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六章:第一次查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过了周家送来的财物之后,财仙王诧异地对着周惑歧说道:“小子,你家里挺豪富的嘛,居然能够这么出价。”

    一开始送来的四箱财物已经足以让财仙王侧目了,现在送过来的可是整整十箱,有一个大箱子里面更是分成了数十个部分严丝合缝地装载着数种龙涎香。

    周惑歧抹了一把口水:“第一教师,特别是这箱龙涎香,多分我一点吧,这可是家族屯下来的好货色,都是从积年的鲸类魔兽身上搞到的。”

    就像周惑歧所解释的那一样,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能够拿出这些在阿林大陆的上层之中算得上是“重礼”这个等级的购买资金,对于周家来说也是有点割肉了。

    “说好的三七分成呢,这种东西当然是要分着来咯。”财仙王才不管周惑歧的说法,按道理来说,三七分CD是周惑歧占了大便宜了。

    以他的资质以及属性的特殊性来说,这就是财仙王准备教授他的基础功法!

    换而言之,财仙王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就将这三成的财物就这么扔给了周惑歧,反正他学起来是免费的。

    “也对,反正是从家族那里空手套白狼弄过来的,缺了什么可以拿回去换嘛。”

    叶妖和风无缺等人神色莫名地看着他,都在思考这种吃里扒外的家伙为什么还没有被家族里的人乱棍打死弃尸荒野。

    发死人财的见过,发国难财也见过,先生这样的抢劫犯也见过。

    但是像周惑歧这种还要拿回去家族里面光明正大地“炫耀”的人还是第一次见!

    “先生那边的前辈们说的话果然有道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风无缺一脸高深莫测,“然后你见的林子多了,那也就什么鸟都有。”

    “这两句不是一个系统的吧,这能同一而论么。”叶妖翻了个小白眼,“不过周惑歧倒真的是个奇葩。”

    一人一妖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之前还满怀期待地觉得溯古山进来了一个正常人,结果呢,没过多久就发现了对方也是一个奇葩。

    “我可不管你们,司徒,晚饭之后跟我过来。”财仙王指了指他们几个,“你们也别想着到处乱跑,去教铁翼鹰说人话,今晚查寝。”

    “哇哦,第一先生您终于变成了那种压迫学生的恶魔教师了么。”

    周惑歧笑嘻嘻地说道:“每一届第一教师,都会进行查寝,方式不同,手段不同,但是无一例外都会被学生给嫌弃。”

    他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小伙伴:“所以说呢,等到了山河庙堂考核的时候,第一教师门下的各位是最惨的,因为他们面临的是所有同学的围攻。”

    司徒守拙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他捏了捏自己孬弱的手臂,突然有一种要让财仙王别去查寝的冲动。

    虽然财仙王要让他树立远大的理想,但是他也明白一点,人不能够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才是目光长远的基础。

    如果真的发生了像周惑歧所说的那种情况,别说远大理想了,自己大概能够落得一个“身残志坚”的名号。

    如果在考核之中他被人砍下了胳膊或者腿之类的东西山河庙堂是不管的,以自己的脾气估计也不会让财仙王将自己的肢体轻易地接回去。

    他能够成功地站在这里,没有被“外面的人”拆成零碎,是因为他那种极其强大的接受以及改正能力,能够迅速地查漏补缺。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的话,等到他司徒守拙学到了非常厉害的功法出去报仇的时候,阿林大陆上面的人多半会这么加一句——

    “司徒守拙于山河庙堂之中修炼之时被人断一臂,但是忍辱负重,以极强的心志克服了内心的磨难,最终怎么怎么样......”

    怎么感觉,完全就是悲剧了呢?

    财仙王看着司徒守拙,考核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这小子眼珠子转得那么快,哪来那么多的心理活动?

    周惑歧同样注意到了这点,诧异地看了一眼司徒守拙,随后说道:“司徒小哥,你这样在外界叫做‘戏多’你懂么,放心了,以先生的脾气,怎么可能让你们出事。”

    “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财仙王作势一掌拍过去,“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赶紧和无缺小子他们一起去教铁翼鹰说话。”

    晚饭后,财仙王掐动法诀召唤来了一团云彩。

    “司徒,你跟我来。”

    司徒守拙很听话地跳上了财仙王召唤的白云,两人朝着远处飞去。

    “这接近两天的时间你也考虑好了吧,你想要学什么?”财仙王说道,“我跟你说过,万象无不可学。”

    “无论是什么,我都能够教给你,至于我为什么不用,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有些对我这个层次已经根本没有用了。”

    财仙王略微烦躁地摇了摇头:“境界高了也是一个毛病,难治。”

    司徒守拙眼中的神情坚定了起来:“老师,我要学你那种画符的手段。”

    “嗯,你说的是这种玩意儿?”财仙王摸出了混天迷神符示意了他一下。

    “没错,我的那种性格也能够让我有足够的耐心去钻研。”

    “不不不,符这种东西不仅仅是要钻研,或许低级的符文你钻研一下道纹的走向就能够明白它的套路,但是修炼到了后面不行。”

    财仙王将混天迷神符递给了司徒守拙:“来,你来试试你能不能催动这枚符文。”

    司徒守拙一脸不解地接过了混天迷神符,随后一股庞大的黑色气流冲了出来,凝聚成了一张狰狞的恶魔脸庞对着司徒守拙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就算是这长脸能够掀起了天上的云彩不断地涌动,司徒守拙也能够十分淡定地看着,反正财仙王就在旁边,这玩意儿还能翻天了不成。

    “你看吧,你不能够驾驭完整的混天迷神符。”财仙王将符拿了回来,“混天迷神符,取自红尘喧嚣之力以及混乱气息而成。”

    财仙王淡然道:“你刚刚只是引动了这里面的混乱之气而已,原因就是你心里的混乱,而这红尘之力则是需要领悟力的。”

    他握住了混天迷神符轻轻一晃,一大片黄红色的气云飞了出来,化作了几个面色刚毅的披甲武士拱卫在了他的左右。

    司徒守拙现在能够明显地感受到了,那一股令他感到混乱恶心甚至能够迷惑灵魂的气息现在却在被财仙王压制,反而生出了更为强大而且“干净”的气息。

    “你要学符,可以,但是不能够走进一个误区,那就是认为这只是一门钻研的法门,任何的法门都是去实践得到的真理。”

    “比如说,你在深渊世界,哪怕你的能力能够通天彻地,创造了一门能够接引天地间的光明之力以及太阳的力量降临深渊的法诀,你的后果会是什么?”

    “那就是被深渊的所有种族给打死。”财仙王冷笑道。

    “以前有一句话,叫做‘在其位,谋其政’。”

    财仙王接着说道:“不只是说那些在官场上的人,更是对人的一个准则。”

    “处在什么样的世界,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你要学会做出应变,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修炼者。”

    “在其位,谋其政,你的位置多种多样,是侍女侍奉的少爷,是我的外门弟子,是一个即将踏上练符之道的人等等,同样需要感悟,同样需要实践出自己的道路。”

    他竖起了一根食指:“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水属性的人,他偏偏要自己找死去学火属性的功法奠基。”

    司徒守拙的领悟力终归没有周惑歧那种天才厉害,仅仅是似懂非懂地行了一礼,至于之后的道路还要靠他的自己去领悟。

    “对了,第一先生,你要小心一点。”周惑歧的声音传了出来,“我们猜你现在正在和司徒家的小子讲话,没有闲心去想这个事情。”

    “我跟你说的那个查寝后的‘惯例’确实是存在的,但是风无缺和叶妖我们几个合计了一下,发现还是有一点不对劲。”

    “查寝的规则已经传承了很久,但是这个惯例是近十几年来出现的,我们怀疑里面有人故意搞事情。”

    周惑歧的声音略微严肃:“山河庙堂里除开黑白黄三级分化,其他的排名就是一个废物,没有丝毫的参考性。”

    “这样一来,就算是第一教师的学生,也不可能挨得过那么多人的围攻,毕竟都是天才级别的少年少女。”

    “这样一来,接下来的第一教师都没有进行查寝,就算有,也是提前通知。”周惑歧说道,“我们怀疑,有人故意操纵了这一切,借着夜晚进行一些不为人知的行动。”

    财仙王点了点头,这个分析很有条理性,里面的有些信息应该是周惑歧的家族整理出来的,对于财仙王很有用。

    “意思就是本座很可能撞见一些事情吧。”混天迷神符散发出了点点光芒,披甲武士们变回了黄红色的气体裹住了两人,接下来的对话就不能够这么随便了。

    “没错,据我们家族的线报来看,山河庙堂里面确实是一滩超级复杂的浑水。”周惑歧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过多的天才有太多的便利了。”

    “您的实力我不担心,我担忧的是司徒家的那个小子,他应该很难保住自己。哪怕是你在保护他。”

    “一个很可能可以把自己的行动扩展到山河庙堂内部十几年不被发现的势力,潜在的东西很恐怖,估计手段也会更加的下做一点,建议先生把他送回来。”

    财仙王转头看向了司徒守拙:“都听见了吧,我想知道你自己的看法。”

    毫不犹豫地,司徒守拙选择了点头:“我回去,老师万事小心,我在这里也只会给你增加负担。”

    “也好,这是我整理出来的基础符篆要点,回去之后研读一下,更具体的东西等我回来再说。”财仙王将脚下的云彩划成了两半,“混天迷神符你也拿走,它会护持你一路返回溯古山。”

    安排完了这些,财仙王目送着司徒守拙原路返回了溯古山,然后转过头来,双眼之中汇聚了点点星光,看向了下方。

    “究竟是什么见鬼的东西能够在山河庙堂里面贩卖?”财仙王皱眉道,“法宝丹药之类的不太现实,要是法诀就更扯淡了。”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当年在各大宗门贩卖的各种杂物日常用品,无奈地发现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在山河庙堂这种设施完备得令人绝望的地方贩卖。

    “别真的是什么人口贩卖吧。”他的嘴角扯了扯,“看这些小混蛋太过于无聊了,送点人来给他们暖被窝?”

    下一秒他迅速扇了自己一巴掌,虽然可以卖出比其他地方还高的价格,但是总不可能因为这点“蝇头小利”就谋划出一个惯例来吧。

    “这究竟是什么见鬼的生意。”财仙王拿着山河庙堂的地图慢慢巡视着,虽然没有了混天迷神符,但是以他本身的力量照样能够隐瞒着踪迹。

    某些魔兽聚集的山头被他的双眼重点照顾了一下,因为相比起人类来的话,这些魔兽能够以更小的利益就拿下。

    “啧,还真让我发现了,周惑歧这个乌鸦嘴。”财仙王看向了下面的两个偷偷摸摸的人。

    “师兄,你说我们做这个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怎么可能会被发现,你也试过效果了吧,这可是师兄耗费了很大的代价才拿到的代理资格,不然你这种东西可是连这东西的影子都看不到。”

    “但是你们这些小家伙办事就会被发现了是吧。”财仙王一边欣赏这两人凝固的神色一边逼近,身上的力量也调动了起来。

    “你你你,第一教师!”那位年长一点的男子惨叫一声,同时捏碎了手中的玉牌,一阵怪异的波动传了出去。

    随着一声暴虐的吼叫声,一头浑身灰红条纹的斑斓巨虎挡在了财仙王的前面。

    “前辈,给我们争取一点时间,师弟,我们快跑,被抓到你也得完蛋。”

    两个人转身快速地逃去。

    “想跑?问过天上那位了吗?”财仙王划出了一个金黄色的道纹,“力士听令,杀!”

    溯古山上,一尊黄巾力士双目之中闪烁了一丝丝蓝色的光芒,随后拿起了手中的重锏,架起黄云朝着财仙王的方向飞了过来。

    “灰烬魔焰虎,给你一个机会,赶紧让开,不然我就弄死你。”财仙王几次闪身向着那两个学生追了过去,但是都被更加熟悉地形的老虎追上了。

    回答他的是一记燃烧着灰色火焰的巨爪,很明显财仙王说对了,还真的有这种高级别的魔兽被那些人收买了。

    “真是,找死。”财仙王站定身子,右手一挥,太危虚幽火凝缩成了一道狭长的火焰镰刀斩了出去,目标直指灰烬魔焰虎的爪子。

    对方也是使用火焰的老手,感受到了太危虚幽火那种可怖的气息自然退缩了,灰烬魔焰虎朝着一旁翻滚了一下,将自己的兽爪移了回来。

    财仙王一跺脚,整个人化作了箭矢飙射了出去,双手变掌狠狠地往前一推。

    绝对的修为压制起到了明显的作用。

    “嘭”的一声闷响,财仙王双手上面带着的阴柔的震荡力量将灰烬魔焰虎给震飞到了一边,至少一段时间之内是动弹不得了。

    “留你一命,本座还有事情要问你。”

    财仙王冷冷地看了一眼,随后朝着前面大声喝道:“别跑,老实过来接受惩罚!”

    他打出了一条令信:“山河庙堂甲士听我号令,现身,抓住违规的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