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九章:招生工作负责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铁翼鹰听了财仙王的话之后乐颠颠地飞上了上空,停在了一个巨人的肩膀上,显然已经被它当做了自己的暂时栖息地。

    巨兽抬起头来,看向了财仙王,随后不由分说张嘴就咬了过来。

    它通体赤红色,满嘴尖利的獠牙,脑袋上面还有一根弯弯扭扭的独角,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怕。

    “那信里好像提过。”财仙王轻轻地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巨兽的扑咬:“这好像是专门配备的坐骑——赤铁兽,也是给每个人的一个考验。”

    财仙王看着大嘴之中不断低落口水的赤铁兽,面无表情地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见此机会,脑浆不够用的赤铁兽哪里还能忍得住,大嘴一张就将财仙王的一整条手臂吞了进去,狠狠地一合嘴巴。

    铁翼鹰在上面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换了个姿势坐了下来,伸头看向了下面。

    又是一个不怕死的,没看到外面这七尊巨人么,是个正常崽子都要好好思量一下。

    赤铁兽想象着以前咬断对手臂膀时的感觉狠狠地落嘴,但随即硕大的眼珠子瞪得滚圆,因为它发现了并没有以前那种咬断臂膀鲜血淋漓的痛快感。

    它的双眼聚焦,看向了前方。

    财仙王并不是伸手过去给赤铁兽咬,而是在它的嘴巴合拢的前一瞬间用手握住了它下颚最大的那一枚獠牙,然后手轻轻地往下压了压。

    但是以他变态的肉身,这个所谓“轻轻的”估计有点水分。

    反正现在任赤铁兽怎么疯狂地甩头,四只蹄子疯狂地踏地,就是不能够摆脱财仙王的大手。

    偶尔他觉得自己的手臂可能会因为它甩头的幅度过大而造成“拉伤”,又会加一股力气让它的头部老实一点。

    “玩够了么?”财仙王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赤铁兽的大脑袋,“那该我了。”

    他直接紧握住他的牙齿,用力往侧边一甩,巨兽先是因为巨大的力量被财仙王放倒在了地上,激起了极大的烟尘。

    随后的一切,就不是财仙王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他把赤铁兽再度从地里拔了起来,腰部一拧,手臂上面灌注了极大的力气,想把赤铁兽给甩出去。

    “碰。”

    一声闷响,赤铁兽巨大的身体撞在了一尊黄巾力士的身上,眼珠子都快瞪得突出来了。

    财仙王拿着手上一枚带着血迹的兽牙耸了耸肩:“原来你的肉体怎么弱。真不好意思,计算失误。”

    他对着力士招了招手,力士弯下了腰来用两根指头将赤铁兽的身体捏起来,将他从自己的腿部给“揭了下来”。

    铁翼鹰飞了下来,口中发出了一声声幸灾乐祸的鹰啼,大概意思很容易猜到——“叫你浪是吧,叫你跟咱老板乱来,现在遭灾了吧。”

    财仙王点了点头:“还真是可怜,都快成饼了。”他打了一个道纹到了赤铁兽的身上,帮助它恢复。

    “我就问你,服不服。”

    恢复归恢复,财仙王还是一脚踩在了赤铁兽的头部,顺便在它的弯角上面摩擦了一下鞋底。

    黄巾力士们有三尊晃了晃身体,然后拿起了自己的黄金重锏,将赤铁兽的身体分成了三段,一个人负责了一段。

    “你负责头部。”

    “我负责腰部。”

    “诶凭什么我要打它的屁股,把我武器弄脏了怎么办。”

    这是某仙王擅自加上去的人物独白。

    赤铁兽也不是什么傻缺货色,能够听得懂他们所说的语言,自然也能够感受到那些已经故意显露的恐怖气息。

    “吼——”

    这声吼叫拖得很长很长,而且还带上了一些音调的起承转合,要不是赤铁兽现在浑身疼得要命,估计都得露出一个谄媚的表情了。

    “这就对了嘛。”财仙王满意地拍了拍它的大脑袋,“听我的话,你迟早都会有肉吃的,现在你就先跟着这贼厮鸟喝汤吧。”

    不给铁翼鹰得意地时间,他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它的翅膀上把铁翼鹰打趴下。

    “混球玩意儿,你是不是偷懒了,叶妖那小东西都已经炼化了像‘横骨’一类的物事可以讲话了,你这横骨这么好找都没有炼化,还有脸笑?”

    财仙王一脸嫌弃:“你以为我听得懂兽语就行了,那还不是要在我的灵魂里面翻译一遍才能理解,赶紧给我去炼化横骨。”

    他一脸深沉地盯着铁翼鹰:“如果你不能让我懒,那么你头上的毛就归我了,而且永远长不出来。”

    “现在,立刻,马上,滚去修炼!”

    财仙王抖手一道火光射出,铁翼鹰吓得嘎嘎叫了起来,搬运气血使出了吃奶的劲力飞了起来,躲开了这道火光。

    “真是,一道烟火而已,怕成这样?”财仙王控制火光在天空中炸开,里面蕴含的道纹催动了黄巾力士。

    “力士听令,前方开路,出发!”财仙王脚踏白云跟在了黄巾力士的身后。

    “此次前往,山河庙堂开法台!”

    “遵法旨,遵法旨!”

    黄巾力士们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重锏高呼起来,同样踏上了一团巨大的黄云站在了财仙王的身前,御气排空向着远处出发。

    七尊身躯仿佛顶天立地的巨人确实吓到了像赤铁兽那样的高级魔兽,除去一开始一头不信邪的岩石巨蜥冲撞过来被一锏敲碎了脑壳,其余的魔兽都老老实实地夹起尾巴躲在一边了。

    山河庙堂,东方所有国家联合起来创办的一个堪称“至尊”这个级别的学院,意在为自己的国家输送新鲜血液。

    那个大帝国希望自己的理念能够被多多接受,而小国家同样希望能够学习到大国的各种先进知识,自然就“狼狈为奸”地组建了这么个地方。

    可以说,东部大陆之所以能够保留住较为完整的各种传承,山河庙堂功不可没。

    是这个学院把各种传承自上古的各种武技功法,甚至连各种阵法学,魔药学,锻造学等等学科的知识给收集保存了下来。

    这也是长公主羡慕的一点,东部的那个大帝国潜势力巨大,对剩下的那些小国家“贫瘠”的土地没有兴趣,只是想让他们服从教化,这才有了山河庙堂的雏形,同样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才发展到现在的程度的。

    至于西部大陆,一个教堂能够压得勒布登帝国喘不过气来,更不用说他们帝国的实力比不上东部的大帝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教堂就是西部大陆的山河庙堂,但是却更为激进与独裁,一个是学院式的势力,一个却是集权式的宗门势力。

    山河庙堂的开法台,也就是每一年招生的地方,广阔的东部大陆每年不知道有多少适龄的青年申请进入,但是招收的比例却达到了十分恐怖的程度。

    十万人之中,才可能有一个能够进入山河庙堂里面进修,普天之下的天才不说多,但是以一个大陆的人数作为基础,至少这个人数是少不了的。

    更有一些后天努力的学员们厚积薄发,甚至能够超越某些天才,如果在某些方面能够有出彩的地方的话,会被开法台的长老亲自带走测验,作为各系的特招学生。

    有希望,也有绝望,每年的山河庙堂都在演绎着世间的种种事迹。

    千万不要想着能靠着家世作弊,有一个小国家就是遭了这个灾,然后向庙堂的监察司投诉某个学员的不称职,不像是庙堂里的学生。

    监察司把这件事情摆上了日程,最后发现了是一个家族暗中乱来,直接派遣了庙堂里面自家人手过去平了那个家族。

    这件事情还被所有的国家发文支持,称是完完全全的正义之战。

    从那次以后,再也没有世家的势力敢在山河庙堂放肆了,全都收敛了自己的威风老老实实地做人。

    而财仙王那件衣袍上面的“一”字,代表的就是“第一”黑衣教师的称号。

    除开最为普通的白衣教师的班级,上面还有黄衣教师还有最高等级的黑衣教师。

    为学生分班级并不是单纯依靠着一个人的天分来定,而是从你一走进开法台之后就有专门的“卧底”潜伏在了学生的周围进行判定,这么多年以来已经有了一个极为详实可靠的标准。

    只要来到了开法台,如果你的评价不行,那就一切都不好说了。

    就算你是那种七岁就能够修炼到九级的天才,那也只能乖乖地滚到最次的班级里面去,评价如果比这个还差,抱歉,你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这就是山河庙堂的底气,也是东部大陆被视作了“正统”的修炼圣地!

    “也就是说,本座居然还是招生组织的老大来着。”

    财仙王轻轻地拂过了手袖上面的云纹,这套衣服除了背后那个大大的“一”字让他略微有些无语之外,料子还是不错的。

    而远在开法台这边,快要出现了一种叫做“炸锅”的状况。

    开法台的上方有一个用青玉做的巨大平台悬浮着,上面坐着三位身着黑衣的男子,一位黑衣女子,旁边是十个黄衣级别的教师以及二十位白衣教师。

    他们,就是这一届山河庙堂的班底,是从大陆的各个地方挑选出来的精英级强者。

    只有黑衣教师没有对招收学员人数的限制,他们爱挑几个挑几个,说不准只教一个学生就是把人家拿来做关门弟子培养呢。

    “都快要开始了,怎么第一先生还是没有来到。”一位面容刚毅的男子说道,“学生们好像也发现了青玉台上面少了人,毕竟这些学生里小妖孽不在少数。”

    “得了,第二兽,我知道你原本应该是第一兽的,但是这也不是你用来抨击同僚的手段。”一位身上绣着的是竹纹的男子说道。

    “得得得。”第二兽扬了扬自己的袖袍,上面绣着的是一头巨大的异兽仰天吞月的画像:“我只是好奇,为什么有人要告诉我们第一先生来的时候会有一场大考验。”

    第二兽笑了笑:“第四藤,身为山河庙堂的原班人马,我就不信你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巧了。”

    第四竹冷笑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位先生的任何信息,就仿佛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一样,可是特招中的特招。”

    其他三位黑衣教师同样也是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谈话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他们也听见了其中的内容。

    “虽然庙堂里面并不拒绝来自中部还有西部大陆的人,但是最近好像玄木帝国的事情闹得很是糟心,也没有什么厉害人物消失的信息。”

    一位袖袍上面绣着大锤子的男子皱眉道:“好像我们东方的宗教势力和璀璨教堂狠狠地干了一架,就是因为玄木帝国的原因。”

    第二兽挥了挥手,满脸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别说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青木之神的信徒把玄木风家消失的原因甩给了我们东部大陆,结果就......”

    大家了然,难过自己所属的家族最近都派遣了人马向着中部大陆那边赶。

    “山河庙堂的考生们。”远处传来了财仙王铿锵有力的声音,“现在进行第一个考验,对你们的心理考核。”

    青玉台上的人同时身躯一震,看向了远处——

    只看了一眼,只有那名女教师脸色青了一下,随后低下了头以外,黑黄白三级的所有老师下意识地狠狠地一拳锤向了青玉台。

    “无耻之尤!斯文败类!”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又对着青玉台狠狠地锤了一下。

    财仙王的声音又继续传了出来:“你们只要面对待会儿出现的考验不慌张,然后进行正确的判断,自有青玉台上的老师对你们的行动作出评价。”

    最后一句话稍稍地放大了音量,甚至掺杂了一点灵魂震撼的效果,瞬间惊醒了青玉台上的老师。

    显然是那位第一教师发话了,警告他们别给我走神了!

    黄衣教师还有白衣教师同时反应了过来,他们就是专门负责与下方的“卧底”进行对接的人物,自有方法得到下方反馈的信息。

    但是,所有的学员们都不以为然。

    实战的心理考核?真是抱歉。

    有底气来到山河庙堂的考生都是东部大陆的精英级人物,这种基础的考核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有家世支撑的人早就在私下被自己的长辈左一遍蹂躏右一遍蹂躏;寒门出身的人同样也是在真正的痛苦之中历练出来的心志,怎么可能轻易动摇。

    “考核,开始!”

    青玉台上面的教师们同时抬起了头,甚至连黄衣和白衣教师都暂时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看向了天空上面的那位“第一败类”!

    “尔等小辈,速速领死!”七尊巨人同时显出了身形,咆哮着将手中的重锏往下狠狠一劈,打出了阵阵气爆之声。

    场面上包括卧底,所有考生的面色都凝固了起来——

    这跟说好的怎么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