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章:差劲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所有人唉声叹气起来,这种可怕的重兵器,就算是那些考生经历得再多,以他们目前的实力是接触不到这么恐怖的东西的。

    “这个重锏,怕是真正地挥动下来,我们也得折在那上面吧。”

    第二兽比划了一下不断下落的兵器,然后测算了一下比例后对比了一下自己的腰身,很是明智地没有上去制止财仙王。

    黑衣教师们都点了点头,他们虽然强悍,但也是限制于个体强悍,要他们去对付这种明显叫做战争装甲的东西,实在是有点心有力而力不足。

    “如果硬是要打的话,我的锤法应该能对这个巨人造成一点伤害。”袖袍上面有大锤的男子皱眉道。

    “但是也只能对付一尊。”这位老师十分实诚地说道。

    “厉害啊,第五锤。”第二兽看了他一眼。

    仅仅是这样已经让在场的教师们对他的实力感到惊讶了。

    虽然他们都知道山河庙堂的黑衣排名并不是按实力来划分的。但是怎么说都会对排在最后一位的他有些许轻视。

    他们选择了相信第五锤的话,是因为山河庙堂选中的人,从来不是什么只会满嘴跑火车的货色。

    已经了解了财仙王这次考核套路的他们十分淡定地在上面聊天,但是下面却是一片混乱。

    “诶,别揪我的头发,让开让开,别挡着本公子逃命的路。”

    “哪个小贼,居然抢了我的储物袋,这可是我全身的积蓄啊!”

    “别慌,这是考验,大家不要慌!”

    “......”

    有着清醒意志的人永远占了少数,但是慌乱的人流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家都有不弱的修为在身,自然是拼着命地挤,搞得一些清醒的人只能“随波逐流”。

    天空上面有七根大得可怕的重锏,根本没有人敢飞上空中,并且他们快速估算了一下这重锏的质量,同样不敢往大地里面躲藏。

    至于幻象?

    抱歉,你见过这么真实的幻象的吗,有些站在树木灌丛旁边的人早就搞清楚了,这可是真正的重量级武器!

    财仙王脚踏白云,来到了青玉台上面,早已站立起来的众位教师齐齐躬身——

    “吾等见过第一先生。”

    山河庙堂的黑衣教师,等同于东方帝国的正四品官员,而第一教师又有了在各个东部国家共同承认的“伯爵”阶位。

    也就是说,财仙王现在出去不大不小怎么也是一个贵族了。

    他们这些人虽然在各个地方或许都有高出伯爵一职的地位,但是在山河庙堂里面就得遵守山河庙堂的规则。

    第一教师身兼数职,几乎除开各国共同推选的庙祝以及各种上古传承的传法师之外,他就是最大的那个。

    当然也并不排除有些第一教师太混蛋之类的问题,哪怕他们在心里诽腹这个“无耻之尤外加斯文败类的混蛋”,该有的礼节还是要尽到。

    “众位同僚不必多礼。”

    财仙王拱手回礼:“此次对他们的一个小考验,相信大家不会介意吧。”

    他笑容满面地看着面前的这些老师:“这只是对他们心性的一个考验,相信只要是真正的天才,都可以知道考验的目的。”

    “既然来到了山河庙堂,我就得为庙堂负责,对来到这里的下一代负责。”财仙王收起了笑容,十分严肃。

    “据我所知,这次想要浑水摸鱼的人有点多。”他摸了摸自己手袖上面的云纹,“难道当时那个家族的惨案,有人想在自己身上试试?”

    他已经观察到了每个人手袖上面图画的不同,不由得在思量自己手上的云纹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某些人知道我来自哪里?

    四位老师闻言也是瞬间严肃了起来,这确实是山河庙堂的一个禁区。

    以他们的印象,上次这么干的人就连家族所属的国家也被千夫所指,骨头都风化成灰了还被说书人大骂的苦情存在。

    第一先生手上肯定有一些来自于上层的消息,难道这次所谓的“考核”,就是来自上面的授意么?

    他们下意识地看向了上方已经可以轻松看到全部身躯的黄金巨人,都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一阵阵发冷。

    这已经不算是考核了吧,这应该是算赤裸裸地炫耀自己的武力吧。

    在赶往开法台的路上,财仙王动用自己的力量将力士们手中的重锏好好地打造了一番,长度也发生了变化,有了到他们腰身的可怖长度。

    也算是因祸得福,天道虽然蛮不讲理外加粗暴无比地将财仙王的战利品抢走了,但是却给他了极大的方便,就连祭炼一点普通的武器都能够做到了。

    至于更为便利的地方,还需要他到了以后慢慢摸索。

    哪怕再高的天空,重锏终归还是落了下来,有一些没有逃出去这个范围的人满脸绝望地看着满眼的金黄色,徒劳地将双手护在了自己的头部位置。

    “吱——!轰。”

    刺耳的空气摩擦声之后带来的是一股巨大的风压沉甸甸地落在了众人的肩膀上,但是相比起刚才的恐慌,这点肉体上的压力实在是微不足道。

    没有超出某些学生和所有老师的预料,重锏最终还是停在了超过所有学生脑袋不过三尺的地方,有些身高比较有优势的人更是被吓得昏倒在了地上。

    “好了,我的事情办完了,接下来就是你们要考虑的了。”

    财仙王拍了拍手,打出了一个道纹让力士们收起了武器,驾着黄云飞到了青玉台后面的山地上站好,宛若最精锐的士兵一样把青玉台围在了中央。

    四位黑衣教师感觉到自己的脸色已经快跟衣服颜色靠近了,他们如果不是对财仙王的实力不甚了解的话,估计已经想要合力爆锤他一顿。

    我们的事情?这甩手掌柜做得很好嘛。说的好像你不收学生了一样!

    周围的黄衣还有白衣教师的手又开始快速地书写起来,下面的“卧底”已经再度将下面的信息传递了上来。

    虽然说财仙王这个方法比较扯淡,但是除开下面的卧底,能够有恃无恐地站着直视重锏,甚至能够有兴趣打量黄金巨人的人肯定是这一届的精英人物。

    当然,还有一种是已经吓傻了的蠢货。

    但是包括财仙王在内的所有教师都相信下面的人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毕竟他们可是山河庙堂精挑细选的工作人员。

    “好了,测验结束。”剩下的黑衣教师对视一眼,然后让那位女子站了出来宣布结果。

    “对于这次的考核结果,我们相当的不满意。”

    女子加重了语气:“你们居然只有那么点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哪怕是有人推搡着你移动,难道也不会主动跟着走伺机脱身么。”

    她狠狠地往下一挥手,紫色的斗气光芒凝结成了一道斗气长鞭朝着一旁躲藏着考生的山头打了过去。

    紫色的斗气仿佛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特别是凝聚成了长鞭之后力量更为集中,居然一击就将那个小山头打成了碎块。

    不过这次考生们有了准备,并没有出现什么慌乱的情况。

    这么一招打了出去,所有人都老老实实起来,原来以为让一个女老师出来是比较好说话了,没想到却是一个魔鬼一般的人物。

    女子的袖袍上面绣着的是一团紫色的火焰,反正看到这个女子的第一眼财仙王就直接下了判断——这肯定是一个母老虎。

    身上的暴虐之气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半点,就品质上而言,财仙王敢断定同级别的狂徒在心性上面绝对是一个十世善人。

    “真是,学生妖孽,老师也是变态么。”

    反正他是打好了算盘,如果真的找不到中意的学生,那他就把风无缺的名字给拿着顶上去,省得有人说闲话。

    “废话不多说,本次山河庙堂考核结果已出,现在开始公布!”

    黄衣和白衣教师们走上了前面,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传影晶石输送了数量庞大的斗气进去,激发了他们忙碌了许久的考核结果公布在了巨大的光幕上面。

    台下哀鸿遍野,因为入眼看去全部是刺眼的红色,代表着他们在开法台低到令人发指的考核分数。

    早在外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考验分批进行,他们各自也累积了不少分数,也有不合格的人被淘汰掉,或者被“特招”。

    到了这里的,同样知道最后在开法台的测试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唯独有少数学员“出淤泥而不染”,在一片大红之中名字闪耀金光,代表着他们在开法台的测试之中得到了“优秀”。

    “报告老师,我们不服,这次的测验有问题。”有人运足了斗气在下面高呼,“这种远超我们级别的存在,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攻击我们,我们不服!”

    这句话引起了近乎九成考生的共鸣,所有人斗气全开在吼叫,都是在宣泄自己的不满,在诉说他们的“不服气”。

    但是这样成功地引起了青玉台上面所有老师的怒火。

    一帮子小蝼蚁,好话不听,难道非要用暴力才讲得通?

    “大胆!”

    第二兽等人怒啸出声,所有人整齐划一地爆发出了凶猛的气息,凝结成了各式各样的法相停在了他们的身后,向下发出了可怖的威压。

    吼叫声戛然而止,学生们面露惊恐地看着台上面三十四道异象,宛如当头一盆冷水浇下,迅速让他们知道了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蠢事。

    这种修炼出了异象的人在西方大陆被称为了神技者;在东方,则被称为了“法相天人”!

    先不说异象带来的种种好处,光看上去就比一般的修炼者要厉害数倍。

    这是阿林大陆上面一位公认的强者说出来的半开玩笑的实话。

    那些学生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连那些白衣还有黄衣教师都是法相天人!

    他们的双腿都在打颤,这股力量已经能够去东部除开了帝国以外的任何小国家的地盘上面肆意妄为了,法相天人这种稀有货色,都是上流贵族趋之若鹜的大佬级人物啊。

    至于那个没有发出异象的人,大家都不用猜了,因为七尊黄金巨人已经重新将自己的武器高高举起,就等下一个命令就像打蚊子一样把他们碾死。

    “给尔等的评价,是最中肯的结论!”第二兽站起来呵斥道。

    “先不说是会不会倒霉到有比你强上一百倍的人来杀你,谁知道这大陆上有多少风险,你们的心理活动就是最为致命的错误!”第二兽说道。

    第四藤站出来接话道:“你们已经判断出了是考核,为何还在逃跑,就算真的有敌人来袭,我们这些老师肯定是第一个冲上去并发出警告的。”

    第五锤摸出了自己的大锤狠狠地砸在了青玉台上面:“你们的心中,或许有了对敌的勇气与经验,但是并没有对全局的把握以及对环境的应变能力!”

    财仙王同样站出来,冷笑道:“东方有一句古话叫做‘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未来你们都是会走上各自的道路,难道你的敌人会等你弥补了错误再来干掉你么?”

    他一挥手,让力士们收起了兵器:“你们认为不会有实力比你强的人来杀你们,那你们觉得,刺客公会是怎么延续下来的?”

    一番话说得下面的人哑口无言,这些黑衣教师说的话确实是一刀命中核心,他们的这些缺点确实存在,但是却被他们押后处理了,没想到今天就被揭了老底。

    除开部分考生,在场所有人都十分清楚,走上了修炼者这条路,你就不要想着和平安稳四个字了,总会有恩恩怨怨在前方等着你。

    一步一个坎,一脚一个坑,总会有吃亏的时候。如果没有随机应变的能力,没有对于全局的把握,这个世界上有的是方法让你死得很难看。

    财仙王说道:“接下来会对你们前几次考验进行测评,合格者还有机会,至于不合格的人,滚。”

    下方的某些隐秘地方响应了财仙王的话语,一队队身着黑甲的战士带着恶魔面罩走了出来,左手持盾,右手持枪,口中发出了重重地呼喝声,逼迫着周围考生向后退去,空出地方来进行下一步工作。

    见此安排,大家都下意识松了口气,都明白财仙王这是在给众人一个台阶下,如果这次真的只招收到了那么可怜的几个人,任哪一方都会抓狂的。

    财仙王盘坐下来,手中变出了一尊清香四溢的茶壶。

    他的手翻了翻,对着远处的一片云彩勾了勾手,云彩裂开了一块慢悠悠地飘了过来,然后财仙王又划了几下,将这块云彩分成了相同的三十四份。

    手中闪过了一道翠绿色的道纹,财仙王的左手挨个拍过了云团,然后右手拿起了茶壶紧跟着倒下了一杯杯茶水。

    云彩做成的杯子被道纹拍过之后有了一丝丝残留的痕迹,被茶水一冲之后,那些遗留的纹路仿佛活过来一般在茶杯上面流动,勾勒出了美丽的画卷。

    最后一丝茶水倒完,财仙王示意众人端走:“本座请你们喝杯茶,毕竟是我闹出来的幺蛾子,这杯茶水就当作给大家赔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