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八章:我去了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另外一边的世界,漫天的树影在天空中胡乱挥舞,十分的得意。

    “该死的异端,不是想要问出我的秘密么,你连打败我的力量都没有,怎么可能有资格知道我的秘密。”

    下方的生命们都在欢呼,为自己的守护神取得的胜利欢呼,高声唱起了古老的赞歌。

    “哈哈哈,我的子民们,信奉我,你们就能够取得更为强大的力量,更加漫长的寿命!”

    “你们这些家伙,不是都看不起我么?现在我受到了天地之力的加持,等我完全弄懂了这些符文的含义,独角狩猎之神的十二属神之首就是我!”

    它哈哈笑着:“你们不是看不起我这是一株普通的树么?现在来看看,谁更有前途。”

    它野心勃勃,或许到了更加以后的未来,连独角狩猎之神都要拜在它的脚下!

    就在这时,那道细微的雷光慢悠悠地飞了过来,上面站着一个小号的财仙王,看向了正在陷入美好幻想的大树。

    “真是,找死。”

    财仙王叹了一口气,手中的道纹松开了对混元一气归灭雷的限制。

    那些个神灵的分身面带惊悚地看向了那道雷光,仿佛雷光的出现就是为了毁灭这个世界的一切。

    灵气爆炸,空间扭曲,地面上被波及到的时候造成了剧烈的地震,有火山地脉相连的地方更是喷出了岩浆,熔化了地面的一切。

    大树以及那些神灵的分身联手,张开了一方屏障挡住了雷光的余波。

    “该死的人类!”现在下面的人听不到了,它可以放肆地喊出来。

    “你居然敢肆意屠杀神国的子民,敢对神不敬,你等着伟大的独角狩猎之神亲自出手用他的长枪戳开你的胸膛吧!”

    小号的财仙王吸收到了足够的天地灵气,显化出了一个足够大的虚影看着它:“你的神会不会来把我弄死我不知道,你会被我的雷法打死倒是真的。”

    “要不了多久,我麾下黄巾力士的大军就会兵指尔等的世界,到时候你们都要成为我们的奴隶!”财仙王冷笑道。

    “什么?传说中的黄巾力士!”

    果然有虚影上当了,看来这四个字的冲击力对于他们来说确实大了一点。

    “那不是在更加久远的时代就被完全泯灭了的存在么?难道现在还有制造他们的技术?”

    “闭嘴,闭嘴!”大树暴怒,“你们这帮人没有脑浆么,他是在给你们下套子,他在从我们的口中骗取消息!”

    “孽障,说真话,很容易死人的。”

    财仙王看着大树笑道:“爆!”

    雷光爆炸开来,这次甚至连最为正统的天地灵气都被炸成了最为纯正的“元气”弥漫在了天地之间,地面上的一切事物都被返本归元,变成了他们最为简单的元素结构化作了雾气,和“元气”逐渐融合。

    “这可是天地初开才能够看到的精彩景象,要不是这方世界太弱了,我还看不到呢。”财仙王满足地看着这物质重组的景象,又对天地间的领悟又多了一分。

    大树的本体还在苦苦支撑着,那些虚影的实力不高,混元一气归灭雷爆炸的第一个瞬间就让他们全部化作的元气消散在了天空之中,甚至有一道比发丝细了千倍的雷光顺着某种联系缠绕了过去。

    这点雷光虽然不多,但是由于品质过高,会在他们的体内横冲直撞,剔除的话需要耗费更大的力气。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黄巾力士的一切是被谁,或者是被哪些人抹去了,说出来,你能活。”财仙王看着只剩下了一块主躯干的大树说道。

    “没用的,你这个该被伟大的上神杀掉的人类!”它用一种怨毒的语气说道,“你居然有传说中的黄巾力士,你终究会被更加伟大的神灵杀掉。”

    它的躯干上面露出了一个人性化的“冷笑”的表情:“而我呢,会在某些人的帮助下复活,最终去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人,只会是你!”

    雷法的力量传了过来,它最后一点身躯化为了灰烬,一枚棱形的绿色晶体无视了周围的能量潮汐,就要向着远处跑去。

    “原来如此,本质上面仍旧高于这方天地么,难怪伤不了你。”

    财仙王做了一个弯弓搭箭的动作,周围的雷法力量自动附着了没有任何添加物的元气聚到了他的身侧。

    随着元气的注入,箭身逐渐凝固,黑白相交的箭矢尖端闪着令人心悸的毁灭色彩。

    “杀。”

    财仙王的手上仿佛松开了看不见的弓弦,箭矢破空而出,在前方颜色各异的能量潮汐之中射出了一个大洞,上面附带的雷弧又激起了新一轮的爆炸。

    大树的核心惊恐地看着箭矢,它能够感受到箭矢上面力量的“本质”要比它的本质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简而言之,这只箭矢能够轻松地将它的核心打成虚无!

    “神灵?”财仙王笑道,“天地初开之时的道则烙印聚合体罢了,他们代表着的就是这个天地之间力量的‘正统’,但又不是最强的。”

    他冷笑出声:“到了后世,更是有千千万万种神灵的类别,有的人修炼有成就妄称神灵,在凡间自开一脉地上神国,何其蠢也。”

    “哪怕是天地之间那些自古就存在的先天本源神灵也不见得能够干掉我,就凭你们这个垃圾地方的神灵?”

    财仙王看着大树的核心被箭矢射成了粉碎,混元一气归灭雷的力量瞬间扩散,将它最后的底牌同样化作了元气。

    他竖起食指来摇了摇:“就凭你们?不配。”

    大树的核心在最后一刻发出了一道凄厉的神力波动——

    “万物的父母啊,你为什么要抛弃你的子民,为什么让一个外界人肆意妄为!”

    “......”

    财仙王扭头看向了还勉强保持着原样的神山,这座山的距离离着雷法爆炸的距离确实有点远了,只有一点点元素能量潮汐碰到了神山的防护阵法上面。

    “杀人放火金腰带,嗯。”

    他轻松地将元气聚集起来,将那条山脉从大地上面拔了起来,这一小片天地已经类混沌化了,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暂时管不到财仙王。

    “嗯?你要干什么,这是本座的东西,不许和本座抢!”

    财仙王似有所感,抬起头来争辩道。

    天道气息震荡,蛮不讲理地一道巨大的天地之力将他直接打晕,抢走了财仙王的战利品。

    “端的......不为人子。”财仙王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不断震荡,很快就使他昏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七尊黄巾力士眼中闪烁出了几枚简单的符文,就这么杵在了财仙王的四周守护着他。

    面对这能够让自己完善提升的东西,就算是天道也忍不住了,直接出手给财仙王来了一个狠的。

    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里面伸出了一只枯瘦的手臂,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搭在了财仙王的肩膀上面。

    “何人,胆敢打扰上尊休息!”

    七尊黄巾力士同时大喝一声,手上的黄金重锏同时砸了下去。

    “哎哟,大人说让我来办这件事情的时候,可没有提过这个问题!”

    空间裂缝里面传来了一声心痛的惨叫,随手空间裂缝在一瞬间内扩大得跟巨人一样高,就连天空之上一直在观察的铁翼鹰都被全部装走了。

    等财仙王一走,蜃气就是无源之水,很快就消散开来,教堂的大阵受到了触动,发现了这非同寻常的空间波动。

    法阵上面的气息涌动,一队青木之神的神殿骑士临空降落,随后瞪大了眼睛——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烂到不能再烂的皇城,以及粗大的脚印。

    “有魔鬼袭击啊,请求支援啊!”

    消息很快就反馈给了上面,一阵巨大的空间震荡过后,教堂的水之女神神殿、青木之神神殿以及教堂的惩戒大殿的骑士直接空降了过来。

    巨大无比的神殿就这么直白地横在了空中,风格各异的神殿整齐划一地散发着恐怖的神力波动,显然是里面的信徒已经准备好了某种威力极为强大的魔导器。

    “该死的该死的,青木之神的信徒是在干什么,怎么一个小国家能够闹出这么多的事情出来!”

    一身血红色的惩戒大殿的执法官怒吼,发着誓要把负责玄木帝国的教堂负责人全部送去火刑架上烧死,让他们感受一下教堂曾经狰狞的一面。

    狂徒他们被安置在了一个辽阔的平原地带,双手双脚发冷地看着变成了废墟的皇城,他没有走,而是留下来想看先生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结果让他快疯了,先生说的果然有道理,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次见面了,任谁这样把一国的皇城打成这样,都不会再度出来浪来浪去了吧。

    而且用他古老者级别的精神力朝着四周以及皇城方向感受过去,他没有感受到风家的气息,如果有风家人,就在平民苏醒的一瞬间就应该站出来维持纪律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靠着各个世家豪门维持纪律。

    “也就是说。”狂徒捂着脸哀嚎一声,“先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除开风无缺的皇室成员全部给......那啥了?”

    算账先生、茶博士也是一脸不可置信地听着狂徒的分析,他们两个也是狂徒的同辈人,自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是这种“大场面”还真没经历过。

    这种堪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用不知名的手段把一个大城里面的人全部传送出去,甚至可能把一个皇家的人全部砍死了。

    “先生,我们有缘再......我呸。”狂徒吐了一口气,“我们后会无期,来世再见吧。”

    财仙王的灵魂在他的控制下好不容易才停止了震荡,然后皱眉看着自己的灵魂被搅得混乱不堪,很是无奈地跺了跺脚。

    “咚——咚——”

    两道悠扬的声音从不知明的地方传了出来,平和的声音以及其中蕴含的道韵促进了灵魂进一步稳定。

    “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

    财仙王一脸欲言又止地归位:“天道气息真是‘天真’,如果换做了另外一个人的话,早被这股力量震得魂飞魄散了。”

    灵魂刚刚一归位,财仙王就感受到了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嘴里倒了进来。

    他迅速判断出了里面有一十八种能够刺激灵魂苏醒的药物,混杂在了一起之后经过一种增强肉体力量的药物为引,激发出了全部药力。

    这就是一剂灵魂层面上的超级兴奋剂!

    财仙王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循着自己的感觉朝着旁边喂药的方向就是一掌打了出去,同时身体里的力量控制住喉部轻轻地一翻,吐出了黑色的汤药。

    同时他看向了方向,发现是一封白色的信封,信封上面伸出了来的两只手正在不断地消散,显然是被财仙王一招打散了力量所致。

    “什么东西?”财仙王在手上凝聚起了一层薄薄的灵气,然后才拿起了信封,取出了里面的白纸仔细阅读起来。

    第一句话——“尊敬的财仙王阁下。”

    呼!

    一声轻响过后,财仙王浑身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太危虚幽火在不断地变幻自己的模样,刀枪钟鼎什么都有,显示着力量的拥有者并不是那么的平静。

    财仙王闭了一下眼睛,随后耐着性子看了下去,完事之后才转头看向了四周的状况。

    一间算不上宽敞的用云石纹竹做成的起居室,里面摆放着一台稍大的写字桌,是用坚硬的犀牛条石直接磨出来的,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简单粗暴。

    而在床头的一旁,是一根简单的衣帽架,上面挂着一件纯黑色的袍子,袖口附近绣着云纹,背后有一个简简单单的“一”字。

    一张普通木床,角落旁边是一株小巧的龙纹木,上面细密的纹路仿佛能够让人感受得到巨龙的身姿。

    “原来如此。”

    财仙王一把火烧掉了信封以及信纸的一切信息,身上残留的混元一气归灭雷的气息发动,将其泯灭成了最为纯正的元气,不留任何马脚。

    “既然是让我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救命之恩是要还的啊。”财仙王轻笑一声。

    “吾名——天丑上尊!”

    他晃了晃脑袋:“真是蛮不讲理的天道,头好昏。”

    财仙王打开了门,随后看到的是七尊顶天立地的身影,然后还有......在一旁用翅膀敲打一头不知名巨兽的铁翼鹰。

    “噢哟,贼厮鸟,没看到你我还没有想起来,该把那两个小家伙给放出来。”

    财仙王拍了拍手,然后袖袍一挥,将仍然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的两个小家伙扔进了小房间里。

    铁翼鹰看到了财仙王,蹦跶着过来亲昵地用自己的脑袋拱了拱财仙王,然后指着那头巨兽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

    “闭嘴。”

    财仙王随手劈在了它的头上:“信封的事情也就不怪你了,但是你这叫声怎么像是麻雀一样。”

    “这小东西,想干嘛?”