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七章:不可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抬头看向了朝着他按压过来的巨型兽蹄,身旁的空气都被压迫得四散开来,造成的劲风吹得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不,应该形容为碾压过来比适合。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同一种感受,他们站在了远处都能够感觉得到从兽蹄上面传来的巨大压迫,更不用说站在了受力中心点的财仙王了。

    不过他的表现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他只是十分淡漠地抬起头观看兽蹄的纹路,似乎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新旧交错的纹路,看来是从某种战场性质的地方活着出来的吧,最近赋闲在家么?”财仙王道,“如果你不停手,我就把你的这条腿都给拆了。”

    他知道这兽蹄的主人能够听得到他说的话,他是在给机会。

    “你们异类成道,本就要比人族困难许多,如果我弄了你一条腿,以你的境界不知要几年的苦功才能够挽回。”

    身随心动,财仙王的右手抬起,浑身上下的血气奔涌,顺着这一片小空间之内为数不多的空气传了出去。

    “哗啦,哗,轰隆隆!”

    这三种声响不断地涌进了众人的耳朵里面,给他们一种滔滔大势正在席卷而来的错觉——财仙王单手扛住了巨兽从天碾压而下的蹄子!

    “这,这真的是人类么,确定第一先生不是哪个巨人族的侏儒?”

    第二兽宛若见鬼了一般看着财仙王脚下没有一丝裂痕的土地:“这么强大的劲力,居然用肉身承受住了?”

    “难道是那位存在没有发力,外面的现象只是一个错觉?”其他人同样纳闷起来,因为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看来,你选择了你自己的选择啊。”财仙王将兽蹄扒拉到了一边,“既然这样,那本座就不客气了!”

    他的身上冲起了一道银色的光柱,光柱在天空中扩散开来,却又呈现了凝实的状态,变成了一个面庞都被钢甲包裹住的银甲武士。

    “虽然有点缺失美感,但是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去给上色了。”

    财仙王的右手举了起来,银甲武士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诸界虽立,唯我出世。”前方的兽蹄又一次碾压了下来,但这一次却没有打中财仙王,“我现在的状态,以你的修为是打不到我的。”

    “畜生就是畜生,这点没得改。”银甲武士开口道,“一招已过,既然你自己坏了规矩,我也就不守规矩了。”

    身后的光幕在他话音一落,奔龙腾转万剑杀阵中的跳出了三条以剑气组成的天龙,两条被武士踩在了脚底下,另外一条则是被他握在了手上。

    “剑化龙,龙化剑,谁说的请呢?”

    财仙王的手指向了天空上面的空间裂痕:“杀!”

    武士同样怒吼一声,手持着杀阵所化的长剑脚踏天龙冲了过去,身上锋锐的气息劈开了空间,露出了丝丝黑色的空间裂缝。

    “这才是道法啊,哪里像这什么魔法之类狗屁倒灶的玩意儿。”财仙王目露怀念,“看来这次生意没有做亏。”

    上方空间的另外一边传过来了一声怒吼,看来貌似被财仙王的行为给惹火了。

    这下子除了兽蹄,就连那头兽类的一条粗壮的小腿部分也伸了出来,对着银甲武士就是一蹬。

    “喂,你好像看错了对手啊,那个是负责行刑的,我才是你的对手。”

    财仙王一个瞬身法来到了兽蹄的前面,左手掐了一个法诀,浊众生的力量被他牢牢地抓在了手上,右手则是调动了精纯的血气力量准备给它一个狠的。

    “人类小辈,找死!”

    “你说的是找死,看来你并没有那个胆子让我‘去死’吧。”

    第二兽忍不住说了一句:“第一先生都快和这蹄子跳贴面舞了,怎么还有心情去分析这些东西,这心境修为就这么强么。”

    “你这种说话的方式,在外面的世界被叫做‘吐槽’。”第三火白了他一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们看着就好了,要我们去挡,我们也挡不住。”

    财仙王的左手轻轻地贴了上去,将浊众生的力量打进了兽蹄之内,同时他的整一条左臂开始了小幅度的震动,把兽蹄上面的那股劲力给消了去。

    “人类,你对我做了什么,居然破坏了我的兽蹄内部的组织!”

    另一方空间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惊慌。

    “我不是说了么,我召唤出来的银甲武士只是用来行刑的而已,一般人在砍下犯人脑袋之前会干什么呢?”

    会干什么,当然是要让犯人没有抵抗能力!

    财仙王积蓄力量已久的右手捏紧,简单的一个直拳轰在了刚才浊众生的力量附着在的那一小片区域。

    “庆幸吧你,这点血气力量是我吃了一些补品暂时凝结出来的,不是我本身的力量,不然你整一个身体都得被我打成碎片。”

    他空出来的左手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紫火龙心果扔进了嘴里:“虽然有点浪费,但是现在不也是刚好吗。”

    有浊众生神妙的削弱作用在前,财仙王这一拳的劲道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就轰进了对手的小腿之内。

    庞大的劲道起了连锁反应,一声声断裂的巨响从他的兽蹄处一直向上延伸,并且越来越密集,就好像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你的身边吃炒蚕豆一般。

    “这,威猛先生么。”第五锤的手在比比划划,“我的肉身可没有先生这么可怕,看来我一项引以为傲的东西在先生面前讨不了巧。”

    “不知道,你有多少条腿,我砍了一条,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走路。”

    财仙王再次接管了银甲武士的身体控制权,透过了他的视线,财仙王看到了空间的另一边一头类似于山羊的魔兽正面露惊恐地看着银甲武士手中的巨剑。

    “羊么,姑且称作羊吧。”财仙王笑了笑,“不好意思啦,本座的托儿所里面又要多出一张吃饭的嘴,第一餐就用你的腿做主菜吧。”

    银甲武士的左手撑住了空间裂痕,不让它有封闭空间逃跑的可能,随后银甲武士的右手陡然变长了一半,手中的长剑之中一条彩色的龙影在剑身里奔腾咆哮。

    “本座就没当自己说过的话是放屁,当然,玩笑话除外。”

    长剑落下,由于那头类羊的魔兽体格唯实太大,从空间裂痕里面出来的就是一根巨大的喷射血柱。

    财仙王不躲不闪就这样沐浴在了血柱里,染上了浑身的鲜血。

    他伸出舌头接了一点尝了尝,砸了咂嘴后说道:“入口不太好,总有一种炽烈如火的感觉,看来这应该是你的本属性之一。”

    一道道纹划出,财仙王收拢了喷薄的鲜血,而银甲武士则是将那条大得可怕的兽腿给拉了出来,由财仙王收进了自己的袖袍里面。

    “看来炮制这条腿的时候不能够用太过燥热的火,看来要弄一点水属性丰厚的......嗯,无缺小子和叶妖不错。”

    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已经在考虑自己的大餐到底该怎么做了。

    “好了,再次确认无误,第一先生就是一个实力高强道德败坏的神经病。”

    第四藤怪笑起来:“诸位,我先走一步了,这种大餐的邀请我可吃不起,到时候别落得两边不是人。”

    大家也不是笨蛋,迅速想到了这个关节,几声“告退”之后瞬间四散开来,加速返回自己的地盘。

    “嚯,跑得倒是挺快。”财仙王没管他们,转头对着黄衣原者说道:“喂,小子,这样应该就可以了。你们山河庙堂里的人应该管不到本座头上了吧?”

    原者长大了嘴巴,然后躬身说道:“当然是没有问题了,只是先生您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一天呢,我想这一次冲突之后应该没有人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吧。”

    财仙王摇了摇头:“说了一天就是一天,做人要有信誉,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也可以让那个要过来的小家伙启程了。”

    “至于你们几个。”财仙王随手往山上指了指,“别出来,等这一天过去之后这光幕的颜色自然会散掉,在这之前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出来没人负责你们的安全。”

    “第一教师,我是东部大陆的人,如今是圣将级别的实力,还请......”

    “说什么来什么。”财仙王冲了过去,一掌拍在了来人的脸上,手上劲力一送就将他打飞了回去,“打哪来的就回去!”

    他对着四周的空气招了招手:“我知道你们能够看见我,你们的圣级实力分为了‘者’、‘士’、‘将’级别,最好派来的是将级巅峰或者来那么几个古老者。”

    财仙王负着双手站在了一旁:“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群殴我一个,怎么都行,但是。”

    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红光:“刚才只是一点小小的警告,打断了他全身骨头,顺便废了他十年苦功,来找我的麻烦,最好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

    此时的风无缺他们也没有闲着,他正在搂着司徒守拙说话,经过了一番讲道之后司徒守拙也不怎么排斥他和叶妖了。

    “诶,小子,我跟你说啊,这人啊,到了先生那个境界就是一霸了,看看这气质,听听这语言,神气得很啊。”

    他大力拍了拍司徒守拙:“你看看,圣将级别的人,厉害吧,还不就是先生一巴掌打飞的货色,既然你已经入了先生的门下,这眼界肯定是要放远一点的。”

    叶妖坐在了风无缺的脑袋上接话道:“师尊之所以让你好好想想,就是不希望你陷入了只想着去养活自己或者说赚大钱之类的道路,你总是要往前看的。”

    他竖起了两根小指头:“我打赌两百万金币,等下肯定有一票不要脸的家伙来围攻师尊,谁跟我赌?”

    “除了我还会有谁。”风无缺没声好气地一巴掌把叶妖从自己的脑袋上赶了下来,“我跟你赌了,五百万金币,我赢了你一个月内别坐我头上,输了我照给。”

    司徒守拙被这两个“神经病”给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按照勒布登帝国的金币质量,大概是五克左右,他们两个的赌额加起来是七百万金币。

    扣除了铸造金币时候的添加物,七百万金币,大概就是东部大陆的......七十万两黄金不到一点?

    这是什么鬼,先生的门下,难道钱真的不算钱吗?司徒守拙的脑子一阵摇晃,有点不能适应。

    风无缺和叶妖对视一眼,为彼此心中的默契点赞,果然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当你听惯了、见惯了、过惯了奢侈的生活,哪怕到时候真有七十万两黄金掉到了你面前,除非钻进了钱眼里,不然你都不屑于弯腰去捡。

    因为弯腰给你造成的消耗比这点黄金值钱多了。

    黄衣原者学乖了,这次老老实实地站在了一边,像个学生一样站在了一棵大树的顶端,看着从四面八方来的挑战者。

    本来在财仙王没有说那句话的时候,大家还要谨慎一点,生怕这位第一教师有什么阴招,做人还是要谨慎一点。

    但是这句话说出来了,那可就不得了了,这几乎就是揪着你的耳朵骂你是个废物啊,这不能忍!

    有这么个想法的人十分有默契地组合在了一起,三三两两成双成对地朝着财仙王打了过来。

    反正财仙王说过了,要怎么攻过来也是随他们的意思,这是符合规则的,谁没有几招后手啊。

    一时间天上各种奇形怪状的斗气形态都跑了出来,以各种方式杀向了财仙王,就连原者都暗中承认了自己这次确实开了眼界。

    打不过这个家伙,那大家合起来杀杀这个第一教师的锐气也是可以的嘛。

    财仙王依旧背着双手,身形诡异地穿梭在各招攻击的缝隙里面,偶尔遇到了合适的人就抬腿踢了一脚把人家的全身骨骼提成了碎片,肯定是活不了了。

    “本座,没跟你们开玩笑,如果还是这种过家家一般的行为,那我就真不客气了。”

    他伸出了左手,五指上面燃烧起了点点火光,双腿在半空中一点,整个身体宛若飞燕一般掠过了众人,一巴掌砸在了一名魔法师的脑袋上。

    火光触碰到了他的脑袋就开始了迅速地燃烧,但是由上而下仿佛被财仙王刻意压制了温度,一具无头尸体朝着地面上坠落过去。

    “在场的诸位,或者说你们身后的诸位,大概都是对我坐上了这个位置很不满对吧,来啊,打赢我啊,打赢我这个位子就是你们的了。”

    财仙王摊开了左手,上面五指又燃烧起了火光点,但是就这么一个动作就把身前的圣级强者们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修炼一途,达者为先,你们这样做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仅仅是有点心高气傲罢了。”

    他又瞄准了一人,闪身冲了过去,右手握住一拳砸掉了对方的兵器,然后左手搭上了那人的身体,烧掉了他的脑袋还有左臂。

    “你们只是被当做出头鸟来送死的罢了,杀了也就杀了,你们,挡不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