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一章:玉与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众位老师都做了自己习惯的动作,诸如摸了下衣角之类的来辅助自己思考。

    面前这位第一教师的手段确实厉害,以他们的实力可做不到这种程度,他们顶多能够把云彩弄成细小的云团,但是绝对做不到财仙王那种“类实体化”。

    “既然大家都如此谦让,我就不客气了。”第二兽搓了搓手,满脸带笑地窜了过去拿起了一杯茶水。

    山河庙堂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巨大的无人区,里面的天地灵气浓郁得令人发指,就连被财仙王截取下来的云彩上面都有着一丝丝的清甜。

    大家都是修炼有成的人,第二兽没有在乎什么水温烫不烫之类的小问题,十分豪放地将整一个小茶杯扔进了嘴里。

    茶杯一进嘴,第二兽下意识地合了一下嘴巴,顿时传来了轻微的“咔嚓”声。

    这杯子,好像能吃!

    他愣了一下,随即卷了一下舌头,浓郁的茶香在温度适宜的茶水的带领下迅速席卷了他的口腔,过于浓郁的茶香由于有了一丝清甜的灵气加持,并没有什么过分的恶心感。

    最为重要的是其中的灵气浓郁度,就这么小的一杯茶,第二兽感觉到自己都快被口腔里的灵气给淹没了。

    甚至就连茶叶也被天地灵气改造过了,哪怕他犹如牛嚼牡丹一般嚼碎了茶叶,透出来的也是灵气与茶叶的清香。

    “好茶啊。”第四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下来,喝掉了自己的那一杯茶,和第二兽同时发出了一声感叹。

    “这种级别的茶叶。”第四藤砸了咂嘴,“哪怕是在帝国猫眼阁拍卖,也能够拍卖到高价吧。”

    闻言,余下的老师们都十分有默契地各显神通拿走了自己的那一份茶水,效果好到几位白衣教师的法相显化了出来,显然得到了一丝增长。

    “多谢第一先生。”所有人行了一礼。

    第二兽嬉皮笑脸地说道:“先生啊,还有没有茶水,一并便宜我们这些同僚了吧。”

    财仙王瞪了他一眼:“做梦吧你,从现在开始收钱了,一万两银子一杯!”

    第二兽一听,满不在乎地从储物戒指里面扔出了一叠银票:“请先生收下,这里有三十五章银票,可能取银子的时候需要一点手续费,所以多给先生一张。”

    他挥了挥手笑道:“我请诸位喝上一杯,哈哈哈,以茶代酒敬诸位了。麻烦第一先生了。”

    “滚蛋。”

    财仙王冷哼一声:“还差了一张,你连我这正主都不请,还想喝我的茶?”

    第二兽张大了嘴巴,好悬才把在口中酝酿的“奸商”两个字憋了回去。他无奈地又拍出了一张银票:“这下总行了吧先生。”

    财仙王老脸微红地收起了那张银票,要不是真的缺这些有“某些用处”的金钱一用,区区银钱而已,怎么可能让他这么不要脸。

    依旧是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又是一杯杯香气四溢的茶水被众人吞下了肚子。

    第三火,也就是那位女子优雅地用蚕丝制成的手帕擦了擦嘴唇,然后才开口说话。

    “好了,我们休息也休息够了,现在来考虑一下怎么给下面的那些小家伙进行测验吧。”

    她皱眉说道:“平常的测验,他们肯定接受过很多了,我有一个想法,但是需要第一先生的配合。”

    她看向了财仙王:“第一先生,不知道你这七尊巨人能不能释放出什么类似于重力法阵的东西,我们就来最简单的,对修为和心智的考核。”

    同时也是最省时间的。包括财仙王的老师们都心领神会。

    “重力法阵么,没问题。”财仙王没个正形地半躺在青玉台上面,“你要多长的一段路,多大的法阵。”

    第三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足以迷死人的笑容。

    “来到我山河庙堂的,都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一开始,就是十倍重力吧,一尊巨人三十米的距离,每越过一个巨人就翻倍增加重力。”

    你要回去干什么,睡美容觉么?

    这下所有老师都感觉到不对劲了,这怎么看都感觉不像是正常的考核。

    “诸位,你们觉得如何?”

    财仙王拿不准主意,问了一下他们,其实按他的想法,见鬼的十倍重力,一开始就应该是一百倍重力,然后一千倍一万倍的这种上涨......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准许他们用自己的魔导器就可以了。”

    第五锤的说道,引起了黄衣和白衣教师连连点头,黑衣教师们没有什么学员人数的限制,但他们有啊!

    没有足够的学生,他们的工资会被山河庙堂砍掉一大半,就连奖金和补贴都会和他们说拜拜了。

    此时第五锤的身影在他们的心中无限拔高,就差跪下来高呼恩人了。

    如果用了魔导器的话,这些人里面有很多人能够进入挺到最后的时间之中,只要他们能够在阵法里面坚持住的话,就算合格!

    “好了,没有意见了是吧,就同意使用魔导器吧。”

    财仙王拍板,随后一个道纹打了出去。

    力士们动了起来,迅速地在周围摆出了一个以青玉台为终点的长廊,每一个节点都有一位力士在驻守。

    “学员们听好了,最后的考验,进入这条长廊,只要能够在时间结束之后还坚持得住的,就算合格。”

    第三火说道:“另外,越往上走,你们的评价分就会越高,简单来说,越能够进到最好的班级。”

    “在此次考核之中,你们被准许使用魔导器,只要不是什么神器之类的东西都能用,现在,考核开始!”

    第三火朝上打出一团斗气,在空中炸开了紫色的烟花。

    “尔等进阵,切莫延误!”七尊力士开口怒吼道。

    一位黄衣教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巨大的沙漏扔向了半空定住,随后开始了计时。

    财仙王哈哈笑了一声:“尔等不要想着浑水摸鱼,如果你们站在了一个地方过久,你身上的压力也会上升,而且比你闯关时还要快!”

    他抖手打出了一共二十一团灵气团,里面包裹着各种东西落在了不同的节点上面。

    “所有考生听好了,每个节点的前三名通过者,都有奖励!”

    “第一关,每个人黄金百两!”

    “第二关,每个人黄金千两!”

    “第三关,每个人黄金万两!”

    “......”

    “第六关,每个人一柄七级武器或者法杖。”

    “最后一关,每人一张免责证!”

    财仙王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只要你不违反山河庙堂的规矩,哪怕你想烧山,只要你赔得起,一切罪责本座给你担了!”

    “本座乃此次山河庙堂第一教师,号——天丑!一切奖励出口为法,绝不反悔!”

    特别是听到了最后几个奖励,所有的学生都嗷嗷叫了起来,气势比刚才暴涨了不知几何。

    能够来这里的人,身后都有人资助,前面的金钱反而不放在眼里,万两金钱虽多,但也不能让他们有多大的兴趣。

    而后面的就不同了,资源肯定是不平等的,他们大部分人手上的私货都没有财仙王给出的奖励上面承诺的要好。

    其实他们最想要的,就是位列第七关的免责令!

    原来他们都是一帮自由惯了的天才人物,来到了山河庙堂里面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自由被限制。

    现在好了,如果有了那免责令,还能来一点疯狂嘛,至少以后出去了,可以吹牛自己可是在山河庙堂里面乱来过得人物,肯定压倒一片同辈!

    “原来如此,原来这次的考核那么奇怪,原来后面有好东西在等着我们!”

    少年少女们激动起来,原本在外面逗留耗时间的人更是火急火燎地冲了进去,生怕前面的人抢占了先机。

    前面的奖励还好一点,可能大家都不屑于拿,但是一步先可就是步步为先了,这可是至关重要的地方。

    “先生。”

    第二兽的拳头被他捏得咔咔作响:“一次考核就送出了三万三千三百两黄金,还有数量极多的珍宝。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特意坑我一万两银子?”

    其余的老师们憋着笑看着第二兽,这个确实是亏大发了,一万两银子的数目不大也不小,但是结合一下人家后面的手笔就会有一种自己被当作傻瓜坑了的错觉。

    “不服憋着。”

    财仙王挥了挥袖子:“区区一万两银子嘛,就当做第二教师给学生们的赞助了,你可别打扰我看考核选学员。”

    第二兽差点气得鼻子都歪了。

    大棒加甜枣,两种东西都在刺激着所有考生不断向前进发,财仙王留了这么一手就是防着有一些人浑水摸鱼想要混进山河庙堂里面。

    既然为了报恩,那就肯定要为人家办好事。

    这同样是财仙王的所践行的道途,用以绝对负责的心态去做每一件事。

    如果有什么人故意捣乱之类的,财仙王通常的方法就是一巴掌送他去地府报道。

    “这可是黄金啊,真没人要吗?”财仙王歪着头看向了下方,已经有人越过了第一层的百两黄金,向着更高的一层杀去。

    倒也不是什么无视,有几个奇葩还很有良心地往里面加了点料,珠宝之类的也扔进去了不少。

    “有趣,终于有人在本座面前换了一个炫富的方式。”财仙王略感欣慰,“哦?看来还是有小家伙缺钱的嘛。”

    此时只有他看到的那个小家伙没有通过第一层的关卡了,他双腿打颤地将自己右手食指上面的翡翠扳指贴到了灵气团上面。

    首先涌过来的是一道中正平和的灵气滋润了他的身体,然后里面的金银珠宝等物品才被收进了玉扳指里面。

    “谁知道那个小家伙的名字?”

    财仙王指向了他:“难道他比本座还强,体内居然没有一丝半点的力量痕迹,难不成本座瞎了,还是有哪位神灵在他身后帮助他。”

    一位黄衣教师顺着财仙王指过去的方向看了看,随即面色变了一下。

    “回第一先生,此子是司徒家族的后辈,唤作司徒守拙的就是。”

    黄衣教师接着说道,“他确实没有任何的修为在身,但是他的亲哥哥是东部大陆的一位大人物,每年也有照顾过来,告诉我们给他个机会,看看能不能进入山河庙堂。”

    “这个小家伙,我了解一点。”第二兽道,“他的哥哥和司徒家族闹翻了,这小子被作为质子留在了本家,很是受了一点苦。”

    “所以才会去选择要钱是么?”

    财仙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他,传音道:“小子,如果你能够在第二层的中段以上停留到时间结束,我就收你这个学员。”

    司徒守拙的眼睛瞪大,刚才的那一道灵气给了他足够的缓冲时间,让他有了点力气观察周围,刚好看到了财仙王的身影从青玉台边缘一闪而逝。

    “黑衣教师么,真是一个好机会。”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刚才的压力已经将他体内的水分几乎都变作汗水被挤压出来了,现在喉管里面都是一股血腥味在弥漫。

    “干了!”

    也许是小时候见过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他的体内有一股常人没有的狠劲与韧性,他努力挺了挺腰板,然后迈上了第二关。

    咔咔。

    现实迅速教他上了一课,整个身体刚刚踏上第二关的地方,整一个上半身就直接弯了下来,脊柱也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

    他费力地将自己的双腿跨开了一步,然后慢慢地蹲下了一点来,身体正在努力适应这股让他近乎崩溃的重力。

    “好,好强的重力!”司徒守拙瞪大了眼睛,随后不信邪地往前面迈了小小的一步。

    明明在第一关的时候他还可以把脚抬起来,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和鞋底过不去一样拿着它死命在地上摩擦。

    “吱,吱。”

    司徒守拙的鞋子并不是什么高质量的东西,在如此摧残下摩擦出了高温,烧得他不断地咧嘴吸凉气。

    很快,整一个鞋底已经被磨穿了,现在轮到了他的脚底直面地板。

    不能输,不能输!

    来了山河庙堂这么多次了,终于有了机会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成了,就不用去当那该死的质子了,自己就可以有翻身的机会!

    如果自己成功了,就可以等待着哥哥回来,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他不断臆想着成功后的生活来麻醉自己,机械地用自己的脚板在地面摩擦,宛如蜗牛一般在地面上慢慢挪动。

    “先生,这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第二兽说道,“要不是因为我们在外界要面对司徒家的压力,我都想收下他了,你的条件会不会太苛刻了一点。”

    财仙王传音之后,他们就一直在关注着司徒守拙的身影,因外力佝偻下来的身体令人心疼,传达出来的却是一种坚韧不屈的铮铮傲骨!

    咔嚓一声,他不堪重负跪了下来,膝盖处传来了碎裂的声音,他的身体向前倾了下去,但是被他用双手给支撑了下来。

    膝盖之处汩汩流出了鲜血,他的脚板也终于露了出来。

    第三火看了一眼,随即不忍地转过了头,她虽然暴力,但是也是在对敌的时候。

    司徒守拙的脚板的血肉已经完全消失了,刚才他觉得哪只脚疼了就换一只慢慢挪动,到了后面已经麻木,就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

    他双眼赤红,眼神已经迷离起来,一头的中长发已经散落了下来,搞得像是一个乞丐一样,他大口咳嗽起来,吐出了大口的鲜血。

    “谁敢帮他,就是本座的敌人。”财仙王的身上爆发出了一道巨大的黑色火浪,“这是本座单独对他的考验。”

    “如果他还能坚持,就代表着我没有看错人,他,就会真正的成为本王的弟子!”

    财仙王站了起来,凝视着下方的那道单薄的身影。

    终于,司徒守拙的双手也坚持不住了,整个身体倒在了路上,他费力地抬起头来,看向了前面不远处,却觉得远如天涯海角。

    还有一段,还有一段,司徒守拙,坚持住啊,你马上就能够改变你的命运了!

    他为数不多的神智正在他的灵魂里面咆哮,支撑着他的信念。

    不是想要等你的哥哥回来一起去讨回公道么?

    不是想要有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么?

    不是想要不再体验那些人的冷眼嘲弄么?

    起来,司徒守拙!

    他干裂的嘴唇张开来,发出了点点嘶哑的吼叫,他的手奋力地支撑起了一点,下肢慢慢地蠕动起来,配合着上半身的爬动像一条最卑微的虫豸一般在地上爬着。

    老师们动容,纷纷站起,看向了司徒守拙的方向。

    此时他的停留时间已经到了极致,周围的压力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往上飞涨,也使得他的前进更为困难起来。

    动起来,动起来!

    他的手颤抖着向前挪了一小点距离,然后如潮水一般的压力退下了一大半,让他感受到了希望!

    有用,我有希望!

    司徒守拙的眼中爆射出了两点灿烂而纯净的光辉,坚持着朝着前方挪去。

    “道途漫漫,当以粉身碎骨之志,勇力向前,至死不渝!”第二兽喃喃道。

    “还有多少时间!”第五锤转头喝道。

    “马上,半柱香不到!”黄衣和白衣教师喊道。

    这些个教师超然的地位决定着他们很少碰到一个像司徒守拙这样的底层修炼者,但是这次给他们的震撼绝对不小,他们感受到了很多。

    没过多久,左手率先撑不住了,劲力一松,在重力的作用之下狠狠地落在了地面上,传来了清脆的咔嚓声。

    “啊。”

    这声呻吟身影微弱而短促,就像是一道急促的短呼吸一般,但是财仙王他们都知道,这是司徒守缺快支撑不住了的表现。

    “时间快到了!”老师们抬头看向了头上的沙漏,里面用来计时的沙粒已经快流光了,但是司徒守缺仍旧差了那么一点!

    “小家伙,给老娘撑住啊。”第三火狠狠地跺了跺脚。

    第二兽、第四藤、第五锤以及身后的黄衣和白衣教师们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小动作。

    司徒守拙的头低了下来,感觉到了自己的脑袋就像是一个累赘一样,他想低下来,趴着休息一会儿。

    不能趴!就算趴下来,那又是更强的压力!

    他的右手猛地攥起了一把泥土。

    他低下来的头颅看向了自己的身下——看见没,司徒守拙,这是你用自己的鲜血铺就的路,马上就要成功了,为什么要停下!

    他又“啊”了一声,居然支撑起了自己的膝盖!

    疼痛像钢针一般扎进了他的灵魂,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去喊叫了!

    爬,哪怕是半死不活也要冲过去!

    以青玉台上面老师们的眼力,能看到后几步的距离有点点白色的碎骨头渣子,散布在了鲜红色的痕迹中格外显眼。

    “时间到!”

    第五锤一直盯着沙漏,等到最后一粒沙子融入了它同伴里的时候,他运足斗气大吼出声。

    “通通给本座停下!”财仙王紧跟其后一声大吼,声浪盖过了第五锤的吼声,激活了黄巾力士们体内的另一组道纹。

    更加庞大的压力从天而降,但是却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只是定住了他们的身形。

    青玉台上面的人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司徒守拙的身体。

    他有一半的脑袋越过了财仙王所说的距离。

    等到没有感受到压力的时候,他才有了一点力气看向了四周——

    成功了?

    好像......是吧......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了,整个人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