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章:意料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那些小店的熟客被风无缺干脆利落地“送走”,财仙王又舒舒服服地坐在了主位上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时光。

    风无缺在一旁愁眉苦脸地钻研着财仙王给他的一卷写在了不知名兽皮上的文字,上面的文字是用古老的精灵文写出来的,他大概能够看出来讲解的是一点赞颂伟大的精灵之神,弘扬生命母树的至高教义的祭文。

    但是看这个有个什么用?能多赚上一个金币吗?

    风无缺满脸嫌弃地抖了抖兽皮,将上面某些奇怪的碎渣子给弄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刺客公会的人会有这么一卷收藏。难不成前几年惹得精灵之森暴怒的几件大事中,这帮阴暗之王狠狠地捞了一笔?

    “无缺皇子,在下乌尔德求见。”凛风子爵敲了敲店门,“先前多有不妥,还请皇子殿下海涵,让我能够当面解释。”这是他们商量好的借口。

    “噢,原来是乌尔德子爵,请进请进,虽然我们今天不营业了,但是既然是凛风子爵这等英杰,自然是欢迎的。”

    风无缺满脸笑容地将他迎了进去。留下了周围一堆堆目瞪口呆的暗哨探子。

    老实说,今天是乌尔德最紧张的一天,估计是他自从管理家族部分事务开始最为艰难的一次谈判。

    以前的“谈判”说句实话只是家族为了在外界有个好名声才勉为其难地坐下来用刀抵着别人的脖子说条件,换做他大爷爷掌权的时候,在玄木帝国里他们家族多半是直接横冲直撞。

    “呵呵,子爵大人不必慌张,当你见到先生时,你会明白先生是个很好说话的大好人。”风无缺完完全全把自己的感觉代入去蛊惑乌尔德。

    还好乌尔德还有点智商,跟在风无缺后面翻了翻白眼,你居然说一个莫名其妙砍了刺客公会上下高层的人好说话,你还不如告诉我说璀璨教堂信奉的诸神在你这家小店里坐着一尊还更加实在一点。

    跟随着风无缺进入了后院,看到了一个......瘫在躺椅上的背影。

    “来了啊,无缺小子,把我的茶盏递过来,我懒得动了。”

    乌尔德目瞪口呆地看着财仙王接过茶盏之后在躺椅上慢悠悠地摇晃着,总给他一种家族里早就被放弃的纨绔子弟逍遥度日的感觉,只是财仙王把“怀中的美人”变成了“手中的茶盏”罢了。

    简单一点,这其实和废物没什么两样......

    但面前这个真的是一个实力高强的神经病啊!乌尔德在心里怒吼,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他故意露出了这种样子来考验我,看看我的心性合不合格。

    “好了好了,人来了就好,我们接下来谈正事吧,叫你来和我谈判,也是因为你是年轻人,眼光也可能会和老一辈人不同。”财仙王挥了挥手,将躺椅变成了正儿八经的贵族椅,风无缺同时给乌尔德递上了茶水和椅子。

    “好的先生,那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我们家族希望先生能够提供和‘木朽’那边相同样式、相同分量的物资。”

    乌尔德正襟危坐:“为此,我们会做和‘木朽’那边一样的事情,毕竟那是一个联合体,不像我们家族可以整合力量。而且,我们家族愿意发下众神誓言,与先生您结成最坚固的联盟!”

    他开门见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其实他的大爷爷和二爷爷叮嘱过他,可以在这个标准上往上抬抬价,毕竟讨价还价的时候也有一点余地。

    但是,真正看到了店主的本尊,乌尔德才知道家族错的有多离谱。

    看到他第一眼,本来以他的实力,早就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但是他觉得店主的脸仿佛有千百张,然后在这千百张脸之中的五官又随意组合,又凑成了不同的脸,不断循环。

    他本想多看几眼,结果眼睛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地刺了一下,只能半闭起眼睛,然后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茶盏看了看,结果......好像还真的看出花来了。

    “店......店主大人,这,这分明是只有‘金狼汗国’才出产的特殊矿物啊,这可是在西方被称为了‘火灵宝石’,在东方被称为‘回阳暖玉’的好东西,居......居然被你雕成了茶盏?”

    乌尔德满脸惊骇,这种东西,如果用来和他们家族做交换的话,估计......不对,大伯已经被大爷爷带坏了,如果不是平民的话就要强抢了。

    “你说这个啊,无缺小子。”财仙王瞄了一眼后说道,“去库房里,给子爵大人拿上两套。”

    “是。”

    风无缺抱着两个硕大的锦盒回到了桌子旁,然后一一打开——每个锦盒里都有六个茶盏,两个茶壶以及各种小部件。两套茶具在黄昏的光芒照耀下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乌尔德颤抖着摸了上去,淡淡的暖意流淌在他体内。

    这些,赫然全是火灵宝石!

    乌尔德完全看花了眼睛,然后拿出了自己的魔法剑,用剑鞘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道:“店主大人,我不要这两套茶具,我想再跟您谈一笔生意。”

    “哦?说说看。”财仙王颇感兴趣地坐直了一点。

    他早就调查过了,这种暖玉在大陆上被严格控制开采和出口,每年明面上才能流出一个锦盒里的产量,但是阿林大陆上大小势力一瓜分,大概攒个五六年你就能制成一个稍小一点的戒指了。

    乌尔德的失态,是他所预料到的,但是拒绝,在他心里只有一点点可能性而已。

    “我的堂姐,在帝国秘军‘灵影军’磨炼,我想和先生交易这个。”

    乌尔德拿出了他买回去对付他柔姐的金属片。

    “这种金属,我不求多,我恳求先生三个月提供一次,一次有个一百公斤就好,有人想动我姐,我不能坐视不管!”乌尔德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握着剑的手肌肉隆起。

    “不错不错,有这份心,这份情就好。茶具你收着,摆在我这里也是积灰,这笔交易我准了,具体的报酬你看着点给无缺小子就好,我给你们家族提供两倍于‘木朽’的物资,但是在调查的同时,我要你们帮我查一个家族——格兰。”

    财仙王站了起来,颇有深意地砍了乌尔德一眼。

    我们伟大的凛风子爵走出了店门,歪着头傻笑,已经被两个锦盒给彻底的砸晕了。

    调查一个格兰家族,有多大难度啊,想来也是店主知道了点消息,这才故意卖我们家族一个人情,格兰家族历史就比他们家族少了点,但是不好惹,由此看来,店主大人对风无缺,是很看重的啊。

    要不要,扶他一把?凛风子爵晃了晃脑袋,这种大事再议。

    “觉得这个人怎么样?”财仙王和风无缺身上包裹着黑光,悬浮在了凛风子爵的正上方,看着他不断变幻的神情。

    “在这么一个豪门之中还能够保持有这么一股感情,手段也不弱,算是个人物,也算是个人。”

    风无缺想了想,说道:“先生,你怎么不跟他谈谈你原本的意图,如果是先生你的话,他们家族应该会认真考虑的吧。”

    财仙王看着他走进了家族大门,摇了摇头,带着风无缺回到了店里。

    “确实,让你去当皇帝,虽然这个命题比较奇幻,但是只要我拿出了点真正的实力,相信他们也会和我一路走到黑,但是......”

    财仙王停顿了一下,看向了风无缺:“一个家族里,有异常的声音才是正常。他的堂姐,是由乌尔德的家族还有方家所生!”

    风无缺感觉到自己的内心狠狠地震动了一下,他惊愕地说道:“那么,乌尔德他们家族是在......”答案不言而喻。

    “不,我说过了,一个家族里,有异常的声音才是正常,况且她的父亲是乌尔德的二伯,对他的照料是真心实意的。只要那小子一死,他们家族就断代了。这金属,他要就给他拿去吧。”财仙王漠然。

    “反正也不能用作于打造铠甲的主料。拿给了他们,才能够放松某些人的戒备,我只让他们家族帮忙查查格兰家族的事情,也正是为此。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盟友知道的太多。”

    看着喧闹的皇城,在黑光的帮助下,风无缺很是顺利地看到了财仙王所说的“众生相”。喜怒哀乐皆为一体融于一身,然而显露在外面的,确实某种意义上的虚无。

    “看清楚了吧,其实啊,哪怕是在我原来的世界,也没有天地间混沌的万分之一大小,混沌之中虚幻无比,任何有用的概念都无法在里面得到证实。”

    财仙王指着下方笑道——

    “同理来看,很有趣的是,众生的脸就像是混沌一般,你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财仙王说道,“之所以不让你去过度纠结凛风子爵他们家族的事情,就是因为,你很难看透人心,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多多准备几招后手。”

    风无缺想了想,随即耸耸肩道:“确实啊,话说先生,你既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怎么不帮我一次性就完全恢复灵智,不然到了晚上,我又要变成痴痴傻傻的模样了。”

    “哈哈哈,不变成这样,你会老老实实地按我的要求来看那一篇古文么?”

    看着一脸便秘的风无缺,财仙王说道:“其实是我不太能动用力量,像上次我只是用神念吸收了刺客公会那几个人的记忆,差点把我疼死。你本来在命运之中就注定了痴傻,我这样做,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

    风无缺了然。

    两人刚刚回到院子里,财仙王一愣,随后说道:“小子,去门口见个人,哼哼哼,今天本座还真当了次易道仙啊,这么多意料之中的事情。”

    风无缺一头雾水地走到了小店门口,打开了大门——一个满头白发,左眼碧绿的老人对着他说道:“无缺皇子是吧,亚林迈瑟来访,还不请我进去?”言语间充满了高傲。

    风无缺躬身说道:“原来是您来访,我感到十分荣幸,请您随我进来。”他低下头,眼中飘过了一丝疑惑。

    这个老家伙来干嘛,以自己的地位,根本不值得这个人亲自过来,虽然可能是看上了先生的东西,但以他的身份,光明正大的来不就得了,讲句实话,按以前的算,自己兄弟俩绑起来都不够身前这位老者的半根小指头。

    亚林迈瑟,是魔法师总工会空降过来负责玄木帝国事务的的半圣级水木双系魔法师,在职一年期间救人无数,深受帝国人民爱戴,总工会那边发话,亚林迈瑟在未来五年内很可能踏入圣法者层次,成为大陆顶尖人物的行列。

    “噢,真是不好意思,我后面这两位是陛下赐予我的两个忠心耿耿的护卫,我希望把他们带进来,你不会介意吧。”

    亚林迈瑟振振有词。身后两个腰佩长剑的甲士狠狠地瞪着风无缺,毫不顾忌他的身份。

    “那怎么会呢,他们是您的护卫,能够来到我这小店里,同样是我的荣幸。”风无缺心里在怒吼,要不是先生说把你给弄进来,本皇子会理你?居然用“你”来称呼皇室成员,真想请先生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