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二章:考前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啧,说好的是朋友呢,怎么就这么说话啊。”财仙王一脸不爽,“本座这才查了没多久,怎么就有人来告诉我说不能够继续了呢。”

    “之所以承认你是朋友,所以我才下定决心告诉你这其中的关节。”中年男子眼中闪烁着诚恳之色,“别以为这东部大陆的人就是蠢材傻蛋一堆。”

    “当年的升仙散,现在的神仙散,难道就没有一个眼睛亮一点的人么,这东西藏得又不算有多隐秘,只要留心,一般的人都能够找得到。”

    “别跟我说什么大局观,本座不信这些。”财仙王抱着双手冷笑,“我现在是第一天丑,那么我就守好我自己的这一方土地就好了,谁敢伸手我就剁了他的爪子。”

    “这神仙散,我查定了!”

    盖棺定论的一句话后,中年男子的头微微向后一仰,随后眼神恢复了淡然:“既然这样,我也不劝你了,我可没有这个本事去掺和这件事情。”

    “好自为之吧。”他叫过了那个叫做老白的老者,两人坐在飞毯上逐渐远去。

    “先生,这家伙是谁啊,刚才我和周惑歧可是动都不敢动一下,全神贯注地盯着那老头子,生怕他一个不对就干掉我们。”

    风无缺拍了拍手:“发誓有个什么用啊,连我也知道一些规避誓言惩罚的东西,先生你这次可是孟浪了。”

    “你蠢了嘛,先生所要的无非就是一个态度罢了,要是真的动起手来,那还能讲那么多废话。”周惑歧没声好气地拍了一下风无缺的肩膀。

    “照我看来,这人的目的不纯啊,而且手段也很值得注意,至少我们不是没有发现他们就在我们周边么。”

    “这也是对道则的运用之一,规避。”财仙王淡然道,“你可要注意了,道则的运用可是层出不穷的存在,千万小心。”

    这句话明显就是朝着风无缺去的,哪怕这样当面讲出来,周惑歧除了满脑子疑惑也不会知道什么。

    “那先生,这些人到底是敌是友啊?”风无缺好奇道。

    “不知道。”财仙王很坦然地说道,“如果我有这本事,就不会惊愕于他们的出场方式了,这第一次见面,互相之间还没有到那种坦诚相见的地步。”

    “至于他说的什么狗屁的收手,本座自然是不信的。”财仙王说道,“不要把天下人当成了傻瓜,这一点很正确,但我可不相信,这东西没人管得了。”

    “利益,这也是先生经常提的东西。”风无缺将白锤拿在了手心里轻轻地挥动了一下,“有了足够的利益,这帮子混账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些,我们关注一下近段时间会发生的事情好么?”

    周惑歧见自己插不进话题,于是就十分粗暴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不管神仙散以后如何发展,反正短时间内也查不出什么来,我们还不如趁早考虑一下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够应对别人的围殴。”

    他扳着指头算了算:“先不算黑衣教师,单单白黄两级教师就已经收了接近三百位学生了,就算是只有一部分会被煽动,那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

    “那些人很废物,反正这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周惑歧直言不讳,“我一个人能够挑了他们一个班,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办法。”

    “人家光靠着人山人海就能够把我们压制到死,还有那些比他们更强一级的黑衣教师教授的学员,我们那什么和人家打?”

    “我知道我们的手段不少。”周惑歧满脸苦涩,“但是我们人少啊,就算是我能够挑了一个班的人数,剩下的人也足够把我们给包圆了。”

    “你这只计算了你个人的战斗力啊,怎么没把我们计算进去。”风无缺斜眼看了他一眼,“还是你认为我们的战斗力根本不能够起到任何作用?”

    “还行,老实说的话你们应该可以拿下很多人。但是我们寡不敌众。”周惑歧淡然,“这是事实。”

    “一呼百应的情况不少见。”

    财仙王说道:“但你是漏了一个情况,这一届我们可是有帮手的。”

    周惑歧一愣,随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一届的黑衣教师的学员肯定会帮我们对吧?”

    “没错。”

    风无缺悠然说道:“他们的老师和先生一起撞破了神仙散的事情,任他们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绝对是四个极好的黑锅人选。”

    “有了黑衣教师的人做表率,相信那些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也会好好地掂量一二。”

    “有了变化,这些人也不是蠢货,当然也会好好地思考一下要怎么应对这种突发情况。”

    “那么过一段时间的考核,应该就是一个很好的转机了吧。”周惑歧眼睛一亮,“这样的话很有希望打破那个奇怪的惯例。”

    “啧,那个叫做‘期中考试’的东西吗,看来要给你们一个集训了啊。”财仙王冷笑道,“马上回溯古山,我给你们安排一个为期数月的魔鬼式训练。”

    “周惑歧你坑人不浅啊混蛋!”

    回到了溯古山,财仙王看着前面一个两个站没站相脸上还带有一丝丝轻慢的小混蛋们,他就觉得自己挺失败的。

    “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散漫,到底是谁教出来的。”财仙王恨铁不成钢,“特别是你,周惑歧,你这纨绔的性子一定得改改了!”

    风无缺想起了当时在玄木帝国的时候,财仙王有事没事就躺在那张大号躺椅上面晒太阳的那种姿态,浑身上下散发着那种懒死了的气息。

    所以说,他觉得这个真的不怪他!

    叶妖偷偷地和他对视了一眼,显然是领会了对方眼中的意思,他们两个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这站姿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你们,哼!”财仙王欣慰地看了一眼站姿还过得去的司徒守拙,“好好地跟司徒小子学学,看看人家的模样。”

    “再过三个月,你们就要面对同年龄之中一帮混小子的围攻,想好怎么做没有?”财仙王捏了捏拳头,“反正我只有一个要求,别打死了。”

    “盘口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人去弄了。”周惑歧笑起来,“只要先生给一个准信,我一定会让那些过来占便宜的混蛋栽一个大跟头。”

    “没事,在我的计算里面,只要那帮小子不出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儿,我们稳赢。”

    财仙王说道:“到时候你和风无缺就负责正面强攻,其余的随机应变。”

    他的脸色暗了一下:“谁叫你们山河庙堂从哪个奇怪的地方拉过来一个奇怪的竞技场,哪来那么大的规模,居然能够把人全部放上去同台竞技!”

    周惑歧举起了手:“这个锅山河庙堂可不背,那玩意儿是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巨人一族的产品,我们只是挖了出来借用而已。”

    “滚蛋,那还不是你们搞的,弄一个符合人类身体大小的多好。”财仙王一挥手,“输了别怪回来之后本座下狠手。”

    “司徒守拙,那些符文你记得多少了?”

    他向前跨了一步,鞠躬说道:“老师,上面符文的走势我已经能够记下一半了,现在所缺少的就是实践联系。”

    财仙王一愣,看了他一眼:“全部符文走势的一半?”

    “对。”

    “啧,看不出来你居然有这个天赋。”财仙王摸了摸下巴,“这样我就放心了,看来你确实能够找到自己的长处并加以利用。”

    他左手伸进了右手的袖口里面摸了摸,拿出了一本线装古籍:“这个给你,《大梦篆》,一部算是过得去的修炼功法,哪怕你没有灵根,练了这个照样能够成为修炼者。”

    “两个问题先生。”周惑歧盯着财仙王两个宽大的袖袍。

    “有屁快放。”

    “第一,你这袖袍里面到底有多大的容量;第二,什么是灵根?”

    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暗金色袍服:“这个你们不用管,说了你们也不懂里面具体的运作道理是个什么。”

    “至于第二么,你们有神仙这个概念,居然不知道什么是灵根?”

    “神仙的概念么,我倒是知道一点,但是这属于被封杀的东西,难道这两个名词有关联么?”周惑歧皱眉道。

    “灵根的话类似于你们在小时候就被测试过的修炼属性。”财仙王一道灵光打在了风无缺的身上,“给你们看个例子。”

    风无缺的身上翻腾起了红蓝二色的光芒,随后逐渐凝聚在了他的脑后,化作了三团闪烁着奇异色彩的光团。

    “这是这小子修炼的《三奇论》带来的初级灵根异象,算是比较韬光养晦的一种异象,到了后面才会显示出不同。”

    “颜色的不同代表了你们对这个天地之间道则的亲近程度,有点类似于你们所说的元素亲和度,但是比那个复杂。”

    “不对吧,先生。”周惑歧皱眉道,“我们以前测试的时候,都有那种对天赋的判断方法,难道这个所谓的灵根没有么?”

    财仙王耸了耸肩:“有这个必要么,你们修炼的功法讲个道理都是我深思熟虑过后才拿出来的,都是针对以后的根本大法所准备的。”

    “我的见识比你们广多了,天赋在我这里,根本不是问题。”

    不顾周惑歧惊愕的神色,财仙王继续说道:“就像司徒小子,这辈子按你们的方法来说,顶天了就是一个一二级的小战士。”

    “但是我给他的那一部《大梦篆》就没有这种限制,甚至到了以后窥探了天地造化,以道则为符文更改自己的天赋状态也不是什么难事。”

    “说远了,简而言之一句话,跟着我混有肉吃。”

    财仙王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周惑歧,就差说一句快来跪拜吧。

    周惑歧摇了摇头,将自己脑袋里那种想要从财仙王这里购买功法的念头撇去,先不说卖不卖的问题,光其中的价格就算是把他们周家的老底全部掀出来也不够。

    这种丧心病狂到了能够更改天赋的功法,任哪一个家族都会垂涎三尺的吧。

    “你们几个我不管,该怎么练就怎么练,司徒小子你一定要将《大梦篆》入门,只要入门你就不用担心这次的考核问题了。”

    他好笑地看了一眼风无缺:“相信你也看到了那种符文的威力,比起阿林大陆上的不同种类的魔法来说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面,我允许你对着他们狂轰滥炸,反正有我看着,也闹不出人命来,实践出真知嘛,免得临场发挥出现什么问题。”

    财仙王扫了一眼脸色变得极差的剩下几位:“我再加一句,你们有谁敢躲起来的,或者说飞到了天上不回来的,本座大刑伺候。”

    “老老实实地操练着吧,本座可是准备了足够让所有人破产的资金,不允许失败!”

    赚了这一笔,他就能够通过某些转化的方法再次开辟混元劫,也能够再次修复自己的身体,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令他重视。

    风无缺他们一脸绝望,大概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生活会无比糟糕。

    ......

    “别跑,风无缺,再接我一道符文!”司徒守拙脚踏一团白色的符文云彩飞了出来,手指连连刻画出了几道莫名的符文,随后猛地往前一推。

    符文化作了几道淡红色的闪电冲向了风无缺,他怪叫一声,祭司真身运转,整个人变作了红水晶一般的质地朝着远处窜了出去。

    “喂,司徒,适可而止啊,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小心我认真起来把你吊在那黄巾力士上面打!”

    “那就来啊,我又不是让你收着力气和我打。”司徒守拙叫道,“这几道火雷是我近段时间模拟出来的东西,你承受几道评价一下威力怎么样!”

    “你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混蛋小子!”风无缺遁法全开接着跑,鬼才会真正的去接那奇怪的火雷。

    这淡红色泽外面还流转着一层极难辨认的灰色光芒,听说是财仙王在询问了他的修炼进度之后特意教给他的特殊秘法。

    一开始周惑歧的纨绔性子抽筋,梗着脖子硬生生吃了司徒守拙两道并不成功的两道烈火符文,差点被失控的力量烧成了一个光头。

    自一个月之前,司徒守拙以他的毅力掌握了其中的几种攻击符文之后,整个溯古山估计只有财仙王能够面不改色地接下他的攻击。

    问题是这个小子还不满足,居然另辟蹊径将那些基础符文揉在一起,期待有着不同的新变化。

    这种测试当然在风无缺他们的眼里绝对是那种恶魔一般的行径,但是财仙王支持他这样搞,完全放权,甚至告诉他可以在黄巾力士身上实验!

    这下好了,司徒守拙手中拿着两根鸡毛令箭,根本不把他们的感受放在眼里,一天到晚追着他们狂轰滥炸,有几次差点把房子都给拆了。

    “诶,跑那么快干什么,老师要你们配合我,别跑啊混蛋!我这符云还不熟练。”

    司徒守拙歪歪斜斜地在天上飞着,躲在一旁的周惑歧都觉得这小子随时都可能会从天上掉下来。

    “啧,第一教师这可是放出了一头巨大的怪物啊,这次的考试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