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章:得胜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璀璨教堂?不过如此。”财仙王放下了手,“尔等再不跪下,下一次就全死!”

    除开那三个璀璨教堂之外的人,使团一众全部都跪了下来,高举着双手表示屈服。

    “你们不要被骗了,这是幻术,圣剑没事,你们陷入了那个人的幻术,醒过来吧,你们都是神的子民,不要被这种东西给骗了!”

    “神?”

    “那我就让你来看看,这是不是幻术,你的神会不会来救你。”

    财仙王冷漠地看着尖叫的三人,右手伸出,轻轻地虚握了一下,那三人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

    “那你们就来看看吧,惹怒了我东陆的下场!”

    财仙王的手指一勾,底下的长枪以及箭矢全部都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锋利的锐口对准了他们三人打得周身要害。

    “穿!”

    他收回了自己的右手,长枪和箭矢激射而出,一瞬间将三人扎成了刺猬。

    “勿谓言之不预也,飞廉卫,开炮!”

    夯熊军的领队手中令旗一挥,空中凝而不散的烟花爆炸开来,消散不见。

    飞廉卫早有准备,一连三发炮弹打了出去,目标直指边防城前方的一座山头上。

    “轰轰轰。”

    三声巨响过后,使团的人看了过去,山头已经被轰成了平地,弥漫着阵阵硝烟。

    “往你们国境线里面打了三炮,只是一个警告而已。”财仙王看到礼部的官员对着自己扬了扬手中的白纸,“我们要求赔偿的清单已经准备好了,拿了就滚吧。”

    “半个月之内,如果没有一点关于你们赔偿的消息,本座就去你们的国家转一圈”财仙王的话让他们的后背直竖寒毛。

    转一圈,恐怕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吧,看这位爷的这种二话不说直接杀人的手段,他们国家的人还真不够杀的啊。

    “滚吧。”

    众人顿时屁滚尿流地跑出了城门,冲回了营地之中连各种杂物都不要了,一个人骑上一匹马就朝着他们边防城池的方向逃去。

    “东陆威武!”

    下方的城池之中再次响起了欢呼声,财仙王能够感觉到那些军士的崇敬之情化作了信仰之力灌输到了他的体内,缓慢地修复着他的身体。

    “走吧,此间事了,我也应该回去了。”财仙王闭了闭眼睛,闪过了一丝疲惫之色。

    几个月来没日没夜地祭炼黄巾力士,终于让它们入了品级,刚刚又强行和某种存在的道则对抗了一下,就算是他,也感受到了疲劳。

    千万不要以为黄巾力士就已经厉害成这个模样了,直接能够大口吞噬了一柄凝聚了道则还有庞大的信仰之力加持的一柄剑。

    如果不是财仙王用混天迷神符迷乱了这片天地的道则,然后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将圣剑里的道则给敲碎,黄巾力士肯定在吞下这柄剑的时候就被绞成碎块了。

    “别急着走啊先生,和边防部队庆祝,同样也是谈判的一部分啊。”

    财仙王挑了挑眉毛,三位礼部官员直接将他们外面那一层厚厚的官袍给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一件便于行动的短袍。

    “你们,穿了两件袍子,就是为了这个?”财仙王扶额,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礼部尚书带出来的人也不见得能够好的到哪里去。

    “没错啊,边防部队的酒,那度数可不像我们吟诗作画时候喝的那种,好久没尝到那味道了。”他们舔了舔嘴唇,然后不由分说地拉走了财仙王。

    “走吧先生,我们还要靠您来给我们挡下其他人的弹劾呢,让我们先敬您一大碗!”

    “喝!”

    夜晚,城门外面燃烧起了数量极多的篝火,所有的士兵围绕着篝火蹦蹦跳跳,唱着军中的歌曲,更有甚者酒精上脑直接开始了角力摔跤,旁边的人都在大声喧哗为他们助兴。

    这一次直接是全城的边防军士直接出来庆祝了,听说第一先生已经摆下了一座大阵,那些守夜的人也可以解放出来,加入这一次的宴会。

    “第一先生,下官敬您,干了!”那个将领解开了手中的大酒壶,仰头灌了起来,只见他的喉头在一上一下地活动着,脸色却一点也不变。

    “哈哈哈,将军好酒量!”文官们则是一个个拿着一个小碗慢慢地往嘴里倒酒,偶尔有一个不开眼的和将士们干了一碗,马上辣得直吐舌头。

    “哈哈,第一先生这次可是立了大功,还为我等好好地出了一口恶气,怎有不敬酒的道理。”

    将领倒是洒脱,酒壶一甩,顺手就从摆酒的地方又拿了一个。

    “我们东部大陆好久没有向外征战了,他们都忘记了我们东部大陆的威风,这次先生一口气就震住了他们,实乃我东部之栋梁!”

    “吾等出世,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居庙堂者思远策,丰百姓;甲士居万地而护族土,保家国,有此之志,何愁我东陆不兴!”

    文官们同是群情激荡,一帮已经有了后辈的大人们同是勾肩搭背地站了起来,哈哈大笑。

    “然也,然也,近年来东陆扭转了风气,将军事与科举视为了同样轻重之物,民众也认同,文强武盛,当浮一大白!”

    “喝!”

    这下子文官们也不装什么文雅了,全部在军官的怂恿之下换成了他们那种大酒壶,跟着军官们站了起来拉着脖子往自己的嘴里灌。

    “东陆当兴,我等高兴啊,喝......咳咳咳。”文官们一个个竖起了酒壶灌酒,没灌下两口就猛地咳嗽了起来。

    文官们恼羞成怒地操起了自己随身的笔墨对着军官砸了过去,显然是反应过来自己被坑了。

    那种大酒壶直接往嘴里灌,没把他们辣死已经算是不错了。

    “兀那厮,给我站住,别让我知道你家哪个亲戚在我东部帝国京城任职,不然我肯定要给他穿一万年的小鞋,直到他不干这工作了!”

    “你们这帮夫子有辱斯文,有辱斯文!诶,说着说着你怎么把自己的砚台给摸出来了,这可不能砸出去啊,砸一下头就破了!”

    “......”

    财仙王斜靠在一块青石上面,右手抓着酒坛子不时往自己的嘴里面灌下了一口口烈酒,他特意放开了身体的防御,感受着烈酒化作了一条火线一路从喉头灼烧到了胸口,舒服地吐了一口气。

    他旁边这种大号的酒坛子已经堆了不下十个了,这也是那些文官军官只敢过来敬一下酒就跑的原因。

    有一个不信邪的将领跑过来说要和财仙王拼酒,说还没喝山河庙堂的老师喝过酒,这次一定要试试。

    财仙王当即抓起了两个酒坛子,这一坛喝完了喝下一坛,结果很简单,一坛酒多了一点量,那位将领就报销了,被人拖去了军帐里面呼呼大睡。

    “真的有趣啊,这酒。”财仙王晃了晃巨大的酒坛子,其实里面装的也不是什么能够卖出天价的好酒,也就是度数高罢了。

    “好酒啊,好酒。”

    他看见几个大头兵肩并肩地四处乱晃,满脸的酒气,显然已经是喝得大醉了。

    “反正这种生活也不错是吧。”财仙王好像在自问自答,“不用每天和那个老头子勾心斗角,也不用担心着各种事情的发生,每天教教后辈,欺压一下弱小,还是不错的生活。”

    “喝酒可以随便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为了一件宝物去打生打死,我到底想不想过这种生活呢?”

    财仙王又灌下了一大坛酒,手一招,从从不远处的酒台处又拿过了一大坛酒。

    “但是,这种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要做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他站了起来,一脚将青石踏碎,手持着酒坛疯狂地灌了起来,任凭嘴角留下了一条条酒液。

    “啧,真是没酒度啊,这种东西也敢叫做酒?”财仙王摇了摇手中的空坛子,随手一扔,大笑着离开。

    “尔等慢慢玩吧,本座先走一步,有天机封尘令所印下的信件作保,应该不会有人会找你们的麻烦。”

    财仙王身化金光,洞穿了云彩,高飞到了天中,朝着溯古山的方向飞去。

    他能够感应到,溯古山的周围有一帮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人,但是他这里另一块令牌也没有反应,代表着风无缺也没有启动阵法,他得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各位友人,没想到吧,这个阵法果然不出我所料,只要我们不搞出什么事情来,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被斩杀的问题。”

    一位脸上满是皱纹的老者笑道:“主事的人不在,这些山上的小家伙也不敢造次,他们如果真敢动手,那可真的挡不住身后势力的怒火。”

    “至于山河庙堂那边嘛,我们已经拿到了许可证了。”老者掏出了一页纸晃了晃,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

    “我用交流这个借口拿下了这张许可证,诸位就放心地在这里示威吧,我们家族答应你们的东西绝对不会反悔。”

    “不会反悔?”

    风无缺戏谑的笑声传了出来:“是没有机会反悔了吧,你们的样貌我们已经用留影石记下来了,等到先生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和你们一一清算。”

    “你这老家伙只要随便找一个理由拖几天,他们的命就不属于他们了,我说的对吗?”

    老者望了望周围人渐变的脸色,很是温和地笑了笑:“小辈这个离间计可是不太成熟,我这就把他们的报酬给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他甩出了一个个储物戒指:“这是你们报酬的一部分,只要条件完成,另一部分的报酬保证马上交到你们的手上,老头以我的灵魂起誓!”

    一道无形波动从天而降,在老者的额头上面刻下了一个银色的徽记,随后隐藏了起来,再也看不出什么异状。

    见此徽记,众人就放心了,大大咧咧地继续坐着,更有甚者带来了各种吃食还有好酒,直接三五成团划拳行酒令。

    “老头啊,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天了我为什么就现在说话么。”风无缺笑道,“在某一个无良人士的建议之下,我只是每天丢一点脏东西下来,但是今天例外。”

    老者在心里暗暗诽腹,你那哪叫什么脏东西,每一样东西都是奔着要把他们打死的目的扔下来的。

    那些个可怕的火焰、雷电甚至是各种即将爆炸的魔导器,时不时地将他们弄得灰头土脸的倒是真的。

    “因为先生已经快回来咯,再跟你们玩下去真的对不起先生的面子,你们能够心甘情愿地当司徒小子的联系靶真的很感谢你们。”

    风无缺的声音变成了冰冷的质感:“奔龙腾转万剑杀阵,起!”

    “嗷!”

    一声尖锐的龙吟响彻溯古山上下,一条长有百丈的剑气飞龙盘旋在了溯古山的上空,冷冷地盯着下方的众人。

    山上,周惑歧则是满脸羡慕地看着通过令信操纵着阵法的风无缺,财仙王并没有按照实力的划分将这枚令信交给他保管,代表的一丝很简单。

    你不相信我,我传你功法是身为一名老师的本分,但是你并不能够得到我真正的信任!

    “啧,这个阵法在先生告诉我们的传承里面算是比较厉害了的。”叶妖搓了搓手,“我记得这个阵法的终极状态是......”

    旁边打得司徒守拙眼疾手快地冲上去捂住了叶妖的嘴巴,你大爷的,这里可是还有外人,千万别把先生给卖了!

    “奔龙势!”

    风无缺俯视着山下的众人,冷笑着向下挥动令信。

    剑气飞龙的身体一个环绕后笔直地朝着下面冲了过去,身旁带有的剑气狂风已经提前将下方的地面割开了一条条狰狞的伤口。

    “嚯,原来这个阵法的威力这么大么,难怪先生让我小心点用。”风无缺满脸惊讶地抛了抛手中的令信,“就是有点耗费灵气,等我慢慢地补回来。”

    以前财仙王就说过,很多阵法的一个极为突出的特点就是以弱胜强,奔龙腾转万剑杀阵,同样是这么一种阵法。

    这九座整整一套阵法无时不刻都在抽取着天地之间的灵气转化为了剑气保存在了剑阵的最内部,一般情况下并不外露,需要有像财仙王还有风无缺手里的那种令信才能够确保阵法的使用。

    而财仙王给予风无缺的令信只能够操纵这一座杀阵,其余的八套阵法并不能够调动,只是保存着财仙王设定下来的基本运转模式运行。

    “别慌,这不就是一个连圣者级别都没有踏入的小屁孩么,就算是这个阵法再强,他能够催动多少的威力。”

    老者淡淡地说道,言语里面洋溢着的是无比的自信:“且看老夫破开他。”

    说完了这句话,老者腾空而起,一双肉掌上面覆盖了点点金黄色的光芒,正面迎上了剑气飞龙。

    “老而不死是为贼,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先生。”风无缺吹了一声口哨,实打实地在心里为老者的勇气点赞。

    剑气飞龙张开大嘴嘶吼了一声,口中喷出了一道道完全由细如牛毛的剑气长针组成的风暴轰向了老者,狂暴而锋利的剑气刺激得周围的虚空不断地抖动,处在了破碎的边缘。

    “区区小道,也能够挡我吗。”老者冷笑道,“不过是一头死物罢了,比这大了十倍的魔兽我都杀过了,就算是锋利一点的剑气又如何呢?”

    “啧啧啧,我不就出去了一段时间么,怎么就有人来捣乱了。”

    财仙王看着令信之中传出来的影像摇头道:“真是不省心啊,难道东部大陆的人有一个叫做自尊自大的臭毛病么?”

    财仙王赶路的金光又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