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一章:收拾收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小的一个阵法,怎么能够挡得住我。”老者信心十足地对着剑气飞龙的脑袋拍出了重若千钧的一掌。

    “金色的手掌哈,应该是那一家的人吧,居然还在用这种奇奇怪怪的功法。”

    周惑歧伸长脖子观察了一下,随后敏锐地观察到了那双金色的手掌。

    “把人当成了兵器炼制,真的有意思么,又不是什么罪人要受重刑。”周惑歧啧啧称奇,“不过也就这家人有这种秘方了,改天要不要诱惑先生去偷一把。”

    叶妖连连点头:“确实,这人的体内感觉上都被金属灌了一个遍,在有些方法上面有点像是黄巾力士的做法。”

    金色的手掌和剑气飞龙对上,爆发出了一阵阵轰鸣声。

    虽然说剑气这种东西无形无质,但是以风无缺现在的能力并不能够使用出剑气类型的转换,所以这剑气在实质上面还是由庚金元气打底。

    锐利无匹的剑气在老者的手掌划出了道道白印子,飞龙伸出了自己的爪子揪准了时机朝着老者的腹部就是一抓。

    “嘿,这畜生居然还有这等灵智?”老者惊讶了一声,但是没有慌乱,他的胸膛上面也染上了一层金黄色。

    龙爪抓到老者的腹部,发出了“吱吱”的刺耳响声,但还是没有成功地将老者开膛破肚。

    “老金人啊,不知道里面是不是金色的,这样的话弄死了还能够把尸体拿去卖了赚笔钱。”叶妖在一旁抱着双手煞有介事地说道。

    “别逗了好吧,就老师那个本事,这点黄金还不够用来铺路呢。”司徒守拙摆了摆手,“这人最大的用处就是被我们拿来当做雕塑震慑一下那些宵小。”

    “有道理。”包括铁翼鹰在内,溯古山上上下下都比较同意这个观点。

    “那,留一个全尸。”

    风无缺手持令信一挥,操控着飞龙攻向了老者。

    “杀!”

    飞龙炸成了一道道简洁而凝练的光柱分出了几条路线戳向了老者,但是他不惊反喜,因为这样比较适合他的发挥。

    他身上的这种秘法需要身体的配合以及庞大的能量支撑,刚才身躯庞大的剑气飞龙如果仗着自己的身体优势的话他根本就不能够托大将自己的部分转化。

    如果剑气飞龙分成了几个路线的话,以他的战斗经验只需要在几个地方偏重一点,然后多多注意就好了。

    “无知小儿,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和什么人作战。”老者存心立威,然后提起了一股力量狠狠地拍向了一道光柱。

    “啪”的一声,光柱应声而碎,但是老者十分戒备地再次把自己的全身都转化成了金色。

    因为他刚才一掌拍了下去,就是刚刚接触到的一瞬间那光柱就碎了,结合刚才他和剑气飞龙对击一次的经验来看,哪怕分成了几道,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他打碎。

    果不其然,剑气柱碎裂成了细若发丝的剑丝飞快而柔软地缠上了老者的身体,他的身体上面响起了阵阵摩擦声。

    中计了!

    老者心头一凛,他现在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枚玉石原石,正被放在了某个磨器里面慢慢地被磨掉了外壳一般。

    “还真当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子的攻击么?”风无缺冷笑,“我猜的就是你那一瞬间的放松。”

    “哼,臭小子,果然是心思狠毒的货色。”老者脸色铁青,现在那一条条剑丝已经缠上了他的身体,发出了那种令人心神不定的摩擦声。

    他敢用自己的性命作保,如果他现在敢把自己的金色秘法解除,这些剑丝肯定会钻进他的身体里面大肆破坏,直到弄死他。

    “这可不是心思狠毒。”风无缺神色轻松,“你明明知道这座山先生定下了的溯古山,居然还派人来堵在了前面,难道不是要和我们翻脸么?”

    一座山,甚至被一个修为高绝的人定下了名号的山,本来就代表着这个人的面子之类的东西,老者叫了一帮人过来把门给堵了起来,除了打脸就真没有其他的意思了。

    “我拿到的可是你们山河庙堂里面的合理授意证明,你难道要和山河庙堂的上层闹翻么?”老者分神问道。

    “这我也知道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吧。”风无缺耸了耸肩,“反正先生是肯定不会在意这种东西的。”

    “先生是特招的第一先生,手上还有天机封尘令,那些和我们敌对的人也只敢弄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招数了。”

    “如果要真的和先生正面对上,无论从武力值还是从势力来说,给他留个全尸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老者哑然,随即只能全神贯注地应对自己身前的几道剑气光柱,他知道风无缺说的都是真的,自己不也是仗着这个观点才抱着一点侥幸心理过来闹事么。

    财仙王一招废掉了踏山突的一条腿这件事情并没有隐瞒,甚至拿来烤了吃也是极其的光明正大。

    修炼到了财仙王这个级别,就算是一心闷在家里修炼,长辈们也会告诉你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不然你只能是一个高级打手。

    所以老者认为,财仙王这种做派,只会是对自己极其有自信,根本不会害怕这些东西。

    如果被财仙王听到了,他只会告诉老者你真的是想多了,要不是庙祝他们跟他说让他这样做,他肯定还是会收敛着一点的,毕竟以他的实力还有目标,两边都接触一点比较利于他的规划。

    “风无缺,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换我来,先生估计已经快回来了吧,再这样弄下去我们可不好交代。”

    周惑歧撇了撇嘴:“要我说,直接找个机会我们几个摸过去偷偷地摸过去给他一个狠的不就好了。”

    “言之有理。”司徒守拙点头,“到时候老师又要罚我们的话可就真的是冤枉了。”

    “这么说起来真的是有点道理,但是我还是想玩一玩。”风无缺朝着山下努了努嘴,“要是你们觉得自己实在是闲得慌,那就还不如把那些玩意儿给收拾了。”

    山下的人此时也是仰着头伸长了脖子在看着上方的争斗,都被剑气飞龙周身那种锐利的气息震慑到了,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他们也是被老者许以重利,这才壮着胆气过来坐着的,不然谁敢和溯古山上那位作对。

    周惑歧手中拿起了长剑,整个人化作了一只巨大的蜜蜂就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圣者级别的小子,也敢来和我们作对。”一位男子嗤笑道,“要不是看在溯古山那位大人的面子上,一个照面就可以杀死你。”

    “那就试试吧,看看你一个圣士级别的法师能不能把我击败。”周惑歧将武技演灵的层次再度提高了一个层次,悍然一剑斩了出去。

    男子轻喝一声,随后一股清风缭绕在了他的周身,轻轻地将自己的身体搬离了周惑歧剑光所及之处。

    “不敢正面和我来一架?”他的另一只手同样拿起了一柄剑,然后一招烽火延绵剑劈了出去。

    一道一道前仆后继的火浪凝缩在了剑身上面斩向了男子,他的身边过于凝聚的狂风甚至将火浪的层次提高了不少。

    “大名鼎鼎的烽火延绵剑法,我怎么可能不防呢?”男子笑了笑,随后右手向前平伸而出,一枚枚凝缩的狂风被他轰向了周惑歧的脑袋。

    周惑歧毕竟使用的是武器,要攻击到男子的身体还有着一段距离,但是风就算被男子给凝缩了起来,它的其中一个“快速”的特性还是保留下来了。

    “斩!”周惑歧面色不变,蜂刺剑法的武技演灵飞进了狂风的中心,剑气和其中男子所留的力量交织在了一起,轰然爆炸开来,四散的风劲将周惑歧劈出去的剑法都带偏了一点。

    机会!

    男子脸色一喜,随后身体再次向后退了退,右手在一旁画了一个圆弧,随后往前面一甩,一道青色的镰刀状风劲朝着风无缺飞了过去。

    “这是我的一道绝招,凝练的狂风甚至能够斩开一丝丝空间,你可要小心了。”男子十分自得,“不过就算是你承受不住了,我也会在一瞬间之内救下你的,免得那位找我的麻烦。”

    “废话多。”

    周惑歧分心看了一眼司徒守拙还有叶妖那一边,他们两个单体的实力并不合适正面攻杀,不过两个人配合起来的话那种诡异的打法自保是没问题的。

    “御火屏障。”周惑歧将自己左手上的长剑朝着自己前方的半空插了下去,烽火延绵剑所带有的火焰剑气顺着剑身在他的前面构造出了一道厚实的火焰屏障。

    无名功法运转,他体内的火焰元气瞬间转化成了碧蓝色的水元气瞬间喷涌了出来,与天地之间的水元素迅速构建出了一个水球将周惑歧给包裹了起来。

    火焰屏障的防御力都没有超出双方的预料,风镰最终还是冲出了屏障的限制,眼看着就要轰在了水球上面。

    “果然啊,果然是一种类似于高频震荡的方式。”周惑歧一脸不出我所料的样子,刚才他用火焰屏障的时候就已经观察到了这一点。

    风镰接近屏障的时候,原本按照一定的规律摇曳的火焰被某种奇怪的力量给干扰了,开始了不正常的颤抖或者说是分裂。

    他用水球将自己给包裹起来,就是为了通过水这个介质的特性进行更深层次的判断,结果很让他满意。

    “知道是这个就不用慌了。”

    周惑歧紧盯着男子的身体,以防他做出下一步的动作,随后水球里面的力量逐渐地在他的脚下凝聚,然后一瞬间喷射了出去。

    巨大的推力将他带回了溯古山上,叶妖还有司徒守拙已经先他一步跑回来了,看起来神采奕奕,并不像是出事的样子。

    “果然,和你们的差距还是有。”周惑歧先是不留神色地打量了一下他们两个,然后在心里面暗叹了一声。

    叶妖他们面对的敌人比他面对的那个男子还要强,虽然是合力抵抗,但也没有像他这样过于费力。

    他知道是为什么,是因为传承功法的问题!

    财仙王给予他的功法,只是能够自由地进行属性的转换,但也就仅此而已。

    这一段时间和风无缺他们的相处和切磋也让他明白了差距在哪里,或许他们的战斗经验都很丰富,但是对力量的运用层次确实不是一个等级的。

    打一个比方,如果周惑歧使用的力量运用技巧是一个稚子手持长刀的话,风无缺他们就是一个在屠宰场工作了一万年的老屠夫!

    “溯古山的人,就这么胆怯么,居然临阵脱逃。”老者用力一挣,脱开了几道剑气光柱的限制,跳到了一边冷笑道。

    除开依附在了他身上的剑气,那几道光柱再次凝聚成了一条体型稍小的剑气飞龙,一双龙眼冷冷地盯着老者。

    “啧,为什么,因为咱们老板回来了啊,我们还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干什么。”风无缺一脸看白痴的眼神。

    “就你啊,先生就是一金砖拍死的货色。”周惑歧冷笑着对着他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

    “嗯,算你了解我。”一道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铁翼鹰一声鹰啼,随后振翅飞上了天空,乖乖地停在了财仙王的脚下。

    “乖,一边老实地呆着,等下考校一下你的人话学得怎么样了。”财仙王没有停在铁翼鹰的身上,而是移到了一边,慢条斯理地从自己的袖袍里面摸出了一块金砖。

    “既然我的学生都这么说了,我如果不拿金砖拍死你就真的对不起他们了,也真的对不起你这么多天来的照顾。”

    财仙王轻飘飘地随便将金砖对准了照着老者的脑袋扔了下去,然后就这么抱着手看着。

    “可笑,区区一块金砖,难道就这么一块金砖能够干掉我,难道不是来给我送养分的吗?”老者怒极,“区区一块金砖,看老夫我吞了它!”

    他浑身的金光亮了亮,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锋利的双手抠进了金砖里面,然后张嘴狠狠地啃了下去。

    “嚯,你以为你是我的黄巾力士们,这玩意儿可不是乱吃的。”财仙王笑道,“你把这玩意儿当成了养分,那我不也是看中了你这个身躯么?”

    老者一愣,随后脸色大变地咳了两声,但是吐出来的只有一些偏金色的血液,并没有刚才被他啃进去的金块碎片。

    “别想了,这种东西可不是你能够弄出来的。”财仙王手中的道纹一划,被老者啃坏了的那一部分突然变大,宛若一张大嘴一样将他给吞了进去。

    “活人炼器啊,以前可不好放在明面上来,现在倒是可以试一试,就拿你放在溯古山下以作警示吧。”

    财仙王略微有点烦躁:“刚刚才被庙祝给搞了那个怪里怪气的工作,我前脚出去你后脚就跳出来闹事,难道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手中的道纹再度变幻,老者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融化,他疯狂地想要挣扎,但是力量在逐渐消失,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和这块金砖融合在一起了。

    “大人,我输了,绕我一命吧,我也没有干什么事情,放了我的灵魂吧,让我去转世吧。”老者哀求道。

    “不用了,灵魂融合在了里面,难道不应该更有说服力一点么。”

    财仙王哈哈大笑,随后手中拿出了一枚令信,催动了剑气飞龙,宛若风暴一般在山下横扫了一遍。

    随着剑气飞龙崩散开来,溯古山的周围下起了一场小小的血雨。

    “看来要去找一找那些蛀虫了,我的山门,不是那么好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