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章:财仙王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完了警备厅的闹剧,财仙王好好地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亲自去刺客公会找点信(乐)息(子),总是躲在暗中去推动他们收到的效果并不理想,虽说他在背后推波助澜会有很好的隐藏效果,但是不尽人意的话,只能自己上了。

    财仙王看了看那四个纯金制成的大字——“刺客公会”,刷新了他以前对刺客这个行业的认识。你确定这个不是某个大型而且正规的招工中心,阴暗的职业都被你们放到了明面上是几个意思?

    “长见识了长见识了,本座如果以前有那么不要脸的话,我这第一大道估计还要早上那么几个量劫就成了。”财仙王感叹着踏入了这栋奢华的大楼,随手扔了一块金子给门童,“喂,去吧你们这一层管事的给我叫过来,一炷香之内,我再赏你一块。”

    门童喜出望外,一边大声感谢一边冲进了一楼办公区。

    “这位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雇用刺客,打探情报,死士培养等业务我们都很在行的。”一位脸上写着精明二字的鼠须男子走了过来,热情地向财仙王推荐着他们的“本职工作”。

    鼠须男子看到了那一大块提纯过的金子十分震惊,按照现在玄木帝国的铸币规格,这一大块金子,足足抵得上近十万金币了,而且由于这金子的纯度太高,以帝国的铸币能力估计会添加一点其他东西配合出厂,所以在十万的价上还有得升。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谈吧。”财仙王摇了摇头,然后又扔了一块相同规格的金子给那位门童,他狂喜着迅速去柜台上存好,并且花费了一万金币的高价聘请了一位身手矫健的刺客保护他直到金钱花光。

    “是是是,您往这里走,我那有从西方带过来的银边无花果,这在我们玄木帝国也是高级人士才能享用的东西啊。”鼠须男殷勤地为财仙王引路。

    坐定,鼠须男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道:“请问这位先生,花了那么多金钱引起高层的注意,是因为您有什么重要的但又不隐秘的事情想商议吧。”财仙王冷笑一声,“什么叫做‘花了那么多钱’,那点金块就算是钱了?”

    他伸出了右手,一个金黄色的道纹立在了他的手心,道纹中好像有着无穷空间一样,吐出了一方方规格相同的金砖,很快就将半个办公室堵了起来。

    “我......懂了,先生这手段真是厉害,那么先生是想要做什么,如果我做不到的话,我可以让更高层的人过来,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向总会申请援助。”鼠须男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逼迫自己的视线从金山上移开,说道。

    “我想知道,你们对风无缺、风无魂两兄弟的事情知道多少。”财仙王抬头,死死地盯住了鼠须男。

    我可不想听那么多的废话,本座修为足以横扫尔等蝼蚁,区区假客套就免了!我所要的,只有一个结果而已。

    话音刚落,财仙王的脖子上就被架上了两柄泛着绿光的短匕,鼠须男霍然坐起,从怀中掏出了一柄短弩对准了财仙王的头,然后慢慢地往后移,拍响了高层内部专用的警铃。

    “哼哼哼,有钱人,还要来调查那两个倒霉皇子的事情,这么一说,阁下就是近些时间来风无缺那个神秘小店的幕后人吧。来的那么草率,真是对不住那个店里那么神奇的物品。”

    鼠须男边说便往外面移,脸上写满了戒备二字,那两个手持短匕的是组织安排在他身边的死士,一旦有什么敏感的话语或者动作,这两个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自己主人的生命。

    财仙王看了看那两柄淬了毒的短匕,笑道:“猜到了又怎么样,来,往我脖子上砍,砍不死我你就去死,就这么简单。”

    两位死士眼中闪过了一丝灰暗的光芒,短匕毫不犹豫地抹了下去,财仙王的话已经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从小就被操练出来的本能促使他们直接动手。

    鼠须男子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死士的出击以及身后传来的稳定而急促的踏步声让他知道自己安全了。“该死的家伙,居然想来探查当年的事情,还如此的草率。”鼠须男子无比庆幸自己留了个心眼让两个死士跟了上来。

    “来齐了吧,你一个小角色看来也不知道什么,先去死吧!”当啷一声,两柄短匕仿佛斩在了金铁上一般,应声而碎。财仙王站了起来,两手扣住了死士的手臂一震,直接将他们变成了不会造成威胁的碎块。鼠须男子大骇,短弩也不要了转身就跑:“会长,救我!风无......”他感到喉间一凉,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自家会长冷漠的表情。会长不是来救我的?

    “怎么把他杀了?好说歹说也算一个战力吧。”财仙王将挥了挥手,将三个人的血肉聚集在一起,然后朝着来人的方向甩了过去。道纹亮起,一枚粗制滥造的“秽雷”迅速飞出了房门。

    “东方异士的雷霆之力?换句话说就是雷系的魔法师吧,就这点实力还敢来探查当年的事情?”一道淡淡的女音响了起来,随后秽雷就被一根青葱指点碎,上面附带着的雷霆也被一位身躯庞大的马头人捏成了粉碎,血肉被一位风系魔法师卷起了一道狂风反向吹了回去。

    “本座有没有实力,轮不到你来说话,金转朽,浊众生!”财仙王双掌对击,御使天地灵气融入到了那些黏到了血肉的金块里。

    血肉、金块、天地灵气仿佛在一起促成了什么反应,一道道黑雾从中涌现出来,顺便沾染上了更多的金块,接连不断地沾染、涌现。

    “什么东西!”女子冷哼一声,斗气聚在手中向黑雾斩了过去。其他人默契十足,根本没有在乎对大楼的损害,在马头人的重盾护卫下发出了一道道强力的攻击。

    “黑雾弥漫,迷心乱神,灭!”财仙王一掌砸下,黑雾仿佛有灵性一般按照了对方的实力高低分量注入了他们的身体。“哼哼哼,隔音符。”财仙王抛出了一张紫色的符纸,立在虚空上,消融着四方一切可“听”之物。

    没过多久,众人的脸色巨变,抱着头或掐着脖子的,也有撞墙的等等,仿佛是一群演员在舞台上表演一出名为“痛苦”的舞剧。随后,他们的肉体慢慢地干瘪了下去。

    刺客工会玄木帝国总工会至此全军覆没,以往所错杀的冤魂厉魄将他们的阳寿与血气撕扯的一干二净,借此泄愤。

    “阳寿没了,没说你们可以去地府报道啊。”财仙王现出真身,从袖袍之中甩出了一条长长的黑色锁链,“拘罪链,搜魂。”魂魄们哀嚎着被锁链从魂体之中勾出了一丝丝无色气流,凝聚成了一枚种子似的东西。

    “以吾之名,御使拘罪链动用判罪之力,将由我定罪行罚!”财仙王的眉心处浮现出了一个黑紫色的道纹,它震动了两下,一股冥冥中的信息转达了出去,传到了未知的某处。

    黑紫色的道纹再次震动,这次直接跳出财仙王的眉心,融入了财仙王以法力凝聚的拘罪链之中。它与道纹一样放出了黑紫色的光芒照射到了几人的魂魄上,一尊尊由红色火焰组成的修罗模样蜷缩着身体,仿佛正在沉睡。

    “虽然只是尚未成形的业火修罗,但也足以证明了你们杀了多少无辜,鬼差听令,拿下!”

    随着财仙王一声“拿下!”一个只有财仙王还有众魂魄看得到的空间圆洞出现在了财仙王和魂魄们的中间,一只布满了鳞甲的利爪从圆洞之中伸了出来,随后将他们拉入了圆洞之中某一个血色的漩涡中。

    “尔等业火,必将在畜生道之中轮回十世,并且受尽折磨,再被流放到‘荒区’按罪负山前行五万里,方可有机会转世为人!鬼差退下!”圆洞关闭,财仙王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收回了一直应藏在自己身后收敛气息的仙器级长剑。

    还好这一次运气好,来的鬼差是“冥骨”一族的幼体,没有大脑,只是单纯依靠本能的以及天道赐予他的职能办事,如果来的是其他有点智商的族类,那就只能以雷霆之势抹杀然后伪造场景了。大不了以后把他从轮回之中捞出来,好生赔偿。

    “我不想回去啊,我宁愿自己在这片......化道啊。只要我能困住他。”财仙王拿起了一开始鼠须男子所说的银边无花果上的一片叶子,运起了法眼仔细看了看。上面有一个类圆形的小孔正在一张一合地吸收着外界的灵气,被财仙王拿在了手里,感受到了那一股子纯正的大道气息,小孔张合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仿佛时遇到了什么可口的食物一般。

    “圣窍。”是天生地养的的一种灵物类的东西,类似于异类的妖族,生成了灵智后化形位列妖族,但运气不好的话就完蛋了,顶多算稀奇一点的天材地宝。在圣窍这个行业里比较显眼一点的,请参考佛祖座下某猴子。那块圣窍先天不凡,后天又有人刻意为之,乃是风水重穴的一个,经造化之雕琢。若是某猴子没出现之前,长成了那么大的圣窍财仙王表示真想抱着啃上一口。

    当然,他已经现世了,啃猴子这么高难度的工作肯定是不干的。

    财仙王看了看手上的那一枚种子似的的东西,想了半天还是把它融入了眉心中,一阵脸部扭曲之后才将信息吸收完毕。很是顺利的得到了这些有用的资料。

    魔竹家族“奥格”、古林家族“方家”、古老的玄木军事贵族“格兰”,这三家结合了来自“木朽”那边的资料之后,这三个家族貌似都在以前对这两兄弟动过手脚,以他们的能耐做主谋是不够格的,不过就财仙王的理解来说,他们递刀报信之类的是少不了了。

    奥格家族好对付,虽说是从玄木帝国开国以来就已经存在的家族,被封为了“魔植”家族的行列,但是家族近年来在不停地走下坡路,已经快五十年没有出现能够扛鼎的英杰了,如果要动手,奥格家族绝对是财仙王的首选目标。方家是东方某个老大帝国下辖的一个大家族的支脉,和格兰军事贵族一样,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货色,区别就在于一个属于过江龙一个是地头蛇而已。

    “接下来,似乎可以给我所谓的盟友一点好处?”财仙王拿出了一枚圆章,上面雕刻着凛风子爵他们家族的徽章,他模拟了一道斗气能量打了进去,激活了通讯。“乌尔德,我是店主,刺客公会所有高层被我消灭,你们家族能拿到什么,就去吧,明天你来我的店里,我希望你代表你的家族和我谈谈具体的合作事宜,加油吧,小家伙。”财仙王从这栋楼里消失了。

    凛风子爵面色激动地一剑斩开了桌角的暗格,狠狠地用剑柄敲下了联系按钮:“大伯二伯,大爷爷二爷爷,快来,有好处,店主那边有消息了!”

    财仙王看向了风无缺,道:“明天歇业,随便你用什么理由,只用让凛风子爵乌尔德进来就好,最好让人看见,哼哼哼。”风无缺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是因为明天要干什么吗?”

    “明天啊。”财仙王随手将风无缺身上的一点灰尘掸落,“给你介绍个新玩伴。是个......嗯,有趣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