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六章:开山门,号溯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听这句话,风无缺和叶妖同时发出了一声高兴的嚎叫,仿佛有什么东西让他们惊喜万分。

    司徒守拙有点傻眼了,虽然财仙王说的是要帮他开开眼界,但是他觉得怎么自家老师即将做的和他说的完全是两件事呢。

    “等天亮吧,天亮之后,我们就搞一票大的。”财仙王冷冷地笑了起来,“某人只说了取这件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无声外加谨慎,可没说以后的要求。”

    等财仙王说完,没有去管司徒守拙的挣扎,叶妖风无缺两个大呼小叫地抓着他跑到了外面,开始一脸严肃地给司徒守拙讲解道途。

    本来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可没有这种资格为一个人讲解一些根本性的“道”,很容易把人家给带偏了。

    但是他们两个所修炼的是诸天万界之间最为上乘的功法,而且受到的还是财仙王某种奇异方式的灌顶传输,基础十分牢靠。

    至少骗骗小朋友还是够了。

    司徒守拙的眼神略微迷茫,一会儿停留在了《三奇论》的身体宝藏之中,一会儿又来到了一个青木缭绕的世界,感受着《木煞三生一气诀》的生机。

    财仙王暗暗点头,看来两人的基础确实要比自己想象的牢固,他没有多余的力量为他们讲解道法,但是两个小家伙能够靠自己领悟到这个境界,实属不易。

    突然之间,连接着亘古第七界的黑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里面涌出了一丝丝莫名的黑光。

    说来也怪,这种黑光和黑洞本该是同一种深邃的终极,但是出现在财仙王面前的,却是两种有着根本性区别的“黑色的终极”。

    “老家伙,居然闹到了这个程度?”财仙王皱眉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进了我的亘古第七界,你想逃出来已经算是不可能了。”

    他脸上涌现出了一股奇怪的笑容:“也罢也罢,就让你来看看你的老对头活得有多滋润。”

    财仙王的身体化作了一整条笔直的黑色光线钻进了黑洞里面。

    “财神,你有种出来!”老头拿着他的那根龙头拐杖高呼道,“你有本事把我关起来,你有本事出来打一架啊你!”

    “我叫财仙王,不叫财神,我只是得到了先天财神的传承而已。”财仙王的声音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传了出来。

    “狗屁,我管你是不是真正的财神,我喊习惯了而已。”老者愤怒地拍了拍自己的龙头拐杖,“你给我出来,我们之间必须有个交代。”

    “交代,别开玩笑了,除非你愿意归顺,不然我们有什么好说的。”

    财仙王的暗金色衣袍浮现,满脸讥笑道:“你原以为算计到我了,但是你已经被带偏了思路,根本没有料到我修成了什么东西。”

    “归顺你?别想了,道途之争不能退让!”老者冷笑。

    “你以为这亘古第七界就能困住我,而且我能够感应到你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简单吧,我有大把的机会逃出去。”

    “我当然知道你有可能跑出去,但是你放心,不出意外的话我肯定比你先死,到时候我会拖着你一起上路的。”

    财仙王淡淡地说道:“我们的这个境界天难葬,地难灭,但是真是要认真地找起来的话,能够杀掉你我的东西也是有的,在此之前,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吧。”

    周围传来了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怒吼,无穷无尽的道则化作了钟鼎塔印刀枪剑戟等物淹没了老者的身体,不断地削弱着他的力量。

    “真的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麻烦。”

    财仙王用手指按摩了一下自己的头部,他刚才也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亘古第七界的物资就凭空消耗了一成之多。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是当时开战的时候万界之中所有的族类的后勤补给站点,这累积下来的物资有多丰富。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居然能够消耗掉一成!实属恐怖。

    老者有一点确实说对了,这个世界确实是很邪门,不然那能够有这么奇怪的消耗。

    “真是烦躁,哪里来那么多的废事。”

    财仙王来到了赤铁兽栖息的洞口,还没踏进去,那道赤红色的巨大兽影就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谄媚地用自己的脑袋拱了拱财仙王。

    “小子,帮我守住一个东西,以后我就不这样收拾你了。”

    他摸了摸赤铁兽的脑袋:“你虽然是山河庙堂配给我的坐骑,但是在你的同族之中肯定也是佼佼者级别了的。”

    “但你做我的坐骑也不够格。”

    财仙王突然笑了起来:“本王的坐骑,怎么可能就你这个样子。”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行了行了,本座不管了,为什么偏偏要等到一大早呢?”

    “搞笑吧!”财仙王的神情突然暴虐起来,“本座办事,可曾看过谁的脸色,阵起!”

    七尊黄巾力士拿起了重锏,口中发出了同样的高呼——

    “阵起!”

    财仙王的袖袍大张,一道道刺目的光华从里面飞了出来。化作了一方方早已合炼好的金属轰砸入了各个地方。

    赤铁兽呆呆地看着漫天的光华,再一次庆幸自己早早地服软,不然现在成什么样了自己都不知道。

    一方亮着亮红色光芒的金属从洞口飞了进来,越过赤铁兽的身体砸进了洞底。

    “轰!”

    红光仿佛也砸进了洞中的石块一样,顺着山体里面的轨迹逐渐游走着。

    同样的情况在各个地方不断上演着,大小不一散发各种颜色的金属见缝插针一般钻进了山体里面。

    这下风无缺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在那里“传授道法”,一个二个早就忙不迭地跑了出来“看烟花”。

    “看见了吧,我就说了先生不会有那么好的耐性。”风无缺拍了拍胸口,“又有得玩了。”

    “你什么时候说了。”叶妖不满地扫了他一眼,“别带坏了我师弟,等下肯定是一番混乱。”

    风无缺耸了耸肩膀:“废话,有什么事情当然是先生顶着,我们担心了有屁用。”

    第二兽在一旁愣愣地张开了嘴巴,旁边有一头小鹿想过来找他嬉闹都被他一把扒开了。

    “我的天,说好的淡定一点呢。”第二兽拍了拍额头,“不清楚的人还以为你在拆山河庙堂呢。”

    “今我第一天丑,开山立门,号‘溯古’一脉,从今天起,敢有擅闯之人,杀无赦!”

    先前埋下的一块块金属发挥了作用,更加浓烈的光华组合在了一起化作了光幕罩住了一大片山脉。

    风无缺等人、第二兽目瞪口呆,这是在干什么,准备唱大戏吗?这么亮的颜色要干什么?

    但是经了财仙王的手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有没用的废物,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光幕又一次改变了样子,一条条身形优美的天龙从光幕里面钻了出来,张嘴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但是仔细一看,却会发现组成了天龙的却是一根根细若发丝的彩色气剑!

    奔龙腾转万剑杀阵!

    “要玩,就玩一次大的,你们不是把我当做了急先锋来使唤么?”

    财仙王负手看着天空冷笑:“报恩归报恩,但是你们算老几,本王可不是你们能够随意拿捏的!”

    “山门之外一共有九套阵法,一环扣一环但又独立而治,想要来找麻烦的可要小心了。”

    “本座在这里等着你们,一天时间,如果有人对我的做法不满的,尽管来就好了,我不动用身后的七尊巨人,我们好好地玩一玩!”

    他大笑道:“山河庙堂里面不是有查寝这种规矩么,所有的黑衣教师,迅速来我这里集合,抓典型就得从上面来!”

    听到这里,剩下的四位黑衣教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各显神通朝着财仙王的山门飞了过去。

    他们知道,事情闹到了这一步,想要隐瞒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好歹都是一届出来的教师,总不能够让财仙王自己一个人扛着吧。

    “庙祝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把这种人招进了山河庙堂。”

    修为在身,五道身影没有让财仙王等太久,他走了出去,立在了半空中行了一礼:“真是麻烦诸位了,大晚上的居然还要劳烦你们出门。”

    第四藤苦笑一声:“我们没事,第一先生还是听听这位黄衣教师的意见吧。”

    跟着过来的第五道身影是一名黄衣教师,财仙王略微愕然,先前没有多注意,现在仔细感受下来,这位黄衣教师的修为并不弱于那四位穿黑衣的!

    “第一先生不用惊愕,我乃山河庙堂的内部人员,专门负责处理一些庙堂里的事情,所以才会担任黄衣教师的位置。”那人对着财仙王行了一礼。

    “原者”么。

    财仙王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他,这种人在第二封信件里面也提起过,通常都是对山河庙堂的死忠一辈。

    他这次兵行险着,赌的就是山河庙堂里面有他身后的人安插下来的棋子!

    一个集合了东部大陆最顶尖的天才的超级学院,怎么可能是一些阿猫阿狗就能随便决定第一教师的位置的。

    除了第二兽告诉他的所谓的庙祝,财仙王断定,这山河庙堂里面,肯定还有人是站在他这边的,最少也会给他一些便利。

    这样的话,他所面对的压力也会小一点,某一些人给他安插的这个假身份他很满意,能够为他隐藏很多的东西。

    看似身居高位,但是却笼罩了一个教师的头衔,短期之内对政治的影响程度不会太大,但是偏偏这层皮在外面很能吃香。

    在他没有摸清楚东部大陆这摊浑水之前,有这么一个官方承认的假身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余下的黑衣教师十分有默契的没有开口,这是山河庙堂的私事,虽然说他们身后的不同势力都在考虑财仙王的底细,但是都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能够在东部大陆之中从山河庙堂里面抠出一点利益来的,除了靠个人的声望之外,家世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也不是说你是豪门就有便利,山河庙堂有这个底气!

    黄衣原者开始用各种传信道具和各个方向的人进行联系,他就相当于开法台那里的“卧底”,平时在教师群体里面不声不响,但是记录了所有的细节。

    要不是财仙王这次闹得有点大,估计还不能够把这人给吓出来。

    财仙王仰望天空,上面没有像西部大陆那种恶心人的阵法,但是却有着更多的强悍气息,不好得说那一边更加危险和复杂。

    “要不是那些人,本王现在估计已经躺在璀璨教堂的解剖台或者被绑在火刑架上了吧。”

    每次想到这个关节,他都觉得有一点心惊,他可没有料到天道会来这么一手,虽然说从璀璨教堂那里逃跑不难,但是后果会十分严重。

    以教堂在西部大陆超然的位置,这么一个嫌疑巨大的人物居然就这么从他们的眼皮底子下溜了,先不说肃清内部,挑起了这个大势力的敏感神经就不是什么好事情。

    “还有一点,到底是谁,居然能够算到这个关节。”

    这同样是财仙王的一个疑点,按道理来说他虽然隐没了气息,但是不可能有人能够把自己的位置给弄出来,甚至讲出了自己的名号!

    黄衣原者这边好像已经得出了一个结果,他又对着财仙王行了一礼:“大人,这次的商议结果已经出来了,这边有两个选择,请大人听一听。”

    财仙王从他的眼睛里面读出了“担忧”等负面情绪,轻轻地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原者是“自己这边的人”。

    “说吧,这两个选择是什么?”

    他咬了咬牙,道:“第一个,大人您要答应我们山河庙堂三件事情。”

    此话一出,财仙王就感受到了天地之间无穷无尽的因果在天道“好心”的帮助下显现在了他的眼前,三条粗壮无比的因果线即将缠上他。

    财仙王瞬间拒绝:“不用了,第二个是什么?”

    “第二个,先生你需要接下一个存在的一击。”黄衣原者递上了一页纸,“还要收下这个孩子在你的门下修习。”

    财仙王拿过了纸随手往身后一抛:“真当我这里是托儿所了?哪位存在来着?让他出手吧。”

    话音刚落,上空破开了一个老大的空间裂缝,一个巨大的蹄子从里面伸了出来,狠狠地朝着财仙王的脑袋压了下来。

    “这,这不是你们山河庙堂里面那位吗?”

    第三火惊愕地说道:“它老人家不是早就......”

    “古老者的顶峰级别。”第五锤面色凝重,“我曾经感受过类似的气息,错不了的,这股气息已经站在了古老者的巅峰水准。”

    第二兽挥了挥手:“不管它,我们这次来只是做一个见证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就看第一先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