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七章:关门放第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那些学员全部乖乖地在原地消化刚才财仙王所训诫的内容,周惑歧跺了跺脚,然后风也似地跑去了他朋友派来的属下那里。

    “把你的传讯玉给我!”周惑歧一把将传讯玉抢了过去,“罗胖子,我后悔了,最多给你半天的时间,看不到那七十万两黄金我就去揍你!”

    “周祸害!老子不是胖子,我已经瘦下来了,半天你要我凑出七十万两黄金来,你还不如去找几只能够下金蛋的母鸡比较快!”

    半天凑出七十万两黄金?

    你当我是什么,东部帝国的封疆大吏么,哪怕是他们也不能这么轻易地弄出七十万两黄金啊!

    东部大陆无比广袤,但是货币体系却是统一东部帝国发行的货币,黄金白银这种东西是纯度极高的压舱货,并不是西方大陆的那种杂牌币种。

    七十万两黄金也不多,可能就是帝国一个行省修一下城防设施所花的钱,估计还不够,但是周惑歧要求的是实打实的黄金!

    乱世黄金,这个道理就算是国家也懂,平时你花出去的钱价值七十万两黄金确实没人管你,毕竟和其他花销比起来这就是毛毛雨。

    但是如果你想去动一动黄金,抱歉,东部帝国甚至不会等到第二天就把你全家给抄了。

    费尽心思给你们弄了一个这么平稳的货币体系,你现在来挖我的跟脚?

    不收拾你收拾谁!

    “得了,你周惑歧就是想要让我去谋反是吧。”传讯玉的另外一头冷笑道,“没事啊,我故意去自首,等到被拉到菜市口砍头的最后一刻大叫一声‘周惑歧误我’,你说怎么样?”

    “端的不为人子!赶紧的,只要黄金,白银做抵也行,不要珠宝玉石,古董另算!”

    周惑歧也麻爪了,就凭风无缺跟他“悄悄摸摸”地说的那几件事情就能够看出来了,第一教师这个神经病的心胸绝对不广阔。

    宰相肚里能撑船,第一教师的肚子里能放粒芝麻就不错了!

    训话结束,财仙王老老实实地和诸位同僚们拱手作别,正要离去之时,天空飞过来了一封信件,直接落到了财仙王的面前。

    他的目光一闪,这种东西是山河庙堂的上层人物和他进行某些沟通的时候所用的信封,看来这次的事情是直接由上面下命令的。

    “打开看看吧第一教师,看一下是什么东西,居然要这么焦急地放过来。”第二兽好奇地说道。

    一般这种信件能够通过传送阵进行,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在考核的时候放出来,不过这样做了,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必须要第一教师出马了。

    “什么东西?”

    财仙王拆开信封抖开了信纸扫了一眼,随后道:“敢问那位同僚知道偏中部大陆那一边的情况吗?”

    “这个我知道。”第四藤说道,“由于中部玄木帝国的那件案子还没有平息,再加上那一边的人把责任推到了我们东部大陆的头上,现在正打得不可开交。”

    “原来如此,这是来谴责我们东部大陆了啊。”财仙王冷笑着递出了信纸,“诸位也看看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

    第二兽接了过去,第三火他们几个迅速地凑了过来,然后一脸莫名地将信纸又递给了其他老师。

    “混账东西,当我们东部大陆多年不动就生锈了么。”一位黄衣教师没忍住,直接骂了起来,“第一先生,我请求同去!”

    “不用,一帮跳梁小丑而已,去的人多了还让人家以为我们底气不足。”财仙王摆了摆手,“人家来找麻烦,不找回场子就真的不好玩了。”

    信件上写的东西很简单,有几个中部大陆的小国家被战争波及到了,或者说是他们本来就掺了一脚,现在来找东部大陆的麻烦了。

    这件事是你们闹出来的,现在居然是我们的国家遭灾,给赔偿吧,你们东部大陆必须给我们几个国家赔偿。

    “赔偿?哼哼,你还真当这是东部帝国以前的朝贡贸易啊。”第三火抱着双手冷笑道,“就这么几个小国家狮子大开口,居然把东陆都包括进去了。”

    “哪怕只出边防部队,这种小国家有多少灭多少。”

    财仙王扶额,更加确定了这个女人内心的暴虐。

    “都闭嘴,这次我自己去,你们这群人给我看好山河庙堂,回来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再次讲道,到时候你们也可以听一听。”

    “当真?”第四藤眼睛一亮。

    “本座说话,决不食言!”财仙王大笑一声冲到了云端上方,“无缺小子,好生照看溯古山,敢有乱闯者,阵法斩之!”

    一道蓝色的令信掉落下来,风无缺一把抓在了手中,里面荡漾着充满了剑意的龙吟声。

    “奔龙腾转万剑杀阵的令信,嘿,我倒是期望有人过来给我们找点麻烦呢,不然的话这令信我可就用不了了。”

    财仙王飞到了高空放开了限制,一路金光飙射就朝着令信指引的地方飞了过去,右手稍微松开,将一缕灰烬撒向了云中。

    这封信件之中所述的事情之后还有一件,他这次的事情,是东部帝国的人和其他的人商量,最后将计划拿给庙祝进行商议的。

    有人想要搞他!

    信件里面严重声明了一点,这次行事一定要看准了再动手,山河庙堂不怕谁动手,但是怕师出无名,一人一口唾沫足以将山河庙堂淹死。

    也不是没有人,想要取代山河庙堂的位置!

    现在财仙王所去的方向,就是这一次复杂进行谈判的聚集点,是由东部帝国派遣的夯熊军的一个小分队护送的官员,至于请了他过去,也只是为了在武力上有一个保障而已。

    “我就只动了一小点手段,怎么就出手了呢,居然连那个老大帝国都出手了,真是大手笔,看来那个小子没有说错。”

    他想起了当时那个中年男子一脸诚恳地劝阻他不要再继续查下去的事情,看来他是真心想要劝阻财仙王,并没有什么企图。

    如果他真的跟神仙散后面的人有关系的话,他肯定会巴不得财仙王接着浪下去,然后被人彻底踩死。

    “只不过,他们应该是想错了吧,居然让本王去参与这种事情。”财仙王单手托着下巴仔细思考,好像他就没有认真谈判过。

    以前他还是国师的时候,小国家一个,谈判,不存在的!谁不是把你当成了一条狗,要你办事的时候给你点好处,然后一脚将你踢开。

    落后就要挨打,还有一个重点就是得不到功德,他配合皇室励精图治,终于将这个国家发展成了一个凡人眼中的强国。

    这一下也不用谈判了,虽然他的手段可能柔和了一点,但周遭的国家也没有这个胆气和他谈条件的。

    到了成道出来之后呢,各方各界不都来巴结他这个横空而出的祖宗,想要什么人家直接给你,可能就是一个眼神的事情,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谈判。

    “啧,庙祝做事还是挺英明的,只是让我担任了一个威慑的位置,不然说不准这谈判就进行不下去了。”

    财仙王不禁对着庙祝的识人之明感到赞叹以及......深深的忌讳。

    一个可能根本没有碰过面的人,却能够把你安排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虽然可以解释为山河庙堂向来绝高的武力值,但是对于他来说,巧合这种东西是不可信的。

    “哦,看到人了,谁敢不听我的,哼,天机封尘令伺候。”财仙王摸出了那枚圆形令牌,“还没用过呢,有点想试试那种仗势欺人的感觉。”

    “来者何人,止步,此乃军管区域,请绕路!”

    财仙王刚刚看到了黄色的大旗,下方就有几个身着黑甲的军士飞上了天空,手持长枪对准了财仙王身上的各大要害部位吼道。

    “本座第一天丑,此行有令信在此,尔等可以先行查验。”财仙王手一挥,扔出了一块青色的石头。

    “还请大人稍等,待吾等查验。”一位军士行了一礼,随后用腰间的短刀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划开了一道小小的血痕。

    其他人有样学样,都划开了一道小小的血痕,将凝聚起来的血珠滴进了青石里面。

    青色和血色的光芒混合在一起,发出了嗡嗡的响声,随后一道光幕从里面射出,刻画出了财仙王的影响。

    光幕随后一变,一道光芒照进了财仙王的体内,与此同时黑甲军士都口诵咒语,他们的身体里面同样闪烁出了淡淡的黄色光芒,凝结成了一头仰天咆哮的熊。

    财仙王拍了拍,身体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对东部帝国这种几乎于病态的查验方法真的是无话可说。

    军士的身份认证,事先他的各类身体数据所构成的“暗语”被输送到了青色石头里面,不知道暗语的规律,谁都别想得更改,但是这中规律是时常变化的,总的来说毫无规律可言。

    军士的手段比较容易,青石所附带的同样有属于他们的“暗语”,还有对身体之内斗气的附带属性感知。

    想要混进去,那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当然,有那个本事了解到这些的人或势力,要不被东部帝国招安了,要不就是人道毁灭了事。

    “基层部队就有这种苛刻的制度,不知道其他的军队到底有多厉害。”财仙王摇了摇头,对着种另辟蹊径的方法表示赞叹。

    像主世界那边最常见的方法就是灵魂的绑定,但是很容易被一些不顾脸面出手的人给破除了,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就开发出了很多办法。

    “还请第一先生移步,我东部帝国的官员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劳烦你们了,本座刚刚执行完考核项目,让你们久等了。”

    一位军士大笑道:“不碍事不碍事,山河庙堂为重嘛,那些小国家居然敢来捋我东陆的虎须,真是找死,晾着他们也是好的。”

    “这是那些官员的原话?”财仙王的眉头跳了跳。

    “没错,这就是我们东陆各国商量出来的意思。”

    刚一来到门外,三位身着官服男子对着财仙王拱手行礼:“吾等见过第一先生。”

    身后数十位黑甲同时躬身——“吾等见过第一先生。”

    “免礼免礼,诸位大人请起,还请告诉我此事经过,我们先通个气儿怎么样?”

    财仙王如此做派反倒让三位官府男子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怕过来的第一教师会骄横跋扈,这样的话他可就难办了。

    “夯熊军,呵呵,不错的军队。”财仙王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对着三位男子拱了拱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诸位换个地方说话。”

    周遭的军士看着财仙王这种宛若文人的做派,眼中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了些许轻视。

    虽然山河庙堂如雷贯耳,但是这些上战场杀戮过的人终究带着一股那种不服气的心理,他们认为真正的杀人技术不是学校那种地方能够教会的。

    他们不否认山河庙堂里面有很多东西是他们学不到的,但是他们同样对东部帝国军中传授的技法有着极大的自信。

    但是他们的脑子里面忽略了一件事情——再怎么教授学生,那些教师骨子里面的东西,是磨不掉的。

    财仙王一步踏出,这些军士没有任何反应。

    两步踏出,军士们眼神略微有些不对劲。

    第三步,已经有几个新补进夯熊军两年的新兵脸上冒出了冷汗。

    第四步,这几十个人的眼睛里泛起了无边的恐惧,若不是碍于军纪,他们早就倒地了。

    财仙王踏出了第五步,所有的甲士都跌坐在地,三位官员一脸不解地看着夯熊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了,刚才有人对我军施展了咒法,已经被本座祛除了,诸位整理一下自己的物资,三刻钟之后发上出发,我要看到一支完整的劲旅。”

    领头的黑甲站了起来,大声回话:“遵命!”

    夯熊军的士兵们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这次恪守了自己的本分,整个身躯站得笔直,目光平视前方,再也不敢露出一丝不敬。

    就在刚才,财仙王区区五步,就让他们“看”到了一个行走在了无边恐惧之中的背影,他们之前所经历过的战场,就仿佛是幼童的嬉戏一般。

    “第一先生果然大才,如果不是先生发话,下官都快吓得跌坐在地上了。”一位官员跟财仙王开玩笑道。

    别以为财仙王跟他们道一声大人他们就是真的了,只不过是为了出使才给他们临时加封的等级而已,等回去之后该是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子。

    “那几个小国家现在各地都有叛乱横生,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居然把黑锅扣在乐我们东陆的头上。”

    另一位官员气愤地说道:“就连陛下今天都气得将御案上的镇纸都砸碎了,我们东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

    财仙王又挑了挑眉毛:“几位,应该是礼部的官员吧?”

    不对啊,这礼部出来的人怎么能够“肆无忌惮”成这样,难道是他的对手故意派人来说大话引诱他出错误的?

    “嘿,我们当然是礼部的人。”他们同时笑道,“但是我们都是与时俱进的学者和官员,固步自封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

    “临行前,我们尚书把我们叫过去说了几句话。”有一人偷偷地瞟了一眼财仙王。

    “咱尚书说了,这次去一定要把东陆的名声打出来,而且对方的武力值应该没有强得过第一教师的,要拿出我们东陆还有东部帝国的威风来。”

    “恩威并重,那可不是对那帮人说的。”

    “尚书大人说了,有问题,关门放第一,如果还是打不过,东陆自然会联军压境,狠狠地教训一下某些人。”

    财仙王脸色铁青,这是把他当作了免费打手了啊。

    礼部尚书?

    本王记住你了,有机会见面,看本王弄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