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四章:忆往事,大道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先生,你这不是谈判吧,你这叫谈生意。”风无缺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废话,一开始就报底价,也不怕他们反悔。”

    财仙王捏了捏拳头:“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直接一拳过去解决问题,像这样闹来闹去真心烦躁。”

    “师尊,这个小弟弟醒了。”叶妖对着两人招了招手,“他好像比无缺小弟还要傻一点,感觉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司徒守拙从地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腿:“我的腿,是你治好的?”

    叶妖骄傲地点了点头:“当然是我治好的,我的道行可是一等一的,还不叫我一声姐姐。”

    风无缺忍住一锤砸在叶妖脑袋上的冲动,走了过来说道:“司徒守拙是吧,从今天起你就是先生门下了,要不要给你普及一下门规?”

    他笑得很不怀好意:“门规这种东西,就是告诉你要听我们这些老人的话,知道了吗?”

    财仙王一脚把他们两个小混蛋踢到了一边去:“在这里守着这个小女娃,我带着司徒守拙出去一趟。”

    “孩子,跟我来。”财仙王伸手拉过了司徒守拙,走出了竹楼:“还有,过一段时间去跟铁翼鹰一起教训一下那头赤铁兽,让它守守‘规矩’。”

    “好。”两个一肚子坏水的人眼中精光大放,好像又有好玩的事情了。

    司徒守拙的眼中恢复了清明,挣开了财仙王的手,默默地走在了他的后面。

    一朵白云从天际飘了过来,财仙王抬脚踏了上去:“上来,小子,我们去天上谈谈。”

    看着那一朵不时散开的云团,司徒守拙很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就掉了下去。

    “行了,上来,哪有那么多好担心的!”

    财仙王隔空一掌捏住了司徒守拙衣服的后领,然后迅速腾空,飞到了云海之下。

    “啊!”

    司徒守拙发出了一声尖叫声,两只手在空中不断地挥舞着,他被吓坏了。

    从小他的侍女教给他的是一种类似于如何在垃圾堆里面找吃的这种流浪汉式的生活,哪怕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也没有去渴求什么。

    他住的房子,是他和她的侍女两个人用茅草还有从无人区边缘偷偷砍伐过来的木材搭建而成的,通风效果“良好”。

    由于他没有修为,连卖苦力都没人要,只能在家里做一店手工活计拿出去贩卖,侍女则是加入了佣兵工会赚一点辛苦钱。

    每年来到山河庙堂,只是自己心中的那一抹坚持没有放下,仍旧在想象自己的未来会发生一点改变,但总是被刷了下来。

    除开到山河庙堂看到的魔法和武技,以前看到魔法师当街惩罚一些小偷和流氓,打出来的一个个火球之类的就已经被他视作了神技。

    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飞起来是个什么体验!

    财仙王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司徒守拙只能双手抱紧了财仙王的小腿,紧紧地闭着嘴,生怕狂风灌进了身体里。

    “快晚上了,这么多云彩,那我要怎么看下面的景色。”

    他抖手打出了袖袍中的一窍清风,司徒守拙感觉到了一股轻柔的微风吹拂过了面庞,随后看到了令他惊讶的一幕。

    刚才财仙王带他一路往上飞,已经到达了云层的中部,周围都是云雾弥漫的景色。

    但是他刚才感受到的那一道微风围绕着他们周围不断地向外扩张,一个圆形的空白区就这么被清理了出来。

    等到所有的云彩都被一窍清风给吸收了之后,财仙王收回了它,上面已经凝聚了一枚黯淡的代表着天地之间“云”的含义的神秘符文。

    财仙王取出了那一道符文,一窍清风再次化作了那一团无色气流被他收进了袖袍。

    他的手中画出了两个亮白色的符文,抹到了司徒守拙的眼睛里:“小子,看着下面,看看那头兽王。”

    云层被财仙王用一窍清风给吸收了,月光如水一般倾泻到了大地上面,无人区里面形态各异的植被将月光吸收,在它们的身后拉出了各种怪异的影子。

    一条不怎么雄伟的山脉,上面夜间活动的魔兽都惊讶地朝上面看了过去,刚才明明都是一片黑暗,现在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月光照在身上的感觉。

    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月**华被他们吸扯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原本趴在了半山坡一块平地上的巨兽抬起了脑袋,巨大的眼睛之中也带着一丝疑惑。

    很快,它跳上了山顶,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哮——

    “吼!”

    巨大的声浪扩散至周围,压倒了一些低矮灌木丛,山下同样传来了一声声稍小一点的咆哮,是它的臣民们在响应它的呼唤!

    狼群、蛇群、牛群等等都迅速按照着某种奇怪的轨迹站好,它们抬头,满脸尊崇地看着自己领地中的王者。

    山顶上面的巨兽又是一声咆哮,直接从山顶一跃而下!

    它的四蹄不断地在空中踢踏,仿佛踩着的是广袤无比的大地一般,居然就这么奔跑在了天空中!

    山下的兽群们按照着它的奔跑轨迹,跟随在了它的身后,沿途中的所有魔兽都老老实实地按照自己族群的最为卑微的方式向着他们的王者表示屈服。

    兽王出巡,万兽跪拜!

    托了那两道符文的福,司徒守拙一个没有修为的人都能够清楚地看到兽群眼中的尊崇以及各种类似于“屈服”、“惧怕”等的神情。

    “想不想,变得跟这个兽王一样?”财仙王说道,“本座再问你一遍,你希不希望成为人上人,而为了这些,你又能够付出一些什么。”

    “我不是让你支付什么代价,你也没有什么是本座想要的。”

    财仙王背起了双手看向了下方:“我只希望你明白,这条路,不是那么好走,这兽王因为天气异常巡山,威风凛凛,但是这是它用自己的爪牙拼出来的。”

    时光悠悠,财仙王想起了自己的第一大道。

    他不像是那些仙界大豪的门生少爷,生来就拥有了一切资源,高深的道法,修为深不可测的老祖等等。

    他仅仅是一个小门派的真传弟子之一,虽说真传,但是享受的一切资源都没有某些人的马料值钱!

    大道之争在哪一个层面都会发生,他一时不察被人陷害,直到身死道消之前都要在一个小国家担任国师一职!

    世俗红尘纷纷扰扰,头上更有气运真龙镇压万法,他当时区区元神修为,怎么可能抵挡住如此威势,道途怎可能再进寸步!

    也是天不绝他,在他担任国师的日子里,有人进献的宝物里面有一卷秘典,上面记载了一道高深的法诀,那是以功德提升修为的捷径!

    大喜过望的他迅速改变了以前不管事的作风,亲自动手行云布雨,不惜成本地到处降妖除魔,开启民智。

    没过多久,皇帝就找到了他,请他担任太子的道师!

    身为世俗眼中高高在上的“仙人”,财仙王传授下去的,就是普普通通的帝王之术,但是教出来的确实一个堪称“精神分裂”的皇帝。

    对内,这个皇帝爱民如子,身体力行地倡导民本思想,要不是财仙王当年拦着,连皇宫都差点被这个皇帝拆了卖掉用于建设国家。

    对外,周围的几个小国家编排皇帝的小说话本的种类都能够摆满皇城了,无不都是说这个皇帝嗜血如魔,每天都要杀掉一万个小孩子拿来炼制丹药之类的,出人意料地有着止小儿夜啼的效果。

    这么过了几代人,财仙王依旧担任着道师的职位,整个国家国力蒸蒸日上,就连普通的家庭每天每顿饭都能够看到满满的大块肉食。

    百姓们无不交口称赞陛下天恩,国师圣德。

    当时有一位皇帝给了财仙王一片封地,但是被他拿来开发成了一个巨型的牧场,用最低级的聚灵阵包围起来,将那些死囚犯全部拉过去“劳动改造”,差不多能够供应上四分之一个国家的粮食。

    在秘法的推动之下,如此功德就连气运金龙都感觉这么压制着财仙王不好,主动放开了限制让他依靠功德修炼。

    就在他的元神能够触碰到下一个境界的时候,坎坷还是出现了。

    宗门里面的人并不满足于把他困在一个小国家里面,还是希望他自此魂飞魄散的比较好。

    在他们的沟通下,周围的所有国家联合起来进攻这个人民安居乐业的国家。

    这种情况之下,他也就再也不能够隐藏得住自己的修为了,直接动手强势灭杀了从对头那里派来的修士。

    这一下可就不得了了,他们身后的老祖直接亲自下场,将财仙王打了个半残,残躯被这个国家的气运金龙耗了大力气抢回了皇城。

    国破在即,这一任的皇帝并没有歇斯底里地咒骂财仙王是罪魁祸首,而是整理好了自己的皇袍,双手持着玉玺走到了祭天的祭坛之上,一句一句清晰地念出了财仙王的功德事迹。

    在气运之龙的加持下,整一个国家都听到了皇帝的话语。

    就连在他的封地上面的那些囚犯,都和最普通的百姓一般,跟随着他们的皇帝一道,大声念起了自己国师的功德。

    这么多代人过去了,几乎是朝夕相处的同伴,他们一族,甚至国家的百姓何尝不知道财仙王心中最为纠结的伤痕。

    皇室早就商量好了,要尽自己家族的力量倾力帮助财仙王弥补当年的伤痕。

    那位皇帝在祭天法坛上面掏出了他们家族全力购买的一枚玉佩,这是以他们能力能够买到的最为古老的玉佩,恳请气运之龙带着财仙王去找到那一份机缘。

    也是财仙王命不该绝,气运之龙居然挣脱了那些修士的限制,然后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带着他来到了那一枚玉佩的起源之地——先天财神的传承之所。

    那一卷秘法其实是残破得不能再破的法卷了,其中最为重要的地方已经被毁掉了,核心部分其实是功德对于气运的加持!

    本来那枚玉佩链接的只是先天财神的一处行宫,顶多有一点灵药和灵丹,但是财仙王的功德之力加持气运,直接通过某种因果联系将他送到了先天财神的传承之地。

    等到他完全接受了传承出山之时,已经物是人非,哪怕他已经拥有了通天大道,也没有了可以倾诉的对象。

    看到了那些躬身农耕的身影时,再也没有了那些能够递给他一碗粗茶,一块撒盐的土豆的人们。

    所拥有的,只是形形色色的见他就跪拜的人们,口中呼喊着自己的某些个尊称,无非都是以“道祖”、“尊者”之类为后缀的称号。

    财仙王看着依旧沉浸在震惊之中的司徒守拙,说道:“走上了这条路,你或许能够拥有摘星拿月逆转星空的能力,但是一切,都不会从头再来。”

    “大道难,抉择路;请君入道途,万事浮沉不由身。”一句道言,震醒了司徒守拙。

    他直接跪在了云彩上:“拜见老师,恳请老师教我。”

    财仙王扶起了司徒守拙:“你想要学什么?本座踏古至今,万象皆在胸中,你想学什么都可以。”

    “我提醒你一句,先不要着急定下自己的道路。给你看看我最为简单的一种‘戏法’。”

    财仙王揉了揉脸,驱散了心中的尘埃:“暂且给你念一句道言吧,听好了。”

    “天地初开道则出,万般财气在吾身。”

    他张开了右手,这片天地之间的天地灵气朝着他聚集过来,财仙王的身上逐渐染上了一层高贵无比的道则气息。

    “你虽然是少爷身份出身,但是估计见识还没有那些升斗小民广阔,我帮你直观地改造一下。”

    财仙王右手逐渐合拢,只剩下了食指竖立,指间凝聚着巨量的天地灵气。

    “下雨了,护好你的头部。”司徒守拙下意识地抱住了头,然后往着财仙王的边上躲了躲,然后抬头——

    果真是下雨了。

    灵气化作了一块块整齐的金砖,其中夹杂着各种珍珠美玉无数,齐齐下落,看得司徒守拙眼睛瞪得老大。

    再想想自己前段时间那种拼着死命想要去抢那数量相比起来极少的黄金,他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烧红了。

    他也不是蠢货,到了现在这个程度,自然知道了财仙王费尽心思大晚上带他来看兽王,还变了这么个戏法给他看的意图。

    “感谢老师,我一定会认真考虑自己的道路,绝不短视。”

    他认认真真地行了一礼。

    “懂了就好,你的内心之中有着极为纯正坚韧的求道意志,或者说是求生意志,千万不能够荒废了。”

    财仙王满意地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你现在是我门下第二个记名弟子,那风无缺是我一朋友门下,帮你疗伤的那一个算你师姐,有一头大鹰目前算是坐骑。”

    他拍了拍司徒守拙的肩膀:“不管他们是谁,别跟着他们学就好了,都是一帮脑子不太正常的神经病。”

    “走了,我们回去。”财仙王调转云头,此行目的已经达到,那也没有在外面停留的意义了。

    “老......老师,下面这些财物,难道不管了吗,好像砸晕砸死了不少魔兽。”

    司徒守拙指着下面说道,他的双眼之中符文的力量没有散去,他可是看到了不少遭灾了的魔兽。

    “不管了,反正是无人区,什么怪事都能够发生嘛,不用放在心上。”

    财仙王加快了速度,司徒守拙再一次抱住了财仙王的小腿,开始怀疑自家老师起来,这个行事风格,怎么有点......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