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四章:仙王的震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阿林大陆的周惑歧?”

    被财仙王用暴力外加警示心神的狮子吼双管齐下,周惑歧终于回过一点神来,看向了财仙王,随后头一扭,尴尬地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看来还是没有醒过来,再来这么一下吧。”财仙王狞笑着走了过来,手上得黑色魔气缭绕凝聚,凭空创造了一双拳套附在了他的手上。

    “来,就让我打一拳,一拳就好了。”财仙王瞬间变脸,笑眯眯地说道:“这双拳套上的力量是用一种无毒无害的魔道法诀凝练而成,绝对不会有事的。”

    “无毒无害的魔道法诀?”

    光是这个词就让人觉得不对劲了,那你还不如说那拳套上面全部涂满了对他身体有好处的灵药算了,只是需要经过一定量的按摩才能够被身体吸收。

    “不用了不用了,第一教师英明神武,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够想象得了的。”

    周惑歧连连摆手:“这么厉害的法诀就让风无缺他们几个跟在您身边的‘老人’消受吧,反正本少爷是受不了。”

    “哈哈哈,不用了不用了,周惑歧,你已经差不多跟我们一样了,这个踢皮球的能力和叶妖有得一拼。”风无缺大笑,消去了祭司真身。

    “不错不错,看来确实是回神了。”财仙王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无缺小子,外面的所有学生都醒过来了?”

    风无缺脸色一滞:“先生,这个情况有些复杂......”

    “怎么回事?”

    “他们好像,强烈要求先生您每隔不久都要来那么几次讲道。”

    司徒守拙他们几个在竹楼里闹来闹去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财仙王也是全神贯注地去镇压周惑歧身上的异常,几乎是和外面的世界脱节了。

    所以说,如果财仙王现在撤开阵法出去望一眼,会看到一双双内蕴着如狼似虎般眼神的学员盯着山顶的方向。

    “像是菩提镜台这种大迷神术不应该是在修行界很常见么,一般的豪门贵族都会下大力气在自己的家里面布置这种类似的东西吧。”

    财仙王皱眉道,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反应,这就好比你吃惯了山珍后尝了尝海鲜,虽然极其爽口但也不至于让你迷恋过度。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第一教师。”周惑歧抖擞精神,“我自认我们周家在东部的大帝国之中也是一等一的家族,但是家里面也没有那么多的余钱。”

    周惑歧侃侃而谈:“越大的家族掌握着越多的资源,但也因为需要更多的人手的原因,资源消耗极大。”

    “这就是所谓的,真正的‘地主家里也没有余粮’,这种有着各种神异辅助效果的演武场,就算我们周家也只是需要的时候才打开。”

    他挠了挠眉毛:“这种东西是真的烧钱,你把成堆成堆的魔法晶石还有灵核一类的东西放在那里,几秒钟的时间就没有了。”

    这么一说财仙王就明白了,果然是文化水平的原因,在诸天万界之中,只要是稍微一点的宗门都会供养几个能掐会算的存在,这种效果只用在环境和建筑方面下功夫就可以了。

    “出去跟他们说,我不可能经常性地使用这种东西,如果真的这样做了无异于揠苗助长,他们根本不能够接受。”

    财仙王道:“如果还是吵吵嚷嚷,那就告诉他们,这种类型的讲道就这么一次了。”

    果真老奸巨猾。

    风无缺和周惑歧同时想到。

    这句话的威力确实很大,闹腾的学生们听到了财仙王的传话,那当然是灰溜溜地滚回了自己的地方,但是唯独老师们表情跟什么一样。

    如果真要说累了的话,他们才不相信这种鬼话。

    这么大范围的一个超级幻术放了出去,甚至还有闲心把溯古山周围的数位古老者级别的存在埋掉,如果财仙王跟他们说“消耗巨大”这种话,估计真会被老师们打。

    打不打得过再另行考虑。

    “第一先生果然是一个斯文败类。”第四藤咬牙切齿,“他估计是算准了我们持着身份不好揍他门下的学生,这才不亲自解释。”

    所有老师齐齐冷哼了一声,显然对于财仙王的行为极度不爽。

    不同于将自己的修炼感悟讲出来,这种能够让学生明见本身的体验更为有效,旁人的感悟或许走在了你的前面,但是他可能是坐船,你是骑马。

    你们虽然在前往同一个目的地,在一个中转站一起喝了杯茶,但终归不是一路人,他在求风,而你要做的却应该是喂马。

    像是第一教师这种人形的自我感悟器看得众位老师心中火热,要不是考虑到了他那种非人哉的战斗力,他们都有心把他给绑回去了。

    原者突然转身,开口道:“诸位,我先走一步,家里面还有一些品质甚好的木料等物闲置着,我要回去收拾一下。”

    这句话仿佛灌顶神功,在场众人瞬间懂了原者的意思是什么。

    这第一教师不是要开山门么,院落你要建设吧,基础设施总该有吧,送一点来结个人情也是好的啊,这可不算是贿赂,这是对第一教师讲道的感谢!

    “大家想和第一教师结一个善缘,我何尝不是想和大家结一个善缘呢?”原者对着众人行了一礼,“那么,我先行一步了。”

    “哈哈哈,多谢这位同僚,我们也告辞了。”

    财仙王看着山下的教师们互相行礼之后四散飞去,耳朵停止了轻微的抖动。

    “倒是一个怪人。”财仙王眯起了眼睛,“你这样做可就和你们的目标不一致了,难道你们还要有什么深层次的算计没告诉我?”

    他随后放下了这方面的考虑,对方不把全部计划告诉他也算正常,他只是“现在”算得上是他们的“盟友”,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

    就连一家人之间,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后手藏着掖着,这种做法也挺合乎情理的。

    “周惑歧,无缺小子,叫上叶妖他们,我们演武场集合。”

    “听见了。”周惑歧懒懒地说道。

    演武场上面缭绕着各种不甘心的怨念,看见了财仙王的身影之后更是疯狂地扑了过来,想要缠上他的气运之柱,腐蚀财仙王的道行。

    “既然为了利益而来,就该有这种准备。”混天迷神符拿在手中,财仙王对着四周轻轻扫了一圈,怨念的几何体们全部被打碎融合到了符里。

    他抬头看了看七尊巨大无比的黄巾力士,很是不爽。

    以他的眼光来看,炼制出来的黄巾力士当然是要那种千磨万击之后才出来的好货色,不然怎么可能遭受住战火的侵蚀。

    所以说,这七尊黄巾力士现在基本上处于了一个回炉的状态,品阶提升不上,就无法镌刻更加高级的道法痕迹,也就不能实现大小如意。

    “还得自己动手。”财仙王手中变出了一叠黄纸撒向了空中,食指快速地点了出去,瞬间点出了一个个纸人。

    财仙王双手合拢在了一起,凝结出了一团粘稠的白色灵气,随后纸人在他的指挥之下排成了整齐的队列立在了半空中,一个一个地经过了白色的灵气团。

    随着最后的一张纸人穿过了已经接近透明的白色灵气团之后,财仙王的道纹再度变幻,沾染了白色灵气的纸人们仿佛像是吹气球一般膨胀了一起来。

    “令,集解土石。”财仙王淡淡地说道。

    白色的灵气团们膨胀到了最后,变成了一个个气团人一般的存在,它们轻飘飘地飞往了森林聚集的地方,进行着财仙王的指令。

    他们的“双手”伸出,随后慢慢地渗入了地面,没有任何的先兆现象,气团人仅仅是身体向后一挺,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就被它给拔了出来。

    旁边伙伴的双手部分则是变成了尖利的刀锋形状,迅速地切掉了枝干以及树根,两“人”合作抬起了木柱返回了财仙王指定的地点。

    “不错不错,这个戏法很让本少爷满意。”

    不远处传来了周惑歧拍巴掌的声音,他看着这些气团人很是好奇,仅仅是灵气以及一张黄纸,就能够使出了这种人偶秘法,实属罕见。

    “第一先生啊,你这个是不是从那个帝国内部偷出来改进的法门?”

    周惑歧皱眉想了一会儿后说道:“你的这种手段,跟他们所提过的‘撒豆成兵’很相似,不过你的比较高级就是了。”

    “嗯,撒豆成兵是吧。”经过了一窍清风之后,财仙王反而对这种道法变得不是太过于关注了。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些大势力能够收集到那些东西反倒正常。

    如果说有一天突然冒出来了一个隐藏在暗中的实力持有了他接近全部的后手,他反而要不惜一切代价先干掉他们。

    “行了行了,去帮他们,尽量建起一个稍微看得过去的地方,以后你们就住这里了。”

    看着呆滞的几个小混蛋,财仙王嗤笑道:“那个竹楼可是人家划分给我住的,怎么可能住得下你们几个。”

    “我会对这个演武场的建筑进行一点小小的改动,能够有很大的几率提高你们的领悟能力,自己好好把握吧,只有这么一天的机会。”

    财仙王拍了拍手,让正在工作的气团人停工:“材料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如果你们今天之内弄不好这块地方,那么以后就天为被地为床吧。”

    他抱着双手看着火急火燎开始赶工的众人,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真身挪移了出去,随后慢悠悠地飞向了天空,朝着自己感应的方向飞了过去。

    他打算去找一下铁翼鹰,这贼厮鸟不知道跑去哪里突破去了,按照财仙王的计算,以那家伙的天赋本应该是不用那么多时间的。

    “不得不说没有了那种奇怪法阵的限制才叫做飞行啊,以前真应该叫做潜行。”财仙王感叹道。

    等稍微远离了溯古山以及其他老师的“势力范围”之后,他逐渐提高了速度,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了数量巨多的锋锐气息包围住了他,斩开了空间限制飞往了远处。

    “那贼厮鸟的气息怎么到了这里就消失了。”

    财仙王皱着眉头看着身前的虚空,难不成这倒霉玩意儿居然有那么好的运道,居然得到了什么奇怪的传承?

    假的吧!财仙王敢打包票,就铁翼鹰那种脑子,就算是把天大的机缘放在了它的身边,估计还没有它头上那一撮毛重要。

    “看来要把周围的空间全部轰碎一遍。”财仙王撸起袖子准备动手,海量的天地灵气被他吸收了过来,随时准备着补充消耗。

    “别怪我下手没个轻重啊,谁叫你像个流氓一样把我的战利品给抢走了。”

    指向性很明显的抱怨。

    他刚一抬手,体内的力量开始活泼地运转了起来,面前的空间陡然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抓住了他往空间里面塞。

    “什么东西?”财仙王下意识地运转力量包裹住了全身,然后将自己的暗金色长袍裹在了云纹长袍的外面,比起防御力来,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老伙计。

    “嘎嘎。”空间的另外一个通行口旁边守着一只浑身亮银色的大鹰,看到了财仙王之后欢喜地叫了两声,用翅膀接住了他。

    “嘎什么嘎,看你这个样子,横骨不是炼化了嘛,讲人话行不行?”

    财仙王跳了起来,一掌拍在了它的脑袋上:“说,怎么回事?”

    铁翼鹰呆滞地看着财仙王,随后用翅膀点了点他,然后扫了一遍周围,摇了摇头。

    它的意思很明显,不是我不想说,而是真的在这种地方没有人教我啊!

    “倒也是这个道理。”财仙王随即问道,“那你是怎么进来的,不会是运用了我教给你的搬运气血的方法后被吸进来的吧?”

    铁翼鹰拼命点头,随后示意财仙王看向了它的背上,一条条火烧雷劈的痕迹清晰可见。

    “这么玄乎?”

    看到了铁翼鹰身上的伤痕,财仙王反而兴致上来了。

    他们两个的共同之处就是都是运用了财仙王从主世界带过来的功法被弄到了里面。

    而且看铁翼鹰这个样子,估计没少琢磨着如何往外跑,但是都被禁制打退了回来,这就代表着这个姑且算做遗迹的地方还处于较为完整的无人状态。

    如果有人的话,不光财仙王能感受到,铁翼鹰先天血脉之中传承的感觉就能够感应得出来。

    “我留下来的洞府啊,看起来还是全新的,难道就没人发现过吗?”财仙王摸出了一张阿林大陆的地图左看右看,硬是没有搞懂他现在处于哪里。

    “啧,飞得太快了,没有注意自己去了哪里,等回转的时候再说。”

    他手指一僵,地图落在了地上,财仙王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本王,貌似,没有留过洞府在这里!”

    他十分严肃地打出了一个个在主世界之中通用的洞府通识条令,希望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

    “咔啦啦”,一阵机括运转的声音响了起来,一道散发着玉光的大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里面散发着的,是主世界灵气经过提纯过后才会拥有的灵息!

    换而言之,这是只有财仙王他们才知道的技术!

    有其余的修炼者来过这个地方!

    财仙王的脸色瞬间变冷,一双眼睛神莹内敛,孕育的,却是无穷的警惕以及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