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四章:竞技台异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开战了,要按照先生说的战法来么?”风无缺活动了一下手脚,“看他们这个模样,应该是往着他们熟悉的或者是对眼的对手攻过去了。”

    “我们这样大模大样的团队合作,应该是会被围攻的存在吧。”

    “错,你还是经历这种阵仗的经验有点少了。”周惑歧冷笑一声,“注意看,里面有人已经慢慢地朝着我们摸过来了。”

    风无缺一惊,随后符文之眼开启,在他的视角之内,面前的这些人已经变成了一团团散发着不同色彩的光团。

    光团们正在互相碰撞,爆发出了另一种色彩的“火花”,但是其中有一部分的光团并没有相互争斗,而是互相以一个奇怪的轨迹朝着他们这边靠拢。

    “哟吼,大局观不错嘛,周惑歧。”风无缺拍了拍手,“司徒,躲到后面去,叶妖自行发挥。”

    “我们两个,要不要先发制人?”风无缺摸出了他的白锤。

    “正合我意。”周惑歧拔出了长剑,风骚地吹了吹闪烁着寒光的剑身。

    叶妖冷不丁地从后面拍了一下周惑歧,后者的一下没站稳,嘴唇就贴到了剑身上面。

    “哎呀!”

    周惑歧跳了起来,嘴唇上飚出了一股鲜血,他手忙脚乱地从自己的储物玉佩里面摸出了上好的止血药涂上,顾不得找叶妖的麻烦,直接冲了出去。

    “混蛋风无缺,给我留两个人,你那锤头砸下去哪来的活口!”

    盘桓在柱子上面的老师们也是神色各异地看着风无缺单凭肉体力量一锤抡了下去,站在他前方的学员下意识地用自己的武器抵挡了一下。

    但是这种已经能够称作魔道法器的大锤岂是他们的兵器能够挡住的。

    几声脆响过后,站在了风无缺面前的几个学员被他用白锤一扫,直接打得骨断筋折,惨嚎着飞出了竞技场,被老师们救了下来,移到了下方交给人救治。

    “溯古山门人在此,想要按照惯例的人有本事就过来!”周惑歧大喝一声,长剑一挥,蜂刺剑法朝着刚才判断出来的敌人刺了过去。

    “别躲了,想要按着惯例玩玩的各位,动手吧!”人群中有人叫道,“这难道不是我们山河庙堂的一大惯例么,大家动手吧,哈哈哈!”

    “啧,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算盘。”财仙王笑道,“除了他们真正的帮手,这个世界上总有这些喜欢凑热闹地给他们打了免费的掩护啊。”

    凑热闹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他们这一步算准的就是这些学员都有着一颗“好奇之心”,那么他们原班的人马就能够混迹在里面,难以被发现。

    “哈哈,也对啊,好不容易来到了山河庙堂里面,怎么能够不体验一下这其中的文化呢,大伙上啊!”

    风无缺和周惑歧两人面色一变,随后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脸色凝重地看着包围过来的人。

    “有点麻烦?”

    “有点麻烦。”

    “不好意思了各位同学,我们不认为这种惯例是一个骄傲的山河学子该做的。”

    人群之中跳出了七位男女挡在了周惑歧他们的前面,将武器对准了另外的人。

    “怎么着,这次是所有的黑衣弟子联合起来了,难道你们是在鄙视我们这些人么,打他们!”

    财仙王等黑衣教师眼中闪过了一丝锐光,眼神迅速锁定了躲在人群之中说这话的青年,无论是不是那些人的手下,说这种话都应该都被关注。

    “看到那个小子没有?”周惑歧问道。

    “看到了,等考核结束有他受的。”风无缺冷笑一声,“司徒,符阵布好没有!”

    “好了好了,别急嘛,叶妖凝聚青木之力需要一点时间。”司徒守拙的声音从远处传了出来,“也就是说可以随便出手了是吧。”

    “没错,上!”风无缺身上爆发出了一丈多高的水火灵气,白锤上面凝聚了血色的气息向前杀去,挡在了最前面的几个学员直接被他身上的灵气波动给震飞了出去。

    “火山!”财仙王强调过不能把人家真的打出什么问题来,风无缺就只是用了那一招的前半招。

    炽烈的火元素包裹住了白锤,风无缺向上一撩,一道火元素凝聚而成的巨型光刃向前斩了出去,

    “大家别慌,不过是一个连圣级都没有达到的小菜鸟!”

    周惑歧大笑一声,对这句话充满了自豪感,论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学子能够有这种底气喊出这种话,只有他们山河庙堂!

    “各位,躲开,这一招交给我了!”

    人群尾端之中一个人默念了几声咒语,随后双手拍在了竞技台上面:“土奇熊,出来,保护你的主人!”

    一个简易但是充满了野蛮气息的法阵出现在了竞技台上,一头浑身暗黄色的巨熊挥舞着它的大爪子向前面发出了一声咆哮。

    听到了他的提示,前方早就空出了一条宽阔的直线,巨熊的咆哮之中凝聚了土元素,掀起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土石柱子砸向了火焰光刃。

    竞技台上面代表着土石崩落的痕迹闪过了一丝异芒,一道让土奇熊还有他的主人都震惊了的土元素风暴就朝着前方呼啸而去。

    刚才的火焰光刃只不过是风无缺随手一击,虽然内蕴的道则极高,但是在绝对的数量之下还是被这道元素风暴给吞没了。

    “这,这不是到了一个大禁咒的层次了?”他旁边的人神色各异地看着他,没有人留意到那一道小小的异芒。

    风无缺望着向着他冲过来的风暴,脸都快绿了。

    “这是什么东西,这种力量难道不应该是黑衣弟子的水平么?”

    站在他前面的那几个人脸色一僵,其中几个恼怒地瞪了风无缺一眼,这种级别的禁咒风暴就算是他们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搞出来啊,这是怎么回事?

    “管那么多干什么,还不想想怎么把这个东西给破除!”

    司徒守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中元气凝聚的蓝色符文二话不说全部砸到了地面上。

    “哗啦啦,轰!”

    一阵海潮声传来,司徒守拙前面陡然出现了一道道浪潮,很快与土元素的风暴交接交接在了一处。

    虽然司徒守拙打算是那种用水无物不容的力量将元素风暴给融合进去,但是里面的力量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轰隆!”的一声,元素风暴外表的一小部分爆炸开来,被海潮给卷走了,但是巨大的冲击力也在海潮之中开辟了一条没有任何阻碍的大道!

    “我去,司徒小子,你能不能多弄几道海潮?”周惑歧瞄了一眼司徒守拙苍白的脸色,“算了,当我没说。”

    周惑歧再次从储物玉佩里面摸出了一把长剑,双剑在手举高,体内无属性的元气迅速转化为了深蓝之色。

    “永冻屏障!”周惑歧双手下垂,整个身体旋转起来,长剑平平地伸了出去,在他们这批人的周围划下了一个圆弧。弧线上面的符文正迅速地向着西周攀爬而去。

    等到两边符文连接到了一处时,圆弧上面钻出了一层厚重的冰墙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将风无缺他们围在了里面。

    “嘿,第一先生这功法真的不错,这永冻屏障我早就拿在手里了,今天总算试出来了。”

    “这永冻屏障周围一米之内全是冰冻的意志,任何的攻击到了这永冻屏障的范围都会遭到冻结的影响。”

    “刚才元素风暴直接以那种粗暴的方式直接撞开了海潮,代表着那道风暴里面蕴含着有那种非常可怕的动能。”

    司徒守拙咳嗽了几声:“而且看他们的那个样子,这个东西肯定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了,不然那个风暴不会这样横冲直撞,能够运用这种风暴的人肯定不会这样挥霍自己的力量。”

    风无缺他们赞同地点了点头,如果那个元素风暴足够灵活,那么风暴就可以在海潮的浪尖上面穿行而过,而不会是在正中间横冲直撞。

    “砰”的一声闷响,周惑歧等人都感受到了涌动屏障狠狠地摇晃了一下,但好在没有破碎,不然那个风暴可真的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连续的碰撞声从永冻屏障的外面传了进去,周惑歧输送着元气的双手也逐渐的颤抖起来,供给已经跟不上消耗了!

    “风无缺!你能够把自己的力量转化成最纯正的火元素么?”司徒守拙从刚才说完话开始就一直将自己的手按在了地上慢慢地感受竞技场的波动,现在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能啊,怎么回事,你知道了些什么?”风无缺紧张地看着周惑歧,头也不回地问道。

    “用单纯的火属性力量,在永冻屏障碎裂的一瞬间,向前面轰出去,这是我们一个能够打破僵局的机会。”

    司徒守拙的眼睛之中闪烁着精光:“我知道那个土奇熊为什么能够发出那么强大的元素风暴了,这是竞技场帮的忙!”

    “老师告诉过我,魔兽天生地养,虽然在吞食进化的时候会有很多杂质储存在了它们的身体里,但是他们所含有的是那种最为纯净的元素属性力量。”

    “人类的经脉太过于复杂,又因为先天的不同而异,修炼的元素属性力量带有着特殊效果,而巨人一族的属性力量本就是最极端最纯净的!”

    风无缺恍然大悟,而旁边的黑衣门徒们则是满头雾水,他们现在所谈论的一些东西是财仙王的知识传授,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天书一般难懂。

    “也是啊,立大功了司徒家的。”

    周惑歧哼了一声:“风无缺,五息之后屏障碎裂,你准备好了,其他人尽快恢复力量,如果猜测正确,我们出去就给他们一次狠的。”

    巨人一族的力量本就是在极端的条件之下孕育的,生来体内就有他们一族专有的属性力量,不可更改,在成长的过程之中天的之间最纯正的法则会帮他们提升力量。

    就算是那种极其稀有的力量巨人一族,他们所代表的也是天地之间最正统的“力量”这种法则的运用方法,不掺杂任何外物。

    “啧,你可别坑我啊,最后的五息了。”风无缺突然想到了当时奇袭亚林迈瑟的魔法塔的时候,财仙王故意让装甲在天上停了一下激发他潜力的事情。

    “废话,极限是半柱香的时间,但是我也要留一点力量恢复自身啊!”周惑歧可不知道他的这个经历,直接开骂。

    “火山!”这次的火焰没有了前一次的那种过分炽烈的气息,而是在其中有一种中正平和的气息,但是在这种气息里面你又能够感受到了无穷尽的火焰元素的“可能”。

    竞技台上面的火烧痕迹一闪而过,风无缺身前的火焰瞬间窜高起来,白锤一裹,一股巧妙的气劲带住了所有的火焰之力被风无缺控制住朝着面前的风暴砸去。

    火焰的亮光以及土元素风暴的浑浊遮住了众人的视线,风无缺恪守了财仙王的教导,在这种情况之下才开启了祭司真身。

    他打算一力破万法!

    “碎!”

    祭司真身带给风无缺不只是更加强大的力量,同时带来的还有最为精锐的感知力以及血脉之中流传下来的经验,这些都能够告诉他如何击打在薄弱点上面!

    “咔嚓咔嚓”的声音响了起来,因为周惑歧的持续性元气供给,元素风暴在钻破永冻屏障之后已经算是后继乏力了,被风无缺成功地一锤打破。

    但是风无缺也没怎么好过,只来得及将自己的祭司真身收回,然后将白锤移到了身前,挡住了爆发的波动。

    “叶妖,接住我!”

    一道娇小的翠绿色身影从斜侧处飞了出来,手中的绿色道纹一划,柱子之中迅速生长出了几条粗大的藤蔓牢牢地拉住了风无缺的身影。

    不要忘了,作为天地之间的圣窍,叶妖体内的力量是先天级别的,在被元素力量承认这一方面,她能够很轻松地做到!

    “好了好了,我没事了,司徒小子你就应该布置一个攻击性质的符阵,那么现在这些呆鸭子就已经死了。”

    周惑歧精神抖擞地站在了前面,刚才司徒守拙布置下来的是一个抽取竞技场的力量用以恢复自身的简单符阵,用叶妖纯正的青木之力做引子,效果奇佳。

    “滚,如果我有能力布置一个攻击性的符阵,我早就一通火符炸得这帮人鸡飞狗跳了,为什么还要隐藏起来。”

    司徒守拙踢了周惑歧的小腿一脚,随后手中再次扣紧了凌空画符的起手式,警惕地看着前方和他们对峙的一众人等。

    “怎么吃下这些人来?”风无缺站在了人群的侧面,叶妖正在引动自己体内的青木之力刺激竞技场之中的力量给风无缺补充自己的损失。

    “啧,这帮小子也算是聪明,居然摸到了这个竞技场的门门道道。”财仙王点头赞叹道,“这邪门的玩意儿,可惜幻阵的部分被完全打碎了,不然还有更好玩的。”

    那些锈迹以及所谓“战斗留下来的痕迹”是他的判断失误,那些东西就是巨人一族故意搞出来的,无论哪一族的人站上去,引动他们自己的力量就会有相应的变幻。

    幻阵则是会根据他们自己的力量将他们引入不同的环境之中战斗,使他们尽快地成长起来。

    “看来没本王什么事了,这一场下来,下次混元劫也可以做好准备了。”财仙王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手指,显然心情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