人类正在围攻身着轻甲的飞廉卫士兵,士兵们组合成了一个个战阵嵌套起来,有条不紊地应对着敌人的进攻。

    而他们的对手毫无章法,眼珠子泛红着嘶吼,从嘴里面喷吐出了颜色浑浊的口水,手持着简陋的武器朝着甲士们打去。

    飞廉卫吃亏就在他们身上的甲胄是轻甲,就算是盾牌也是那种圆盾,平时的飞廉卫并非是冲在战场第一线的士兵,一般都是作为斥候存在。

    能够在这里被这些蛮族给揪到,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出卖了他们的行踪!

    “人心啊,就是这么回事。”财仙王意味不明地感叹了一句。

    “救他们一下,你退开一点。”周惑歧闻言乖乖地退到了云彩的尾端,给财仙王让出了施展的空间。

    “那个魔法叫什么来着,流星火雨么?”财仙王的双手随便在空中划了划,“大概就这么着吧,反正看起来差不多就得了。”

    随着他手臂毫无规律的晃动,高空中稀薄的火元素聚集了过来,逐渐凝聚成了一个个颜色暗淡的火球。

    “飞廉卫听令,组成疾行阵法,朝着侧边跑,千万不要停!”财仙王运足了力量大吼了一声,随后右手向下面的山头一指,一团团火球飞快地朝着下方飞去。

    周惑歧一看到下面被白雪覆盖的大山就知道财仙王要干什么了。

    “先生,你居然不直接干掉他们,这不符合你的风格吧。”周惑歧挠了挠眉毛,“哦我懂了,隐藏对吧?”

    “没有,我只是想替这个世界净化一点并不该存在的渣滓罢了,他们的作用只配拿去肥田。”

    财仙王看着下方的蛮子,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这种东西不配称之为人!”

    就当财仙王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隐藏在东部大陆的某些强者同时感应到了某种气息的变动,似乎极北之地的气运,凭空消失了一大半。

    “他真的有这份力量啊。”一位中年人感叹道,“他们没看错人,这位第一天丑,果然是破局的关键人物。”

    “什么人,居然能够更改天地命数,待老头我来算一算。”一位老头子挠有兴趣地摆开了自己的家什准备好好地算上一卦。

    “哎哟,你这罗盘居然还打老头子我,什么......那好吧。”老者看着眼前不断旋转地罗盘叹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么,这个人,不能惹啊。”

    火球在财仙王的操控之下极度凝实,下坠的时候并没有因为摩擦而在半空中留下任何的元素残留。

    蛮子们先是听到了一声大吼,大部分都惊慌地抬头看去,看到的却是一团团像是平时用来烤肉的火焰,纷纷兴奋地大吼起来。

    他们的领导者说过了,只要是拿下了这一支军队,他们活着回去的人都能够分到满满的一公斤香料,足以让人肉汤变得无比美味的香料!

    “打开你们的保命符文,给老子拼命跑,上面的人想引起雪崩!”飞廉卫的老大吓得魂飞魄散,这种开大招的方式真的是已经把他们的安危给算进去了么?

    一行人服从军令,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怀中一枚闪烁着青光的符文拿出来一把捏碎,迅速切换了阵法朝着侧边跑去。

    火球临近了山头才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带着巨大的动能直接砸到了山顶上面。

    山头轻轻地颤抖了一下,附着在上面的积雪纷纷脱落,很快就形成了一场巨大的雪崩朝着蛮族的人碾压了过去。

    火球虽然是凝聚了周围为数不多的火元素,但是里面也被财仙王打进了一条品质极高的真阳火焰,直接烧穿了内部的冰雪,为雪崩的源源不绝提供了重要的后备供给。

    “跑啊,山神发怒了!”

    蛮族尖叫了起来,极北之地的积雪终年不化,雪崩之类的东西除非是修炼者展示出了极其强大的实力将冰雪轰开才会触发雪崩。

    而这种自然的情况则是被蛮族之中的有心人给宣扬成了“山神的愤怒”,借以用于笼络人心。

    “别慌,你们这群连自己老婆都分不清的弱智!”

    果然,在这种生死威胁之下,隐藏在这个队伍之中的中间人已经无法冷静地推动他们的计划了。

    就算是有人给蛮族通风报信,没有拥有着足够智商还有足够威信的人在里面进行带领工作,那些脑袋里面什么都没有的蛮子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办!

    “果然,把他们钓出来了。”周惑歧从他的储物玉佩里面摸出了一条长长的锁链,但是尖端却是一个布满了倒刺的弯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怎么样啊先生,要不要我去把他们给抓上来拷问一下,或者说拿给飞廉卫的人也可以啊,横竖都是一个人情啊。”

    “我更好奇你在储物玉佩里面到底放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财仙王略微古怪地看了一眼周惑歧。

    这种东西只会出现在有数的几个地方,不是某种奇怪的男女趣味的话就是刑房里面,一般人怎么可能把这种东西拿来玩。

    “你不用担心,他们不用抓,飞廉卫会告诉我们一切的,东部帝国的人员调度已经到了一个病态的认真这种层次,区区一个任务,他们肯定知道是谁搞的鬼。”

    “不过呢,既然做出了这种觉悟,想必幕后的人已经在逃跑的路上了吧。”

    果不其然,飞廉卫的头领直接施展体内元气飞上了天空对着财仙王行礼:“见过这位大人,敢问大人是不是来接应兄弟部队的。”

    “没错,当代山河庙堂第一教师,道号天丑。”财仙王开门见山,“谁透露了你的消息,可需要本座帮忙解决一下?”

    “先生高义,但是这种事情我们飞廉卫能够自行解决。”领队摇了摇头,“最需要先生这种武力高绝的人的地方,是前线,我们前辈的尸骸,我们的兄弟部队,就拜托你们了!”

    领队重重地锤了一下自己的铠甲,二话不说落在地上整合部队,按照他们的计划继续进行安排。

    而在财仙王他们没有路过的一边,蛮子们兴奋地撕开了一队夯熊军甲士的肉体,直接趴在那些无力反抗的士兵身上开始了一场肉食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