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二章:智商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惑歧眨了眨眼:“我觉得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溯古山里面比较好一点。”

    “滚。”

    “本座没有时间和这些家伙来这种操作。”财仙王挥了挥手,“如果不一次将他直接打死打残,想必以后肯定还会来收拾我。”

    “能够一次性解决的问题,就不要拖到无数年以后。”

    “第一先生,这是庙祝大人给你的信件。”

    原者的声音从阵法外面传了出来,刚才动手斩杀下面那一群人的时候,财仙王就开启了阵法阻隔视线,所以说现在原者进不来。

    “有劳了,可是庙祝的私人信件?”财仙王问道。

    谈判结束的时候就有礼部的官员告诉他了,等到他们回去的时候再过个几天,东陆的奖赏还有一系列的文件才会被发下来。

    在这之前得到的信件,肯定是对谈判者本身有着极大的自信,或者说是在谈判城那边有着极大势力的人。

    “还请先生打开阵法,我入山一叙。”原者躬身说道,并不敢在外界透露任何的风声。

    “也行,你进来吧。”财仙王扭头看向了周惑歧,“这是你们的内部人员,给我在旁边看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赶紧说,坑了我你后续的功法估计就没有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周惑歧一个激灵,挺直了腰板大声说道。

    他的眼神闪过了一瞬间的凶狠,开始仔细思考起来山河庙堂内部人员谈判的时候一些广而流传的暗话之类的东西,打算替财仙王好好地梳理一遍。

    “见过第一先生。”黄衣原者递上了自己手中的一个盒子以及两个信封。

    “确实是庙祝大人的私人信件,他要我将这个镇纸带给您,说是感谢你出面为东陆拿下了一场极其痛快的谈判。”

    财仙王打开了小盒子,里面是一方主体造型十分简单的青玉,上面雕刻了一幅精美的夏日荷池童子戏水图。

    青玉上面洋溢着厚实的灵力波动,显然除了上面的艺术价值之外,这还是一枚十分有价值的魔导器。

    “不错不错,替我谢过庙祝,你还有什么事情么?”财仙王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说看不上这枚青玉上面的符文刻画,但是材质是可以肯定的。

    “还有,就是希望先生看一下接下来的这两封信件。”原者小心翼翼地说道,“还请第一先生先将我送出阵法,我还有要事在身去和庙祝商议。”

    “别急嘛,老哥。”周惑歧从侧面窜了出来,狞笑着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原者的肩膀上面,然后右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们这些原者就是想要将自己给置之度外,先生,赶紧看那两封信,我打赌一万两银子,这个里面肯定有问题。”

    财仙王挑了挑眉头,随后拆开了第一封信读了起来,上面无非就是一通感谢财仙王之类的废话,最有价值的一句就是庙祝告诉他这件事的成功对于他的身份有很强的遮掩作用。

    他把玩着新到手的镇纸,另外一只手很麻利地拆开了信封,刚刚扫了一眼,摩挲着青玉镇纸的手就僵了下来。

    原者见此状况也是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是躲不掉了。

    “第一兄弟,我知道你的实力非同凡响,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一下......”

    “麻烦将他们安全地送回来,谢谢你了。”

    财仙王微笑着将青玉镇纸捏碎。

    “庙祝,什么意思?”

    “如果说不出来,你和那个老家伙一样,都给我去溯古山门前老老实实地做一辈子的雕塑吧。”

    原者下意识地瞟了那个雕塑一眼,雕塑眼珠子里面那种真实的色彩可是瞒不过他的眼睛,里面可是有一个完整的灵魂!

    “这个,我也不知道。”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把后半辈子的勇气都攒起来用在今天了。

    “具体的任务是由庙祝亲自过手的,我只是一个负责送信的人罢了。”原者哭丧着脸,“庙祝说你肯定会答应的,让我别慌,反正是死不掉。”

    “对啊,那个死老头子不也没死么。”叶妖和风无缺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这个家伙。

    “敢问您今年贵庚?”

    司徒守拙就不那么客气了,看似“委婉”地问道。

    这原者一看就是那种三四十岁朝上的人了,居然就这么被自家的庙祝给哄骗了过来,所以说司徒守拙的问题大概就是这么一句话——你是傻了还是怎地。

    换句话来说,司徒守拙怀疑这个人的智商水平!

    “啧,庙祝的威信太强了是吧,还是你就没有去过外面游历。”财仙王也是一脸的怜悯之色,“而且你的文化成绩估计不会太好。”

    “生不如死这个词都不知道,你的文化课是你的武学启蒙老师教的吧。”风无缺更不客气,“就你这种水平,给我家当个看门的估计都不够格。”

    原者很想依靠着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然后反驳一下,但是看到财仙王的时候又瞬间停下了这种想法,这位大佬刚刚才被坑了一把,现在弄这些搞不好会被他丧心病狂地直接干掉。

    “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居然让我去收尸?”财仙王对着原者扬了扬信件,“他只是说让我负责和他们对接,为了一万具尸体。”

    “一万具尸体?一万......”

    原者皱紧了眉头思考,随后眼睛中闪过了一丝惊愕的神色:“是这个事情么,原来如此。”

    “先生,我请求跟你一起去。”周惑歧淡然地说道,但是瞳孔之中已经快喷火了的眼神出卖了他。

    “这一万具尸体,是当时在极北之地战死了的甲士们。”

    周惑歧说道,“当是山河庙堂用于招揽新一届的老师所用的神物没有了,他们组织了一批人前往极北之地这种荒凉的地方探索,希望找到一些替代物。”

    “结果很简单,不巧遇到了一帮子蛮子,直接把这一万人给斩杀了。”

    “全军覆没啊。”周惑歧唏嘘道,“山河庙堂自成立以来,怎么可能受过这种气,当时的太庙直接亲自带兵朝着极北之地冲了过去,发誓要为那一万个兄弟报仇。”

    “慢着,从山河庙堂出来的士兵,遇到了极北之地的一帮蛮子居然全军覆没了?这不太符合常理吧。”

    财仙王皱眉道,当时他召唤隐藏着的黑甲士兵出来围堵买卖神仙散的那小子的时候,那些精锐的黑甲士兵可是给他留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不说个个都是那种超级兵王,但甚至已经比边防的那些军士要精锐出一倍了。

    “那还不简单,极北之地官员和蛮子勾结,那些人早就被换成了蛮子的内部人,他们几乎将北地十分之一的居民给放了出去。”

    “美其名曰今日大庆,要举城共度这个盛大的节日。”周惑歧冷笑道。

    “一万精锐甲士,为了掩护普通百姓的逃走,在看清楚情况之后,从上到下几乎是自发性地组成了人墙挡在了百姓们的前面,给了民众撤离的时间。”

    “等到城里面肃清了混进来的蛮子还有官员之后,东陆的后续支援部队以一种叫做火烧屁股的速度赶到的时候,为时已晚。”

    “一万位甲士的尸体,已经被带走了。”原者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些蛮子把甲士们的肉全部剥了下来作为食物储备,只剩下骨骸被当做了炫耀的资本保留了下来。”

    财仙王沉默,这和他上一次的经历何其相像!

    “王,不能去啊,这是那个老头子的圈套,如果你去了的话,等待你的肯定是那个老头子的重重陷阱,他为的就是要把你困住甚至是杀掉你!”

    一座华美的庭院,内部自成一界,无数的各族大修士在里面脸红脖子粗地叫道,内容出奇的一致,并不希望财仙王涉险去拯救那些被困住的人族。

    “那些背叛了诸天万界的人已经被我们搞得身死道消了,我们不能再次失去一个财仙王!”一位浑身散发着磅礴剑气的老者发话。

    “没错。”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人说道,“大战在即,如果因为一时不查就让您涉险,这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并不符合诸天万界的利益。”

    “王,还请为这天下众生思量!”

    台下众人齐齐躬身,对着财仙王说道。

    坐在了主位上的财仙王,浑身力量圆润如一内蕴其中,身着暗金色衣袍就像一个最为普通的青年一样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不发一言。

    “王,您还在等什么,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只要我们现在发兵,那老头子也需要一点会转的时间,留守的那些人不可能挡得住我们的刀锋!”

    这时候,一条浑身黑黄色的大蛇出现在了外面,庞大的蛇躯慢慢地变成了烟雾消散,烟雾的正中则是变作了一个身形瘦高的阴厉男子。

    “王,我们准备好了,就等您了。”

    这句话一出,庭院里的人顿时大怒无比。

    “玄空,你这个该死的混账,亏你还是和我一个种族的,居然要先生去涉险,你难道忘了先生当时是怎么帮你入道途的吗?”

    一个同样瘦高的男子站了起来,脸上的怒火几乎要吞噬了那名叫做玄空的蛇类。

    “从今天起,我代表蛇族和你恩断义绝,你玄空蛇,休想再踏入我蛇族的区域一步!”

    男子一巴掌将一块令符甩了出去,砸在了玄空蛇的脑袋上面。

    “别说了,这个要求是我自己提的,亘古第七界的人全部留下和你们一起进攻,我自己去,一定会安全地回来,还能将那些后辈给带回来。”

    财仙王起身,暗金色衣袍大方亮光,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飞出了庭院里面,跨越了无穷的距离,万变的宇宙,来到了那些人族被关押的地方。

    那些人感受到了财仙王释放出来的至高气息,没有任何的惊喜,反倒是脸上布满了忧愁。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没有感到一丝喜悦。”财仙王眼中无悲无喜,“你们想要牺牲自己,为了那诸天万界之中你们的亲友。”

    老头子派来的人全部疯狂地朝着财仙王冲了过去,但是这些都是一些杂鱼而已,他们冲过来的意义就是将自己手中的大威力符文之类的东西砸在财仙王的护体仙光上面。

    财仙王手一展,一个极强的波动散发出去,直接将这些人泯灭成了最为细小的微粒,返还到了天地之间。

    “你们为了亲友宁愿牺牲自己,但是在诸天万界之中的亲友,他们很想你们。”财仙王紧盯着前方一脸微笑地显出身形的老头子说道。

    “我为王,当护万民,平四海,荡天下!”

    “老头,接本王一掌!”

    ......

    “喂喂喂,先生,回神了,别发呆,你到底去不去,去的话带我一起呗,听说还有前几届的学员还有老师也会赶过去,甚至可能会有神仙散的消息。”

    周惑歧看着发呆的财仙王很是心急,他没有过去的资格,自家老头子肯定不会让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如果没有这条大腿带自己,估计这件大事自己就铁定是没有资格参与了。

    “这一万具骨骸是我们偷偷地带出来的,并不是通过正规的交涉,以先生的实力去的话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惑歧你去的话......”

    原者说话很直白,一路上很可能会面对着那些蛮子为了拿回自己的“战功”而疯狂涌来的攻击,到那个时候就真的不是一个周惑歧能够抵挡的问题了。

    “走,我带你去。”财仙王对着周惑歧招了招手,“十万两黄金,必须是现货,这件事情我就替庙祝做了。”

    “先生高义。”

    原者躬身,能够用十万两黄金请来一个第一教师,绝对是他们山河庙堂赚了。

    周惑歧也行了一礼:“我会让我的家族同样准备十万两黄金给您。”

    “不用了。”财仙王很是烦闷地摆了摆手,“本座还没有下作到收自己的学生的钱财。”

    “我说过了,你是我的学生,带你去历练是我的本分,怎么会要你一分钱。”财仙王说道,“去准备一下,至少你要和你的家里人说一说,本座保你无事。”

    “谢老师。”

    这是周惑歧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叫了财仙王一声老师。

    “啧啧啧,周惑歧就这么想去这种地方,难道是有什么亲戚朋友之类的被蛮子给杀了。”

    风无缺很是疑惑,周惑歧不同于溯古山的其他人,财仙王孤家寡人一个,他自己还有司徒守拙自小没有受到过亲戚的照拂,并不能够了解某一些关于“亲人”的情感。

    “不,我家的下人有的亲戚死在了那次战役之中。”周惑歧眯了眯眼睛,“我作为周家的下一任家主,我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的亲人迎回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