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一章:初次开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目送着林姓中年男子走掉之后,财仙王这才问周惑歧道:“小子,你到底干了什么,居然连侍奉你的人都不相信你是个好人。”

    周惑歧的脸色变得扭捏起来:“既然已经来到了溯古山,那我也就不瞒着您了。”他嘿嘿地笑了起来,差点让财仙王以为这混蛋是不是被人夺舍上身了。

    “我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神童,一岁能语,三岁吓走教习先生,五岁开始在长辈的指导下进行修炼,七岁就能够把家里练武堂的教头打飞。”

    周惑歧开始扳着指头给财仙王诉说他以前的“光辉事迹”。

    “自从六岁开始,我就被家里的一个古老者前辈亲自带在身边进行修炼,但是那位前辈修炼的东西有点奇怪,性格转换十分快速。”

    他一脸便秘的样子:“所以,我跟着那位长辈很是干了不少事情,你以为我这纨绔的样子是怎么出来的,那个老不死的六岁就带着我去偷看侍女洗澡!”

    “六岁啊,人家毛都没长齐去偷看姑娘洗澡,我这直接是毛都没长就去干这档子事情,从此之后调戏侍女,偷盗家族里的库房,花天酒地等等。”

    周惑歧耸了耸肩:“然后很多的事情都栽赃到了我的长辈身上,搞得他们的家庭关系很不和谐,反正其中的家庭武斗都可以写成小说了,传个十年是没问题的。”

    “长此以往,我就被称作祸害了呗。”周惑歧笑道,“反正我的修为还有天赋摆在这里,也不怕他们说什么,而且我可是这一辈中的孩子王。”

    财仙王张了张嘴,愣是找不到一点说辞,周惑歧的这些已经和以前他遇过的那些小混蛋类似了,这种真的没有死在外面真的是一个奇迹。

    他一把抓过了周惑歧的手,随即眉头一挑,笑道:“哟,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没想到现在体内的那股纯阳之气被你养得很蓬勃嘛。”

    纯阳之气,很蓬勃?

    不就是再说你是个童蛋子嘛。

    周惑歧气急败坏地一刀砍向了财仙王:“混蛋,老子这叫洁身自好,凭本少爷这外皮,要什么类型的女人没有?”

    财仙王双指夹住了刀锋:“冷静冷静,我并没有嘲笑你是一个小娃娃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你的意志坚定而已。”

    他笑了笑:“看来我的计算错误,你并不是什么家族放弃了的纨绔子弟,而是你太过于优秀,所以让你随便发展了。”

    这句话可说到了周惑歧的心里去了,他得意地笑了笑:“那是当然,从以前开始我就是超级孩子王,我老周家的小孩被欺负了都是我去找回场子的。”

    “可惜你到现在还是一个小处男。”

    周惑歧二话不说从自己的玉佩之中掏出了一把刀剁了过去。

    双指一拐,两刀相撞,财仙王的身上涌现出了黑色的魔气,周惑歧见状不甘示弱,身上的无属性元气爆发出来抵挡财仙王的魔气侵蚀。

    “喂,第一教师,怎么一言不合就开打,好歹给个反应的时间嘛。”

    他弃刀向后空翻,这种时候还要像一个愣头青一样和一个比自己强大太多的人比拼元气绝对是一个愚蠢的行为。

    “谁说的我没有提醒你,我不是又说你一句小处男了么。”财仙王握住了双刀,“来来来,让本王看看你的本事。”

    话音刚落,周惑歧就感觉到了财仙王的双手仿佛是消失在了空间之中,化作了连绵不绝的虚影包围了他的周身地带。

    “这不就是最基本的狂风刀网嘛,一个最简单的下级刀法罢了。”周惑歧从玉佩之中拔出了一柄小巧的魔晶手炮,“谁要和你正面对打,当我傻了么?”

    他迅速在手炮里面装填了一枚打磨好的火系魔法晶石,身形向后掠去,抬手一炮打向了刀网最为薄弱的点。

    轰隆!

    一个小型的火球碰撞到了尖利的刀网上面,火球内蕴的爆炸力量迅速向着周围侵略而去,周惑歧闷不做声地撞向了火球的中心!

    这就是他的打算,连他都知道这种刀网是最基本的一种刀法,面前的第一教师没有理由不知道,所以说从这种力量的碰撞点跑出去是代价最小的方法。

    当然,对手也应该知道他的打算!

    “不错么,小家伙,战斗经验挺丰富的。”

    周惑歧出来之后果然遇到了财仙王,但是他的一刀劈在了周惑歧事先已经准备好的一重小型的防护魔导器上面。

    “哈哈哈,那是当然了,因为这可是我多年逃跑得出来的经验嘛。”周惑歧的身形不断闪烁,“要是没有一点合适的身法,我和老家伙早就被各位姐姐吊起来打了。”

    “还是不够啊!”

    财仙王将刀一甩,同时身形一晃,分出了四个残影同时围住了周惑歧的周身:“以前有没有这种打法呢?”

    四个残影还有双刀围住了周惑歧的六个位置,他急忙观察四周,但是发现这四个残影仿佛就像四个真人一般同时使用了各种不同的招式打向了他。

    “先生,你这算什么啊,仗着修为欺负人嘛?”周惑歧无奈了,直接举手投降,“再搞下去我非得用自己的底牌了。”

    长刀停在了他的眉心,刀柄上逐渐出现了一条裹着云纹袖子的手臂,随后财仙王的整个身形出现在了周惑歧的面前。

    “猜错咯,那四个人都不是真的,我只是用了一种你不知道的方法停留在了这片空间里面。”财仙王将刀扔还给了周惑歧。

    “啧啧啧,第一教师,如果你这一手能够外传的话,说不准我家里那位老家伙砸锅卖铁都要学的呀。”周惑歧眼中散发出了垂涎的光芒。

    “呵呵,然后拿去干什么,偷看女人洗澡么。”财仙王说道,“别贫了,回山准备一下,明天即将进行我的第一次讲道。”

    周惑歧挑了挑眉头:“不是吧,我记得你不是打算在山门外面等一天的吗,你这样带我出来真的好吗?”

    “狗屁,我把他们打成了死狗一样,谅他们也没有那个勇气再来找麻烦了。”

    财仙王说道:“这只是因为消息没有传递出去而已,你不也是以为我被踏山突给踩了一脚么,现在这个范围扩大了,除非他们找到了古老者,不然只能老实呆着。”

    “诶,第一教师,说不准他们真的能够找到古老者呢,东部大陆人杰地灵,土地广袤资源丰厚,孕育一批古老者不在话下,你可要当心了。”

    周惑歧幸灾乐祸:“尤其是一些被称为‘散修’的存在,如果真把他们给逼急了,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他从自己的玉佩里面拿出了一枚小巧的宝石把玩着:“别以为他们是散修就轻视他们,各个家族都和他们有点联系。”

    “一把能够随叫随到而且还不会脏了自己的手的利刀对吧。”财仙王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以前也为了一些东西兼职过这种职业。”

    “先生英明,那我就不打扰了,去一旁监视敌情去了。”

    “滚蛋,你和风无缺他们几个去准备明天我要用的东西,不准偷懒。”

    财仙王一脚将周惑歧从上空踹了下去。

    次日大早,溯古山下汇聚了黄衣和白衣教师,他们的身后站着的孩子就是这一届山河庙堂的班底,每个人都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山顶上的竹楼,期待着第一教师的出现。

    令信从财仙王这里发出去飞过多久,所有的老师当即拍板决定停止他们原本的教学计划,然后直接来到溯古山之下等着财仙王的讲道。

    “第一教师,你的那七尊黄金巨人在哪里啊,我怎么没看见,露出来给本少爷看看呗。”周惑歧好奇地朝天上四处张望。

    “有人把这些东西当做了我们山河庙堂里面秀肌肉的场面,但是我们哪来的这么多黄金去做巨人傀儡这种可怕的东西。”

    一想到这里周惑歧就感觉这第一教师是不是没把钱当钱看,这么大的巨人,哪怕只是在外壳上面搞上一层黄金,但是巨人的这个个头,为了不被看穿,这个黄金的厚度肯定是不低的。

    但是周惑歧摸到了自己身上的几块玉佩之后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昨天财仙王砸向他的那些金银珠宝还在,那就意味着这种凭空制造的功法确实存在。

    “以后商业上,谁再敢和我的家族打擂台,我非得把这位大佬给请过去,我往死里压低价都能够把你给拖垮。”

    他嘴里嚼着早餐嘟囔道:“黄金巨人在哪里啊,给本少爷看看呗。”

    叶妖一枚小石子扔到了他的头上:“那不是黄金巨人,那叫黄巾力士。”

    周惑歧一愣,这名字好像听过。

    “好了,都闭嘴。”

    风无缺拿着一张油饼啃着走了过来:“先生不是要我们下去卖早餐么,还不去?”赤铁兽在后面一脸苦相地拉着满满一车的早餐,很明显被当做苦力了。

    “让守拙小子去不就得了?”这句话一出周惑歧就扇了自己一巴掌,他知道财仙王的安排了。

    不出所料,风无缺和叶妖用一种极度鄙视的目光看向了周惑歧。

    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人家的心智扭转了一点过来,你让人家去干这种东西,下方很多从没干过粗活的家族式天才少年怎么看,不是存心给自己找麻烦吗。

    “那算了,我来。”周惑歧从玉佩里面掏出了一个用魔晶石提供能源的扩音器吼道,“新鲜出炉的包子油条便宜卖了,一次购买的量大还附赠油饼!”

    连续吼了三遍之后,溯古山下的众人脸色挂不住了,难怪过了一段时间还没开始,难怪还是为了他们的“身体健康”去做早餐了?

    “面粉精选自无人区沃土之中培养的野生灵麦磨制而成,馅料都是各种灵物以及魔兽身上的珍惜之物做成。”

    没让他们等多久,下一句广告又出来了——“油饼的材料由我们的第一天丑教师提供,他亲口承诺,九级战士以下,只要不撑死,一口一级,预购从速。”

    第二兽刚好来到了溯古山上,听了这话之后直接开口喊道:“山上面的,有多少我全包了。”

    “你做梦么,第二禽兽,老娘要一半!”

    “......”

    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几位冒出来的黑衣教师争抢完毕,这才整理衣冠,朝着溯古山行礼道:“恳请第一教师开坛讲法。”

    余下众人皆躬身行礼——

    “恳请第一教师开坛讲法。”

    溯古山下光芒大放,彩色的剑气奔腾而上,仿佛轰碎了某种屏障,七尊黄巾力士手持重锏降临到了溯古山下。

    “当——”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众位学生因为刚才的“早餐事件”激荡起来的心神迅速平复了下来,大家都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钟声之中那股意境。

    七尊黄巾力士抽取了阵法之中的力量,双眼的部位发出了颜色各异的光芒,慢慢地覆盖住了学生的区域,将老师们筛选了出来。

    周惑歧等人也没有例外,都被这一片光幕给封锁了起来,仿佛陷入了某种幻境之中。

    “大迷神术,菩提镜台。”财仙王一声清啸,声浪之中夹杂着某种奇异的力量在光幕之中传播。

    第四藤好奇地将自己的手穿过了光幕进入到了里面的区域,财仙王的声音一过他就感受到了,差点被里面的力量夺去了心神。

    他忙不迭地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脸上的惊骇之色十分浓郁:“这股力量,我们所有人都估算错了,第一先生的力量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其余的教师见状,都把自己身体的某些部位伸了过去感受一下,结果全部中招,有些个白衣教师还是在旁边同僚的拉扯下才从光幕之中挣脱了出来。

    “好可怕的幻阵,好可怕的第一教师。”第三火吐了一口气,“我身上防御灵魂攻击的法器根本没有触发,还是靠着我自己的意志力挣脱出来的。”

    “这也不能够算是我们挣脱出来的。”第五锤揉了揉脑袋,“理论上来说,这种强度只是给学生准备的,无论是威力还是范围都没到我们这个级别。”

    “也就是说。”第二兽看了看周围的学生,“看他们这种没醒过来的样子,如果是专门对付我们这个级别的话,我们是不是没有醒过来的可能?”

    一句话说得众人打了个冷噤,要是这样的话,就算有着第五锤这种可怕的肉身,也经不住同级别的人狂轰滥炸吧。

    财仙王轻吐一口气,退去了大迷神术的力量,这次讲道的范围还不算太大,他用自己的力量完全能够支撑住。

    “之所以用这种方法,也是为了给你们几个小家伙洗洗脑子,好好地清醒一下。”他转头看向了几个眉头皱起来的后辈,拍了拍衣袖。

    “你们这些人,要不是过得太坎坷,要不然就是太顺了,多给你们点幻境的考验也是好的。”财仙王眼中浮现了一抹忧虑。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最清楚,有了机缘的人向来不在少数,但是心智不坚定的人也占了绝大部分,很容易半路道消。

    心智问题,并不是说一个天性好杀的人就是心智不健全,相反他的心智很可能就是很坚定的那一种类型,不能够同一而论。

    “既然这小子还有那个原者都提醒过我周围可能有其他人,那我就收拾一下门前雪吧。”

    财仙王捏了捏拳头:“真当我没有感应到一帮混账偷偷地留在了我的阵法里面吗?”

    “好话不听,那就只能够用拳头跟你讲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