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九章:最爽的谈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股暴虐的气息压得对方使团的人身体颤抖,那些平时养尊处优的官员们已经全部跪倒在了地上,仿佛在迎接自己的君王。

    “本座再次重申一遍,我只是来告诉你们该怎么做的,不是来听你们怎么谈条件的,敢有不听的人,那就去死。”

    “我们东陆,并不想和你们多废话一句,那是对我们的侮辱。”财仙王收回了气势,“想要谈判的,自己进城,不然就乘早滚回去。”

    说完这句话,财仙王转身下了城墙,后面的众人紧跟他的步伐,城墙上面的边防军士用崇敬的眼光看着他。

    这才是我东陆的风范啊,些许小国,怎敢来犯!

    “主教大人,我们还要进城吗,看他们的架势,不像是要和我们公平谈判的意思啊。”

    使团的领队人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紧张地问道。

    “哼,不过是一种吓唬人的手段罢了,既然他们让我们进城谈判,以他们东部大陆的主流文化而言,就不会给我们设置什么障碍了。”

    “再说了,我这次可是带了神物过来的,只是刚才形式原因才不方便拿出来对抗罢了。”

    一句话说得领队人心头大定:“这样就好,在我神的光辉之下,一切的敌人都将被驱散!”

    “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城墙上的士兵给我准备好了,第一先生说了,谁有异动,无条件射杀,别把你们手中的弓箭当作了摆设!”

    “得令!”

    士兵们齐齐大喝,喷涌而出的军伍煞气压制得隐藏在使团之中的那位主教身子一颤。

    “该死的,东方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居然能有那种调动某种气息压制修炼者的秘法,而我们的军队就只能够被动地使用,真该死。”

    “来者脱下长袍,不然我们有权利将你射杀于此!”

    城墙上的强弩齐齐伸出,毫不犹豫地对准了使团中的四个黑袍人。

    “还请各位住手,这其实只是我们的信仰问题罢了,来到了异国他乡,宗教里的规矩规定了我们不能够露出自己的身体。”

    一位黑袍人躬身道:“我知道东部大陆也有着类似的规矩,相信各位大人不会阻拦我吧。”

    将领不屑地冷笑一声:“那是对我们东陆的好人才能有的便利,你们这帮像狼一样的混蛋自然不算在内的。”他的手狠狠地向下一挥。

    “射!”

    数量极多的弓弦震动声音连成了暴雷一般的响声激射而出,使团众人的眼里看到的是连绵成了一道黑幕的箭雨。

    “他们真动手了,救命啊!”众人尖叫起来,他们没想到一向奉行“不斩来使”规矩的东方居然对他们动手了!

    “别动手!我们这就把黑袍脱下!”

    使团中有几个人打开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防御魔法卷轴,叮叮当当地挡下了所有的箭矢。

    但是东部大陆的箭矢全部都是精锐的超级箭矢,一般都是中部和西部大陆的精锐部队才能够用的箭矢。

    一波箭幕泼洒了出去,狂暴的力量直接将整个使团的人打得挤在了一起,魔法卷轴的力量摇摇欲坠。

    四个黑袍人见状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长袍给脱了下来,不出意外地露出了四个西方大陆的面孔。

    “啧,果然不出所料,几位能不能看得出来其中的谁。”财仙王等人坐在了议政大厅里面,轻松地看着狼狈的使团。

    “哼,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一位官员冷笑道,“其中的一位,可是惩戒大殿的大主教之一,位列我们东部大陆必杀榜第四十九位!”

    “当时这人为了自己践行自己的信仰以及献上对神灵的敬意,徒步来到了我们东部大陆,暗地里斩杀了数万人扬长而去。”

    “要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太过于诡异,等到我们查出来的时候,璀璨教堂的人已经装模作样地把他抓走了,美其名曰接受神的制裁!”

    “算他跑得快,在跑得慢一点,他估计就要面对我们东部大陆古老者的怒火了。”将领咬牙切齿,“这人当时借助了神力,在逃离之前还斩杀了数倍于他的圣将级修炼者。”

    “原来是这样啊。”财仙王摸了摸下巴,“那谈判结束之后他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先生不愧是我东部大陆的栋梁。”听此话,大厅里的头面人物们齐齐站起来向着财仙王行了一礼,显然是他保有着极高的敬意。

    当年的那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耻辱,是东部大陆的一个污点,但是碍于国情状况,所以没人能够管他。

    如今财仙王能够“义不容辞”地扛起这口黑锅,这让他们感受到了热血沸腾!

    其实他们想多了,财仙王之所以想要弄死他,是因为他对于人族的态度而已。

    看到使团来到了议政大厅里面,财仙王眯眼看向了四位璀璨教堂的来客,刚才有黑袍包裹着他们,没能怎么进行探查,现在他能够直观地感受到了这四人身上散发着的那股极为熟悉的波动。

    财仙王在心里已经为这些人的脑袋上划了一个叫做“死人”的标签,直接开口说道:“听着,我代表着的是东陆的所有国家,你们的行为让我们很生气。”

    “为什么要这么说,这位大人,就是因为你们东部大陆的人对中部大陆的玄木......”一位使团的官员愤慨地说道。

    “聒噪。”

    财仙王一巴掌对着空气扇了出去,磅礴的肉体力量直接轰在了那人的半边身体上面,一击就将他的身体轰碎了一半,花花绿绿的内脏流了一地。

    “呕。”无论是哪一边的文官都吐了起来,他们居庙堂之上,怎么会见过这种残酷的场面,就算是为了某种原因想要暗杀人,做的也不会像是财仙王这样粗暴。

    “老实一点,不然你们今天走不出东陆的边防城。”财仙王拍了拍手,“夯熊军所属听令,通讯!”

    “诺!”

    在外待命的夯熊军从队列中站出了几人,手持烟火令信毫不犹豫地朝着天空放了出去。

    “轰隆”一声过后,天空中勾勒出了一头黄色的大熊,紧接着飞上了天空的是外面的三支蓝色的烟火,在天空中炸出了两双展开的双翼。

    “飞廉卫。”

    四位璀璨教堂的人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们知道这是一只什么编制的军队。

    通过水晶球,这些使团的人自然能够看得到外界的情况,外面一队飞廉卫已经构建出了一个超大型的传送法阵。

    “我们东陆不差钱,如果你们再有什么非议,大军压境,不是要赔偿么,我们把你们先灭国了,成了一家人自然能够给你补偿。”

    如此不负责任的话让使团的人气急败坏,他们也没有想到东陆的人居然这么直接,他们简直觉得这次的谈判团队简直就是一个奇葩小团队!

    这个大型的传送阵一次大概能够传送一支千人小队过来,如果要打闪电战的话,没有接到消息的他们是绝对挡不住东陆的铁骑的。

    有璀璨教堂的人又能怎么样,没看到使团的人被财仙王干掉的时候那些人都没敢吭声么。

    “我们,我们只是想要一点赔偿,因为你们的人也参与了这件事情。”璀璨教堂的人干巴巴地说道。

    “作为这些国家的友好宗教代表,我们并不希望在我们神祗的光芒照耀之地出现过多的杀戮,这样会让我们的神灵流下伤心的眼泪。”

    “要补偿?”财仙王往自己面前的桌子上面拍下了一块金砖,“这就是给你们的补偿!”

    一块金砖足足有一半嵌进了桌子里面,但是桌子却没有任何的震动,以他们这些修炼者的视力观察过去都没有看到一丝丝裂缝,不由得震撼于财仙王的手法。

    “一块金砖,这就是我个人对你们的补偿。”财仙王站了起来,惊得那些站着的使团所属往后急退了几大步。

    “你们让我们东陆的飞廉卫以及夯熊军出动,甚至还耗费了大量的材料布置了一个传送阵,我要求你们进行赔偿!”

    “你们搞的我们东陆人心惶惶,老百姓们不事生产,几乎都是在家里瑟瑟发抖缩成了一团,你们究竟想要干嘛,动摇我们东陆的根基吗!”

    一番话说得在场众人全部目瞪口呆,不过有一位随行的礼部官员马上反应了过来,用一种阴恻恻的语气接着财仙王的话说了下去。

    “就在一个月前,我东部帝国山南行省一个郡出现了罕见的大旱灾,向来是上天有感,提前告诉了我们有事要发生,可怜我郡死掉的百姓啊。”

    财仙王满是赞赏地看了那人一眼,这人果然有灵性,想来以前肯定是干过不少这档子事的。

    对方使团的人拼命地眨了眨眼睛,然后看着财仙王和开口的那位官员发呆。

    东部帝国甚至一个东部大陆都是有一个神神叨叨的特性,这点他们知道,但是什么时候一个行省下属一个郡的大旱灾就能够让你们帝国死一票百姓了?

    修炼者是干什么吃的,就算没有修炼者,那你们的宗教势力不都会欣喜若狂争先恐后地冲过去给他们求雨啊。

    况且你们的粮仓是摆设么,就算是当地官员使劲贪,甚至是拿命去贪,那人也不见得能够将所有的粮仓给吞没了。

    一是上面有御史巡查,二是东部帝国实在是太富饶了,真的是没人能够吃得消。

    “看来使团的各位是默认这件事情了是吧。”财仙王摸了摸自己袖袍里的天机封尘令,“那么,要不要听听我们要求的赔偿清单?”

    “敢问这位先生,你的行为是否就代表了东陆的意思!”

    一位男子再也忍不住了,怒瞪着财仙王。

    “本座天机封尘令在手,何人敢质疑本座的意志!”

    财仙王手持着天机封尘令再次站了起来,他一站,其他的人自然不敢坐着,哪怕是不在乎山河庙堂第一天丑这个身份,他们也要在意天机封尘令的蕴意!

    几位脾气暴躁的将领已经将自己的佩刀给拔出来了,只等着财仙王一句话说出去之后就马上冲出去乱刀砍死使团的人。

    这下他们全都傻眼了,天机封尘令啊,除开皇帝还有一品大官,见谁都是大一级的存在,这种人出马跟他们谈判,这让他们难以想象东陆的人到底有多愤怒。

    “哈哈哈,既然是这样,那我只提一个要求,我要这位先生和我公平对决,只要他赢了,无论你们要什么补偿,我璀璨教堂都答应了!”

    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能够确定了,这次的事情是璀璨教堂在后面搞的鬼。

    三位礼部的官员眼神之中已经闪烁着杀意了,只等回去之后狠狠地参上一本,一定要让帝国给西方大陆一个狠的,太久不动刀兵了,他们是当帝国已经变成了病狮子了么。

    那个惩戒大殿的男子大笑道,随后对着财仙王拱了拱手,脸上满是挑衅的神情。

    “可。”

    财仙王脸色淡然,“不过你的方法太过于麻烦了,我们不限手段,生死战如何?”

    这句话正中了男子的下怀,他本来说出公平决斗的时候就在思考着如何诱导财仙王说出不限手段的生死战这一句话,现在的发展符合他的预期。

    如果不是财仙王提出来的,公平一战的话他也会想办法暗中涌出自己所带来的后手,争取强势一击干掉这个人。

    “这里施展不开,我们城外见。”财仙王拱了拱手,“放心,你的使团会很安全,本座发誓,在比武结束之前,他们会很安全。”

    潜台词就是你已经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用先生担心,东陆的人格我还是能够信得过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使团的人都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嘴角,面前这个人让他们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陆。

    财仙王和他两个人化作了两道光芒飞了出去,议政大厅的人手持武器围住了使团的人紧随其后,全部站到了城墙之上观察着在天空上面的两人。

    “你是我在东陆见过的强者之一,但是你的气息要更为晦涩一点,让人感觉仿佛你不存在一般。”

    惩戒大殿的男子凝视财仙王说道:“可是你今天遇到的是我,我将用惩戒大殿所流传下来的圣剑将你罪恶的身体劈开,让灼热的......”

    “烦死了,力士听令,给我轰死这个蠢材,变成肉酱了我也不管!”

    财仙王烦恼地一挥手,扔出了一方黄色的帕子。

    男子手持一柄闪烁着血红色光辉的重剑化作了一条血芒斩向了黄帕子,剑尖同时上挑,打算依靠着圣剑的力量将财仙王的脑袋也一起削下来。

    “大胆,焉敢对上尊出手!”

    一尊有两个财仙王高的金色大汉冲了出来,满脸怒色地对着前方的圣剑一拳砸了出去。

    “没用的,这是我们惩戒大殿的神祗的后裔专门为我等消灭恶鬼所准备的圣剑,虽然经历了几年下来有了损伤,但是照样能够斩杀你的傀儡!”

    男子自信满满,他知道东陆有傀儡这一种修炼方法,一身的修为全部在了傀儡上,但是终归还是凡人的东西!

    “吱——”男子惊骇地看到了金色大汉的大手变拳为掌,空手夺白刃接住了圣剑,随后张开了大嘴——“咔嚓咔嚓。”

    黄巾力士呸了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残渣,是从圣剑的剑身之中提取出来的杂质。

    “圣剑很厉害么,去死吧,你们的补偿,本座收下了。”

    乘着男子精神失守的时候,财仙王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一张泯灭了他的肉体还有灵魂。

    “我知道你们的神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你们的灵魂进入神国里面,所以说做事还是要绝一点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