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三章:考核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都别闹了,过来。”财仙王从竹楼里面走了出来,脸色淡然:“准备一下,我们去开法台那边,等下就在那边进行考核。”

    “司徒守拙,上了竞技台上面,不许给我掉链子,不然他们受过的符文我一定要在你的身上轮回个千百遍。”

    财仙王瞪了司徒守拙一眼,这个是真的失算,没想到这小子的“热情”这么高涨,从能够画符的开始就追着风无缺他们狂轰滥炸。

    为了照顾他对于符文还有自己道途的热情,财仙王只能够睁只眼闭只眼,甚至还准许他用黄巾力士实验。

    天可怜见,本来在他的祭炼之下,七尊黄巾力士的体格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圆润的境界,身体上那是一个金光大放,面孔也是英武无比。

    结果呢,被火符雷符水符各种符每天丧心病狂地洗礼一遍,看上去身上的黑点就像是人生病时身上的奇怪印记。

    “真的是闹腾,这七尊力士几乎不能够拿出去见人了,你也不揪准了一个试验一下就好,怎么七个都试过一遍。”

    财仙王扶额叹了口气,随后右手大袖一挥,一股金色的洪流从溯古山的山脉之中冲了出来,分成了等同的七份裹住了力士们的周身皮肤。

    “啧,暂时用着吧,回来再慢慢祭炼。”财仙王脚下生出白云,“出发。”

    山河庙堂的重大考核,都是需要所有的老师到场监督的,以免有人因为失态而做出什么不利于同学的事情。

    近年来阿林大陆处于发展状态,各家的生活都好了挺多,这些小子手上的余钱也挺多的,结果就有了一个个赌局。

    这些东西在山河庙堂之中并没有禁止,只要不闹出人命,两个男人对赌,把人输给了对方山河庙堂绝对不会过问一个字。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某些闲得胃疼的人写一篇文章发到庙堂内部发行的文刊里面。

    “但是呢,并不统一的赌局怎么能够符合我们的利益呢,对吧。”周惑歧指了指前方一个草草搭起来的棚子,

    “我就稍微通知了一下以前和我混的那几个朋友,让他们出人出面帮我解决了一下。”

    “这次的赌金我已经按照先生你说的了,必须全部放在了明处,实名化,精确到了个人。”

    周惑歧眯了眯眼睛,眼神中带有着一丝丝利芒:“您的这个方法确实不错,这点子一出,背后的人横竖都跑不了,蛛丝马迹总会留下来的。”

    如果那些势力中的人想要借着这种考核赚上一笔,那么这个就好办了,从金额上的不同就可以直接将你放在财仙王的眼皮底子下面进行监视。

    他们若是分散了金额数量?那也没问题,以前的赌约又不是没留下什么字据之类的东西,暗中探查一番肯定能够找出不同之处。

    “先生,如果他们因为这次的动荡不来了怎么办?”风无缺问道,“就算是底下的人比较蠢一点,但是他们脑袋上面还有人看着吧。”

    “那也简单啊,照样可以通过以前还有现在的对比找出一点不同出来,到时候死的肯定是他们。”

    “最糟糕的一种情况就是他们纪律严明到了一个让我无从下手的地步,就连这种小便宜都不会占。”

    财仙王笑道:“这样的话我可就不好办了。为了演好这出戏,我可是让另外几个黑衣叫人过来帮我呢。”

    棚子的外面排起了长龙,每个人都十分听话地走过去交钱,报项目,然后走人,井然有序的样子让一旁的人觉得这就不像一个正经的赌场。

    “这位......大人,请问你要投注多少,指定哪一份赌约?”负责登录各种信息的人眼皮子不停地抖动,给人的感觉是他有点害怕。

    要不是周惑歧那几个朋友找的人有点本事的话,估计这人现在已经马上跪下来大喊饶命了。

    第二兽嬉皮笑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别怕,我这不是想来发一笔横财嘛,你把我当做普通的客人好了。”

    普通的客人?

    老大啊,谁敢赢你的钱,不怕被打死吗?

    那人哭笑不得,继续说道:“那么您是要投哪一个项目?”

    “我啊。”第二兽往桌子上轻飘飘地放下了三张票子,“压全部的项目,赌第一教师赢!”

    “通赌?”

    通赌就类似于“大小通吃”这个规则,赢了,就能够拿到多份奖金,输了那可就惨了。

    对方一下子精神振奋了起来:“您应该知道我们的规矩吧,如果输了之后每一个项目的赌金都需要您支付,您确定是要通赌吗?”

    “嗯,我家底没有那位丰富,区区一万两黄金,两万两银子。”

    “啪嗒”负责记录的那支笔掉在了地上,那人迅速钻了下去,顺便隐藏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想要把第二兽生吃了的表情。

    一万两黄金就算多了,你当这是哪里,东部帝国那几个商业发达的城市么,这学生哪来那么多钱!

    或许这些人家里豪富,但是除开对于他们的修炼保障之后顶多保证他们能够偶尔出去花天酒地一下。

    一赌穷十代,无论你处于哪个层次,敢来找你要账的人肯定就不怕你身后的势力,人家又不傻缺会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周惑歧特意照顾过了,这次的盘子被设成了活盘,不同于那种赌金封死的闭盘赌局,活盘如果中间的赌金有缺失,庄家就得自己掏腰包补上空缺。

    活盘的目的就是庄家可以在最后收取一下余钱,赚一点辛苦费之外的小钱钱,当然亏了那也只能够捏着鼻子认了。

    现在答应帮助周惑歧开了这个活盘赌局的朋友正因为自己的手下传过来的消息在自己的小院子里面撞墙,有一种想要把自己的头给撞破撞烂的气势。

    原因很简单,周惑歧让他帮忙的时候很是说了一大通废话——“兄弟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也不会骗你就给兄弟一个面子吧”之类的。

    一通迷踪拳外加周惑歧极高的武力值威胁之后,这傻缺居然就晕晕乎乎地答应了下来,结果现在以头撞墙的势头连旁边的侍女都吓到了,不敢上去拉住他。

    “周惑歧!我......”一通污言秽语出口,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就忘记了周惑歧那个该死的外号呢,周惑歧这整一个祸害跟他谈交情?

    关键是,自己居然还信了!居然就相信了周惑歧的鬼话帮他开了那个实名制的活盘赌局!

    “这种他说对方必输的赌局,还要我开活盘!”男子惨叫了起来,“他这不是要整谁,这妥妥的就是在整我啊!”

    “老,老大,情况有变,又有人来下注了。”玉佩之中传来了一阵尖叫,惊醒了正在撞墙的男子。

    他面色狰狞地一把拿过了传讯玉佩:“说!什么情况!”

    他的跟班此时也带着哭腔:“各位大人,小的现在不也正在和我的老板商量吗,还请你们等等小的,毕竟赚钱不容易啊。”

    “老大,救命啊!所有的黑衣教师都来下注了,这一个个的资金就没有低于一万两黄金的!”

    “噗!”

    血染白墙,男子右手颤抖着抓稳了传讯玉佩:“收!全部收下来!如果大爷我真的赔不起了,我就去周家堵大门,我就不信了,伯父不打断这祸害的狗腿!”

    四位黑衣教师倒是给面子,亲自过来下注,一个个的金额还挺大。

    财仙王感觉到了一丝头疼,他对着周惑歧问道:“你那朋友到底怎么惹你了,你居然让他开的是活盘赌局,这明显就是会把自己的底裤都卖出去抵债的局啊。”

    “没有啊,我和他们几个可是‘青梅竹马’,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周惑歧目光纯净,“就算有什么过节,怎么能够当着人家的小跟班说呢?”

    “这种东西,当然是我们私下交流就可以了。”

    周惑歧一脸羞涩的笑意,看得司徒守拙差点忍不住一道火符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果真是一个祸害,居然连自己的发小都不放过。”司徒守拙半是羡慕半是好笑地说道,老实说他还真羡慕他们的这种关系。

    “怕什么,大不了以后我们兄弟几个养他不就行了,至少还能够给他养老送终。”周惑歧一脸深明大义的表情,“一方兄弟有难,八方支援都不为过。”

    “反正他到死的时候花销也应该超不过你这次坑他的价钱对吧。”财仙王冷笑。

    “嘿嘿,那这就要看第一教师的发挥了,先生英明。”周惑歧贼笑着看着财仙王的两个宽大的袖袍。

    “唉,你那几个朋友真是倒了天大的霉运。”财仙王走过去说道,“小子,跟你后面管事的说一声,他现在改了这规矩还来得及,我这金额可能他接不住。”

    等负责登录的这个人将信息传回去之后,从传讯玉佩里面爆发出来的尖叫声就连财仙王他们都能够听见。

    “收,无论多少我都收,我就不信了周惑歧这个混蛋能够看着我活活饿死在这里!”

    “说吧,第一教师,您要赌多少?”那人满脸苦笑地对着财仙王拱手问道,“您可千万手下留情,不然我回去可真的就是连饭钱都要被大人扣光了。”

    “不多不多,放心好了,区区十万两黄金,还是现货。”财仙王轻描淡写地丢出了一枚储物戒指,“这储物戒指的价值我就不和你算了,够不错了吧。”

    那人呆呆地接过了这枚戒指,熟门熟路地用自己的精神力探了进去,然后看见了码得整整齐齐的金块,散发着令人吐血的光泽。

    “先生,下手轻了一点啊。”周惑歧探出头来,“才十万两,我跟你说,别看那小子哭穷,其实他手里捏着的钱可不少。”

    “周惑歧!我......”玉佩里面传来了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你说让我拿出接近二十万两黄金来,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但这是赌局,赌局!”

    他的手下恰逢其时地说道:“现在的赔率是一赔七的比率,如果大人你们赢了的话,估计我家大人真的要把自己的院子卖出去了。”

    “可不是这个道理。”第二兽在一旁连连点头,完全是现金,一方一方的金砖就这么堆在了储物戒指里面,这就是最为重要的铁证。

    “好了好了,我们去参加比赛去了,你加油算。”财仙王鼓励性地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架起云彩飞上了开法台。

    “你们自己列一个队形站好,等竞技台出现。”

    “见过第一先生,见过众位黑衣教师。”台上的白黄两级教师同时躬身说道,“一应准备已备齐,请第一先生宣布考核开始。”

    财仙王右脚轻轻地跺了一下开法台,随后俯视着下方的众位学子,看着他们年轻的面庞,他笑了笑,这都是东陆未来的精英啊。

    “本座不说废话,也知道山河庙堂自十多年前有一个奇怪的惯例,我只要你们拿出自己最好的水平,用你们最强的一面去和同级别的天才酣畅淋漓地打一场,东陆的未来,是你们的;但是东陆不需要纸上谈兵的天才。”

    “所有学员准备,考核开始!”

    财仙王手伸出来,指向了天空,随后又向下一挥,周围的白黄教师同时催动体内的力量灌注进入了开法台里面。

    这个悬浮在了半空之中的玉台,同样是一个阵法的枢纽,至于连接一个竞技场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小作用罢了。

    “轰隆隆。”

    开法台的前方空间震荡了起来,随后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一个锈迹斑驳的黑色竞技场从这道裂痕里面显出了身形。

    竞技场的外表仿佛被什么存在给涂上了一层润滑油一样,明明棱角分明的竞技台却圆润地从裂痕滑了出来,晃晃悠悠地停在了空中。

    财仙王比划了一下,随后轻轻地一跃跳了过去,这样看下去下方那帮小子就像是小蚂蚁一样。

    “还真是巨人族用的竞技场。”财仙王看了看竞技场边缘的那些巨大的柱子,自己顶多有这柱子的千分之一高。

    这竞技场的外表也不怎么友好,上面不止布满了锈迹,甚至还有各种火烧水淹留下来的道则痕迹,并不平静。

    “所有学生入场!”

    下方学子们各显神通地从下方来到了竞技场里面,老老实实地按照班级的位置站好,等候着众位老师入场。

    财仙王他们每个人挑了一根柱子站好,作为老师,在考核之中他们负责的就是安全方面,这帮臭小子眼睛打红了之后下手没个轻重,保护好每一位学生是他们应尽的职责。

    “一炷香之后,你们就开始考核,形式不限,手段不限。”财仙王随手一炷香点燃后插在了自己的身边,继续观察着这个巨大的竞技台。

    “啧,看起来这可不像是一个简单的竞技台。”财仙王看着那些痕迹嘀咕道,“又不是疯了连人家的竞技台都要打烂,应该是一个魔导器之类的吧。”

    他蹲了下去,一窍清风随着他发出的力量慢慢地包裹住了这一根柱子,想要探一探这东西的底。

    “嗯,果然,这里面有已经荒废了的符文构造以及纹路,看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财仙王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炷香烧到了尾端,学子们深吸了一口气,在自己的心中测算好了时间。

    香灭,众学子的眼睛亮了起来,身上亮起了颜色各异的光芒。

    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