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三章:第一件后手回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不怒反喜,大笑着一掌抓向了那一道满是雷霆的大风。

    他手上的肤色逐渐转为了仿佛要吞噬一切的黑色,整一只手掌落在了雷霆上面。

    两者的接触面顿时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手掌上面的黑光和雷霆交合造成了巨大的响声。

    财仙王后退了一步,右腿跨在身后,深深的一脚嵌进了土里面。

    “你是本座的后手,现在就应该归还到我的手中,何不听令,速速归位!”

    他舌绽春雷,一道巨大的响声逼迫得风无缺他们用手捂住了耳朵,然后运起灵气封住了自己的周身穴窍。

    他们现在才直观地感受到了财仙王认真起来到底有多么可怕,仅仅是这样高呼一声就让他们不得不全神贯注地进入防御模式。

    再想想之前这个老家伙整天像一个那啥一样在躺椅上面晒太阳,风无缺突然觉得自己也没有看的出哪一个才是财仙王的真面目。

    铁翼鹰靠着它的那股野兽的直觉已经带着司徒守拙主仆俩飞上了天空躲避即将到来的某种“灾祸”,没有被波及到。

    财仙王的眼瞳之中逐渐闪过了一丝丝暴虐,然后镇山古猿的力量再度被他使用了出来,一股庞大的镇压之力抹去了风中的雷霆之力。

    “镇!”

    他的手紧紧一握,捏碎了里面的雷气以及......一道若有若无的神识。

    “你居然敢把我的后手给破坏了,无论你是谁,我都会来报仇的,我记住你的气息了!”

    这句话说得财仙王一愣一愣的,什么叫作你的后手,这东西从古至今都是跟他姓的吧。

    “嘿,什么时候我的这些好东西也被人家给盯上了,看来想要一件一件的回收有一点难度啊。”

    财仙王手一旋,将一窍清风收到了掌中心:“你们几个小辈,过来吧,没事了。”

    风无缺他们这才老老实实地一步一步挪了过来,然后盯着财仙王手上的那一道无色气流问道:“先生,这就是你说的你的后手,这到底是什么?”

    “这么,这只是一道清风而已。”财仙王抛了抛手中的那一团清风,“一窍清风,在不会用的人手上,就是废物。”.

    “但是呢,如果在我的手上,那就是很强的大杀器。”

    他弹了一道太危虚幽火到了清风之中,随后抓住风脚,然后往远处甩了过去。

    风有多快?

    在修炼界里面也没有什么固定的认识,根据风的种类不同,速度也有着各种差异,有的堪比光速,有的却如同山岳一般难以移动。

    所谓一窍清风,就是最为纯正的“风”。

    在上古开天辟地之时,先天神灵们搅动法则,带动了法则所形成的气流运转传播到了各个地方,由此就形成了各种不同的“风”。

    一窍清风,就是经过了各种的法则之风经过了不断的碰撞之后逆反而生,出现了最为纯正的“风”。

    没有任何的附加值,没有任何的可怕作用,但就是因为这么个原因,一窍清风在整个修炼界之中堪称一缕难求。

    作为了一种无象无形的一种极致的存在——风。再加上一窍清风“纯粹”的特性,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特性,是他们最好的“调和剂”。

    太危虚幽火从风脚一只弥漫到了风头,瞬间化作了一道扭曲的火龙席卷了竹楼周围的地盘,火焰瞬间占据了那一方空间,化作了一个完整的火之空间。

    “收。”

    财仙王将一窍清风收回,然后撤掉了太危虚幽火:“看见没,这只是最简单的一种做法。”

    火风撤掉之后,竹楼却没有被波及到任何一处,但是周围的植被却烧得一干二净。

    “一窍清风,作为一种没有任何作用的东西,能够让我得到更为强大的控制力,它存在于这片空间之中,但又是独立的存在,它已经得到了这片天地的承认,我通过这风使用道法,天地之间对我的限制又少了一些。”

    他脸上带着喜色,第一件后手的回归居然是一窍清风这种好东西,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原以为一开始出来的会是一件大威力的法器之类的存在。

    将一窍清风收到了袖袍里,他皱眉看着仍然昏迷不醒的司徒守拙主仆俩:“喂喂喂,难道他们还没有醒过来吗?”

    风无缺耸了耸肩:“要不,给他们一团冷水试试?”他的手中水灵气凝结起来组成了一个水团,看起来很有兴趣试一试。

    “别闹,混蛋。”

    财仙王指了指竹楼:“把他们抬进去,我先给这个小姑娘处理一下那个什么奴隶印记。”

    叶妖从地上召唤了几根树根把他们给绑进了竹楼里面,放到了地上:“师尊啊,你要怎么做才能拔出那个东西啊。”

    风无缺在一旁搭话道:“据我所知,这种奴隶印记是各大家族的特殊手段,都有自己的特点在里面,先生想做的,应该是以这个东西为桥梁,跟他们谈判。”

    “聪明。”

    财仙王竖起了两根指头,凝聚起了一团黑光,然后点在了那个女孩子的眉心处。

    “我很早以前使用的那招心门洞开,不仅能够挖掘出他的内心隐秘,还能够把潜藏在灵魂里的某些东西都挖出来。”

    他淡然道:“不然挖掘一点隐秘这种东西,通常都是因为自己有把握了想要确认一下,就算使用最下等的搜魂秘法也可以,怎么可能费力用上此等秘笈。”

    手指上面的黑光逐渐移动,女孩身上各处的符印也逐渐显化了出来,散发着点点亮光。

    整个身子上面都是白色还有蓝色的印记,如果对符文学有着足够的理解的话,就会发现上面的各种符文通过一种特殊的轨迹构建出了几个用东方字体写出的“司徒”二字。

    “先生,你那一击到底用了多大的力啊,我怎么有一种这少女有一种醒不过来的错觉。”风无缺挠了挠头。

    “滚蛋。”财仙王说道,“这是因为那么久以来他的精神都是处于紧绷状态,灵魂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后就会自动恢复,所以醒的时间要长一点。”

    “这简单来说,就是‘憋得太久了’,她的灵魂层面的压力急需放松。”

    “师尊,这个符印把小妹妹的身体都给覆盖了,方便弄出来吗?”

    叶妖上去摸了一把,但是并没有触摸到符印,显然是在更深层次的地方。

    “小事罢了。”

    财仙王嗤笑:“比这复杂了一万倍的东西在我眼里都是小意思。”

    手指上的黑光大放光芒,化作了一道道黑色的细线植入了女孩的身体里,特别在眉心,丹田等几个重要的部位被特殊照顾了一下。

    “叶妖,准备一下,凝聚你最为强大的生命恢复法则,给我一口气灌进去。”财仙王的神色看起来有点难看,“好像这个符印更为奇葩,联通了这女娃子的灵魂。”

    小家伙一听,脸色严肃地将自己的双手抬了起来,勾动了周围的灵气,在竹楼的外围刮起了阵阵灵气风暴。

    一股股充满着生命气息的法则虚影出现在了叶妖的身旁,代表着天地之间最为本源的“治愈”以及“恢复”的气息。

    风无缺闪身出去,晃出白锤拿在了手中,锤柄往地面上一插,以此为中心定住了周围的灵气动乱。

    两个小家伙颇有默契地互相示意了一下,显然对于他们的行动很是满意。

    “出!”

    财仙王轻喝一声,将整一套符文从女孩的体内拔了出来。

    “贼鸟,切掉下面的连接处!”

    鹰类的视力在同等级别的兽类中绝对是冠绝四方的,当他运用了自己的力量灌注到了眼睛之中就发现了财仙王所说的“连接处”——

    蓝白色的一整套符文印记被财仙王直接拉了出来,明面上看起来就像是大功告成了一般,但是符文印记的最下方,还有这一道道极细的丝线连接这女孩子的肉体。

    铁翼鹰一声嘹亮的鹰啼,右翅上面银色光芒大起,干脆利落地切了过去,精准地切掉了女孩灵魂上面的连接线,没有伤害到“病人”分毫。

    “漂亮。”财仙王赞叹一声,“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多了。”

    一窍清风从他的袖袍中钻了出来,轻轻地盖住了符印的一部分,闪烁着道道复杂的光芒。

    财仙王的眼中出现了一条条复杂无比的线条,这些线条仿佛是无序的存在,但是又互相存在着某种联系一般,让人能够找到一丝痕迹去追随。

    这正是因果之间的联系!

    “人口贩卖啊,我记得这种因果的特征应该是很好找的。”财仙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现在看这种东西还是有点累。

    虽然说天地放开了对他的限制,但是他的神念是在自己的体内受伤的,就算是能够使用,也会像生锈的机器一样运转困难。

    “找到了,叶妖,帮我把那本以前写的剑诀给我拿过来。”叶妖拍着自己的小翅膀从一枚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把小小的木剑递了过来。

    “有了这本剑诀,你们再来找我的麻烦就说不过去了。”财仙王扯了扯嘴角,“如果你们得寸进尺,说不准我就去洗劫你们家喽。”

    风无缺和叶妖翻了翻白眼,铁翼鹰直接转过身去大笑起来,先生还是这么个神经病样子,老是不想吃亏。

    随着木剑的消失,整个蓝白色的符印也溃散开来,消失在了天地中。

    某个城池之中的某个下人,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向着自己家族的议事堂飞奔而去:“让开让开,所有人让开,有长老的令牌在此!”

    这个下人手中的蓝色令牌闪耀着迷人的光辉,但是上面所蕴含的“权力”的色彩更是让一旁的人低下了头,不敢言语。

    他一路冲到了议事堂的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之后,这才轻轻地推开了大门,里面坐着的是几个身形各异的老头子。

    “回禀各位长老,司徒守拙少爷身边那位侍女的奴印已碎,并且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传过来了一枚储物戒指,请各位长老过目。”

    一位胖胖的长老将戒指拿了起来,问道:“大哥,这个东西要怎么做?”

    坐在首位的老者看了看,然后说道:“用碎物锤吧,安全一点。”

    碎物锤是当年矮人一族的圣国所打造的一种小锤子,能够以较为安全的手法打开已经认主了的各种空间装备。

    因为技术以及各种原因,到了现在除非哪一个家族或者国家被灭了,一般不会有什么多余的货流出来。

    胖长老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小锤子,然后轻轻地一锤敲了上去——

    铿锵!

    一道尖锐的金属响声从里面露了出来,然后爆射出了一道如海潮一般的剑气。

    “何人敢在我司徒家撒野!”

    首位上面的的老者冷喝一声,整个议事堂的墙壁以及地板上面都露出了蓝色的阵法纹路,包裹住了那如海潮一般的剑气狂流。

    “大哥,这个人敢如此放肆,是该给他一点教训!”胖老者怒喝道,“这个人不仅给那个卑贱的侍女解除了奴印,还敢如此挑衅我司徒家,真是该死!”

    老者运用阵法的力量逐渐消磨掉了那道剑气,露出了本尊——那柄木剑。

    随后他把木剑拿过来之后自己感受了一番,叹了口气:“唉,这次可是欠下了人家老大的人情了,都看看吧。”

    他使出了斗气一掌拍在了木剑上面,那柄木剑应声而碎,一道道光影化作了完整的东方古字立在了议事大厅之中。

    “世界至高,唯界长存,亦极亦均,以火为界,一剑动出,万火相随......”

    台下一位老者骤然站起,丝毫没有顾及周围同伴异样的目光,拔出了自己的长剑就开始挥舞起来。

    临近黄昏,夕阳的光芒从另外一边的窗户射了进来,随着老者疯狂地挥舞手中的长剑,那一道道光逐渐被拉扯到了剑身上面,在地上构成了一道道怪异的影子。

    其他人看得是心中一凛,这种能够连光线都能够吸收得了的剑法,到底是什么级别的。

    用剑的老者一声长啸,整个人化作了一道红色的光影冲出了议事厅,其余的老者连忙运气斗气追了出去,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老者冲上了天空,眼中满是虔诚地看着手中的长剑,身上红色的光芒逐渐消融,化作了一团温度极高的汁水。

    原本躺在了议事厅地板上面的储物戒指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飞了出来,崩碎成了最细小的金属颗粒融进了那团铁汁里面。

    金属汁水沸腾了起来,从最正中的部分逐渐竖起了一柄玲珑剔透的红玉色泽的剑尖。

    老者兴奋地将斗气附着在了自己的右手上面,往自己的左手狠狠地来了一下。

    “噗嗤”一声,仿佛切开了一个小伤口一样,老者眼光灼热地看着血液喷溅到了已经成形了的红玉长剑上面,仿佛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

    待到红玉长剑上面又再次爆发出了一道更为浓郁的红光,老者右手伸了出去,抓住了剑柄往着天空一挥,直接打出了一道长有百丈的赤红色光柱!

    下面的所有人呆呆地看着这一道恐怖的攻击,都在猜测自己能不能接住着玩意儿。

    “哈哈哈,大哥,我们当真欠了个大人情。”他满脸兴奋地运用斗气止住了左手的鲜血,右手都舍不得从剑柄上面拿开。

    “这个《至烈真阳剑诀》当真奇妙无比,不仅融合了我多年苦修,而且还让我的实力有了极大的提高!”

    他举了举手中的红玉长剑:“这东西,已经成为了我的本命法器,如臂如指,几乎有着古老者级别的兵器所能够拥有的威力!”他说道这时大笑了几声,显然心情极好不过。

    胖老者皱眉道:“可是,刚才我只看到了有前三式,就这么几招就能够有这么大的效果?”

    “老三啊,这你可就想差了。”

    用剑老者苦笑道:“传承最后已经说过了,以普通的古老者水平,最多吃透三招,我现在,只是连初通都不算呢。”

    “这种大佬,哪怕是因为一个质子,我们都不能,也严禁再去干涉这件事情了啊。”为首的老者叹了口气,“那件事事搁置,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再选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