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三章:前路未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姓男子脸色大变:“家主,难道那个第一教师是有人故意扔出来的幌子?”周老爷摇了摇头:“有能力把这种人弄来的,那还要什么幌子,直接干掉我们不就好了。”

    “准备一下吧,看看我们家族到底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够得到另外半卷功法。”周老爷道,“和惑歧联系一下,看看那位先生的家底如何。”

    溯古山竹楼中,财仙王一脸纠结地看着周惑歧越来越明显的气息波动,现在连他都好奇了,周惑歧到底在里面看到了什么东西,至于这样么。

    这小子的实力稳稳的站在了圣者级巅峰的水准,比当时的亚林迈瑟要强了不知多少,而且就他和财仙王那一次短短的交手看来,这小子所学甚杂。

    修习了那么多不同的功法或者技术,文件上面写着他才十九岁,居然还能在这种年龄登上阿林大陆圣级的舞台,真的是天纵之才。

    “师尊,你说有没有一种秘法可以把他的天分分一半出来给师弟啊,这样的话不就解决了两个人的问题了么?”叶妖突发奇想。

    财仙王摇了摇头:“不行,你看看你师弟那个表情,再说了这种方法有伤天和,硬是要用的话太过于暴力了。”

    叶妖偷偷地看了一眼双眼已经变红了的司徒守拙,慢慢地把自己的身体缩到了财仙王的侧边,避开了司徒守拙的视线。

    “别担心,司徒小子,我曾经对风无缺下了一道谜语,告诉了他无上大法,而你,我另有安排。”

    他拍了拍司徒守拙的肩膀安慰道:“别以为天赋就能够代表一切,你的体质本座已经有了计较。”

    司徒守拙眼中的红光慢慢地退了下去,默默地对着财仙王行了一礼。

    周惑歧现在的感觉,很好,好的不能够再好了。

    刚一知道财仙王准备开始考验了,他拍拍屁股就钻进了竹楼里面,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盘坐了下来,然后一脸淡定地看着光幕呼啸而来包裹住了他。

    随后他一睁眼,看到了老林还有自家老爹在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都问他为什么来到了家族的问心路就莫名其妙地跌倒了。

    他茫然地坐了起来,然后下意识地运转了财仙王交给他的功法,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元素狂流瞬间朝着他的掌心聚集过来,化作了一个个浓缩的能量球停在了他的掌心处。

    “太好了,少爷,你终于练成了这种功法,不枉家族花了大力气给你找到的上古功法!”林姓男子老泪纵横。

    “哼,孽障,总算办成了一件好事。”周老爷的脸上也露出笑容。

    “嗯,这功法是家族给我找过来的?”周惑歧一愣,“难道不是山河庙堂里面的第一教师给我的吗?”

    周老爷面色一肃:“你是不是被那个潜藏在功法里的神秘意识给攻击了,家族从某一个古地打碎了七尊金色巨人后才抢到的这份功法。”

    林姓男子接口道:“当时功法拿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直接给你修炼,而是交给了家族的一位传功师阅览,他断定这是一套能够以无属性修炼全属性的至高功法!”

    什么情况?

    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周惑歧现在反而郁闷了,难道他看见的那些都是假的,其实那道名为考验的光幕其实是家族问心路的力量把自己给救了回来?

    “惑歧少爷,听老爷说。”他的仆人咳嗽一声提醒了一下周惑歧。

    他下意识地偏过头去看了一眼一张脸上“煞气凛然”的父亲大人,下意识地端正了坐姿:“老爹你说吧。”

    周老爷冷哼了一声:“结果呢,那位传功师一下就疯疯癫癫了起来,嚷嚷着自己是这一届山河庙堂的第一天丑。”

    身旁的一位仆人嗤笑道:“谁不知道我们东部大陆的上一辈的绝世天才,还是庙祝等人拉下了老脸才让他出任第一兽的位置,哪里有什么第一天丑。”

    “我们把这位传功师也拉来了问心路消除了影响,经过了重重检验这才把功法交到了你的手上,没想到还是出错了。”

    周惑歧眼睛又眨了眨,什么情况?

    第一天丑,只是一道残缺的神念,专门祸害人的?

    “惑歧大哥!”一道故作惨厉的苦嚎声响了起来,一个小胖子几乎是连扑带滚地冲了进来叫道:“大哥,快去救场啊,司徒家的人打上来了。”

    周惑歧下意识地一个纵身跳了起来,也不管自己老爹会怎么想,架起了小胖子就往门外跑去。

    “胖子,老实跟大哥说,司徒家是谁还敢打上门来?”。

    “这,是司徒守拙,那个不会修炼的小子。”周惑歧心头一颤,这样所有的东西都对上号了。

    “他的哥哥回来了,得知了司徒守拙这几年来的遭遇之后派了几个同龄人中的好手一直跟着那小子,这不是来到街上找麻烦了么。”

    风无缺,叶妖,难道也是假的吗?

    周惑歧感觉有哪里不对,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脚步下意识地跟着胖子指示的方向奔跑。

    来到了之后,果不其然,看到了熟悉的人,但是这个司徒守拙脸上带有的是那种他熟悉无比的纨绔神情。

    感觉上和那个一脸早熟坚毅,甚至有点小狡猾的小子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一番打斗过后,周惑歧以他的修为以及层出不穷的手段击退了司徒守拙的几个跟班,带着自己家族的小辈们扬长而去。

    从此之后,生活还是那么的平淡无奇,整天除了修炼,就是给那帮小混蛋擦屁股,偶尔去看望那个老家伙的时候两人一起去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每次都要弄得鸡飞狗跳,有些时候搞到了外界人称作的“作死”这个境界,来到了无人区里面,一不小心撞见了一个部族的圣女沐浴更衣!

    天可怜见,他们这是走了大运还是倒了大霉,这种平时都有一票自愿戳瞎双眼的狂信徒守护的圣女居然被他们悄无声息地靠近了!

    哪怕那些狂信徒没有全天打开精神力探查,但是光他们的人数以及巧妙地巡逻扦插方法就不可能有任何纰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还让周惑歧他们好死不死地看到了这么不好的场面。

    这下子周惑歧那点微末实力就不够看了,那个部族里面的两个轮值的古老者亲自出手来抓他们,还是老家伙带着他才跑掉的。

    “唉,你个白痴废物外加天字一号蠢材,还是要本座出手。”一声长叹从天空响起,周惑歧抬头一看,一只金色的大手朝着他抓了过来。

    “周惑歧,惑歧,果然有点门道,到底是谁给他起的这名字,也太应景了吧。”财仙王咳嗽两声。

    本来用出了菩提镜台之后体内的力量就不怎么充裕,周惑歧还陷入了这种奇怪的境界,哪怕是解除了幻术也醒不过来的深度沉睡。

    没办法了,也不能怪叶妖那小家伙是个乌鸦嘴,财仙王只能够再次提起一股力量来进入周惑歧灵魂去到的某一个地方把他拉了回来。

    “咳咳咳,我这是到了哪里,这里还是幻境么?”

    周惑歧刚一回神身形跌在了地上,他双手扶着地面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大声咳嗽起来,灵魂一时接受不了这种粗暴的转变。

    “废话,你以为本座想啊,不用这种粗暴的方法把你弄出来,估计你的灵魂才出来半截我的力量就用完了,到时候估计你就是个脑残。”

    财仙王没声好气地说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自己先反应一下吧。”

    周惑歧转过头来看向了财仙王:“第一天丑?”

    “嗯。”

    他左手伸出,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对着财仙王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叶妖神色诡异地看着这一幕,这是要干嘛来着,难不成一个幻境把周惑歧弄成了一个智障么?以为自己是一个小孩子找想要师尊的拥抱安慰?

    “本座是真的,也是活的第一天丑,你要是敢过来动手动脚,本座一巴掌拍死你。”

    财仙王面无表情。

    周惑歧愣了一下,随后看向了一旁不明所以的司徒守拙。

    对待这个比他小的周惑歧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一脚身法踩了出去,两只手不停地搓揉着司徒守拙的脸。

    “喂,小子,赶紧把你纨绔的那一面表现出来我看看,本少爷到底是不是还存在于一个幻境之中。”

    从溯古山下返回的风无缺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顿时让他有了一种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他们昨天可是一起做传令文书的,相互之间也有了一些初步了解。

    但是没有听说这个比他大了两岁的家伙居然有喜欢男人的倾向!

    风无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心神连接上了自己的白锤,准备随时攻击,司徒守拙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他可不想有他那样的遭遇。

    “无缺小子,他还没有清醒过来,给他来一个狠的,帮他一把!”

    财仙王有一种马上想把周惑歧捏碎然后磨成最本源的微粒的莫名冲动。

    “好嘞。”一听财仙王的吩咐,风无缺瞬间抽出了自己的白锤,一记火山至柔就朝着周惑歧的脑袋拍了过去。

    不得不说生死之间的恐怖确实能够让一个人清醒过来,周惑歧略微迷茫的双眼迅速地恢复了神智,随后脚步一转,险而又险地避开了当头砸下来的白锤。

    “不对不对,这个也不是真正的世界!”

    周惑歧怒啸一声,拔刀出手,一记横斩劈向了一旁仍旧陷入沉睡的少女。

    “你敢!”

    司徒守拙猛扑过去抱住了他的侍女,用自己的背部面向了疾驰而来的大刀。

    风无缺脸色一变,双手连连变幻,祭司真身显化,水火灵气交融发出了“呲呲”的响声,一道道白雾被灵气凝结成了长绳捆住了周惑歧。

    “先生,赶紧出手唤醒他的灵智,你教我的这一招还不熟练!”

    祭司真身马力全开,风无缺的头发上面水火灵气也灼灼“燃烧”起来,他现在只是半只脚踏入了圣级的门槛,比起周惑歧来说还是太弱了一点。

    “唉,为什么就是看不穿呢。”

    财仙王先是一掌打飞了长刀,然后将自己的暗金色长袍取了出来,轻轻地盖住了周惑歧。

    这件长袍是从先天财神的传承之所中得到的珍贵宝物,后面又经过了无量年间的祭炼,虽然在那一次战争之中损坏甚大,但是一些最基本的作用仍然存在。

    比如说,浊众生的力量!

    在财仙王的感应中,一丝丝黑色的光芒从周惑歧的脑袋处被扒离了出来,凝聚在了衣袍的外面,凝聚成了一个球形。

    黑球正在一缩一张,想要努力冲破衣袍对他的限制,而周惑歧也因为某种因素被扒离了而逐渐消停了下来。

    “叶妖!”

    小家伙猛地从一旁窜起,双手连连变幻道诀,一道红黄色的符文从财仙王衣服的内袋里面飞了出来,被叶妖握在了手上。

    “吸收了那团黑色气体,居然能有那么多,这个混小子到底是有多纠结!”

    财仙王咬牙切齿,这可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事情,原来以为凭借着衣袍留下来的那些基本作用就可以轻松地吸收了周惑歧的某些情绪,然后万事大吉。

    “这浑小子脑壳里到底在想什么。”

    看到叶妖成功地用混天迷神符吸收了那一团黑色的球状物,财仙王这才松了一口气,示意风无缺将白雾锁链给去了。

    但是即便如此,风无缺还是十分谨慎地维持住了自己的祭司真身,以免再出现什么失控的情况。

    周惑歧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无神,感觉就像一个被挖出了晶石核心的傀儡娃娃一般。

    “不可能啊,黄巾力士这个词语是非常非常古老的词汇啊,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在,这不是我所居住的世界,我应该还在和那个老家伙在逃命啊。”

    “你说什么?”

    财仙王一把揪住了周惑歧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小混蛋,这就是你所生活的世界,黄巾力士是存在的,醒醒吧混蛋。”

    过大的力气使得周惑歧双手捏住了财仙王的手腕,希望对方减小力气,双腿不断地在晃悠,他已经快被捏得窒息了。

    “醒过来吧!”

    财仙王运起体内的力量转化为了佛门的狮子吼,右手同时震开了周惑歧的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用的力气非常大,周惑歧整一个人直接变成了大号陀螺凌空旋转了起来。风无缺忍不住侧了一下身子,周惑歧一个人转起来都带着旋风了,先生这是憋了多大的力气。

    也亏得周惑歧常年用自己无属性的元气滋养自身的肉体,虽然没有那种随便一用力就棱角分明的肌肉,但是防御力和韧性是极好的。

    “咳咳,呕。”

    “砰”的一声,周惑歧落到了地板上,一股反震的力量将他体内的逆血给逼了出来。

    财仙王把他揪了起来:“小子,不用怀疑,我不敢保证你在某个世界干了什么,但我能够保证,这一个视你为祸害的世界才是你真正居住的地方。”

    “不用迷茫,什么都不用想,放空思绪,沉浸心神,慢慢地回忆起一个人,那个人是阿林大陆的周惑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