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章:溯古山新成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惑歧可听不进去财仙王的“谆谆教导”,所以在吃饭的时候那一张臭脸就没有停止过对于财仙王的“怒视”。

    今天兽腿吃干净了,除了财仙王这种肚子无底洞的货色之外,他的功劳最大,吃完了就用自己的佩刀又切下一块来,仿佛咀嚼的是财仙王的血肉。

    “诶,第一教师啊,你就把你身上的肉切下一块来给我又会怎么样,我这里有东部大陆一个行医世家流传下来的灵药,保准不会出人命。”

    风无缺看不下去了:“喂,周惑歧,你真的觉得先生那一手很厉害么?为什么我不这么觉得。”

    周惑歧不屑地扫了他一眼,伸出了自己的手凝聚出了一团白色的气体:“看见没,这就是本少爷的元气,区别于西方的斗气,而且是最特殊的无属性。”

    他得意地说道:“别以为这无属性就是废物东西,我常年修炼的这种最为基本的元气,却是最为接近天地的东西,更能够强健体魄。”

    “人体内部五脏分为了不同的属性,唯独有我这种属性的元气能够毫无障碍地滋养身体各个部位,打下更为坚实的基础。”

    财仙王不露痕迹地看了他一眼,看来这个臭小子有一手,并不只是一个纨绔而已。

    这种无属性的人选在以前不是没有,但是老是被鼓吹为了废物之类的家伙,所以一般检测出来自己是无属性之后,心神基本上都会直接垮掉。

    “家族的秘档上面有过记载,在上古时期,能够让无属性的人修炼的功法确实存在,所以现在家族只是让我自己摸索一下,等找到功法的时候再做考量。”

    风无缺打断了他的自夸:“闭嘴,听不出来么,我的意思是我们从来不觉得一个人横跨几种属性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为了证明他的话,风无缺从一旁的水壶里面倒出了一杯水示意了一番周惑歧,然后轻轻地倒向了地面。

    令周惑歧瞪大眼睛的事情发生了,水杯里的水化作了一条晶莹的水线流向了地面,但是从尖端开始,“流水”慢慢地变成了红色蔓延而上,变成了液体状的火焰。

    风无缺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山河庙堂里面经常使用的一种黄纸抢先一步放到了地面上。

    等到火流“浇”在了黄纸上时,它剧烈地燃烧了起来,很快就化作了灰烬。

    “你什么意思?”周惑歧死死地瞪着风无缺,“难道你在嘲笑我们家族么,我们千辛万苦追求的东西在你们的手中却是一文不值。”

    “不不不,我的意思很简单。”风无缺耸了耸肩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是东方先贤所说过的一句话,我们只是在这个方面比较精通罢了。”

    他对着叶妖打了个响指,后者会意地从一旁的树上摘下了几片叶扔到了周惑歧的脸上。

    树叶碰到他脸蛋的一瞬间化作了水,带着一股清香打湿了周惑歧略显呆滞的脸。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风无缺接着说道:“我们限于血脉之类的原因,只能够搞出这种简单的属性转换,如果换做了先生,哪怕内在变了,外边也能够始终如一。”

    叶妖猛点头:“例如这杯水,如果是先生递给你的,你感应到的确实是水属性元素以及各种微小结构组成的产物,但是喝下去绝对是火或者其他东西。”

    一句话吓得周惑歧瞬间拉大了和财仙王的距离,要不是胃里的兽肉已经消化了,他真想全部吐出来,看看是不是什么瓦片和蛤蟆之类的东西。

    这两种东西是他们东部大陆的传记或者志奇小说里面的标配,进京赶考的学子迷路了就会遇到漂亮的小娘子给他送吃的,但都是这种古怪玩意儿。

    “躲什么,你以为本座会吃了你么。”财仙王看了他一眼,“你想清楚,你来本座的溯古山门是为了干什么,不然我就只当多了个吃饭的。”

    “我们溯古山不会饿着谁,但是绝对不会让废物真正进我山门。”

    财仙王说道:“如果你不想修行,那么只要你不惹事生非,本座就当你来这里度假,如果你要听本座的,那么就有门规戒律。”

    周惑歧看了看四周,随后大声笑道:“不就是要一个前进的理由么,难道这还少么,本少爷听就是了,我入门来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砍你一条胳膊去研究一下。”

    “哦?”财仙王举起了茶杯对着他示意了一下。

    他的背后冒出了点点冷汗:“不不不,我们山门不是号称‘溯古’么,我就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古时候的功法秘笈,也挺符合我们山河庙堂蕴含的功法。”

    “算你聪明,本座的溯古山,确实跟古时候的功法差不多,但是这个‘古时候’和你们所认知的‘古时候’有着天差地别。”

    财仙王拍了拍手:“好了,你只用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说不准你们家族一直寻找的功法本座一高兴就给你了。”

    “那如果我出去惹了事呢?”周惑歧的眼珠子开始不规则地转动。

    “那要看你干了什么。”财仙王觉得这小子以后肯定是一个大魔头,“只要不是你去欺压良家妇女之类的缺德事,本座都给你扛下来。”

    “成了。”周惑歧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恭恭敬敬地对着财仙王行了一礼:“学生周惑歧,见过第一教师,以后,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他的意思很直白,现在他还只是初步服了财仙王,如果想要他们真的好好相处下去,那就要看以后的发展了。

    “哼,小滑头。”财仙王扔了一张纸过去,“诺,送你的见面礼,一本最为基础的导气功法,只要将你现在的功法替换好了,转换属性不成问题。”

    周惑歧的眼珠子爆射出了贪婪的绿光,他一把抓过了单薄的纸张如饥似渴地阅读了起来,随后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若有所悟的样子。

    很快,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动了动手指,上面逐渐亮起了几点不同属性的光芒,绿光生机勃勃;红光炽烈暴躁......

    但是这个奇异的景象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手掌中心的元素就崩散开来,化作了周惑歧修炼出来的无属性元气消失不见。

    “第一教师,你这一上手,就是把这种东西交给我,不怕我马上拿回家族么?”周惑歧仍然在感受着那种奇妙的“错觉”。

    “拿呀,随便你,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那种为了家族无私奉献的家伙,得了好处我们三七分成,我七你三。”

    财仙王嗤笑道:“你如果还能够让出一份利益,本座亲自护送你去和家族交易,怎么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马上出发。”

    周惑歧倒也是个干脆人,这种摆在面前的好处,如果不要才是欺骗自己。

    “老师这是,要给我们这个即将入门的师弟进行一番‘学前教育’么?”司徒守拙问风无缺道。

    “怎么可能,这小子的心智不用先生来教,或许他才是我们之中最为正常的一个吧。”风无缺从地面上拔出了一根草叼在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诶,或许一堆神经病之中多了一个正常人,我们的生活会很有乐趣的吧?”叶妖的脸上满是期待。

    “所以,你是说这些都是山河庙堂的规矩?你确定这不是监狱?”

    财仙王看着面前足足有一尺宽的文件头疼道:“这种聚集了大陆精英的地方难道不应该让学生们有一点自由探索么?”

    面前的“校规校纪”让他头痛,以前第二兽提到的查寝只是一方面,还有更多的严格规定没有提到。

    例如其中的一点——节假日的休息!

    天可怜见,这些天才式的少年,什么时候被这种规矩束缚过,或许他们的修炼极其苦闷,但是该休息的时候是绝不含糊的。

    节假日,你以为是朝廷里面那帮整天配合皇帝批奏章的官员么?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个东西是存在的。”周惑歧摇了摇头,“你以为山河庙堂里面的那些超级变态是怎么打造出来的。还不是日复一日的积累。”

    “放屁,这种出来的人能够称作变态式的天才,你确定不是填鸭出来的中庸者么?”财仙王打断了周惑歧的话。

    “没错,这是山河庙堂教学方式的一个缺点所在。”周惑歧耸了耸肩,“所以黑衣教师制度出现了,每一届的五位黑衣教师存在的意义就是查漏补缺。”

    “原来如此,还是绕不开那个等级制度,难怪有开法台的选拔。”财仙王弹了弹衣袖,“以前那个庙祝算是一个不错的人了,还能够有魄力去更改这些条条框框。”

    “关你什么事。”

    周惑歧翻了个白眼:“据我所知你就接受了两个学生,虽然兼职了教导主任这种类型的职位,但是对你来说影响不大吧。”

    “你说错了,还真关我的事情。”财仙王问道,“小子,山河庙堂里面有没有什么从上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神物?”

    “上古时期?你说的是神战时期以前的吗?”周惑歧一愣,“这么说来好像山河庙堂里面确实是有这种东西,但好像在这么多年里面已经快消耗完了。”

    消耗完了?

    财仙王一愣:“什么东西消耗完了?神物也能够消耗完?”

    他留了个心眼,没有露出马脚。

    “当然啦,哪怕是神物,那也是拿来用的嘛。”周惑歧皱着眉头敲了敲下巴,“我记得山河庙堂最初建立时候的文档里面提过一种神物。”

    他幸灾乐祸地看着财仙王:“也是你们这几届的黑衣教师倒霉,那种东西是近几年才用完的。”

    周惑歧面露向往之色:“文档里面有过记载,那是一团快接近无色的水球,上面的大佬用某种极强的方法将其分成了一小块一小块。”

    “传说,那种东西,能够净化一个人的体质,完美消除暗伤,提升自升资质,这就是当时山河庙堂招揽外界强者的一大法宝。”

    财仙王面露微笑:“嗯,好了,接下来的不用说了,这种神物如果能够遇到,那真的是赚大发了。”

    他在云彩上面转过了身,右手捂住了胸口,脸上出现了一个极其心痛的表情,彰显了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不美丽。

    “哪个杀千刀的,本座的先天净水啊,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地用完了,居然就这么,就这么,浪费了!”

    财仙王觉得现在自己的胸腔有一大团鲜血阻塞着,而且是那种不吐不快的那种。

    “诶,第一教师,这是我家的人,这不来了吗?”周惑歧从后面拍了拍财仙王,示意他看向前面一位身着紫袍的中年人。

    不等财仙王说话,来人直接跪了下来:“可是第一教师当面,在下周家一名小管事,这是我们老爷让我送来的四箱财物,还请先生原谅我家少爷。”

    气氛凝固。

    周惑歧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最后咆哮出声:“老林,你是个什么意思,这居然还是我老爹亲自授权的?”

    中年人苦笑着对着周惑歧躬了躬身:“少爷见谅,这确实是老爷的原话,他说终于有人能够收下你这个灾星了,当然得表示一下。”

    “况且。”他偷瞄了一眼财仙王,“这里面有两箱是临时弄出来的,你一个传信,家里人还以为你又闯祸了,所以多准备了一倍。”

    财仙王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这次溯古山上果然是来了个超级灾星,这处理方式这么娴熟,看来以前没少给家里面惹麻烦。

    “滚蛋,你个奴才。”周惑歧跳了起来,“你也是我身边的老人了,你老实说话,难道少爷我真的就只有闯祸一个技能么,难道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

    “少爷,就是因为老奴从小照顾你,所以才不想说假话来骗你啊。”林姓男子一脸正经,“您除了闯祸,真的没有什么是老奴印象深刻的了。”

    周惑歧跟刚才财仙王的动作一模一样,捂着胸口,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第一教师,我们回去吧,这种人还是不要把属性转化的秘功告诉他了。”

    “诶,少爷,你说的是什么,属性转化的秘功?”

    紫衣人的眼睛一亮:“少爷果然是天纵之才,小时候的玩闹只是为了试探我们这些身边人的忠心,万幸老奴对少爷忠心耿耿,所以才有幸侍奉您到现在。”

    一同吹捧的话语说完,见周惑歧还是一副臭脸站在那里,他这才老老实实地弯下了腰:“少爷哟,你说吧,要什么好处,老奴回去跟家族商量不就得了?”

    这句才是重点。

    周惑歧满意地笑了笑:“这才对嘛,来来来,这是我的老师给我的秘法,先给你上半卷,这下半卷的话就等着收账的时候给你怎么样。”

    中年人心痛地看着自家少爷大大咧咧地将那一张纸撕成了两半:“少爷,这,太鲁莽了吧,把上面功法的神韵弄没了怎么办?”

    “少废话。”周惑歧呵斥了一声,收起了这四大箱宝物:“赶紧的,让我老师等着你担待得起么,赶紧回去跟我老爹要好处。”

    他得意地笑了起来:“别想靠着这半卷看出什么来,靠着本少爷的天资都不能一遍搞清楚,更别说你们了,还不滚!”

    “诶,老奴这就回去禀告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