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六章:钵满盆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冰珠轰然炸开,混杂着一粒粒冰砾碎片朝着四周溅射开来,打在人的身上顶多穿透了他们衣服的防御法阵,但是其中厚重的寒冰气息可不好受。

    极北之地的冰珠是极为难得的异宝,吸收了北地浓郁的寒冰之气,并且还要受到外力的磨炼以及打压才能成为这种滚圆的珠子。

    “送你们一道清风。”司徒守拙在上面笑得很开心,手中青色的符文甩了出去。

    火焰毫无征兆地暴涨起来,一股狂风被司徒守拙毫无征兆地塞进了炼狱火海之中,直接将那些被冰珠冻得行动不便的人给吹下了竞技台。

    财仙王右手一握,一张,一股更加庞大的清风裹住了那些人,慢慢地将他们送到了下方治疗。

    “嗯,本座不会骗你,说给你们报销就报销。”他的左手划了一个圆弧,随后动用财神法术凝结了一枚全新的冰珠扔了下去。

    “这,第一先生你能够凭空制造这种东西?”第四藤他们瞪大了眼睛,原本他们以为上次看到周惑歧被金银埋住的时候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了连这种异宝都能够制造。

    “别跟我说你们不知道,这种珠子要求的先天条件并不苛刻,想要造出来不难。”

    财仙王一句话堵死了他们的问题,虽然他们知道这种珠子能够人造,不然周惑歧不会奢华到用它来做空调,但是有谁能够像你那样轻松地制造么?

    “人少了吧。”风无缺看着前方寥寥无几的对手。

    “那枚冰珠的效果远超我的想象,看来真的是从极北之地拿过来的,不像是那种人造的假货,蕴含的灵气还要更加的狂暴一点。”

    周惑歧道:“区别就在这里,但是我估计先生制造出来的应该比那种天然生成的还要强。”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那是谁。”叶妖从空中落下,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这可是我师尊,当然厉害了。”

    “呵呵。”

    风无缺没理她,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前面那些人,符文之眼的力量很轻松地就将他们脸上的那一层遮掩给看穿了,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张稍微成熟的脸蛋。

    “看来山河庙堂的教育方法还是有点用处的,至少现在‘幸存’下来的人都是我们的学长学姐了,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没有人先掉下去了。”

    一番话说得那些人脸色一变,随后大大咧咧地撕下了自己的伪装:“既然被看穿了,那我们也不藏了,你们这一届确实很厉害。”

    “啊,我只是故意诈你的。”风无缺的眼神相当纯洁,纯洁的就像是深埋在极北之地里的冰晶矿石一样剔透无暇。

    “得了吧,你当我们中间没有人练习瞳术吗,不然我们怎么会那么豪放地把伪装给摘了。”

    其中一人怪笑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们这帮小子居然还要隐藏后手,你也不看看被你们收拾下去的人有多少。”

    “现在来跟我们装纯洁,这可是不对的。”

    周惑歧拍了拍风无缺的肩膀:“他们说你装纯洁呢。”

    风无缺一锤抡过来逼退了周惑歧:“废话,过完年我才十八岁,当然是一个纯洁的少年。”

    “十八岁了啊,是时候让先生给你找一个亲家了。”

    为了避免风无缺一锤砸过来,周惑歧抢先出手,长剑在手就朝着前方用出了蜂刺剑法的分光舞。

    “你一个快二十一了的人敢说这种话,我看你是想孤独终老一生吧!”

    斗嘴归斗嘴,但是他的速度也不慢,全力以赴一招火山至柔轰了过去。

    现在面对的都是一群实力应该在圣级以上的前辈,凭他这半只脚还在这个境界外的人真的是一个有难度的活。

    “不错啊,武技演灵的层次,难怪家里小一辈对你这个祸害推崇至极。”

    对方的人群中跳出了一个手持两柄短刀的瘦小男子,他的语速快,但是手速更快,直接向前斩出了一片刀芒,乒乒乓乓地接下了所有的小蜜蜂。

    “用蛮力直接砍出了狂风刀法的效果?”

    周惑歧一怔,随后又拔出了一柄长剑,两柄剑同时施展了蜂刺剑法,但是这次的无属性技能直接被他换成了轻灵飘逸的风属性元气。

    “嗯,周家的小子,难道你们家族已经找到了这种功法了?”

    这次演化出来的蜜蜂身上带有着一缕青色的元气,速度还有飞行的轨迹更加的飘忽不定,让短刀男子手忙脚乱了一阵。

    “啧,有个厉害的老师不就行了。”

    周惑歧丝毫没有揭了财仙王老底的觉悟,而是又分出了一股无属性元气加持到了自己的双臂上,快速恢复着自己的经脉以及肌肉,便于他再次使出蜂刺剑法。

    叶妖和司徒守拙则是“恬不知耻”地飞到了高空,只有一两个人有着持续飞行的能力,但是被他们两个一同符文还有雷法的狂轰滥炸之下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地上,被动地抵挡一下他们的攻击。

    “天上那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吃什么长大的,这飞空的消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其中一个飞上去的人惊叹道:“看我这朋友,都换了个发型了。”

    还别说,另外一个飞上去的人略微的自大了那么一丢丢,被早有准备的两人几乎是摁着脑袋地一通输出。

    现在这人浑身焦糊,脑袋上面半边头发被火符烧得“坑坑洼洼”,另外半边头发则是被青木神雷电得炸开来,仿佛是被魔晶炮炸过一样。

    “发型不错。”他的同僚们干巴巴地评价了一句。

    就在他们愣神的功夫,风无缺已经连续使出了一十二锤砸在了面前一位使用斧头的战士的铠甲上。

    白锤一锤砸下去绝对没有那种乒乒乓乓的声音,风无缺使用了暗劲的手法,直接将力量压缩到了面前这人的铠甲内部以及身体里面。

    “杀!”风无缺的眼睛略微泛红,仿佛不知疲倦一样疯狂地打出了火山至柔,就连他原本漆黑的发色都有着红蓝的颜色在闪动了。

    他的对手也是感觉嘴角发苦,风无缺的用劲手法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是那柄锤子的重量可是不比他的斧头轻。

    第一锤砸下去的时候,他就因为轻敌失去了先机,现在已经沦为了被风无缺压着打的境地。

    “叶妖,帮我一把!”

    话音一落,用斧男子就感觉到自己的右脚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一个踉跄过后,手中重斧不受控制地往其他地方偏了过去。

    他心里一惊,随后右腿的肌肉隆起,想要挣脱束缚,但是他一使劲就感受到了一股极烈的剧痛感涌上心头。

    “嘶,你们用毒?”他震惊地盯着风无缺问道。

    但是他的对手没有回答他,只是将自己手上的白色大锤扬起,水火灵气的力量闪过,两股庞大的水火交相旋转,最后在锤头那里凝结成了一点。

    “我也是蠢了,如果我将融合的步骤放在了外面,那我不就能够得到加持了嘛?”风无缺狞笑着一锤砸了下来,“火山至柔!”

    “休得猖狂!”用斧男子的伙伴大惊,急忙从防御叶妖的那一边分出了两个手持阵盘的男子冲了过来,然后抢先扔出了手中的魔导器。

    “重峦叠嶂!”两个魔导器阵盘扔到了白锤的前面,意图为他们的伙伴分担一下风无缺招式的威力。

    “还敢分心,大家动真格的吧!”司徒守拙叫道,“火海炼狱,炼火为雷!”

    先前埋下的火雷吸收够了火海之中的力量,现在在司徒守拙的控制之下一鼓作气全部爆发了出来,集火直接将防御他和叶妖的那一批人掀出了竞技台。

    “了解!”风无缺脚踩幻影急电闪,整个人仿佛缩成了一道纤细的黑色闪电,随着符文之眼的感应直接冲过了阵法盘的限制。

    “轰隆!”一记火山至柔直接砸在了男子的胸口,由于这次的力量过大,根本不是风无缺能够压制住的,力量毫无保留地砸在了他的铠甲上面。

    “我靠!”

    用斧男子胸膛凹了下去,惨嚎着飞出了竞技台,被早就等在下面的那群人给接住了,迅速拖去急救。

    “哟,你们这一届确实不错啊,我还以为那些火雷已经被用出去了,没想到是给我们准备的啊。”

    短刀男子的实力不俗,周惑歧两柄剑施展开蜂刺剑法他都能够游刃有余地应对,甚至还有闲心和他说话。

    “啧,难不成你还是你们那一届的带头人么?”周惑双剑合在了一起,并成了一柄稍大的双手剑,蜂刺剑法的异象消失。

    “可惜了,我还是把你弄下台去!”周惑歧冷笑道,“那火雷吸收了火海中的力量,要多少有多少,我们只是为了将杂鱼清理出去和你们好好地打上一架罢了。”

    “烽火延绵!”

    火海刹那间分出了一半凝缩附在了剑身上面,短刀男子的视线里看到的就是一柄黑红色的重剑朝着他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说是轻飘飘的,因为另外的力气都被周惑歧用来压制双手剑里狂暴的火元气了,但是在这种威势之下短刀男子被剑芒还有周惑歧的精神力锁定,哪怕这剑的速度再慢,也一定能够砍到他!

    “烽火延绵剑,嘿,想不到你连这一招都会,我可不想未来半个月变成火人。”短刀男子突然一笑,随即大吼出声:“认输了,认输了!这一次考核他们过了!”

    “考核终止!”

    财仙王的声音响了起来,一窍清风脱手飞出,化作了滚滚狂风吹熄了竞技台上面的一切元素波动,仿佛是施展了一个禁魔法阵一般。

    一切的波动都被消除了,那么周惑歧慢腾腾的剑法确实是慢下来了,哪怕他一脸不爽地狠狠一剑劈了下去,还是给了短刀男子足够的时间跳开了。

    “啧,你这个小年轻啊,怎么就是不听劝呢。”他摇头晃脑,得意地说道:“本来这次考核的标准是我们失去了一两个队友就算你们合格,你看看现在。”

    目前在竞技场上面的,除开他们几个,能够有力气站着的一只手都能够数得过来,其余四位黑衣教师的学院早就被清理下去了。

    “这样啊,那我那朋友岂不是就穷死了?”周惑歧眼神一亮,大笑出声。

    “按照刚才的比例,别想着给我,赖掉,不然我就去砸了你家少爷的院子!”周惑歧恶意地笑了起来,“不过呢,他到时候能不能留下那小栋院子还是两说呢。”

    “七十万两黄金,如果今明两天之内我见不到完整的数额,那么你倒霉!”他威胁性地指了指那个负责登记金额的男子,然后从他的手里抢过了装有十万两黄金的储物戒指。

    然后很是自然而然地将里面的黄金转到了自己的储物玉佩里面。

    “呃,周惑歧,你在干什么?”

    “先生待会儿肯定要宣讲一些什么东西,这十万两黄金我先帮他收着,省得麻烦了。”

    “我学过一句东部帝国的古话,叫做肉包子打狗。”风无缺冷笑道,“有去无回!”

    周惑歧连忙摇了摇手指:“不不不,肉包子打了狗人家好歹还会跟你摇两下尾巴,我只会和先生提一句说这笔钱我要拿走了。”

    “......”

    司徒守拙插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你有没有想过,那条狗摇了尾巴之后,丢肉包子的那个人会把它怎么样?”

    “怎么样?”

    “当然是五马分尸拿去做火锅啊。”财仙王阴惨惨的传音在他们每个人的脑海里面响了起来。

    他们转头看去,财仙王他们一众老师集合,都在微笑着看着他们这些考核的胜利者,但为什么财仙王的微笑之后隐藏着点奇怪的东西呢。

    “你现在还确定要把先生的那十万两黄金吞没么?”风无缺怪笑着拍了拍周惑歧的肩膀,“不是我说,自从我认识先生以来,还没有人能够在先生的手上占得了便宜。”

    想想当时乌尔德他们的寒日家族,也就是拿了财仙王的几套茶具,就直接被财仙王坑上了贼船。

    现在估计璀璨教堂那一边应该已经查出来了,风无缺以及他背后的那一家神秘的黑店有点奇怪,按照教会那一边的秉性,估计已经被拉成了幕后黑手之一了吧。

    而在那之前和这个小店联系“最为密切”的寒日家族会怎么样呢?

    那可就真的是诸神才知道的事情了。

    看到风无缺给周惑歧“科普”一些不会暴露他们身份的事情,财仙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对着下方的众人训话。

    “今天的结果看到了没有?你们缺失的是最为基本的鉴定心智以及洞察能力,最后还有团队合作。”

    “你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随机应变,你们所做的只是仗着自己的修为冲上来放手一战而已。”

    “言尽于此,如果还是这么个样子,本座就取消下次讲道,你们好自为之。”

    简单的训话也就最后一句话能够激起这帮小子的共鸣,上次讲道的好处他们可是印象深刻,要是平白无故被取消了一次那可就真的要命去了。

    “那个先生,这是您的十万两黄金的本金,那七十万两赌金我会尽快让我那发小拿过来给你的。”

    等财仙王讲完,周惑歧瞬间冲过去点头哈腰,仪态之间丝毫没有一个周家长子该有的威严。

    “没事嘛,也没有多少钱,你就自己慢慢地按照本身的意思来就好了。”

    财仙王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周惑歧的肩膀,只是手劲大到让周惑歧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呻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