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七章:灵物?毒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刚刚财仙王打出去的令信是每一届的第一教师的必备技能,旨在通过配合处理一些杂事,比如说现在的抓捕学员。

    山河庙堂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平静,整一块无人区鸟语花香,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但是地底就没有那么和平了。

    这块无人区的地底是禁止任何人探查的,哪怕是财仙王身为第一教师也不行,这同样是山河庙堂的规矩之一。

    “师,师兄,第一教师召唤庙堂甲士了,我们还要跑吗?”

    年轻的男子面带惊慌地问道,他们可是见识过财仙王身后的七尊黄巾力士,他可真没有觉得自己有那个能耐逃出生天。

    “切,怕了?”年长的男子冷哼道,“休要长他人志气,我们这一届同样也有一个第一教师,而且我身后的大人物也不是没有,这第一教师不敢乱来。”

    “停,停,停!”有四队身着黑甲的武士从不知明的暗处冲了出来,口中呼喝着让前面的两人停下。

    而一尊黄巾力士一路脚踏黄云,巨大的双眸望过来的时候,已经能够看见底下逃窜的两人。

    “冥顽不灵!布阵,擒下他们!”

    甲士们服从命令,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小铃铛挂在了自己的武器上面,催动了自身斗气注入了进去。

    “叮铃铃!”

    一阵诡异的响动宛如疾风一般略过了周围,让跟在了后面的财仙王的步伐也稍微停顿了下来。

    “居然是扰人心智的铃音。”财仙王看着甲士们结成了一个个奇异的阵法,铃音在每个人武器上面的铃铛上形成了共振相互传递,很快就扩大成了震人心魄的巨响。

    财仙王的灵魂能够基本上无视这种东西,但是下面的两人可撑不住,哪怕是天才,也不可能挨得过这些人的摧残。

    或许在个体实力上面甲士们远远不如他们,但是以人数、阵法以及奇异的法器作支撑,甲士们身上军伍煞气的威力足以镇压更多的天才。

    “师弟,快跑,不能停,这东西被查到了的话,你我绝对不可能幸存。”年长男子强忍着头痛说道,“最可怕的不是落到了山河庙堂的手里,而是被那些人灭口。”

    也不知道那位年轻男子听进去了没有,他的眼神已经接近了无神状态,只是按照着身体里的潜意识在不停地奔跑。

    “众甲士后退,离开此地!”财仙王从袖袍里面摸出了另外一枚令信朝着天上甩了出去。

    “砰。”

    一道闪耀的亮白色光芒直冲上天炸成了一座巍峨的山峰状烟火。

    这代表的是对本一届的黑衣老师的召集,一般用到了这个东西的,那就是有大事发生了,而且是那种堪比外来人联合进攻山河庙堂的大事件。

    “老实停下,给本座乖一点!”

    一根黄金重锏从天而降,在两人的眼里则是极其快速地落在了他们的前面,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没有出现任何的力量震荡。

    重锏上面发出了一道道土黄色的光芒,化作了一个阵法牢牢地封住了两人的行动。

    年长的男子此时手停在了自己的腰间,刚刚看到巨锏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他们应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只能够快速销毁自己携带的东西。

    “没想到武器上面还有阵法可以外用对吧。”财仙王一把拿走了他拴在腰间的储物袋,暴力摧毁了男子的烙印。

    由于自己不能够做出任何动作,男子因为灵魂震荡造成的内伤是慢慢地显露出来的,一股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就在灵魂震荡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大势已去,已经难以挽回了,双眼不由得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这是什么玩意儿?”财仙王的精神力透了进去,看到的是一个个大箱子,打开了锁扣之后看到了里面的一枚枚魔核以及各种稀奇的石头。

    “不像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啊,难道是我抓错人了,这两个不是那些人的手下?”

    财仙王略感纳闷地看着两人,这种物资应该不能够算作某种犯禁了的东西,这两个小子顶多是犯了就寝的规矩而已。

    但是刚才男子眼中的绝望之情他是观察到了的,所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第一教师,你就不能够消停一点吗,这才多久,你又来搞事情。”

    “我还没问你小子怎么来那么快呢,难不成是专门跟踪我。”

    财仙王毫不犹豫地一句话堵了回去。

    “切,你又不是什么美丽女子,我跟踪你干嘛。”论斗嘴第二兽倒是不虚,反正这又不涉及修为的关系。

    “好了,你看看这两个小家伙,大晚上的跑出来,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吗?”

    第二兽又不瞎,早就看到了土黄色阵法里的两个学员,他先是谨慎地看了一眼头上的那尊黄巾力士,这才和财仙王说话。

    “看来先生也不是没有各种眼线嘛,居然能够知道这些事情。”他略感惊异,“这个的话估计得要等那三位过来才能够继续了。”

    “虽然我知道先生你很能够打,但是这种事情并不是我们两个人能够扛下来的,我可不想自己的学生在考核的时候被围攻。”

    “原来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财仙王说道,“有没有什么消息能够透露一下的,给你一盒开法台上喝的那种茶叶。”

    “成交。”第二兽伸出了手,财仙王则是从善如流地扔了一盒灵茶过去。

    “这个东西在我前往山河庙堂之前,家族已经提醒过我了,如果没人捅破,就当这东西不存在就好了。”

    第二兽嘿嘿笑道:“也就是说,我的家族根本没有兴趣接触这件事情,或者说接触这件事情所要付出的代价极大,所以说平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唉,没办法了,既然我倒霉,来到了这一届,还碰到了先生这种硬是捅破了这层皮的第一教师,那就只能是舍命陪君子咯。”他耸了耸肩。

    “就这些,然后你骗了我一盒灵茶?”财仙王的脸色变得有点黑。

    他指了指两人头上的黄巾力士,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没办法啊,我们家族虽然知道一些底细,但是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根本不知道,我能够做的就是给您普及一下这个危险等级。”

    第二兽脸不红气不大喘,照样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好汉子:“那么在免费附赠先生一个消息,那就是一定要快刀斩乱麻,越拖越来事。”

    “了解。”财仙王看着天空中逐渐接近的三道强大的气息说道。

    “也就是说,第一先生你找到的东西就是这些了?”第四藤脸色怪异,“这难道不是最正常的灵物么?”

    “那你觉得他们能够请动灰烬魔焰虎,看见了我还要因为这些‘正常灵物’疯跑是为了什么。”财仙王结合情报之后更为自信了。

    这个确实,第四藤哑然,查寝被抓到的惩罚也就是到一个密闭的洞窟之中修炼七天,倒也不是什么受不了的事情。

    财仙王看着这些被拿出来的箱子发呆,里面的东西已经都拿出来了,都是一些再正常不过的灵物,并没有查到什么能够涉及到更近一步的东西。

    “慢着,箱子里面,里面......”

    他念叨了两声,眼睛越来越亮,随后手一推,一股阴柔的力量送了出去,目标是那些看起来十分正常的箱子!

    这种箱子的用材十分讲究,使用了某几种较为奇异的金属混合而成,最后用黄金做了一点封边的修饰,简单来说,这些箱子的体积很大很大。

    在这股阴柔的震荡之力下,所有的箱子瞬间变成了粉末状的物事,随后他手掌将金属的粉末吹走,剩下的全是一些细小的白色粉末状物体。

    “这是什么东西。”

    财仙王皱了皱眉头,然后将它们凝聚成了一个小球拿在了手里,走过去对着那个年长一点的青年说道:“小子,是这个吧,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可以从轻发落。”

    看到了这一团白色的粉末,他的眼中露出了绝望的表情,随后任财仙王再怎么问也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了。

    “原来如此,担心另外一边的报复么。”财仙王随即走开了,“劳烦各位,把这些东西全给我砸碎了,我要里面这些白色的粉末。”

    四位黑衣教师虽然不懂他要干什么,但还是出手帮助他将那些东西全部弄碎了。

    弄碎第一件灵物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但还是按照着财仙王的吩咐接着把灵物全给弄开。

    “果然,这里面有猫腻。”第五锤冷冷地笑了一声,“这些灵物当中,根本没有存在一丝灵气,只是有一个外壳罢了,里面全部装有的是这些东西!”

    收拾完毕之后,这种白色的粉末足足装了两大口袋,财仙王勾了勾手指,将阵法之中稍微年轻一点的那位给移了过来。

    “听着,只要我们收押了你这位师兄严加看管,我可以保证在场的五个人不会将你的消息泄露出去,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财仙王竖起了两根手指:“第一,继续隐瞒,随后我们以同等罪名处置你们;第二,你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一切,我考虑从轻发落。”

    “至于灰烬魔焰虎你也不用担心,等下我就把它做成肉酱。追捕你的甲士也会发下毒誓,这样,你还有什么意见么?”

    一丝丝留在身上的混天迷神符黄红色的气息扩展开来,侵蚀着年轻男子的心智。

    光做这些怎么可能防得住,他今天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这个能够进入山河庙堂的天才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男子的眼神挣扎了一下,然后叫道:“我说,我说,这个东西叫做‘神仙散’,这个东西是灵药,是灵药啊!”

    “神仙散!”

    “该死的,是谁在山河庙堂里面贩卖这种东西的!”这一下就连号称知道一点内情的第二兽脸色都变了,四人同时怒吼起来。

    “神仙,东部大陆有神仙这个概念?”财仙王捕捉到了一点特殊的东西。

    “是的,第一先生,神仙这个概念在我们东部大陆确实是一个由来已久的概念,代表着的是一种类似于无所不能以及......某种意思。”

    是长生不老吧。

    财仙王冷笑一声,东部大陆同样有极其强大的宗教势力,他们可不敢当着外人的面说出这种只有神灵才能够拥有的能力。

    “神仙散,以前也被叫做升仙散,最初出现在了东部大陆极北之端地区。”

    第二兽平铺直叙,仿佛在说一个案件的卷宗。

    “这种东西制作方法不明,在最初服用的时候确实能够经历一些能够磨炼心智的景象,但是经过研究之后发现其实只是灵魂层面上的反抗。”

    “越到后面,他们所感受到的‘心智的增强’只是灵魂已经无力抵抗,传达出了一种自己最想看到的东西而已。”

    第五锤接话道:“更恐怖的是,这种东西有极大的成瘾性,就在这神仙散出现的那一年,由于帝国监察不力,北地的兽族以及无人区里的魔兽暴动,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老娘参加过那一场战役,老娘来说。”第三火咬着牙齿,“你们大概也知道了,过三成的士兵以及各种修炼者服用了这种东西,就连低级魔兽的皮都砍不开。”

    第三火几乎跳脚了:“你们能想象吗,东部帝国每年都在改进技术的那种百炼万锻的钢刀,装备在了斗气修炼有成的各类人身上,居然砍不开低级魔兽的防御!”

    “哼,据我们家族的记载,这种混蛋东西起码价值数十位古老者的生命!”

    第四藤同样脸色极差:“当时数个防御城池被攻破,东部帝国振臂一呼,拉起了一支完全由古老者组成的豪华小队前去抵御。”

    “结果呢,在付出了数十位前辈性命的情况之下,我们发动了一件至今无法模仿的太古魔导器才抵挡住了那一次大劫,就连东部帝国也元气大伤。”

    他们四位的眼神已经变得跟深渊魔鬼没什么两样了,如果不是这人是财仙王抓住的,他们已经有心带走两人用尽酷刑逼他们讲出真话了。

    财仙王明白了,你想想山河庙堂是什么地方,是东部大陆的未来所在,现在倒好了,有些人怕惹祸上身没有接触这些东西,酿成了这种大祸。

    这完全就已经是来挖东部大陆所有国家以及世家门阀的根基了啊!

    “混蛋!”第五锤先是咒骂了一长串极其歹毒的语言,“先生,这个怎么处置,我觉得现在我们回转信息给家族也会暴露的吧。”

    “没错,这件事我单独传信给庙祝,我们内部处理一下,没有意见吧?”

    这确实是目前最为稳妥的做法,庙祝估计也想不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出现了神仙散!

    “我举报,我举报!我这个师兄肚子里还有这东西!”年轻男子突然叫道。

    “给我吐出来!”

    财仙王眼中道纹一闪,阵法里的力量作用,一股巨大的震荡力量直接影响到了阵法中那个人的内脏。

    “呕,噗噜噜。”

    他稍微解开了阵法的限制,那个人随后就开始了上吐下泻,弄出来的秽物之中多半是那种一小袋一小袋的物事,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是神仙散。

    “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以为这东西只是在那些下三滥的地方能够看到了,没想到山河庙堂里面居然还有。”第二兽喃喃自语,不过已经像是要砍人的样子了。

    “啧,原来如此。”

    财仙王突然有点理解庙祝以及身后那一帮人的意思了,某些人向来都是走一步之前要算一万步,指望他们捅破这个事情还真的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