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五章:浑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灵息这种东西必须是要经过物质的转化过程才能够制作出来的,涉及到的工序极其复杂,通常都是要中层往上的修炼者才能够弄出来。

    而且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你需要一个稍微好一点的福地灵脉,这才能够支撑得住这种灵气消耗,你想要在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弄灵息肯定是不行的。

    哪怕是财仙王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出手逆转道则,也不能够持久地影响一个地方的环境,如果做到了,就代表着他已经成功地超出了天地的限制。

    当然了,运用阵法做到这一步的不算。

    感受着那种久违了的亲切气息,财仙王却没有一丝的放松,他的双拳捏得很紧,就连铁翼鹰都被吓得稍稍远离了他。

    发现的这个洞府背后蕴含的意义已经使他的神经完全绷紧了。

    按道理来说,这个地方只有他和那个老家伙知道,因为他的原因对头对这个地方进行了一些关注,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隐秘的计划!

    当时进行大战的时候,五位天帝也仅仅是知道他要行使一个大计划,根本不知道他要通过什么方式解决掉那个祸害。

    财仙王暗中也进行了很多次不同的模拟实验,已经将很多的突发状况都给排除掉了,对头知道也是因为他故意泄露了几次行踪。

    一切都是在蒙蔽天机的情况下进行的,不可能出现任何的纰漏!

    “现在只有一种情况了,这混蛋应该是撞了什么天大的邪误闯进来的,如果他还活着,说不准今天就得大出血了。”

    财仙王示意了一下铁翼鹰,让它再离自己稍远一点,不然等一下真打起来,他可护不住一个累赘。

    走进了那一道散发着玉光的大门,财仙王伸手一拨,将身边想要靠近自己的灵息给挡了出去,他可不敢随随便便就碰这里的任何东西。

    灵息这种东西因为是人造的,如果在一个地方出现铭刻在它的体内的道纹所认为的“异物”的话就会自动依附过去,以达到下一步的目的。

    这就是有些人误闯进了一些仙家福地之后会有颜色各异的雾气围绕过来一样,他们以为是犯了仙人的忌讳,但仅仅是一个法阵的自动触发而已。

    这种人造的东西属性因人而异,有的灵息则是凝练的毒气之类的,十分复杂,哪怕是财仙王也不一定能够分清楚。

    进入了门之后,财仙王就看到了这个洞府的不同之处了。

    里面七零八落地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碎块,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到处都是刀劈斧削之类的痕迹,有些过于巨大的裂痕财仙亲自用手过去触摸了之后感受到的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气息,是几种不同的异兽留下来的爪痕。

    至于那些地上的碎块则是财仙王很熟悉的部分——

    半截符纸上面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破孔,有一块玉质的狮子兽头上面布满了裂痕被丢弃在了一边,还有半块像是香炉炉体的碎片落在了远处。

    “啧啧啧,这可是一场龙争虎斗,就连本命法宝都碎完了。”以财仙王的眼光当然能够看出来面前的两块碎片是通过那种性命交修的手法炼制出来的。

    他轻轻地捧起了那半截符纸,小心翼翼地将一只手空了出来,他无法确定这种东西在这洞府里面是不是被时光的力量冲刷过,只能小心一点,尽可能地保留一些对他有用的材料。

    “大概是存在于几万年前吧,好像是那个所谓的神魔战争的时期。”

    财仙王估算了一下时间,这种东西真的不好说,他降临阿林大陆布局的时间比这早了很多,之后也没有什么分身之类的东西,根本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有缘人,有缘人?”

    一道断断续续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你们信奉的火焰之神,还不过来朝见神灵!”

    话语虽然断断续续,但是其中的语气却是极其威严,充满着那种高高在上的气息。

    “卑微的信徒啊,来到你的神灵的面前,诵读侍奉神灵的经文,你将获得解脱。”那道声音还在继续诱惑着财仙王。

    “来吧,来吧,我的神力通天彻地,来到我的身边,诵读侍神的经文,你就将获得一切。”

    “你将成为火焰之神的陆地代行者,如果你能够勤勤恳恳地向信徒们传达我至高的神旨,你以后就将成为神国的一员!”

    声音到了后面就慢慢地变小了,应该是某种东西内存的力量已经快用完了的反应现象。

    “进入神国,那么好的机会吗,那我真的要进去看看。”财仙王怪声怪气地说了一句,随后慢慢地转换步伐挪进了更深处。

    “贼厮鸟,在外面等着。”

    铁翼鹰嘎嘎叫了一声,表示明白。

    越靠近里层的位置,周围的环境就越显得凌乱,到了更里面的时候,财仙王已经不用担心什么阵法之类的问题了,直接大步朝着前面赶去。

    周围的各种布置都已经被打成了碎块,上面还能够看得见已经黯淡了的阵法纹路,从洞府本身所带有的威胁基本上可以排除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从那个时代还留有几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没死怎么办。”财仙王挑了挑眉毛,这可是个大问题。

    如果真有这种存在,也就是阿林大陆上面的土著老不死,驾驭起那些法则对敌的时候绝对是比他轻松的,这个可是一个硬茬子。

    “卑微的信徒啊,我感受到了你的气息,现在,往你的前方看过来。”

    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其中也逐渐带有了一丝丝兴奋的语气。

    财仙王也是从善如流地朝着那一边看了过去,一个用镇魔白玉做成的台柱上面爬满了火焰的纹路,顶端则是有一团时刻都在变化的火球正在燃烧。

    以他的专业水准来看的话,这团火球的燃烧强度就连平民百姓平时用来烧烤的火焰都比它强了太多,看来已经快不行了。

    “来了?卑微的信徒。”火球上面凝结出了一张模糊的脸蛋,“想办法,打碎这个恶魔布置的玉柱,解放你的神,你将会得到我所许诺的一切。”

    出乎了火球意料的是,他看到财仙王围绕着玉柱走来走去,眼中满是好奇以及戏谑。

    “哟,模仿近代天庭大将军‘镇魔先锋’的至尊法宝做出来的玉柱子?”

    财仙王啧啧称奇:“看来也是一个能人,就是修为太低了一点,只是得到了外表道纹的几分相似之处。”

    “信徒,人类信徒!”火球稍稍拔高了一点声音,“你伟大的神灵在吩咐你......”声音弱了下去,火球同样更加黯淡了,显然没有了余力。

    “你一团即将熄灭的法则烙印,管我屁事。”财仙王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就你这模样,死了的话天道再次孕育出来也就是时间上的问题。”

    “法则烙印?”

    火球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你,你,你是。”财仙王笑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是哪一个倒霉孩子跑到了这里,但是我确实是和他同出一源。”

    暗金色的袖袍大张,财仙王将火球连同玉柱一起送入了袖袍中:“你从上个时代活下来,也够本了吧,本座这就送你一程。”

    神奇的先天财神道法运转,火球迅速被碾成了碎片融入了玉柱之中,玉柱上面留有的道纹也被财仙王直接打碎。

    进行了某种神奇的反应之后,财仙王的手上多了一块洁白的镇魔白玉,但是外白散发着一层灼热的红光,显然是被他做成了一种更加奇异的玉种。

    仅仅多观察了一眼,财仙王将玉收起来,一脚踏向了刚才玉柱的摆放地点。

    从这个洞府的损坏程度来看,偷袭者们从门外到了中心点之前都是出于潜行状态,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之后才显出身形,和洞府的主人交战。

    财仙王回想起了门外那几件本命法宝的碎片,其他的地方他没有去过,他依仗着自己对洞府的理解以及火球的“指导”走的是直线。

    也就是说,某位仙人被偷袭了之后先是一场大战,然后战局的中心逐渐挪移到了门外的位置。

    不知道当时是不是已经重伤,只能够寄托希望于洞府原先就设计好的门户逃走,没有多余的力气从洞府强行逃走。

    如果这都不是的话,那就只有一点了,财仙王将脚移开。

    那人是故意这样做的,为的就是隐藏某样东西,也可以理解为他的后手所在!

    而经历了战争之后,这玉柱仍然保持着完好无损的封印状态,就代表着最大的不合理!

    就在刚才,他动用道法将玉柱给重新熔炼了一番,但是并没有出现什么奇异的状况,这样的话只能够从玉柱的安放点考虑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财仙王一脚用的力气很大,一股气浪直接掀开了周围的废墟碎块,露出了底下藏得很好的一枚玉简。

    玉简散发着淡淡的黑光,材料是主世界之中一种先天就带有“隐藏”这种道印气息的稀有玉石,难怪经过炼制之后没有被发现。

    “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财仙王凝聚起了一道极其精纯的灵气打进了玉简里面,催动了里面的禁制。

    白云袅袅,逐渐合拢成为了一张俊美的人脸。

    “想吾六黎正阳天仙,却被人追杀到了此地,仅剩下阳寿八百余载,幸得恩人相助,得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建造洞府苟且偷生。”

    “本座没有收徒,现将本座宗门之中镇派道法《黎阳云清书》写成了两份,一份留于有缘人,一份交给了恩人。”

    人脸此时变得狰狞起来:“有缘人到此,一定要牢记,万万不要随意相信人,恩人已经被坑害,生死不明,我也被仇家找上门来,魂飞魄散已经难免。”

    “有缘人啊,如果得到了我的《黎阳云清书》,一定要记得隐藏好自身,等到修为足够之时,借着飞升之法上报天庭,上报亘古第七界,这里有......”

    玉简后面没有了响动,财仙王只是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爆炸音,想来应该是这位六黎正阳天仙的敌人打过来了。

    但是这玉简之中的信息量有点大过头了,他提到了要上报亘古第七界,那就勉强能够排除他发现了这是自己布下的后手这件事。

    但是后面最为重要的部分却已经被遗漏了,没有说出来,这点也让财仙王觉得有点费脑子。

    “还有一个重点,这该死的玉简不会是假的吧。”财仙王有点怀疑这玉简的真实性,添加假消息可是谁都会的,说不准这什么火焰之神只是一个幌子。

    毕竟现在璀璨教堂里面,这个火焰之神可是还好好地享受着西部大陆的信徒们庞大的信仰。

    如果只是一个比较真实的分身的话,这么多年来的修养肯定早就好了,也不算什么消耗。

    “算了算了,我疑心病太重了。”财仙王将玉简塞进了袖袍里面,重复了刚才的返本归元的道法。

    “车到山前必有路,不急不急。”

    现在看来,应该是他干了什么惹到了阿林大陆的土著势力们被群殴了,但这就又要涉及到一个点上,他是被人追杀过来的,也有外面的敌人。

    一个世界的人来到另一个世界对于这些天仙级别的人来说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再说了阿林大陆上面的势力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放任这种存在瞎搞。

    “不对,本王漏算了一件事情。”财仙王的脑中灵光一闪,他想起了当时对上玄木帝国的时候,那个树神所在的世界。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还可以稍微说得通一点。”财仙王对着铁翼鹰招了招手,一人一兽走出了洞府。

    “如果是因为这样的话,那么我不在的时候,应该是由于什么不知名的原因,阿林大陆和某一个大陆有了联系。”

    他突然生出了一种自己的宝物被贼惦记了的错觉。

    “改时间在阿林大陆找找这方面的消息吧,这种隐秘的消息可不是谁都能够接触到的。”

    财仙王想起了周惑歧那个小子,以他自吹自擂的那个家世,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难度吧。

    “已经过了一天多了么。”财仙王抬头看了看即将向山脉低头的夕阳,默默地算了算时间:“直接回去吧,开一条通道,这个洞府就留着当一个布置了。”

    他的袖袍一罩,将铁翼鹰给裹了进去,随后一拳砸在了前方的空间上面,他没用多大的力量,这个动作只是提醒天道气息给他“行个方便”。

    一个空间圆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财仙王甚至能够感受到对面出口散发出来的溯古山上阵法的气息。

    天道气息慢悠悠地从不知明的地方窜了出来,给他传达了一条“下不为例”的意念。

    “行行行,不就是使唤了你一次吗,至于这么做么?”

    财仙王跨入圆洞之后再跨出,看到的就是一座比较豪华的院落。

    视线缩后,看到了周惑歧一众人等正在瞪着眼睛看着财仙王,显然发现了些许的不同。

    “风无缺,拿钱来,本少爷就说了,第一教师这不是发呆,而是用一种不知名的手法挪移了真身,不然我们超出了时限......”

    这句话没说完,眼疾手快的风无缺还有司徒守拙就急忙捂住了周惑歧的嘴巴,风无缺顺便一脚踢在了周惑歧的小腿上示意他闭嘴。

    叶妖则是讨好一般地拉着财仙王的袖子:“师尊,过来看看,这是周惑歧家里拿过来的灵物,您来看看够不够了。”

    财仙王真想说一句你们这欲盖弥彰、转移话题外加谄媚做得太明显了,明显到他已经没有心情去附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