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二章:回山分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过了,就好。”

    财仙王露出了一个笑容,手中的绿色道纹脱手飞出,融入了司徒守拙的身体里面,他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恢复。

    “嘻嘻嘻,师尊又在折腾人呢。”

    远处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一道碧绿色的光柱直接飞了过来“戳”进了司徒守拙的身体里,一瞬间治好了司徒守拙。

    “孽徒。”

    财仙王摇了摇头,“你那么快给他恢复,这会打乱他的肉体认知的。”

    众位老师抬头看了上去,铁翼鹰扬起了银色的翅膀飞在上空,宽阔的背上站着的是风无缺还有叶妖的身影。

    “敢问第一先生,这三位是?”第二兽拱手问道。

    “哦,一个是我的记名弟子,另外两个嘛,家仆罢了。”财仙王摆了摆手。

    风无缺摇了摇头,先生还是这么个样子。

    一人一妖御气排空降落了下来,铁翼鹰则是找了一个巨人的肩膀乐滋滋地蹲了下来,挠有兴趣地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人影。

    “好了,现在基本上已经出现了合格人群。”第五锤挥了挥手,“下面的这些人里面有不少人要被淘汰了吧。”

    黑衣教师不会有人数的限制,而且黄衣和白衣教师虽然有固定的人数标准,但也不会教授这么多的学生。

    “近两年来我们大陆的发展比较平稳,这一届也没有多过于要求增加教授量,我们每个人还是二十名学员。”

    一位黄衣教师站了出来,道:“这样吧,先挑出诸位所看上的学生,然后我们再进行名额划分。”

    四位黑衣教师点了点头,第三火随后无所谓地说道:“那按照老规矩来吧,如果诸位同僚没有看得上的人选的话,就从前十五名里面挑挑看。”

    第四藤哈哈一笑:“这还真有了,我家的一个小辈想要跟着我修炼,我跟他说好的,只要进了前十五位就能够收下他,我就先动手了。”

    他话音一落,手中的绿色斗气抖手就飞了出去,化作了一条绿色的青藤缠绕住了下面一个身形壮硕的青年。

    “臭小子,也不算丢你叔叔的脸,后面站好去。”

    青年站好之后向周围的众位前辈行了一礼,随后乖乖地跑到了第四藤后面,脸色严肃地看着下方,但是心里估计已经乐开花了。

    “居然是第七,藤兄家后人确实厉害啊。”第二兽笑了笑,“还请第一先生为我等划分人选。”

    财仙王翻了个白眼,随后道纹一划,黄巾力士的重锏慢慢地落了下去,地上划出了一道极深的沟壑。

    “此线后面的人,暂且等候。”财仙王淡淡地说道,“待吾等选完学员再做计较。”

    另一位黄巾力则是从腰间拿出了一方黄丝帕,然后轻轻地盖住了前方的十四个人,将他们给送到了青玉台上面。

    “今日尔等可以选择到黑衣教师的门下修习,如果已有了自身道路,不想被限制的,也可以选择拒绝。”

    财仙王说道:“我们不会阻碍你们的选择,相反,你们这一次可以选择想要哪一位教师,当然了,那位教师也有拒绝的权利。”

    前面的十四个人看了一眼财仙王,眼中都有着一丝疑惑,按照他们了解的一些以前的录取,都是由教师挑学员的,怎么今年改了。

    “这是给你们的一个机会,我们山河庙堂不养废物,同样也不愿意有才华的学员折在我们的手上,适合你们的,才是最好的。”

    财仙王淡然道:“好了,现在你们抉择吧,除了我之外,你们选吧,我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教你们,但是我可以不定时地开讲一些根本性的东西,谁想听都行。”

    所有的老师翻起了白眼。

    这十三个人有几个的眼神暗淡了一点,他们刚才被财仙王的那几尊黄巾力士狠狠地震撼了一番,都有着想要去学习一番的冲动。

    “好了,众位道友,本座身上还有要事在身,就不掺和你们的事情了,先行告退。”

    财仙王手掌向着前方一握,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仍然躺在地上的司徒守拙拉来了自己的手上,扔给了一旁的风无缺。

    “小子,扛好了,你们到底是费什么劲,刚来了就要回去。”

    他摇了摇头,然后脚踏白云飞了起来,身后的黄巾力士齐齐呼喝一声,将重锏放在了腰间,同样驾驭云彩跟在了财仙王的后面。

    “恭送第一先生。”

    众人行礼,然后一位白衣教师突然开口喊道:“第一先生,此去东北方五里处有一位司徒守拙的随从等候,请一并带她离开。”

    “知道了。”

    财仙王看了看司徒守拙略显老成的脸,摇了摇头:“真是麻烦,居然还要带着他的随从。”

    风无缺在铁翼鹰的身上大笑道:“先生哟,这可是你自找的。我们可都看到了这小兄弟的努力了,挺感人的。”

    他唏嘘不已:“看眼神,他跟我应该有着差不多的经历吧,不过我好歹还有一个哥哥护着我一点,他的眼神我看着都可怕。”

    叶妖坐在了风无缺的头上好奇道:“无缺弟弟,难道你不问问你的那些同族人去了哪里嘛?”

    “问了干嘛,反正他们活着的时候也没把我们兄弟俩当作人来看待。”风无缺另外一只手一拳打向了叶妖,把他从自己的头上赶到了铁翼鹰背上。

    “这种人问了干嘛,还不如从先生那里敲诈一点好东西来的实在。”风无缺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你倒是好算计,不过先把下面的人给救了吧。”

    财仙王对着下方扬了扬下巴。

    下方可以看到一个身手矫健的女子不断地在不同的大树上面跳跃,躲避着下方魔兽们的一次次撞击。

    一头头体型稍小的魔兽嚎叫着冲撞着大树,合力一撞就能够将一棵四个壮汉才能合抱过来的大树给撞倒。

    要不是女子有着惊人的洞察力以及不弱的斗气修为,她早就被这群魔兽给弄翻在了地上惨遭分食了。

    “铁顶鬣狗,哇哦,好大的一群。”风无缺瞪大了眼睛,“不过这帮混账怎么这么主动,居然没有跟在其他魔兽后面捡便宜。”

    “哪还有什么解释,黄巾力士过境吓到了呗,去个人,把她给我救上来。”

    财仙王说道:“赶紧回去分赃,你们玄木帝国的秘库已经在我的袖袍里了,好大一笔钱呢。”

    叶妖和风无缺同时眼睛一亮,然后风无缺显出了自己的祭司真身,白锤拿在了手中就往下方砸去:“下面那位闪开一点,以免误伤啊。”

    下落的过程中,白锤的锤身上面逐渐染上了一抹鲜艳的红光,一头身形狰狞的魔神出现在了风无缺的身后,对着下方的鬣狗们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闻着这弥漫出来的血腥味,财仙王拍了拍脑袋:“我错了我错了,我应该教这小子的不是什么《三奇论》,我应该教这个小子《万劫大凶魔神篆》这种魔道法诀。”

    他朝天哀叹了一声,现在他真的怕如果真回去了之后会不会被那个老朋友给生撕了。

    这件事情他理亏在前,哪怕是他往自己的脸上狂扔各种大威力的道法也得认了。

    下方的人看到了风无缺的攻击方向,然后双腿在树枝上面重重地一踢,带动着自己的身体朝着远处飞了过去,尽可能地躲开了这位救兵的攻击范围。

    风无缺大笑一声,随后狠狠地一锤砸了下去,魔神握住了锤柄,将自己的力量灌注了进去。

    大锤上面带着巨大的力量分化成了道道锤影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随着咔嚓声传了出来,铁顶鬣狗们的脑袋都被他开了个大洞。

    风无缺收功,将魔神虚影撤去,任凭白锤在半空中吸收这几头鬣狗的血肉精华。

    “诶,那谁,你是司徒守拙的侍从吧。跟我们走吧,你家小少爷得到先生的赏识,已经拜入了先生的门下。”

    远处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既然是这样,那小女子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也该是返回我司徒家的时候了,还请先生不用挽留了。”

    风无缺拍掌笑道:“哟,难怪我说,都有了侍从了还有那么恐怖的眼神,感情你这位侍从是监视的意义大过守护啊。”

    “错了,这位先生。”女子显出了身形。

    “我是为了少爷的安全,所以只能教他一些最底层的生活方式,我们主仆俩才能够活下来。”

    她对着风无缺行了一个简单的礼节:“我现在要返回司徒家,只是因为我是司徒家族买来的奴隶,哪怕我留了下来,也不能再给少爷有任何的帮助了。”

    她说的很是诚挚:“我要尽到一个侍从的本分,但是还要服从拥有我的家族,我两边都不能够,也没有资格偏帮。”

    “更何况,由于一些奇怪的原因,现在家族里面想要少爷死的人不在少数,我身上有家族留下来的印记,返回家族里面,也是为了少爷考虑。”

    风无缺歪着头打量着面前的女子,虽然经过了刚才的慌乱使得她的头发披散下来遮挡了面容,身上因为穷困也穿着那种最低级雇佣兵都不屑于穿上的“千皮短衣”——

    一种各种低级兽类的皮子制成的短衣,防御力几乎为零。

    但风无缺的符文之眼可不是简单的东西,照样“看到了”面前这女子双眼中璨如星辰的光芒,以及......十分年轻的气息。

    “喂喂喂,你这人跟我一样大吧。”风无缺夸张地抓了抓头发,“这么小就当上了保姆的活计,不容易啊。”

    面前的女孩子顿时语塞,她并不知道这位看起来正常的男子跟着一位并不怎么正常的老怪物呆久了之后脑子有点问题。

    “说了这么多,希望你能够理解。”女孩子行了一礼,“我也该走了,你们都是好人,衷心祝愿你们大道长远。”

    “你走得了?”

    风无缺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你走得了,哈哈哈!”

    话音刚落,一枚闪烁着蓝色光芒的玉石从天而降,正中了女孩的眉心,一股强劲的精神震荡将她震得昏迷过去。

    财仙王在上方收回了右手:“行了行了,赶紧带走,搞得我们像是什么可怕的老魔头,一样,这种忠仆难道还要放着便宜别人啊。”

    “搞笑,多大一个家族,难道还能拉下脸来跟我抢一个侍从?”财仙王一掌将风无缺吸了上来,“你最后那两句话真是多余。”

    叶妖也是满脸嫌弃,本来多好的事情被风无缺一句话搞得像是哪里来的山大王在烧杀抢掠顺便掳走压寨夫人一样。

    回到了属于财仙王的山头上面,他往空中一拉,一道空间裂缝就露了出来,从里面掉落了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

    “嗯,大概就是这些了,自己挑一挑吧,还好有了这些东西,也不算亏了。”

    财仙王没有想到的是天道意识主动跟他联系上了,告诉他这些秘库里的东西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更加高级的气息”,直接一股脑地扔了回来。

    “无缺小子,除开平时修炼所用,你多找一点好一点的金属,改天我帮你把你那两柄锤子融合在一起。”

    财仙王对着面前三小指指画画:“叶妖就不用了,你拿着也是浪费,别看着我,你觉得你从我这里偷拿走的东西还少么?”

    一巴掌拍飞小家伙。

    他的手指向了铁翼鹰,后者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很是谄媚地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财仙王的手指。

    “你跟无缺小子一样,日常所需随便拿,越快炼化横骨越好。”他拍了拍铁翼鹰的脑袋。

    财仙王看向了面前的一个个用黄金打造的宝箱,兴致勃勃地亲手过去一一打开,由于摆放在了自己皇室最隐秘的库房中,上面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禁制保护。

    第一个箱子打开,满满的一箱各色宝石,财仙王一脚就将它踢飞了出去。

    开到了后面的一个箱子,他的眉头一挑,因为里面是一个稍小一点的黑色箱子。

    再开。

    里面是一个灰色的更小一号的箱子。

    “这居然还是一套了?”财仙王很想将风无缺一掌拍飞,“你们的老祖宗难道是打造那种儿童玩具出身的吗?”

    他拿起了那个箱子晃了晃,没有重量。

    “嗯?”财仙王敲了敲,发现这个材质有点问题。

    他的手敲在上面感受到的是一种稍软的感觉,但是看过去这个小箱子却是阿林大陆上面极为高级的金属“水神钢”制作而成。

    “这玩意儿,难道里面还有什么好东西么?”

    财仙王摇了摇箱子,然后往旁边一扔:“你们几个,都给本王站远一点。”

    风无缺他们不明所以。

    但是下一秒看到了财仙王的动作后马上就躲得远远的了。

    财仙王从自己的袖袍里面摸出了一叠雷符!

    “现在限制放开了,这些低级雷符也没什么用了,都拿来试试吧。”财仙王随手将雷符都扔了出去,将小箱子淹没在了符纸堆里面。

    “爆!”

    轰隆隆的天雷降世,以摧枯拉朽之势毁掉了小箱子。

    这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雷光凝聚成了一道巨大的雷霆狂风朝着财仙王席卷了过去。

    “嚯,一窍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