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八章:战线统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就这样吧,你们先散了,我把这两个小子洗个脑放走就好。”财仙王皱着眉头看着这么多的神仙散,下意识地一把火将那些上吐下泻出来的烧成了虚无。

    “这东西多少钱来着?”

    “回第一先生,这东西价格极贵,那样的一小包就需要十万金币。”第五锤拱手道。

    “那我这两大袋还有被烧掉的那些岂不是......”财仙王的眼神不对了,“我觉得还是将这两个小子一刀杀了比较好。”

    “别逗了,先生,你那种奇异的功法,这区区八位数怎么可能被你放在眼里呢?”第四藤幸灾乐祸地说道。

    “我等退下了,若有吩咐,先生一道令信即可。”

    他们现在就真的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哪怕是财仙王一个人找出来的神仙散,但是那些人肯定不会相信这种鬼话,如果想要平稳地度过这一劫,最好的办法就是配合财仙王快刀斩乱麻。

    “忘。”

    财仙王弹了一个响指,一道灰色的道纹冲了出去,篡改了两人的记忆。

    “啧,又要破费一笔。”他愁眉苦脸地划了一个金黄色的道纹,一块块金砖混杂着些许宝石掉入了卖者的储物袋里面。

    随后他抓起了卖者的手指划破,重新为他刻画了一个烙印,看起来完美无缺。

    “我倒是要看看你想去哪里。”财仙王身上缠绕上了黑光,默默地站在了一旁。

    “喂,师弟,快醒醒。”卖者因为修为原因,先醒了过来,随后拍了拍他师弟的脸:“快醒醒,灰烬魔焰虎前辈好不容易将那些人引开了,你快回去。”

    在他的动作下,年轻人也逐渐转醒过来,看到了自己师兄的模样就吓得坐了起来,随后两人十分有默契地朝着不同的方向窜了过去。

    那个年轻人的记忆里面他已经通过极大的代价换到了数量极多的神仙散,殊不知已经被财仙王换成了另外一种能够产生幻觉的药粉,但是对身体无害。

    卖者的脚步虽然有点虚浮,但是看起来也不是第三火说的那种经常服用神仙散的货色,仍然有着较好的功夫底子。

    财仙王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跟在了他的后面,这人现在的方向就是朝着山河庙堂的外围地带,看来他们的交接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放在内部区域进行。

    “尊者,不好了,出大事了!”卖者对着轻声叫道,“这一届的第一教师居然不经过任何的提醒就开始查寝,我们被发现了,还好有魔焰虎前辈相助。”

    “哼,第一次把这种重要的工作交给你就出现了问题,留你何用?”前方的虚空中陡然伸出了一条手臂,掐住了卖者的脖子。

    “尊者息怒,我这次成功地将积压的存货全都卖出去了,尊者请看。”他颤抖着抖开了自己的储物袋,堆积成山的金块以及宝石掉了出来。

    “混蛋!”尊者手一甩,将卖者给砸了出去:“你是蠢材吗,那么大的成交量,怎么能够自己做决定,你怕不怕那人是山河庙堂里面的卧底!”

    尊者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是一个全身笼罩在了白袍里面的中等身材人影,声音好像经过了什么处理,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特征。

    “快走,回去再收拾你。”他摸出了一个阵盘扔在了地上,小巧的盘子随即变幻成了一个能够容纳两个人的传送法阵。

    卖者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一头钻进了传送阵中,尊者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厌恶。

    “要不是看你在那群人里面是最机灵的一个,怎么可能让你掌握这么有油水的一笔买卖。”

    等到尊者走上传送阵的时候,阵盘外围的某一个按钮上面闪烁了两点红色的光芒,见此尊者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启动了传送阵消失不见。

    财仙王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离开,并没有着急着跟上去,那个传送阵上面的两点红色光芒代表着的是传送阵里面的人数,不好作假。

    就算财仙王的修为再高,只要他站了上去,需要使用这个传送阵,那么就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那么这个传送阵上面就会显露出不同的特征,很容易会被发现。

    又过了一会儿,财仙王这才放心地解除了自身的隐藏状态,然后将走了过去抓起了一把土拿在了手上闻了闻。

    “嗯,这个空间气息并不浓郁,看来他们也没有跑多远,而且还有一种可能。”财仙王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笑意。

    “他们还真有那个胆子将大本营设在了山河庙堂的内部区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这么做了而已。”

    也只有像财仙王这种积年老怪物才能够通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秘法才能够测算出这个地方所蕴含的空间气息波动做出猜测。

    换做了其他人,他们能够判断出传送阵上面的红光是干什么用的都已经是很不错了。

    “不管了,现在还没有万全的把握,先回去再说。”财仙王向着溯古山的方向飞了回去。

    “司徒小子,看好了,这道烈火符要这么画,像你那种太过于费力了。”周惑歧拿着一张相同的白纸在上面比比划划,然后展示给司徒守拙看。

    烈火符是财仙王在给司徒守拙的符咒秘法里面最为基础的一种,不过周惑歧瞄了一眼之后就觉得太过于复杂,正在用他学过的烈火符给他作指导。

    司徒守拙一脸严肃地结果了周惑歧的烈火符,行了一礼以表感谢,然后两张烈火符摆在了一起仔细对照着研读了起来。

    “第一先生搞这么一个符文给这小子,不是折磨人么。”周惑歧同样瞄了一眼财仙王的符文基础秘法,“这能叫做基础,这不是中高级的符文么?”

    他下意识地把那个烈火符画了出来:“像现在司徒小子根本没有半点修为,现在看这些东西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这种东西除非上手画一下,看是得不到任何经验的啊。”

    周惑歧用财仙王教给他的属性转化功法将自己的无属性元气转化成了火属性的灵气输入了进去。

    “咕噜噜。”周惑歧看着从烈火符的中间咕噜咕噜地冒出来的岩浆就有点不淡定了,这你告诉是烈火符?

    “该死,第一先生就是会坑人。”周惑歧慌忙地将这烈火符甩了出去,“风无缺,过来帮我一下。”

    风无缺正在外面的空地上苦练他的身法幻影急电闪,叶妖的《百叶归魂九折绕》是财仙王亲自授予的无上法门,对他改进身法有着极好的促进作用。

    一听到周惑歧的话,一人一妖下意识地转过了头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枚足有风无缺两个脑袋那么大的岩浆团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叶妖的脸一下就变成了墨绿色,小翅膀一拍就藏到了风无缺的身后:“小弟,这种东西就交给你了,姐姐不擅长。”

    “我......”

    他先是在心里咒骂了一遍周惑歧这种作风,然后又把叶妖从身后揪了出来甩到了一边去:“死远点,信不信我把你扔进去!”

    祭司真身开启,风无缺体内属于《三奇论》的力量在不断地燃烧,短时间之内就将身体内部的水灵气的力量给压制了下去。

    换而言之,现在完全是由火属性的力量占了主导地位。

    自从来到了以后,风无缺也没有闲着,《三奇论》所讲述的一个重点就是要合理地运用自己的身体力量,尽量做到最大化。

    而精气神三者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经过了一番对自己身体力量的挖掘,他已经能够对自身的力量做出一些初步的调整以及改变了。

    比如说现在的火焰祭司真身。

    风无缺全身变成了红色,炽烈的火焰灵气保护着他的全身一头撞进了岩浆球里面,他打算用自己的属性优势将这里面纯粹的火元素吸收殆尽,剩余的攻击在他看来就是毛毛雨了。

    “啊!混球周惑歧,你怎么不说明这是先生传下来的法诀!”

    等到他钻进来了岩浆球里面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一丝丝不对劲,这种岩浆火球的力量已经超过了他所能理解的极限,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温度!

    再感受到了岩浆火球上面那种和自己《三奇论》上面同出一源的气息,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绝对是被周惑歧给坑害了。

    “呃,这个嘛,本少爷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周惑歧尴尬了一下,他现在才反应过来,司徒守拙是拿着那本符文秘诀直接进入了他们居住的地方,没有在空地上面多做停留。

    以当时风无缺他们练习的那种速度以及精神的集中力,是不可能有那个闲心去看司徒守拙拿着什么的。

    看着岩浆球逐渐转变成了一团巨型的火焰将风无缺包裹在了里面,周惑歧十分好奇地从自己的储物法器里面拿出了一个土团子扔了过去。

    “这又是什么玩意儿!”风无缺在惨叫之中嚎了一声,随后将飞过来的土团一巴掌打飞了出去。

    周惑歧颇有默契地飞身上去接住了外皮已经烧焦了的土团,不顾上面极高的温度,一下将土块给拍开了一小片。

    土块拍开的一瞬间,一股浓浓的焦香味传了出来,铁翼鹰在一旁光是闻了闻味道就感觉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肉精华气息涌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嘎嘎,这不是那种最能跑的短尾斗鸡吗?”铁翼鹰叫道,“以前我在无人区里抓过这种鸡,那味道,啧啧啧。”它望着周惑歧手上的土团留下了口水。

    “切,真是暴殄天物,短尾斗鸡这种好东西居然被你给生吃了。”周惑歧满脸不屑,“就连我家里也只有几十只饲养而已,这可是制作叫花鸡的绝好材料。”

    “当时那个老乞丐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假的,结果试了试,味道虽然极好,但是也差点被我的老爸给打成了半残。”

    周惑歧十分热情地将叶妖、司徒守拙他们叫过来一起品尝这难得的美味。

    “唉,风无缺,你说你就不能够控制一下这火焰的威力么,有些鸡肉都糊了,不好吃还浪费了啊。”

    说到这一句话,周惑歧突然脸色一僵,随后其余小混蛋同时对视了一眼,他们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老师可没有教过我要怎么解除烈火符的力量。”司徒守拙果断不背这个黑锅。

    “啧,要不是无缺小子修成了这一招,说不准就被你们害成一个大和尚了吧。”

    一团冰寒气息极为浓郁的水球伴随着财仙王的声音掉了下来,碰到了火焰上时发出了“嗤”的巨响,大团大团的雾气冒了出来。

    “你们几个!”风无缺一声大吼,“还有你,周惑歧,把鸡肉留下来,饶你不死!”他刚刚可是闻到了那种令人把持不住的香味,赶紧趁机敲诈。

    “省省吧,周惑歧,我问你,你知不知道神仙散这回事?”

    周惑歧躲躲闪闪的身形顿时一僵,手上的叫花鸡被风无缺抢了过去,他脸色呆滞地看着财仙王,仿佛在说你是不是在骗我。

    “别吧,先生,你就出去了一个晚上,查出来的居然是神仙散这种玩意儿么?”周惑歧苦笑,“难怪家族那边也不对我公开所有信息,应该是怕我去找麻烦。”

    “神仙散么,这个我也知道。”司徒守拙吞下了最后一丝鸡肉后连忙说道,“我记得一些青楼还有某些叫做‘烟馆’的地方会对熟客贩卖这种东西。”

    他的脸色有点尴尬,不过看到了风无缺他们之后迅速变回了正常状态:“当时我去给人家打杂赚钱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一小点那种粉末状的东西就要十万金币。”

    经过了风无缺还有叶妖他们几个无良教育,司徒守拙现在已经逐渐能够端正自己的心态,也能够时不时地说一些当时所发生的事情了。

    “哼,我周家就是折损了足足有五位古老者,就是这混账玩意儿惹的祸。”周惑歧同样提到了那一场战役。

    “家族这么做应该也是有他们的考虑,不然上一个这么坑害了我周家的可没有那么好过。”

    “这么说起来,我记得以前家族里的一些同龄人也提过,有一段时间东部帝国的家族全部陷入了低谷状态,甚至有一些还被某些外来的敌人给灭族了。”

    司徒守拙一怔:“听说要不是司徒家族有一点从以前传下来的后手,说不准也会遭一劫。”

    “没错,当时有人知道那支小队里面牺牲的就有我周家的五位前辈,就胆大包天地大举进攻我们家族,嘿,嘿,哼!”周惑歧显然也是想起了一些在家族的卷宗里面看到的事情。

    “这玩意儿在你们东部大陆那么有名?”风无缺诧异地看向了周惑歧他们两个,这两人以前的地位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居然都知道这玩意儿。

    “也是,和那件事差不多,只是药物的效果不太一样而已。”财仙王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风无缺,眼中也有一丝警告之意。

    现在并不是向他们和盘托出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完全取得财仙王的信任!

    “哟,既然这样的话。每个人看上去都对这个东西恨之入骨,这么一来表面上我们这一届的黑衣教师应该能够统一战线了吧。”

    财仙王满意地拍了拍手,也不隐瞒什么,将他今晚所看所做全部告诉了这几个小家伙。

    周惑歧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矗立在四周的七尊黄巾力士,他根本没有发觉什么时候不见了一尊,这位先生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诶,先生,你说我们能不能够把他们全部钓出来?”风无缺比划了一个钓鱼的动作,“放长线钓大鱼,迟早有一天他们会露出马脚。”

    “不行,如果第二兽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我开始动作的时候就要在短时间内解决,我可不想从哪里跑来一大堆各种头衔的人找我的麻烦。”

    他扭头看向了周惑歧:“小子,这山河庙堂里面,应该不止我们这一届吧,其他的学生以及老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