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九章:饭局前的娱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啊,我倒是知道一点。”周惑歧耸了耸肩,“山河庙堂的规矩是,只要你认为自己有能力了,那就可以去通过考核滚蛋走人,比较松散。”

    “但是呢,总有一些不开眼的想留在里面,为了不同的利益诉求,所以说我们这里也是有几届学员的。”

    周惑歧的脚跺了两下,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他们都被分化在了山河庙堂所属无人区的附近,并没有进入我们的区域。”

    “人多吗?”财仙王问道,“既然这样,那这些教师要走,有什么限制没有?”

    “多,山河庙堂的考核十分严格,除非好生修炼个三四年,不然就算是天才也不能够通过考核。”

    “至于想走嘛,倒是简单。”周惑歧疑惑地看了看财仙王,“只要交接好你的工作,然后门下所有学员能够通过考核就好。”

    “我说先生,你不是才上工两三天就想溜了吧?”

    周惑歧毫不怀疑面前这位能够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怎么可能呢,我只是想去拜访一下我的这些同僚嘛,看看是哪一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和我作对。”财仙王这句话一出,他们都感觉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一些。

    “这倒不用。”风无缺翻了翻配备在竹楼里面的那些文件,“好像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个叫做演武大会的项目,到时候不同届的人都可以见面。”

    “也就是说,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是被人围殴的存在了是吧?”司徒守拙低头看着符文走势,阴恻恻地说道。

    “我们还可以找个暗子开个盘口之类的,把他们的棺材本都给赢走。”

    这句话财仙王爱听,他颇为满意地点头道:“确实是一个好办法,我合计过了,那些人再怎么修炼也不是你们的对手,到时候尽管看戏就好了。”

    周惑歧突然一愣,好像有点道理。

    看看他们这边的配备,近身战有他和风无缺两个,论手段来说,他们两个已经够那些人喝一壶的了,骚扰战的话有叶妖这个身形娇小的存在。

    至于司徒守拙么,只要他把这些符文弄懂一点,以财仙王的安排肯定也是一个十分强大的战斗力,甚至能够起到一个控场的作用。

    其他班级的老师,哪里能有他们这种强力的组合,那些人确实很厉害,也算是天才中的佼佼者,不然可没有机会进入山河庙堂里面进修。

    问题就在于,他们再怎么天才,互相之间可没有这么多的了解,换而言之,配合的时候没有周惑歧他们这边如此的“肆无忌惮”。

    前几届的第一教师同样如此,门下一个个全是天才,每个人互相不服,这样还要面对群殴的惨境,这个就真的没有了什么翻盘的机会了。

    上头有一个财仙王压着,况且这几个人当中对他都是一种佩服的心理,这个最大的问题就悄然消失了。

    周惑歧估摸着自己这一帮人干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互相坑害一下,看谁比较倒霉被大家往火坑里面推。

    “今晚继续查寝,无缺小子,你和周惑歧跟着我来。今天看看能不能再揪出一批小混蛋出来。”

    “不会吧,这么大的阵仗都弄出来了,那些人还能够出来卖神仙散?”周惑歧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而且今晚看起来有雨啊,本少爷可不想出去淋雨。”

    风无缺同样连连点头,显然很是赞同,闹了那么大的声势,哪怕财仙王欲盖弥彰一般地做了一点修饰,那些人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觉察到不对劲。

    “让你们跟着就跟着,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财仙王眼睛一瞪,“本来还说打听到了山河庙堂外围有一家不错的餐馆要带你们去的,看来还是算了。”

    “出发吧先生!饱餐一顿后开始干活。”

    “记得是先生请客。”

    风无缺十分好心地在后面提醒了一句,毕竟这位可是宁愿徒步横穿无人区也不买马车的货色。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财仙王一巴掌扇到了风无缺的后脑勺上。

    “啧,那个地方本少爷也没去过几次啊,太贵了太贵了。”周惑歧看着财仙王笑了起来,“本少爷当时领了例钱,想要装一次大方,请了几个老朋友去那里胡吃海喝。”

    “结果呢?”叶妖好奇地问道,周惑歧这种神态以及做派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家里豪阔无比的存在,这一点从他家族的出手也能够看出来。

    “结果。”周惑歧摸了摸自己的半边脸蛋,“本少爷积蓄下来的一点小钱全部搭了进去,还签下了一张欠条,都是我回去偷了老爹的私房钱才补上的。”

    “你老爹的私房钱,那你母亲发现了没有?”司徒守拙一句话砍到了重点。

    “呵呵,那当然是我倒霉啊,理由就是破坏了他们的夫妻和谐。”周惑歧一脸便秘,“我老娘早就知道了老爹有私房钱,我只是把这件事捅破了而已。”

    “老爹不和母亲计较,那当然就是来找我计较了呗,我以‘母亲派来的奸细’这个理由被他关在了一个整天吹寒风的地方关了一个星期。”

    “我圣级的元气都扛不住那种寒风,出来的时候阳光照下来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周惑歧说道这里的时候抖了抖。

    “最后还是那老胖子帮了我一把,把我串在了架子上面用地火烤了一天左右。等他去找我老爹算账的时候,他还美其名曰让我提前感受一下属性的不同!”

    风无缺张了张嘴,随后笑道:“妻管严,是一种病,得治一下。”

    “哈哈哈哈。”

    小家伙们爆笑出声,就连财仙王都勾起了嘴角,心情十分不错。

    但是这个心情不错也就维持到了财仙王他们抵达餐馆拿到了菜单之前。

    “这是什么东西来着?”司徒守拙一脸呆滞地将菜单反过来看了看,“我应该没有把菜单拿反吧,或者说这是某些刺客组织的新式暗语?”

    菜单上面赫然写着数量繁多的菜肴。

    “狂怒猩猩嘴唇,三十万金币。”

    “暴雪草纹蛇羹,八十万金币。”

    ......

    财仙王不愧是见过世面的老头子,耐着性子翻到了最后一页——“可以根据食材的级别对价格做出相应调整!”

    旁边的服务员很有眼色,看到了财仙王在阅读这一行字,迅速说道:“我们的食材都是在七级以上的魔兽或者灵药配制而成,对于要求更高的我们会加价。”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吃到的是八级九级甚至圣级的食材,那价格也要疯狂往上涨。”周惑歧幽幽地说道。

    “含义就是这价格只能上涨是吧。”财仙王好像了解了他们的套路。

    “没错。”服务员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这些小菜的价格都不算太贵,请各位挑一点主菜吧。”

    “树心灵膳,嗯,难道以前我吃的是垃圾吗?”叶妖瞪着眼睛看向了价格,估摸着自己以前吃的那些是不是边角料还是真的就是垃圾。

    “看到了?当时本少爷让朋友们随便点餐,自己压根就没有看菜单,结果就完蛋了。”周惑歧耸了耸肩。

    “周少爷可是我们店里的高级顾客,您的花销一次就进入了我们小店的排行榜第二十三位呢。”

    服务员对着周惑歧谄媚地笑道,当时他们可是亲眼看着这个冤大头差点连衣服都脱下来作抵押了。

    财仙王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服务员身上那股掩饰过了的气息,一个八级战士居然能够在这里做这种活计,看来背后也是有人啊。

    别的不说,单单来这里想要吃霸王餐的人,估计这些服务员都能够把来闹事的人全给摆平了吧。

    “自己看吧,反正不缺钱。”财仙王挥了挥手,“对了,有什么好酒么,刚刚看菜单上没有酒水,怎么回事。”

    这下子服务员的眼神更加的“温柔”了:“这位先生可是要喝酒么,请看我们的酒水单。”

    他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了一张稍薄一点的单子递给了财仙王:“先生请看。”

    财仙王摇了摇头:“不用了,最好的酒,有多少来多少,不会缺你的钱。大不了这几个小家伙就抵押给你做工了。”

    “哦对了,外面那头贼厮鸟也给它来点好东西,钱不是问题。”

    他扔给了服务员一个小袋子:“赶紧去通知后厨,这些就是你的小费了。”

    服务员敏锐地接过了那一个小袋子,稍微硌手的质感以及元素波动告诉了他里面绝对不是什么金币银币,而是一些极其稀有的宝石。

    “没问题,先生,马上通知后厨给这些学弟学妹们做吃的。”他对着风无缺他们鞠了一躬,“看起来你们这些小家伙都是下一届的后辈吧,欢迎你们来到山河庙堂。”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折扣在哪里?”周惑歧没声好气地让他赶紧滚蛋,显然已经被这家餐馆的套路恶心到了。

    “师尊啊,你到时候不会真的把我们给那啥了吧。”叶妖惴惴不安,“先说好,我这个身高可是不能洗碗,也不能干其他粗活的。”

    “去死吧你。”回应叶妖的是风无缺周惑歧等人异口同声的一句亲切问候。

    “老板呢?点餐了啊!”

    财仙王一众人正在品着服务员送过来的茶水,目光同时斜了过去,看到的是一群身穿着蓝色衣服的人傲气十足地走了进来。

    “嘿,看好了你们,有好戏看了。”周惑歧的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看来这些人是乱跑出来的,并不知道这家饭店的底细。”

    他接着给财仙王他们解释道:“这家饭店是由我们一些修炼方面并不怎么出众的学长过来做兼职买卖的。换一句话,这个地方同样是我们山河庙堂的地盘。”

    “每次来到开法台的那群小子都是被传送阵七拐八拐才弄进来的,他们可不知道山河庙堂的具体位置。”

    周惑歧的眼神逐渐玩味起来:“占地面积太大也是个麻烦,平时的来往也是通过了传送阵,搞得像是一个真正的无人区一样。”

    “那么你想想,这种开到了一个无人区外围的小餐馆,外人来了怎么可能会像是在外界一样的做派,这不知道是哪个小学院来的货色,肯定要出事。”

    另一个服务员满脸带笑地迎了上去:“各位大人好,欢迎你们光临我们小店,请问有什么需要么?”

    “好酒好菜尽管上,我们不差钱,只是想在进入无人区之前好好地休整一番。”领头那个面容粗豪的男子说道,“你们有福了,我们正央学院将这片地区定为了学院练习常驻地。”

    身后的一个男子接话道:“我们就是给你们拉生意来了,花销半年一结,还不叫你们老板来给我们签协议!”他身上斗气闪过,彰显了他“强大的实力”。

    “啧啧啧,终于让我见到了这种货色,搞得本少爷还以为已经看不到这种景象了呢。”周惑歧眼中放光。

    “除开家里面那些小辈闹来闹去,和本少爷同龄的基本上都没有这么纨绔的样子了,今天总算见到本家人了。”

    “去哪里一言不合就是实力威慑,要不然就是后台警告,好熟悉的赶脚。”财仙王放下了茶杯,挠有兴趣地看着那一群蓝衣人。

    “哎呀,真不好意思,这位大人,我们小本经营,实在是不能够接受你们这个条件,真是抱歉了,各位请坐,这是菜单,请客人们过目。”

    “这素质不错,看起来这些特招生确实有他们的独到之处。”财仙王点了点头,“周惑歧,我猜这个地方的服务员,应该就是间谍一系的特招生了吧。”

    “对了一半。”周惑歧吸溜一口喝光了茶水,“还有一些会进入官场的学长或者外交系的特招生会过来。”

    “简而言之,那些不要脸或者说需要变脸的职业都会过来‘历练’一番。”

    周惑歧贼兮兮地笑了起来:“这个餐馆在我们山河庙堂的也算是一个比较出名的地方了,毕竟人多了会发生好多事情,比较有趣。”

    “以前甚至还有一群人专门定时编撰文章发表在我们山河庙堂的内部书刊上,但是听说上面的人认为实在是有点......过分,所以停了。”

    果不其然,一听服务员如此“没有远见”的回答,领头的男子怒了起来:“你难道是觉得我们正央学院会坑你们的钱?”

    “小小的正央学院而已,要不你先看看菜单?”周惑歧发话了,这里也就他有这个能耐说这话,财仙王他们毕竟算是外地人,不太熟悉这些势力的情况。

    “什么?这位朋友,敢问你是哪里人?”粗豪男子略微谨慎了一点,“看朋友的这个穿着,想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吧,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学院。”

    “啧,听不懂么,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咯。”风无缺操控着水元素给自己的茶杯里续水,随后打了个响指,成功加热了一杯茶水。

    “这茶水味道不错,难怪要收费那么高。”他对着周惑歧晃了晃脑袋,“别闹事,赶紧解决了回来吃饭,越晚我们说不准就得陪先生通宵了。”

    风无缺说话全程没有看过正央学院的人一眼,让他们很是气愤,感觉自己的学院以及他们本人都被侮辱了。

    人家都说了学院是个“小小的学院”,那么我们就读正央学院的学子不也是一帮没有什么本事的人了么。

    “看来这位同辈对我们的学院颇有误解啊,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下如何?”

    “各......各位大人,打......打坏了小店里的东西,是要赔偿的啊。”

    “到了现在还能够演得这么像,山河庙堂里面人才果然多。”财仙王在心里暗赞了一句。

    周惑歧和风无缺听了这话,一脸带笑地看向了财仙王。

    “去吧,刚好试试人家的实力,看看你们和人家有什么差别。”

    财仙王也很想看看两边大陆的年轻人之间的区别,以便看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或者说差距,这才放任周惑歧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