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章:准备谈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趣的家伙?先生您要婚娶了吗?”风无缺皱眉道,“就那些来到我们小店里的人来说,一旦有了良好的婚姻,以后的生活就会很有趣。”

    财仙王呆滞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道:“狗屁的婚娶,本座就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况且你就听他们乱说去吧,一帮精英世家子,能有什么良好的婚姻,都是政治联姻的牺牲品罢了。”

    财仙王笑了笑:“当然了,如果你要追求自由的婚姻,你大可以和家族闹翻远走天涯,但是锦衣玉食之后,很多人都无法接受以后的生活。”

    “还有,本座亿万量劫过去了还是一个人,以后也不要给我说什么婚娶。”财仙王摇了摇头,“那么多年的征战,你爱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互相忘记。伤心,孤独,只需你自己承受就好了。”

    财仙王沉默了一下,然后将银边无花果的叶子放入了袖口里,慢慢地用身体里的大道气息温养圣窍。再过一段时间,就能要这个小东西成功化形而出了。这样很多事情就好说了。

    “乌尔德,店主真的是怎么说的嘛?”一位红发老人问道,“是的大爷爷,店主刚才传讯过来,要我们自己去挣一点好处,就在刺客工会。”

    凛风子爵说道,“大爷爷二爷爷,我觉得我们应该马上出动,至少需要二伯带上些影子同去,先不说我们能够拿到多少的表面好处,我们家族马上出动,一个说法是能够向其他家族展示信息人脉,二来还能够向店主表示一下我们的诚意,表明我们对他的信任。”

    红发老人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可靠的联盟都是在一点一滴的小事之中培养的,用金钱还有威胁制造出来的共同体终归是不可相信的。

    “老大老二,你们自己准备吧,给你们两柱香的时间,火速赶往刺客工会,我要见到满意的结果。乖孙子,你回去准备一下,黄昏的时候过去店主那边吧,试着看能不能达成什么有力的协议。老二,你留下来,近段时间闭关有所收获,我们练练。”

    “是的,老爹。”

    “好的,大爷爷。”

    “......”满脸生无可恋的二爷爷。

    风无缺看着外面激愤的人群,满脸无所谓地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我说过了,今日不开业,你们有什么需求请下次请早,没有解释,没有赔偿,一切敢于闹事的,都将被列入我的小店的黑名单之中。永不接待。”

    还是这句话的杀伤力大一点。

    这一帮人已经尝到了实力快速上升的甜头,换句话说这些世家豪门已经膨胀了,整天就想着等再过一段时间就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大杀四方,重振家族威势。毫不客气的指证一番,近一段时间里皇城老是发生各种各样的骚乱与清洗,一大半的原因要归结在这个卖无良商品的无良奸商。

    “就你这个破店了不起啊,本公子一分钟几百万金币上下,稀罕来你这破店么,老子今天就拆了你这大门。”一个衣着粗犷但不失华丽的公子说道,“老刀,动手,就这个小皇子敢惹本公子,拆!”

    周围的人心头一凛,得,这是外地的过江强龙来了,这下倒是要看看无缺皇子要怎么做了。看那位公子的衣着,应该是来自玄木帝国东北方的大草原上“金狼汗国”的人,现在来到了玄木,应该是临时歇歇脚而已,难过那么肆无忌惮。

    “金狼汗国,狼牙之子撒耳穆,列为本店黑名单上第八位顾客,另外附赠一样宝物——雷!”风无缺说完后远远地避开了撒耳穆站立的地方。

    “该死,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们汗国有你们玄木的奸细?”狼牙之子一瞪眼,怒斥道。

    “先生,他是另外国家的人,还请不要干掉。”风无缺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准。”

    一道平淡而不失威严的声音想起,一道雷霆从小店之中射出,略过风无缺的身旁,带起了衣袍阵阵,砸向了狼牙之子撒耳穆。

    “哈!风沙之神,请求你赐下神力,护佑您的子民。”老刀一个横移,挡在了撒耳穆的身前,口中念动咒语,使他右手上的长刀裹住了一层厚厚的沙子,沙子一直蔓延而上,覆盖住了老刀全身上下,赐予了他一身沙之铠甲。

    “看见没,无缺小子,那个老刀肯定是在战场上舔血的货色,一道雷霆速度有多快,但他硬是能够挡在自己的主子身前,还能念出咒语给自己加上了一层防御。”

    财仙王坐在了主位上,身前一轮水镜悬浮,正在给风无缺讲解要点。

    “不过你们帝国的人是不是脑子都被门挤过,一道堪比你们世界九级魔法的雷霆从身旁略过,,居然只是使得衣袍翻飞,身上没有任何的反应。这都没有人看出来站在那里的只是个幻影,还在那里看那被劈糊了的主仆俩。”

    “先生啊。”风无缺苦笑道,“我们玄木帝国签署了永不争霸合约,和某些小国一样不参与大陆的争斗,再说了以我们这个国家环境来说,雷系魔法师算是稀有中的稀有啊。”

    “嚯,才刚刚恢复自己的神智就和我顶嘴?”财仙王瞥了他一眼,“你这几个月以来受我的力量灌注,想来也能明白这些古怪的尔虞我诈了吧?”

    风无缺拱了拱手。

    他清醒了自己的神智之后,发觉自己的意识之海里存在着很多他仿佛没有经历过的事件,大大地减少了清醒后的不谙世事的时间,同时也明白了身前这位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人是他们兄弟二人的大恩人。

    “别太得意,跟你说过了,你这个神智的回复只是暂时性的,你真正的希望寄托,还是要落在这个小家伙上。”

    财仙王抚摸了一下那一小片树叶:“恢复你的神智,这个恩情大到你要为奴为婢喽。”

    风无缺点了点头,“先生果然厉害,连这等奇物都能够找得到,想当年我们家族也得到了一个类似的‘神恩’,被家族的老人们拿给了东方的那个大帝国,换取了五年的不限通商的条令。”

    原来在这里是叫做“神恩”么,财仙王暗笑道,至于“找到奇物很厉害”这点实在是不敢当。只能说那帮人太不过看重自己身旁的小物件了。

    “好了,听本皇子说!”风无缺后退了两步,从门后面摸出了一柄大锤狠狠地敲在了地板上。

    轰隆一声,皇城中以削成了长条的青石制成的地板碎成了粉末,风无缺毫不在意地将一块金子扔到了砸出来的空洞中,道:“劳烦修缮皇城的各位了,这修缮费用我出了,剩下的这点钱就当是给他们的辛苦费。”

    有人不死心,道:“无缺皇子,我们今天真的什么都不卖?是不是觉得价格定低了一点,我们也能接受加价的。”

    “噢噢噢,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从今天起,我们小店一周开张一次,其他规矩没变,各位请下周早点来。”风无缺淡然道。

    “......”所有人瞪着刚才开口说加价的男子,还有风无缺,简直想把心中的所有憋屈和怨念一同砸在他们的脸上。

    皇子殿下,是我们的刀短了,还是你又飘了?

    风无缺无奈地转过头问道:“先生,这个是什么情况?本来我们的生意就已经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再这么搞下去,我怕这些人就提前凑在一起把我给砍了。我这条小命就真玩完了。”

    “怕什么,有本座护着你,就算你真的死了,本座也能去阴间把你捞回来,你就当做是去了某个奇怪的地方旅游算了。”财仙王没多大感觉。

    “哦......”风无缺满脸呆滞地干活去了。心里的感觉大概和那些顾客差不多。这位先生真是......思路清奇。

    皇城的另一边,凛风子爵乌尔德刚刚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伸了个懒腰,道:“来人啊,给少爷我送点能解暑的东西来。”

    门口传送阵闪过一道光辉,托盘上摆好了一盘还冒着寒气的水果,还有一杯冰镇过的树莓汁,乌尔德按了下桌子上的按钮,门口的托盘慢慢的移到了房间内,然后升上了他的办公桌。

    “唉,这生活就是好啊,看看文件,享受享受,我可能就是最悠闲的贵族子弟了吧。”乌尔德口中咬着一粒樱桃,口齿不清地说道。

    “小弟,我父亲交给你的事办好了?很悠闲嘛。”门外传来了一个戏谑的女声。门外女子的声音让人沉醉,宛若众神的歌谣。

    但是从小就受到了高压统治的乌尔德知道,这里面隐藏着的,是一颗深渊铸造的心。

    毫不犹豫运气斗气一脚将托盘踢成了虚无,乌尔德满脸堆笑着打开了房门,道“柔姐,怎么过来也不让下人通知一下,小弟好拿点好东西给你啊。”

    门外是一个身穿轻铠的女子,她将面甲往上一送,对着乌尔德笑了笑,道:“我不搞一点突击检查,恐怕你早就做好表面工作了,顺便一提,少年,你嘴上,还有你喜欢吃的樱桃的残留痕迹噢。”

    女子狠狠地一掌拍在了乌尔德的肩膀上,“臭小子,你这样的做法让你老姐我很不爽,你老姐我在外面砍人保家卫国,你身为家族长子,却给老娘缩在家里享受?”女子一脸恨铁不成钢。

    “哎呀,柔姐,你都说了我是家族长子了对吧,何况我还是唯一的男丁。”

    乌尔德淡定得很。

    “那这样一算的话,我岂不是下一任家主的不二人选了,你见过哪个坐在主位的家主每天往外跑着办事的,好歹我要有一点未来家主的派头嘛。过度的繁忙会显得这个家族管理不利,我不希望这样。”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女子捂住了额头,然后又是一巴掌拍在了乌尔德肩上:“少给你姐我废话,别想转移话题,呃......你怎么没晃?”她颇为惊愕地问道。

    她比凛风子爵早出生了四年,等凛风子爵能跑了的时候他们几个就混在一起了。不过比起武力值的话,哪怕现在长大了,乌尔德也是完败状态。

    乌尔德满脸得意地从衣服内肩膀的位置抽出了一块薄薄的金属片,道:“早知道你这个男人婆回来会打我,我早就找人准备了这么一件好东西。这可是以某几种金属合制而成的软金属,具有极好的韧性、伸展性还有高强度的受力值,我聪明吧。”

    “诶,不错不错,想不到你也会动动脑子了,不枉你老姐我十多年如一日的殴打。”女子一把将金属抢了过去,又狠狠地打了几下。

    “小样,就你还跟我玩心计,我早就感受到了!嗯,现在打下去就没有那种奇怪的感觉了嘛,切。”

    玩笑结束,乌尔德说道:“柔姐,你回来干嘛,你那个地方不是不容易出来吗?”女子闻言冷笑一声,“父亲跟我传信了,某几个不怕死的居然敢动我老弟,老娘不回来把他们往死里打才怪了,不过可惜了,大伯已经代劳了。”

    乌尔德一怔,随即说道:“你时间多啊,时间多赶紧去给我找个姐夫来管管你这个男人婆,废话真多。”

    “......”

    “乌尔德!”凛风子爵的小院里卷起了一道道剑气狂风,将花花草草撕成了粉碎,凛风子爵斗气光波一卷,趁机跑了出来,顺便擦了一下眼角被剑气蹭了一下,刺激得眼睛留下的点点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