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五章:准备闹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也就刚刚靠近了竹楼,财仙王和司徒守拙就看见了赤铁兽巨大的身形在山上疯狂逃窜,显然是被三个神经病折磨得很惨。

    铁翼鹰飞在了上空,仗着自己的位置优势以及速度偶尔飞下来用自己的翅膀在赤铁兽的背上狠狠地拍下去,每次都能把它拍得踉跄几步。

    另外两个就比较没有良心了,因为铁翼鹰每次的出手都是给风无缺还有叶妖“矫正轨道”!

    风无缺使出了祭司之身,凝聚了周身的火灵气在赤铁兽的前方划出了一个个火圈,直接玩起了驯兽师的工作。

    最让赤铁兽崩溃的是跳过了火圈还不算完,前面各种用木头以及树根制作而成的样子奇奇怪怪的障碍才是要命。

    有些时候需要它尽力往上跳,有些时候又要让它拼命压低身子从某一个地方钻出去,如果不听话,上空中的那头大鹰就会又给它一翅膀,直到它听话为止!

    “玩得挺开心的嘛。”财仙王揪住了赤铁兽的顶瓜皮,将它巨大的身体提到了空中:“这次见识到了么,如果你不真正的服从,这样的玩耍不会停止。”

    赤铁兽快哭了,我刚刚不是已经服了嘛,你这么搞是要干些什么,还让不让魔兽养病了,才被你打成那个鬼样子,谁敢反抗你啊。

    你神经病啊!

    如果赤铁兽有说话能力的话,肯定要这样大声咆哮一句。

    “先生回来了,看来是谈妥了。”风无缺想要过去拍拍这个“后进晚辈”的肩膀。

    “离我远点。”

    司徒守拙警惕地往旁边闪了过去:“老师说过了,少和你们凑在一起,你们是神经病。”

    “......”

    风无缺的手就这么僵硬在了空中,收回来也不是,伸出去人家又不鸟自己。

    他偷偷摸摸地看向了财仙王,发现后者正在意味深长地盯着自己——

    敢多一句嘴,你小子倒霉!

    叶妖哈哈笑了两声,飞到了风无缺的脑袋上坐好:“诶,师尊啊,把我们弄过来的人,有没有跟你说过要干什么事情啊?”

    财仙王一拍手:“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们几个去找找,这个山上应该有个奇怪的地方,不用非常手段进不去。”

    “那个人所留下来的信封里面提到过,如果我们有能力取到一件东西,就能够继续进行他为我们布下的步骤,下一步的计划也留在了那个里面。”

    听到这个,风无缺皱眉道:“先生,这个玩意儿有什么其他的特征吗?要是有更明显一点的特征就好了。”

    叶妖接口:“不瞒师尊,我们刚才教赤铁兽‘规矩’时候这座山以及附近的一些地方都跑过了,确实没有这么个地方。”

    “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得动用力士。”财仙王仰头看了看在月光下仍然闪烁着淡淡金光的黄金巨人。

    他们七尊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一点,一动的话势必会引来周围人的窥视,而信件上面又提到了尽量要隐秘办事。

    黑衣教师分布在这条横贯无人区的巨大山脉上面,平时需要什么联系都是通过各种类型的传送阵进行。

    但是即便是这样也架不住这几个力士的身躯巨大啊,这只要有点什么动作肯定就是地动山摇的节奏,周围都是修为高深的存在,怎么能藏得住。

    而且信件上面已经明确提醒过财仙王,这片无人区里面有着不少的潜修者,具体的分布情况以及属于哪个势力很难查清,小心为上。

    “唉,又得破费了。”

    财仙王唉声叹气地跺了跺脚,从下方传输了一道精纯的大地法则气息到了地脉之中。

    天地有感,一个是感受到了财仙王对他的馈赠,一个是感受到了他的要求,整一个天道的法则都开始运作了起来。

    必须要说明的一点是,天道之所以能够感受到财仙王身上的“高级气息”而不去抢,有很重要的原因在里面。

    财仙王并不是“物质”,他拥有着自己的灵魂,能够对自己的行为做出正确的指导,如果天道气息硬来,那很可能面对的就是财仙王鱼死网破式的报复。

    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天道气息作为一方世界的法则核心,对于法则等物的感应程度绝对是最为敏感的存在。

    它,或者说他,能够感受到财仙王身上有一股能够轻松毁灭他的可怕气息!

    借助着这一道大地法则气息,这条巨大的山脉之下很容易地就衍生出了一条有着些许灵智的地脉,正在懵懵懂懂地向财仙王传达着感激之情。

    “唉,和天道做生意,我也是厉害到可以。”

    财仙王耸了耸肩:“帮我去找一个就像是空间被封禁了的地方。”

    地脉不能够挪动身形,否则出现的就是大地震一类的灾祸,但是渗入了地底的树根,以及地脉的枝节,还有地底下的一切生物,都可以是他的眼睛!

    很快,地脉就传达给了财仙王一道似是而非的气息,告诉了他一个准确的位置。

    “果然,在地底,你们等等,我去去就回。”

    在地脉的帮助下,财仙王很快就来到了刚才标记好了的地方,财仙王运足目力看了过去,发现了那一团闪烁着七彩光波的小空间。

    “这玩意儿有什么难的。”财仙王直接伸手抓了过去。

    七彩空间似有所感,左扭右扭地躲开了财仙王的“魔掌”,向着远处跑去。

    这团空间仿佛像是一个水球一般,“奔跑”的时候形态不断变换,其中的七彩光芒加快了闪烁的频率,感觉就是在看一个复杂的万花筒一般。

    “还有自己的灵智?”

    财仙王这下有兴趣了,本来他想再次给出一道气息让地脉帮他把这个东西直接抓住,但是现在他决定自己上手。

    光团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它的一次次闪烁穿梭都没有对周围的环境造成什么影响,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给人一种快要消失不见的感觉。

    如此一来,财仙王就能够确定了,这东西就是他要找的,目前的这个光团已经符合了所有的标准。

    “倒是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财仙王摸出了刚才的那一枚代表着“云”的力量的符文往前扔了过去,“不就是类似虚界的力量吗,谁不会啊!”

    云符文跟光团一样没有受到周围环境的限制,同样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在光团的周围炸开,出现了一层层粘稠如牛奶的大雾。

    “哪怕你是本体不在这里,但是你终归是要靠着对这一方世界的感应才能够继续行动吧,封住了你的感应,你能跑了才是怪了。”

    财仙王施展土遁术跟上,镇山古猿的力量再次显化,长满了白毛的手朝着光团抓了下去。

    这次他留了一个心眼,以目前的水准来看,这种在宝物里面藏有后手的“习俗”还是没有任何得变化,他必须得小心一点,免得阴沟里面翻船。

    果不其然,他的手刚一接触道光团,它就骤然变大了一倍不止,一道七彩之色的剑光从里面透了出来,如雷霆一般快速地刺中了他的掌心。

    “本座真是聪慧。”

    一句怪声怪气的自夸之后,财仙王的手直接就这么伸了进去,从里面抓出了一封信件以及一块造型精美的令牌。

    这块令牌通体用东部大陆的“磐石黑玉”制成,上面用血红色的宝石镶嵌,雕琢成了两个简简单单的字体——“天机”。

    “什么鬼玩意?”财仙王皱眉,“难不成本王的计划已经被天机府的那帮人知道了?本王没有这么不堪吧。”

    财仙王拿起了那一封信件认真看了起来,然后重复了对付第一封信件的动作。

    “吓死我了,原来是因为这个,那这样我就好办事了。”

    他满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袖袍:“先去找个人商量一下。”

    土遁向上,财仙王钻出了地底之后看了看周围:“我这是来到谁的地盘上来了?”

    下一秒财仙王就没有想这个问题了,开口直接吼了一声:“哪位教师的区域,第一来访。”

    这个方法果然简单直接,没过多久,前面的山头上面发出了一阵阵黑光,随后第二兽就飞了下来,不过脸上的神色十分纠结。

    “诶,不是我说,第一先生啊,山河庙堂这才第一天开学,你就这么火急火燎地来查寝还是怎地?”

    查寝?

    这句话一出,呆滞的反倒变成了财仙王,山河庙堂居然还有晚上禁止出门的操作,这是什么见鬼的规定。

    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有人来管你晚上是不是出门办点年轻人的私事?

    一看这个表情,第二兽就心里有底了,财仙王肯定不知道这个东西:“先生,这么晚了你来我的教场有什么事情吗,我肯定什么都告诉你。”

    财仙王把“查寝”这件事情暂且押后,开口问道:“如果我要在山河庙堂里面自立一个山门自行管理有什么限制吗?”

    第二兽原本是双手缩在了袖袍里,笑呵呵地打算赶紧找个理由把财仙王哄走,结果这句话一说之后,他体内斗气没有控制得住,一下就把袖袍充斥得鼓胀起来。

    “先生,你这是要脱离山河庙堂吗?”

    他目瞪口呆,以前倒是也听说过能够担任第一教师这个职位的人都是那种嚣张跋扈的存在,第二兽自问也不是什么善茬子。

    但是!

    现在面前这个人居然很直白地在这里大谈想要自立门户的想法!

    “这个你不用担心,虽然是自立门户,但是大方向上面是听从山河庙堂的调令的,只要没有侵占到我的根本利益。”

    财仙王难得有一点耐心解释了一下:“毕竟集体利益还是要在乎的,但因为我的教学方法可能并不适合大多数的学员,所以说才有了这个想法。”

    好吧,听起来还不算太过于夸张。

    第二兽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抖了抖袖袍,将里面残余的斗气甩了出去:“其实先生的这个做法倒也正常,也比较符合我们山河庙堂的做法。”

    “我们山河庙堂的黑衣教师都是类似于‘自治’的存在,先生的做法不算坏了规矩,只是先生要有心里准备,可能有些人说闲话。”

    第二兽皱眉道:“虽然说山河庙堂地位超然,但是里面的各种明争暗斗也不少,毕竟龙蛇混杂,不妨告诉先生,很多人对你拿掉了第一的位置很不满。”

    “这里面的人还包括你,对吧。”财仙王颇有深意地看了第二兽一眼。

    “谁不是呢?”

    第二兽很是光棍地承认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拿走了第一教师的位置,就算是有山河庙堂的庙祝亲自签发的担保手续,不服的人估计也是一大把。”

    庙祝,财仙王记下了这个人,看来以后有必要暗地里去和他谈谈。

    “也就是说,我这个行为可能就会成为他们用来正面抨击我的一个借口是吧。”财仙王反倒放心了下来。

    “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感谢你的解惑。”

    财仙王脚踏白云朝着自己的山头飞了回去:“至于想要给你的报酬就抵消了,因为你这山上好像并没有学生的气息,今天暂且放过。”

    第二兽笑容满面地在下面挥了挥手送走财仙王,也就现在能够占点他不了解规矩的便宜了,以后估计就没有那么好的事情了。

    “有好戏看了呢,这位第一先生拥有的力量大概已经传出去了吧,我很好奇那些人会派出什么存在去找麻烦。”

    第二兽慢慢地挪步返回了自己的庭院:“得跟这帮小家伙合计一下,这个先生不按常理出牌,要想出个办法来应付山河庙堂的规矩才行。”

    “师尊,你到底跟我的师弟说了什么啊,怎么他都不愿意和我们混在一起?”叶妖哭丧着脸过来诉苦,“身为师姐的我想要和他讲讲话他都要躲开。”

    财仙王没有搭理她,轻轻地一掌把叶妖给推开了。

    “司徒,过来看看,这个东西你认得吗?”财仙王掏出了那一块圆形的令牌给司徒守拙看了看。

    “这,这不是天机封尘令吗?”司徒守拙目瞪口呆,“这个东西,老师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他晃了晃脑袋:“这个东西哪怕在市井之中都有传闻,堪称东部大帝国的‘尚方宝剑’!”

    风无缺和叶妖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随即大叫大嚷道:“既然拿出来了,以先生(师尊)的脾气这肯定是真货,那以后我们岂不是可以胡作非为了?”

    “现在你们胡作非为的事情还少吗?”

    一道颇有威慑力的目光逼退了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混蛋,财仙王收起了天机封尘令:“既然这东西真的存在就好办了,到了我手上,这就是真的。”

    财仙王拍了拍司徒守拙:“明天继续给你扩宽眼界,为师要搞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