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九章:都不正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殊不知,那位黄衣原者出来了之后大力拍了拍胸膛,感叹了一句话——

    “哎呀我的天,总算是把这个祸害小祖宗给送走了,虽然这样有一点对不起第一先生,但是能者多劳,这种祸害也只能交给修为高强的人来收拾了。”

    财仙王不知道的是,在他没来之前,这个人应该可以算是山河庙堂里面最大的一颗毒瘤,别说庙祝了,就连那些地位超然的传法师都被他收拾得很惨。

    “没办法了,大不了以后给先生在报告里面美言几句吧,这个小毒瘤是真的不受待见。”

    他想起了以前的一位传功师,毒瘤差点把人家的功法本卷给当做柴火给烧掉了,还好在这个位置上的也不是蠢材,提前掉包了一卷假货,不然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喂,那个叫做第一天丑的,你的学生来了,做老师的先不说见面礼什么的,好歹要给学生个面子,下来迎接一下的吧。”

    “搞笑,那本座究竟是请回来一个大爷还是招了一个学生,按照你的理解,那你应该给本座的拜师礼呢,拿出来啊。”

    黑衣青年大笑着挥了挥手:“我很穷,没有拜师礼,我山河庙堂可是提倡人人平等,你可不能够因为我没有缴纳拜师礼就不收我。”

    财仙王咬了咬牙齿,在考虑是不是一巴掌拍死他,这只小猴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穷?

    光他身上财仙王就看到了三件回阳暖玉做成的护身符,这你跟我哭穷?

    “先生,他不是说自己穷么?”风无缺闪身出来,幽幽地看着底下那个十分嚣张的青年:“既然穷,就用金山银山去淹没他吧。”

    财仙王眼睛一亮,他拍了拍风无缺的肩膀:“好小子,不愧是得了本座真传的奇男子,这个方法不错。”

    他对着青年笑了笑:“小子,我们来打个赌,你不是说自己穷么。”财仙王的眼睛里闪烁出了恶意满满的光芒,“本座送你一点见面礼,你只要全部拿完,就算你赢。”

    青年略感兴趣地拍了拍手:“不错不错,知道体恤学生,确实是一个好老师,本少爷十分满意。”

    叶妖听了这句话也忍不住了,飞出了竹楼看向了那位青年,想要观察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说出这种上级视察工作的话来。

    “那,你接好了。”财仙王右手狠狠地向下一挥,一个个金黄色的道纹悬浮在了半山腰:“我真金白银地给你,就看看你能不能接住了!”

    金黄色的道纹勾勒出了一个个金边的圆孔,一道道黄金白银组成的洪流猛地从里面喷了出来,看那个架势,足以将山下“淹没”。

    “这,先生,是不是有些狠了,你这些钱已经足够把山脚给包围起来了。”风无缺比划了两下,“从这个距离落下去的金银块,会不会弄死他?而且高度,把那个小子淹死都够了。”

    财仙王摇了摇头:“不用,这小子,是有点真才实学在身上的,你没有把你的符文之力凝聚在眼睛里,没有看清他的眼神。”

    他能够清楚地看到,下方的那小子看到了洪流一般的金银块之后露出来的是一种“惊喜”,而不是“惊吓”!

    “哈哈哈哈,光这种遭遇,就已经不虚此行了!”他兴奋地尖叫一声,一掌将自己身上的玉器全部震得飞了起来。

    “吸吧,吸吧,难怪家里那些老不死总是说攒钱只会使钱变少,还不如拿出去投资,原来有了这种人存在,今天算是开眼了。”

    青年看着不断进入自己玉器中的金银笑道:“人无横财不富,啧啧啧。”

    “居然还敢说你自己没有钱,难不CD花去买这些储物法器了么?”财仙王冷笑一声,“敢和我装是吧,我让你吸个够!”

    他双掌一合,半空中的数个道纹合拢在了一起,圆孔陡然变大了不少,从几个“孔”转变成了一个“大洞”!

    “小子,吃我一砖!”财仙王兴致勃勃地喊了一声,道纹形成的洞里面掉出了一块巨型的金银砖,前一般是金子,后一半是银子,就这么压了下去。

    这下子青年可不敢乱来了,这么一块“砖头”,如果真让它从那么高的地方拍下来,不说玉器会怎么样,自己成为肉饼的命运肯定是跑不掉的。

    “有趣有趣,第一老师,接本少爷一刀!”青年拔出了自己的佩刀,运足了力气一刀劈了上去。

    一道仅仅比刀大了一倍的刀芒慢悠悠地飞了上去,青年满脸自信地看着自己的攻击,料定了自己的攻击肯定能够斩开这一大块砖头。

    “哇哦,我这老师看来真是给我拿来了不错的好东西,这么多的钱,应该都够我去胡吃海喝好几年了。”

    青年面露好奇之色:“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能够凭空变出钱财来的功法,居然还比一般提纯出来的金块还要纯净。”

    他拿出了一块金子放在手里掂了掂,家族的教育迅速使他分辨出了其中的纯度。

    “小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刀芒劈开了我的砖头?”财仙王的声音传了出来,“看看你的脑袋上面,如果不是我及时停下来,你已经死了。”

    青年一惊,先抓向了自己的一处衣兜,摸出了几块碎片,然后他才仰头向天空看去,那块砖头就停在了离他头顶不远的地方,诡异的没有任何影子。

    “你用幻术迷惑了我的感知力?为什么我连一点反应都没有?”青年盯着财仙王问道,“我这玉佩可是......”

    “再厉害,也强不过本座的混天迷神符,我就问你一句话,和本座比试的第一场你输了,服不服?”

    青年头扭到一边:“切,输了就是输了,你一个老师也不知道让着一点学生,一点都没有体恤学生的味道在里面,居然还有脸问我服不服。”

    他说完之后认命一般地走到了阶梯上,运气斗气飞快地跑了起来,没过多久就跑到了财仙王面前。

    他没个正形地站着对财仙王说道:“好了,本少爷叫做周惑歧,因为当时家族正在考虑未来的道路,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名字。”

    “不过呢,第一先生您应该是被坑了吧,居然收下了我这个祸害。”周惑歧笑道,“我可是被他们称作毒瘤的家伙,你们可要小心了。”

    “别说了,这位大哥,你再毒瘤,能神经得过我们这一山的人算你厉害。”风无缺嗤笑道,“就你这水平,也就和叶妖比比了,至于先生,哼哼哼。”

    风无缺学起了财仙王的冷哼声,就这个人,也就比他大了两岁左右,居然敢在先生面前叫嚣,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

    “切,你们算什么,还不是被那踏山突踩在了脚底下。”

    周惑歧面露不屑:“我可知道你们答应了什么条件,你们被一头畜生踩在了脚底下居然还有脸跟我说话。”

    他没有看其他人的表情,接着大吐口水:“你们是不知道,当时我仅仅是一个小孩子,就敢去拔了踏山突的一撮毛去做鞭子打陀螺玩,你们居然被它收拾了?”

    “不。”

    风无缺一脸玩味地打开了说道:“准确地说,是它被先生收拾了,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叶妖,叫上司徒守拙,出来烧烤了。”

    话才说完,叶妖就大呼小叫地带着司徒守拙冲了出来:“喂喂喂,师尊啊,那个小妹妹还没醒啊,你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别担心,只是太累了而已。”

    周惑歧眼珠子一转,看到了司徒守拙,顿时诧异地说道:“哟,司徒家的小子,这次居然有人肯收留你,这狗屎运不是一般的强啊。”

    司徒守拙瞪了他一眼:“你又是哪一位,我被老师收下了关你什么事,你入门还在我后面,顶多算是我的师弟。”

    “诶,我可没说收他做弟子,他仅仅是我在山河庙堂里面教授的一个学生罢了。”财仙王否认了司徒守拙的话,“而且,这个人也没有拜我为师的打算。”

    他摸出了那条巨大的兽腿往天上一扔,口中喷吐出了一道亮黄色的火焰:“这种东西,还是用这种火力稍微小一点的烤吧。”

    财仙王用右手指挥着火焰四处翻滚,使得兽腿得到均匀的加热:“你们两个,等一下让你们输入灵气的时候别给我偷懒,烤不好你们两个就倒霉了。”

    “这,这不是踏山突的......大腿吗?”周惑歧呆呆地看着那条巨大的兽腿,小时候他就近距离地接触过那头巨大的魔兽,气息方面肯定没有记错。

    “如何,只要你承认比本座差一点,今天的烧烤有你一份。”财仙王空出来的左手摸出了一瓶瓶的调料,头也不回地对着周惑歧说道。

    “切,这种肉算得了什么,再说了我的家族里面又不是没有古老者教导我,你在学识上还不一定有我厉害呢,凭什么要我承认比你差。”

    “家里有很多古老者,但是你家长辈愿意切下二两肉来给你烤着吃么?”风无缺淡定地打断了周惑歧的话,“再说,你家古老者加起来,有这兽腿重么?”

    很无赖地一种算法,你家古老者多又怎么样,还没有一条兽腿重,也没有二两肉能够烤了吃,怎么可以这么无能。

    “谁说的,家里有一位古老者肥肥胖胖的,你等着我改天回去就切他二两肉尝尝。”

    周惑歧走了过来,骂骂咧咧地说道,随后就这么蹲在了财仙王的旁边,脑袋朝上呆呆地看着逐渐变色的兽腿。

    “得咧,古老者级别的魔兽大腿,本少爷这辈子还没吃过呢,承认了又怎么样,毕竟吃到肚子里面的才是最好的。”

    他舔了舔嘴唇:“喂,第一教师,要不要给你来点调料,我这里有在比精灵之森还要更北部的地方特制的辣椒粉,要不要弄点上去。”

    周惑歧欢乐地打了个响指:“由于它代表了为数不多的火元素,为了体内平衡,很多魔兽为了都回去辣椒的旁边吸收一些火元素。”

    他摸出了一罐几乎是黑色的粉末:“但是存留下来的是精华嘛,况且积少成多,这种辣椒长成的时候就不用处理,直接磨碎了就好,就连水分都充满了辣椒味。”

    “要试试么,这种东西我这里还有很多,要甜的,我这里有精灵族特产的花蜜;要酸的,有东部大陆的家族特别制作的老陈醋,什么都有哦。”

    司徒守拙和风无缺两人面露怪异地看着周惑歧,他们一个是小帝国的破落皇子,一个是不受重视的家族子弟,以前吃个东西哪有那么多的讲究。

    况且类似的花蜜在以前的玄木帝国同样售卖过,光看成色风无缺就能够判断出来,这种花蜜不是一般的大路货色,而是专供精灵皇室的好东西!

    “周惑歧,这个人来头不小啊。”

    财仙王同样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周惑歧变戏法一样从自己的玉器里面掏出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无疑都是价值极高的存在。

    以他的眼力当然能够更加容易地看出来,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简单货色,这就让财仙王更加好奇了。

    到底是什么家族,居然能够连这种纨绔子弟都能够给予那么多的资源让他胡作非为。

    “好了,叶妖,风无缺,水灵气和木灵气,给我浇上去。”财仙王指着火焰的尖端说道,“注意,一定要打到那里,只要我好控制兽腿均匀受到灵气滋润。”

    “还有。”财仙王转头对着风无缺说道,“你小子要是敢在水灵气里面增添了一丝半点的血气的话,今天你就围着我们山门的位置跑上一千圈。”

    一句话吓得风无缺瞬间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十分专注地注入着精纯的水灵气,他知道财仙王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说假话。

    “你们几个居然修炼的都是不同的法诀么?”

    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周惑歧眨了眨眼睛:“不对啊,按照一定的道理来说,如果你们修炼的都不是一种法诀,那么第一教师怎么教啊。”

    “懒得跟你说。”财仙王瞟了他一眼,随后跺了跺脚。

    周惑歧原本蹲在了地上,随后脸色一变,双掌在地上一拍,整个人狠狠地弹了起来:“喂喂喂,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啊,我只是质疑一下有错吗?”

    几条树根破土而出,看到树根的第一眼他就愣住了,这树根上面一段一段的缠绕着各种元素,泾渭分明,但上面传达出来的确实相同的气息。

    “懂了么,这些东西本座都懂,所以都能教。”财仙王淡淡地说道,“不过是关于属性的切换和吸收罢了,这么简单的东西,亏你们还要分那么多的类别。”

    周惑歧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随后凶神恶煞地拔出了自己的大刀。

    “第一教师,你确定你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元素魔兽变成了人类的模样来到了山河庙堂里面吧,我切下你一根手指头去研究一下怎么样?”

    财仙王冷笑道:“小子,这就承受不住了?慢慢感受吧,超越了你的感知的东西,以后还有出现更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