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八章:我说你听,不然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番与我等进行谈判的几个小国家背后估计有璀璨教堂的人在撑腰,不然他们不会有那么大的底气。”

    一位官员说道:“不然以平时边防部队干过的事情,多给他们十倍的军队也不敢和我们东陆作对。”

    “你们的边防部队到底干了什么?”财仙王捕捉到了话语中的重点。

    “没什么,该敲打就敲打,该拿他们练兵就去他们的国境线走一下。”一位官员说的很是轻松,但是从里面透露出来的杀伐气息十分厚重。

    “啧,大国风范么。”财仙王倒是能够理解,这种事情他以前干过,有些小国家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显露肌肉震慑一下他们,估计第二天就和你宣战了。

    “你们的礼部尚书是个什么样的人,改天本座去拜访一下。”财仙王到现在还是咬牙切齿的,如果不是神仙散幕后那些人搞事情,他现在应该在探查六黎正阳天仙的府邸。

    结果被庙祝一封令信给叫到了这里,还要给这些人打杂。

    礼部尚书说什么来着?“关门放第一?”这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一点的表现吧。

    “这个呢,我们尚书说了,以后自有相见的时机,第一先生就不用过于关注了。”

    三人心虚,他们也是看到了财仙王比较好说话这才敢把原话搬出来,换做其他人估计谈判过后就把他们一巴掌扇死了。

    财仙王的瞳孔跳动了一下,果然啊,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了解他的行事风格,同时还能够让手下带这种话来的,只会是庙祝他们那一边的人,要不就是敌人!

    “报告第一先生,夯熊军全队整理完毕,请下令!”黑甲军士在他们的身后齐齐大吼,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三位礼部来的官员晃了晃。

    “全队急行军,半天的时间,我要看到谈判城池的边墙!”财仙王伸出了右手,道纹迅速喷涌而出,覆盖在了每一个甲士的全身。

    “卷风揽云符,五谷符,足以坚持你们一刻不停地奔跑,给我拿出东部帝国军队的气势来!”

    “诺!”

    夯熊军小队大吼一声,队列整齐地朝着前方奔跑而去,卷起了漫天的尘土。

    “你们几个,就跟着本座在天上就好了,此行应该会很平淡。”财仙王大袖一卷,直接把他们放到了自己身后的云彩上面。

    “应该不会很平淡吧,临行之前尚书大人说过了,想要把我们的脑袋拿去的人海里去了,东陆的匪类可是不少。”

    “那也要他们能够追得上我们。”财仙王冷笑道,“几位还没有观察到夯熊军的队列吧。”

    听了财仙王的话,他们这才朝着下方看去。

    夯熊军的功法偏向了熊类魔兽的厚重,但是也失去了一些灵活性,此时在财仙王的加持下全部脚踏大地,踩得土石翻飞不已。

    “这,难道是您的符文?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速的夯熊军。”

    官员们在天空上震惊道。

    听名字就知道了,夯熊军的注重于力量,但是现在的速度已经能够和财仙王架云的速度并驾齐驱了,可见有多快。

    夯熊军的力士们,可是一个个都穿着重甲的存在!

    旁边正在观望的几队军士傻眼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跟不上夯熊军的行军速度。

    东陆的诸国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有人盯着礼部的官员,再加上财仙王这位第一教师随行的消息没有外传,也不是没有一种乘机清理匪类的意思。

    但是现在这个附属计划已经报销了,哪怕他们的军队就守在这里黄雀在后,但就算是那些匪类骑着魔兽又能怎样,追不上他们啊!

    “算了,回复上面,就说第一教师手段奇异,我们马上执行第二计划,紧跟他们以作支援。”

    领头的人们对接了一下消息,万般无奈之中只能够接受了这个事实。

    “第一先生,慢,慢点,我们恐高!”

    官员们尖叫起来,他们的实力都在四五级的战士这个水准,有一副好的身体才能够承受得住东部帝国繁杂的国务,但是他们办事从来不用飞的啊。

    “多大人了,叫什么叫,本座有要事在身,不能陪你们在这里多费时间,到底是谁提议的要让我来揽下这倒霉事的?”

    “这不能叫做倒霉事啊,这可是我们的陛下亲自问庙祝的!”

    云彩上面骤然泛起了一缕黑色的“云花”,财仙王的脸色阴晴不定,这是什么意思?

    这代表着的含义太深刻了,让他一时间难以想清楚。

    这意味着什么,很可能是皇帝通过这种事情来告诉他一个事情——你的所作所为我的一清二楚,别太闹腾!

    “啧,还真有这种不怕死的东西。”财仙王极目远眺,看到了夯熊军正前方有几伙盗贼在前方设下了用于阻拦战马的各种路障。

    “匪类也要讲究信息交流了是吧。”财仙王很不爽,“你们这些混账,给我行个方便有问题吗!”

    “夯熊军,继续前进,无论看到了什么,继续跑,抗令者斩!”

    “第一先生,这是几支实力较大的马匪,这些人的几个头头被刑部的人抓了去,应该是想来抓我等以作谈判的。”

    “你们没有将我随行的事情宣扬出去对吧,很好。”财仙王冷哼道,这个倒真的不是反话,如果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了,说不准还要有一些变故。

    “杀。”

    财仙王一掌向前轰了过去。

    在马匪们的眼中,眼前的天空出现了扭曲,一只金色的手掌朝着他们按压了过来。

    “阻我东陆使团,当杀!”

    马匪们迅速变成了一盘散沙,嚎叫着朝着不同的方向逃去,哪怕他们的首领手持弯刀劈死了好几个人都没有起到作用。

    金色巨掌盖了下来,甚至在云彩上面的几位官员都能够看到溅起来的血花。

    在他们眼中的血花,很可能在夯熊军的眼里就是足有他们一人高的血泉!

    但是财仙王事先也跟他们打过了一声招呼,哪怕掉落下来的碎骨片砸得他们的铠甲咔咔作响,血液宛若瓢泼一般将他们的黑甲染成了黑红色,他们还是在闷头奔跑。

    “哼哼,这就是下场,还有谁想要作肉酱的,就尽管来吧,本座赐他一死。”

    财仙王收回了右手,满不在乎地说道:“叫你们的人收拾一下这烂摊子,到时候瘟疫横生可别赖到本座的头上来。”

    三位官员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担忧,虽然这位第一先生对他们确实和和气气的,但是这手段好像还是血腥了一点。

    后面的就比较轻松,那些马匪身上带着有进行视频景象传讯的魔导器,他们身后的势力或者说同僚已经看到了这恐怖的景象。

    “唉,给他们上柱香吧,然后去接手他们的领地,有反抗的就杀。”

    “嘿,真是感谢你们这些冲动的替死鬼了,不然怎么能够试探出来这个使团里面有高人隐藏。”

    不管他们以什么目的来到的这里,身后的势力是什么人,现在他们都领悟到了一点,那就是东部帝国对于这件事情的强硬态度。

    你别拦我,敢做什么事情我就宰了你。

    无论他们能不能猜出出手的人是第一天丑,但是例子摆在了这里,他们可没有勇气再进行一次袭击了。

    抵达了边城,五谷符最后一道力量为众位军士补充好了体力之后消退,夯熊军站在了来迎接他们的军士前面。

    说实话来迎接他们的人确实有点胆战心惊的,看他们身上一个二个全部套上了一层血痂,至于敌人的骨头内脏什么的全部已经被风压给吹跑了,但是还有一些嵌进了铠甲的连接处没有跑得掉。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个问题在财仙王带好了一张面具之后按落云头后回答了他。

    “无妨,出手的乃是本座,他们只是洗了一个血澡而已。”

    西方大陆还有中部大陆的人见过他真面目不在少数,为了自己的隐藏,他觉得这种必要的防备是要有的。

    “这位是......”前来迎接的将领疑惑道。

    “本座第一天丑,有天机封尘令在此!”一枚圆形的令牌被财仙王拿在手里晃了一晃,但是也足够让那个将领看到那黑红色的权力象征了。

    “第一......原来是山河庙堂的第一教师亲至了,哈哈哈,感谢大人,这下我看那帮使团还敢叫嚣。”

    将领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而随行的三位官员以及夯熊军的小队则是暗自咋舌,没想到这第一教师的来头那么大,居然能够拿得出天机封尘令。

    “还好当时没有得罪这位大佬。”三位官员无比庆幸刚才没有顶撞财仙王,不然死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看来东部帝国的愤怒比想象之中还要大上不少,他们明白手持天机封尘令的人一举一动之间都代表着东部帝国的颜面。

    再联想到财仙王出手时的狠辣,他们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是东部帝国默许的行为方面去了。

    看到他们变幻的眼神,财仙王怎么可能想不到他们在考虑什么,不过他也乐于看到这种想法的出现,这样他后面做的事情就比较方便了。

    “我怕璀璨教堂来的人之中有认识我的,这才戴了一个面具。使团远道而来,我双拳难敌四手,他们不要脸地派来数倍于我的对手就不好解决了。”

    众人了然,随行的官员还有军人有规矩压着,都不会将财仙王的样貌说出去,再加上他自己出来时也将自己的脸做了一点微调,这就更加保险了。

    “那些人在哪里,难道还要我们去请吗?”

    见到财仙王发话,三位礼部的官员也没有辩驳,见到了天机封尘令,他们就很自然地将这件事情的主导权过渡到了财仙王的身上。

    他们说话算什么,到时候如果那些使团要求过分一点他们还要想方设法地和东部帝国那边联系上,然后再进行商榷。

    这下好办了,财仙王武力值极高,同时也是山河庙堂的第一教师,手持天机封尘令,身份以及身后的力量已经是能够吓死人那个层次了的,什么决定不能做!

    “回大人,目前对方使团正在另一边的城墙外面进行修整,偶尔会让人过来叫阵,扬言要我们的人下去和他们比武。”

    “碍于军纪,我没有同意,这让他们越来越嚣张了。”将领眯了眯眼睛,显然内心的杀戮欲望不会太小。

    人家都骑在自己的头上叫嚣了,这位将领能够顾全大局没冲上去给使团一个狠的已经算他的心性修为到家了。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财仙王冷笑道,“进城,上城墙,本座可不是使团的人,也不是官员,这种规矩我不理会。”

    将领的眼睛一亮,十分高兴地在前面引路。

    “东部大陆的懦夫们,可敢和伟大的勇士一战?”

    财仙王他们从城墙的上走到了了另外一边的城门,刚好就看见了一个手持重斧的男子在叫嚣。

    “找死!”财仙王目光一冷,右手抬了起来就要轰下去。

    “别啊第一先生,我们是来谈判的,你这是在给我们挖坟啊。”

    他们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抱住了财仙王的手臂,财仙王确实不担心任何问题,反正他的身份高得吓人,无论以什么手段谈判成功,也没有人会来说他半句。

    那好歹要有背锅的人吧。

    那这不就简单了,这三个礼部随行的官员抓了去不就好了。

    他们三个深深知道这其中的道理,这才不要命地死死箍住了财仙王。

    “好了好了,你们不就是担心会被干掉的事情么。”财仙王不耐烦了,“纸笔伺候。”

    身边的一位军官命令了几句,随后有人迅速从城下面取来了纸笔,就连墨也磨好了。

    “本座第一天丑,现将使团的规模缩小至我一人,如有问题,溯古山见!”

    财仙王在天机封尘令上面抹了一层道纹,随后用力印了下去,纸上的“天机”二字散发出了点点光辉。

    “有了这个标记,他们也不会对你们如何,这点面子就算是不给我,也要看看天机封尘令。”财仙王看向了下方那位叫嚣的男子,宛若在看一个死人。

    “现在简单了,我要出手了。”

    “第一先生高义,吾等先行谢过。”官员们躬身行礼,深知这一张纸的重量。

    “兀那厮,接本座一掌!”

    财仙王才不管他们心里面怎么想的,右手再次伸出,轻轻地对着男子的脑袋推了一掌。

    “哈,来吧,东陆的人,让我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让我感受一下你们的传承......”

    后面的感叹词没有说出来,城墙上的军士们亲眼见证着那个男子的脑袋汽化在了这片天地间。

    “东陆威武!”

    这里的人都是各国派来的边防精锐,为了统一管理,自然不能够让他们喊以前在国内的口号。

    有一个人牵头,所有的人高呼起来。

    “东陆威武!”

    高呼声响彻云霄,就连疯跑过来为男子收尸的人都颤了三颤,生怕城门打开军士们出来横扫他们。

    甲士们的内心舒畅了许多,他们轮班守城墙,都看到了各种人在他们的眼前用各种方法激将,但是自己不能动,这真的是很憋屈。

    现在好了,来了一位看起来身份极高的面具大佬,他的做法唯实让他们这些大头兵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财仙王冷笑一声,身上那股暴虐高大的气息扩散了出去,直接压到了使团的营帐那边。

    “本座不是来和你们讲道理的,本座是来陈述一个命令的,我说,你们这些混蛋好好听着,敢有不尊,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